寒冬驱赶“低端人口” 北京香堂断水断电强拆继续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0日 7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27172 阅读
56 评论
RFA


 

严寒之中,北京市与昌平区当局不顾舆论强烈谴责与质疑和业主们的反对、抗争,在曾被官方宣传为模范的香堂文化新村继续进行强拆行动,在寒冬采取断水断电停供管道燃气等非法逼迁手段,并派出大批保安人员封锁道路,进行维稳。香堂村正在发生的官民对峙危机,促使外界更加关注这一被有关业主称为“人道主义灾难”的事件。

据国际媒体12月19日报道,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被断水电气的香堂村9区、10区和老4区的业主们仍在恶劣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抗争维权。身穿深色制服的保安手持防暴盾牌排成人墙在周边设防,围墙上悬挂红色横幅标语上写有“坚决制止黑恶势力”之类的口号。

流亡美国的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日前发推表示,“据说有‘高人’给习帝看风水做京城规划,说香堂村房屋压了龙脉气口,于是强拆房。”蔡霞质问道:“中共不是号称唯物主义无神论吗?”

也有分析认为,北京市委书记为了争取中共20大上晋升中央常委,不惜先后在寒冬季节驱赶“低端人口”和小产权房业主,以表现其护主心切。

近年来,中国各地频频发生小产权房屋被定为“违建”遭强拆的业主维权抗争事件。过去一年来,北京市就以“保护生态环境”为由相继对昌平区、怀柔区等多个“违章”建在乡间的别墅区展开强制拆迁,不给补偿,有些情况下,官方会协助同意配合迁离的业主搬家或临时安置。

过去一年,在北京和其他地区开展的强拆违建运动中,昌平区小汤山镇的居民小区九华农业科普示范园、昌平区瓦窑等多个小产权房社区、怀柔区桥梓镇雅园和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青岛涵碧楼、河北野三坡等处业主的家园均遭夷平,有些地方仍在清理,遭强拆人口多达数万。

0
0101011
1 楼
北京人看来喜欢在寒冬腊月拆房子
我要真普選
2 楼
對付中國人絕不能手軟!必須敢於亮劍,必要時還要刺刀見紅、絕不留情!
路边的蒲公英
3 楼
通知他们一年多了, 如果换在米国, 警察三天就搞定了。
相信事实
4 楼
本来就是违法建筑,拆除有问题吗?美国对于违法建筑怎么处理?警察早就上门把你和你的家具扔马路上啦。
小毛er
5 楼
中国的政策时刻都在变。二十年前合法的买卖现在已经是违法。 这样的事数不胜数。可怜受苦的是老百姓。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们怎么会替他们着想?韭菜而已。
李听
6 楼
主要是军部委大院子弟和后代,冒称低端人口博取同情。普通八旗子弟,不是黄带子也不是红带子。也只能干看着它拆了。再新找个离京远点的地,聚在一起附庸风雅没心情没地方,干脆跳广场舞打发余生吧。
相信事实
7 楼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4:12:00 中国的政策时刻都在变。二十年前合法的买卖现在已经是违法。 === 一直都没有合法过。 有些人通过购买商业用地改为居住地,私自盖商品房卖,这种房从一开始就是没有产权的,何来合法的?明知没有产权还去购买,就是希望国家认可即成事实,这样就赚了。 但是中国是法治国家,不像美国可以非法移民也可以变合法,所以想钻空子很难,怪谁?
n
nzder7
8 楼
不是说这里住的都是高端文化人吗?并且不少是红二代。怎么突然变成低端人口了?
w
wx3000
9 楼
战狼对内对外都好使,咬人是一种职业和谋生方式。
我要真普選
10 楼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國的土地是公有制;以後把你的房產收歸國有就不要哭了!都是依法施政啊!
我要真普選
11 楼
製造這些「小產權」漏洞的,就是中國政府自己;中國政府再利用這個名目,佢充公私有財產!好玩呀。
l
laocaige
12 楼
中国没有贫民窟,美国应该学习下。
n
nzder7
13 楼
刚才在网上看了一下,这个著名的红二代聚居地香堂村。看到村里的风景照片。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被强拆!你们竟然在这里建了一个皇宫!好大的狗胆,还不自己先把它拆了?明明是找死的节奏。
D
DoctorXI
14 楼
坚决支持政府,查一查背后有没有海外敌对势力
h
happyEstate
15 楼
流氓都做不出的事情也有五毛来舔,良心让狗吃了,希望你们的房子也被强拆。
龙头铡刀
16 楼
当时很多人图便宜,不听劝。
雪月星空
17 楼
拆吧, 党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不拆不象党妈了
雪月星空
18 楼
毒气开放了,,,,真享受。。。。继续。。毒不人的毒气不是好毒气
泰傻
19 楼
龙脉若被碰 庆丰难昌隆 刺刀要见红 敢于硬碰硬
魍魉鬼
20 楼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4:22:41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4:12:00 中国的政策时刻都在变。二十年前合法的买卖现在已经是违法。 === 一直都没有合法过。 有些人通过购买商业用地改为居住地,私自盖商品房卖,这种房从一开始就是没有产权的,何来合法的?明知没有产权还去购买,就是希望国家认可即成事实,这样就赚了。 但是中国是法治国家,不像美国可以非法移民也可以变合法,所以想钻空子很难,怪谁 =================================================================== @相信事实, 我就想问你三个问题: 1. 业主买房时村镇政府给盖的章,还有印花税 和 房屋产权证, 都是哪来的? 是不是当地政府行为? 2. 如果以上行为都是违法的,那业主是不是受害者? 他们的损失是不是应该由当地政府赔偿?? 3. 如果以上行为是合法的, 那业主的房屋凭什么被强拆?
K
Kaile
21 楼
蔡奇恶事做尽!
h
huangpu01
22 楼
中国是法制国家????
n
nzder7
23 楼
加油,继续掰!墙内墙外的红2代们,30年河东30年河西
共-产-党
24 楼
香堂文化新村的居民可不是什么“低端人口”,他们至少是“中端人口”。但在又一个寒冬腊月被驱赶了。 当年在驱赶“低端人口”时,大部分“中端人口”,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中产阶级”们是沉默以对的。他们觉得驱赶“低端人口”不关我事。反正自己又不是“低端人口”。但现在赶到自己头上,发现也没有“低端人口”和“高端人口”为他们发声。 对这些“中端人口”而言,是不是有些活该呢?
共-产-党
25 楼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4:06:57 本来就是违法建筑,拆除有问题吗?美国对于违法建筑怎么处理?警察早就上门把你和你的家具扔马路上啦。 ------------------- 违法建筑?那些房屋的房产证是谁发的?当时是哪个政府机关批的地?批准建设并出售的? 这些难道除了政府,还有什么别的团伙能够做到? 如果硬要说违法,那也是你政府违法在先。政府违法造成的后果,为啥要出钱买房的老百姓承担后果? 还拿美国作对比,美国有这种事发生吗?请举例说明。
l
lurenjia2014
26 楼
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大撒币是收不回来了。
s
stevecanada
27 楼
最近许多年,大陆非常重视土地功能划分及执行,地方规划局用的是哪年版的图纸我不太清楚,但都非常忌讳对农业用地的占用(到了教条主义程度),哪怕这块农耕用地只有几百 平米,长着荒草,也不敢建任何东西,否则是违法。追究责任很严厉,这个北京昌平区的香堂,最初是怎样建成这类住宅的?文中没有交代,在大陆,如果没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最后是不会有房屋所有权证书的,文中也没有拍照出这个产权证书;这种所谓小产权,就是把房子建在了不同用地性质的土地上;好比我在加拿大买了一个小农庄,但私自建了一栋住宅,一般来说开工后就会被发现被市政府勒令停工,如果居然建成了,也是被拆下场。
s
stevecanada
28 楼
这个事件的责任人是住宅区建设时期的当地政府负责人,这些人在不懂规划法(或明知故犯)的情况下,为了自己谋取私利,而允许开发商修建住宅,开发商为了利益,蒙骗买房者。十几年后埋的雷还是炸了。
z
zzbb-bzbz
29 楼
违章建别墅的都是“高端人口”
爱阅读的人
30 楼
住那的可不是低端人口, 当年买的宅基地的毛坯房在花钱自己盖的, 都赌政府能在N年后发房产证. 他们都知道宅基地是不能卖的.
s
southgate
31 楼
当地政府在明知不合法规情况下为什么还公开出售土地?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欺诈行为吗?我看首先应该把当地镇政府给强拆掉才合理
嘉人2020
32 楼
违章建筑这个词是中国独创的吧,国外盖房要政府审批的,不然连水电都没有,中国这是乡镇政府先捞了一把,然后国家不认再来捞一把,大产权七十年后还不知怎么样呢……
s
southgate
33 楼
即使要拆业主的房子话,当地政府怎么也得先赔偿人家所有经济损失才对啊,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拆人家房子呢?
s
southgate
34 楼
既然乡镇政府当时捞了一把,那么现在要拆人家房子乡镇政府就应该先赔偿所有的损失
r
roliepolieolie
35 楼
习胖总是干这种断子绝孙的缺德事儿。上次大冬天把几万“低端人口”赶出了北京城
w
wang620101
36 楼
中国有法吗?政府想怎样就怎样,无法无天。
相信事实
37 楼
嘉人2020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6:50:00 违章建筑这个词是中国独创的吧,国外盖房要政府审批的,不然连水电都没有,中国这是乡镇政府先捞了一把,然后国家不认再来捞一把,大产权七十年后还不知怎么样呢…… === 美国违章建筑太多了,比如你没经政府批准在自家后院盖了一个房子给子女住,结果会怎么样?对不起,政府会强令你拆除,一分钱都不会补偿你,反而可能罚你的款。
相信事实
38 楼
共-产-党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6:16:25 违法建筑?那些房屋的房产证是谁发的?当时是哪个政府机关批的地?批准建设并出售的? 这些难道除了政府,还有什么别的团伙能够做到? 如果硬要说违法,那也是你政府违法在先。政府违法造成的后果,为啥要出钱买房的老百姓承担后果? 还拿美国作对比,美国有这种事发生吗?请举例说明。 === 政府批准的是商业用地,你改成住房了,是合法的吗?政府确实批准了,可批准的是商业地啊。这种房子政府不会发给产权证的。
s
soleil2002
39 楼
拆违章的别墅有啥不对的吗?
s
stevecanada
40 楼
@southgate 发表评论于 2020-12-19 16:50:28 即使要拆业主的房子话,当地政府怎么也得先赔偿人家所有经济损失才对啊,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拆人家房子呢? 赔偿条件文中没说,肯定有但一定不理想,当初买这种房子的价格比同时代附近区块要便宜,但后来北京及周边房价增长极快,今天的补偿按当初购房价格来给,买房者肯定不同意,但如果按今天差价来支付,对地方政府又是天文数字,大陆法制确实不健全,不过很多民众也有占小便宜钻空子占便宜的侥幸心理
m
manyworlds
41 楼
香堂别墅住的是低端人口吗? 笑死 lol
梦中的家园
42 楼
中国政府的过错在于没有把这种违章建筑扼杀在萌芽之中,还让它野蛮长了20多年。如果在美国,加拿大规划部门经常会巡回检查,发现违章建筑立马下达停工令,如果不听,就罚款,你不拆,政府会雇用拆迁公司强拆了,拆除的费用你要支付。
1
136
43 楼
呵呵,住别墅是低端人口?还龙脉气口?稳重所列的其他地方也是龙脉气口? 所有的违建就得拆除,这些“低端人口”城里都有房子,想住别墅占便宜钻空子知法犯法。
我要真普選
44 楼
中國政府要多不要臉啊?收錢的時候又不說人家是「違章建築」?過了幾十年都不聞不問。就算在歐美社會,市民就是有「合理預期」,這是政府容許的產權。
f
fguy
45 楼
既然是别墅, 又是违章, 绝不会是“低端”人士。 想来应该是有什么路子, 走了什么后门, 以为法不责众, 没想到当局动了真格。
梦太d
46 楼
积霑民怨,何苦这样
g
greatec
47 楼
该物业压住了龙脉,必须铲除。由此向北直到北极,此线严禁任何建筑物。
武尊
48 楼
一个瞎扯蛋的报道。90年代这种在商业 农业用地上违建居住房的所谓小产权房根本不能在房产市场公开发售,都是私下在地方小报打广告 认识的人之间互相传播 或者在违建房前插个大广告牌子。这种低于市场价格至少三分之一以上而且还省去许多手续 税费的小产权房,人人皆知是有很多问题的房产。这些人不可能有房产证,商品房房产证是由区县土地局出具的,村镇政府能开给你的只是农业商业用地使用权。那些用低价买这种房的无一例外全是胆大敢冒风险去占便宜的人,而且这些人大都是在社会里能混的开的人,否则在北京根本买不到这种便宜房。说这些人是低端人口,真塔吗的是胡扯。 本来早就该拆这些违建房,现在才拆就是为了让这些买违建房的人住满商业用地的使用权。苔8子们反中前要知道点最基本的事情,否则你们只能是胡扯出一堆垃圾。
h
huangpu01
49 楼
活该!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
h
huangpu01
50 楼
没有拆迁到他们时,都是肉麻的爱党人士。现在为党做出点牺牲就不干了?
高崎
51 楼
前奏而已,识相儿的赶紧找后路吧。
X
XM25
52 楼
习主席睡不安稳才找人算的命。果然是龙脉被压了。不知道失眠好了没有。
l
lthy
53 楼
住小产权房的算中端以上人口,底层已榨不出什么油水了,需要拿高一层的开刀。
z
zuschauer
54 楼
香堂的戰鬥-----陶鑄外孫的文章 (標題是facebook转发者加) [Foto] 男孩即为作者   香堂将被拆除的阴霾笼罩了一年多,期间不断收到告诫和劝慰:不要掺合,不要发声,不要激进,静观事态。可是最近听到的看到的,令我压抑得无以名状,不吐不快。   二十一年前,香堂还是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年带母亲去看房子的是昌平县的一位副县长。“文化新村”是个时髦的概念,让人心动也心存不确。后来发现母亲的好几位朋友已经落户,都是开国功勋的后代,也有文化名人,知名学者,更有著名的律师。母亲禁不住一再的劝说和邀请,最终以我的名义买下了一座小院。直到后来拿到了昌平县发的土地建设许可证(红本),我们终于相信政府关于把香堂当做特例和试点的说法。   买房的钱在当时不算小钱,是母亲多年的积蓄。姥姥在一年前( 1998年)去世,母亲高风亮节,第一时间就把国管局分给姥姥的房子腾退给了国家(后来我们知道那个院里,只有她一个人是在老人去世后就交房的,但母亲还是坚持搬出了)。姥姥姥爷的遗物堆满了她自己的两居室,下决心买香堂的小院也是为了存放这些“遗产”,手稿,书籍,用具等等,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都是姥姥一辈子都没舍得丢弃的,母亲自然是视为珍宝的。   小院不大,很简陋,三座红砖平房,没窗没门;一分田的小院,黄土碎石,荒草遍地。经过一番打理,小院渐渐有了生机。母亲很喜欢来这里跟我们团聚,一棵树一株花都是她亲自挑选栽植。院里几株金丝国槐、玉兰和紫藤,当年种下时不过铁锹把一般粗细,现在都已成为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最开心的是看到她亲手种下的月季牡丹年年绽放。妹妹结婚时和老公在院里种下一棵红枫,说那红红火火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小外甥是在这里学会的走路,香堂记录了他人生的第一步。如今他已经长成一名大小伙子,就在崔村镇上的某中学读书。我自己的孩子小,因为要上小学,我们住在城里租住的房子,一到周末,儿子就闹着说“咱们回香堂家吧”。母亲更开玩笑地说“走后”要葬在她亲手种的那棵玉兰树下。只有这样,她才能很近地陪伴我们。几年前我跟前妻离婚了,我把城里的房子给了她,留下了香堂,因为香堂是我们全家人的家,是生活了二十年的家,这里有我们太多美好的记忆,我不舍得。   这一切都将成为记忆。记忆的开端是美好,结尾却是悲愤。   最近流言很多,很多并不可信。什么所谓龙脉说,奖励功臣说,地产开发说等等,应该都是无稽之谈。我生长在共产党家庭,深刻理解“中国共产党”五个字的分量,我决不相信头顶这五个字的人会干出这等龌龊和肮脏的勾当!   但是,我确为亲眼目睹的那些事实心痛! 我看到老人在法院老泪纵横,在几百人面前向一位年轻的女法官下跪:“这是我唯一的财产了,求求了!”……老人的绝望和悲痛,法官的同情和无奈,都深深刺痛了我。法律,是老百姓最后的稻草;法律,却承受不住这样的沉重!   [Foto] 我看到情绪激动的业主向前来劝说搬离的干部喊道:“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愤怒!你们是不是一个政府?”“正是因为他们以前做错了,所以现在我们要来纠错啊。”工作人员的态度平和但理直气壮。不错,我党从来都是有纠错机制的,不要说一级地方政府的错,就是文革这样的大错,不也通过拨乱反正纠正了吗?那种纠错,是把没收的财产还给主人,是为遭受迫害的人平反昭雪,是把被赶出家园的人请回来。现在他们所谓的纠错,却是让那么多无辜的群众从自己的家里搬出去……   我看到一位老人问劝他搬家的人:大冬天的你让我搬到哪里?工作人员说你自己解决。可以申请廉租房经济房嘛。先不说老人具不具备这些条件,只有短短 7天的时间,这位工作人员心里到底有没有真正思考过这个问题?那些做出决策的领导到底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即使房必须拆,难道不能提前准备好一些过渡性的保障房,让那些确实无家可归的老人暂时放一放攒了一辈子的家当,让他们在寒冬有个暖和点的住所吗?人道主义在哪里?   我看到面对居民的质问:“我们有什么错?”“区镇村政府错了,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责罚?”的时候,没有人敢直视他们的眼睛,没有人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那些工作人员、警察、保安、黑衣人……没有人回答问题,他们就像没血没肉的机器般,做着自己被吩咐要做的事,或严辞威慑,或厉声呵斥,在他们眼里,只有违法者,没有无辜人。   我看到墙上贴满血红的标语,“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我不知道党要跟谁战斗,也不知道 3800多户居民,谁是黑恶势力。   我只知道,板子落在无辜群众的身上,疼不疼,打板子的人没有关心。红色标语写着“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环境”,那么我们首先需要知道该怎样对待生命!我想起前一阵看到的某位大领导在会上说的话:要敢于刺刀见红!我不寒而栗,什么样的人民内部矛盾,需要刺刀见红?!   我看到很多老人录拍视频,录下语音,甚至写好遗嘱。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出路在哪里?我听有人说“出了人命他们就怕了!”……我不知该怎样规劝,请千万不要!生命重于一切,对拆房的人和被拆的人,都一样!用鲜活生命换来的,无论是保住的房子,还是保住的乌纱,都会染上鲜血,永远也擦不掉。   我看到大家晒出的一份份盖满县、镇、村政府红章的红头文件,正式批复,组织决议,贴满印花税的协议书,县级政府发放的红本证书,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章跟限期搬迁的告示上的红章难道不是同一个吗?落款人难道不是同一个吗?克强总理说,政贵有恒。可现实呢?新官不理旧账,换了一个官,不但以前的合同不认了,还要把违法的责任推给没有错误的一方!这样执政,日子怎能过得安心?   有人说,香堂就是北京的秦岭。香堂与秦岭不一样。秦岭是官商勾结的产物,破坏的生态填饱了富豪和贪官的腰包。据说拆秦岭时,很多房子的房主连面都不敢露。香堂呢?香堂是区镇村三级政府直接卖给普通老百姓的,改善了乡村的面貌,改善了村民的生活,增加了国库的收入。退一万步讲,为了生存破坏了生态,就算是错了,也是政府错。政府做错了事,一分钱赔偿不给,一句道歉的话没有,把人直接轰出家园,这岂是“人民公仆”的作风?   香堂与秦岭不一样。这里绝大多数人不是贪官富豪。他们钱不多,否则不会大老远来买便宜的房子。但他们有知识有文化,见识广,所以追求美好的生活,否则不会花上十几年的时间精心打造自己的安乐窝。他们大多为国家建设流过血出过汗,对国家对党感情深厚,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了政府的“承诺”。这些人现在被深深地伤害了,遇到激烈抵抗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香堂的客厅里挂着姥爷姥姥的画像,我最近常默默问他们:如果换成你们,会怎样做?我相信他们会说:如果是我错了,我会亲自去鞠躬道歉。我会亲自去每家每户听取他们的声音,了解他们的诉求,解决他们的困难。我不会让一个老百姓无家可归,我不会让一个老百姓忍饥挨饿。我们舍生忘死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一顶乌纱帽,而是为了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   现在呢?不要说市领导,区领导,老百姓就连见镇领导,甚至村领导(看看村委会门口那成群的保安),都难于上青天,真正是喊冤无门……这些成天喊着“为人民服务”的人,怕什么?   如果为了青山绿水,为了可持续发展,为了丰功伟业,甚至,只是为了将土地还给政府做流转,增加一方财政收入,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沟通的。作为公民的我,可以承担该承担的义务,牺牲能牺牲的利益。这一切我早已看开了:家,拆了就拆了吧,我不会为几间瓦房拼上性命。但是,“违法者”的帽子我决不戴!   政府错了,要给个说法;为自身利益伤害了老百姓的利益,要有赔偿;选择寒冬腊月拆房子,就要让老百姓有地方安置,有地方御寒。这样做才符合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对依法治国,对执政为民,我依然心存美好梦想!   2020年大家过得太难了,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祈祷:我的家园,没有暴力,没有眼泪。 [Foto]
洋知青
55 楼
龙脉最重要,低端人口死就死了吧! 当年毛万岁为了彰显龙威,支援亚非拉,饿死了无数中国人。
w
wang620101
56 楼
陶铸?不行,邓的人都干了还怕你?现在是习皇的天下,皇恩浩荡是只对自己人,其它人跪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