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女魔头"劳荣枝被捕后,受害人妻子的三百多个日夜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0日 13点5分 PT
  返回列表
34302 阅读
10 评论
纵相新闻

安徽合肥双岗老街六支巷旁,坐落着一座红砖房。斑驳的墙面上有些砖块已经脱落,拐角处贴着一张D级危房的警示牌。这里是殷建华和陆中明遇害现场,该案主犯法子英已被枪决,明天另一嫌疑人劳荣枝也将在南昌中级人民法院迎来庭审。

  今早6时,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刚刚结束夜班,她在公司附近吃了早点,便赶往合肥南站。她要与律师一起搭乘9时前往南昌的高铁,参加庭审。

  我们是在候车大厅见到的朱大红,今年已经五十岁的她脸上带着通宵的疲色,黑眼圈很重,"晚上一刻也没休息,工作一有空闲,脑子里就忍不住想起这事。"


昨天下午五点,记者就联系上了朱大红。电话那头的她在合肥乡下老家,正要准备晚饭,晚上七点多她要赶往公司开始整整十个小时的夜班保洁工作,每周一次夜班,五个白班,"只有一天休息"。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浅灰色外套,"这是小女儿过年给我买的,她已经工作了,孝顺!"

  据朱大红回忆,小女儿当时劝自己,人已经抓到了,要向前看,好好生活。她眼角带了点笑,似乎在苦难的生活里寻到了点希望。

  "精神压力还是很大,但睡眠比以前好了。孩子们都长大了,也都很懂事。大儿子在学开车,小儿子在学厨师。家里的情况虽然还是很难,但整体氛围轻松了许多。"

  小儿子不放心朱大红独自前往南昌,几度要求要跟着,但被她劝了下来,"学手艺不好请假,男孩子还是要有个安身立命的东西。"


她确实变了。一年前,面对媒体时,她止不住地哭泣,但如今再聊起劳荣枝,她平静了许多,"辛苦点无所谓,这次我就是要去亲眼看到她接受法律的公正制裁。"

  "去年她刚得知劳荣枝被抓,多年积累的情绪一下子倾泻了出来,现在这口气已经顺过来了。"陆中明家属的代理律师刘静洁说。

  但朱大红还是不能回忆前二十年的生活,"太苦了,一想起就哭。"


1999年6月21日,法子英带着劳荣枝来到合肥,几天后,颇有姿色的劳荣枝以沈林秋的身份到歌舞厅做坐台小姐。同年7月22日,受害人殷建华被劳荣枝诱骗到出租屋后,为了证明有胆量杀人,法子英以修窗户为由将无辜的受害人(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出租屋内残忍杀害。

  通过朱大红的回忆,案发当天,法子英因担心出门被发现,但又想在殷建华面前证明其有杀人的胆量,用传呼机给房东发送了一条让房东来收房租的消息。"当时房东没有看到,所以法子英才出门寻找目标,正巧遇到陆中明,便诱骗陆中明到出租屋后,将他杀害。"朱大红说。


(殷建华和陆中明遇害现场)

  陆中明是这个家里唯一的顶梁柱。那年他31岁,朱大红29岁。离去时,家里还有3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4岁、一个2岁。

  因为法子英没钱赔偿给她们一家,头两年,朱大红在家中务农,但仅靠她一个人,这微薄的收入实在难以支撑起三个孩子的生活,一咬牙,这个打小在农村长大的女人做了个勇敢的决定:进城务工。

  这一去就是近二十年。"那时候早上五点多就要从乡下赶车去合肥市里。下班早的话就朝家赶,到家大概半夜,但还是要回去给孩子带点东西。最难的时候,我甚至感到了绝望,但好在已经熬过来了。"

  昨天白天,朱大红回了趟乡下老家,安顿了家里的事情,"前几天,给婆婆上坟说了开庭的事,她是带着遗憾走的,临终前还在过问劳荣枝的消息。这次回来还准备再去他(陆中明)坟前,把庭审结果告诉他,最后一个凶手也受到了惩罚,他也能瞑目了。"

  “等家里担子轻点”,朱大红还想换个没有夜班的工作。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前年刚做过一次手术,割掉了一个良性肿瘤,“现在我还是要继续干下去,家里最大的孩子已经二十八岁了,但条件不好,还没结婚,我趁着能干,再多帮帮他们。”


我胖我的
1 楼
太惨了。一个女人拉扯仨孩子,真不容易。这也是法子英和劳荣枝罪过最大的地方:你对社会不满,有本事杀贪污犯去,你把一靠劳动挣钱养家的普通老百姓杀了,这算什么呢?卢瑟! 我猜这劳荣枝不大可能有活口,她罪过太大了。即使她强调没有亲手行凶,这些命案她都是直接参与者。这姐们可惜了:她这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果干了正经营生,很可能也是一等出色的。哎!这辈子造的孽太大了,她下边几辈子都不会好的。
德州土老冒
2 楼
这最后一副犯罪的线路图是咋回事 : 1997年11月,劳荣枝在厦门落网。如此严重错误的新闻竟然能登出来,这条新闻正文到底有多少可信度?比如受害者三个孩子的年龄,读者能相信吗?
华伦久费
3 楼
蛇蝎心肠啊。
5
5AGDG
4 楼
连亲属都不能参加的审判,有什么公正性吗?在宣判之前就断定女魔头,说明法治的缺失。用铁证办成铁案,这才是法院需要做的,而不是偷偷把人枪毙了了事。当年那些冤假错案不都是这样的吗?
J
January2016
5 楼
确实奇怪,不让家属旁听。
y
ytren
6 楼
劳和法都是不多见的姓氏。
s
sayyousayme
7 楼
没说不让旁听吧:劳荣枝案12月21日庭审,包括劳声桥在内,其将有四五名亲属将来法院旁听。从九江出发来南昌之前,劳声桥从当地警方开具了亲属关系证明。
北美洛杉矶蒲公英
8 楼
必须死罪!杀害无辜可怜的穷人!
J
January2016
9 楼
看新闻说,家属不能旁听。看来,现在又改了,允许家属旁听。可能舆论压力过大吧。
O
OldPortland
10 楼
那些被害人也是贪色鬼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