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院里的女性,被边缘化的亚裔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6日 7点51分 PT
  返回列表
19633 阅读
14 评论
纽约时报

要想在纽约城做华埠按摩,你并不一定要去坚尼街。这座城市有数不清的水疗中心,有那些只通过口口相传的小店,也有挂着“背部和足部按摩”这种熟悉招牌的地方。它们遵循着相似的商业模式:没有虚头巴脑的东西,走物美价廉的路线。

在入口处,一个通常是华人的工作人员会跟你打招呼,问你:“多长时间?”你被带着经过一个光线昏暗的狭窄走廊,进到放着一张按摩床的小房间时,有时会听到帘子后面传来一阵骚动、窃窃私语和匆忙。房间里有几个挂衣服的壁钩。你会感觉其他顾客近在咫尺,和你只隔着一层薄薄的隔板墙。按摩师一般不会做正式的自我介绍;她们通常在你近乎赤裸趴下来的时候才出现。这种体验可能令人怀疑,却很有治疗效果:每小时大约50美元,加上小费,在这个辛劳、昂贵、难以获得小小奢侈的城市里,这是对自己的呵护。

21岁的白人男子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在亚特兰大地区的三家亚洲按摩店开枪打死八人后的那晚,我跟一个朋友碰面。我们知道了一些朗的情况,一些受害者的名字终于被公开。据警方称,身为福音派基督徒的朗声称自己有性瘾,并将这些生意视为“他想消除的诱惑”。

与最近几周全国各地出现大量反对针对亚裔的暴力活动时一样,我的社交媒体上再度充满“停止仇恨亚洲人”的信息。但是这一次,焦点令人不安地贴近:有六名受害者和我一样,是女性和亚裔。

我很难向我的朋友——一个在曼哈顿出生长大的波多黎各黑人女性表达我的感受。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切实的问题:亚裔之外的美国人是否会因为按摩工作者是社区的边缘群体,所以不那么关心这个问题?我的朋友从来没有去过那样的地方,她证实了我的忧虑:“那些不都是性场所吗?”

作为回答,我向她讲了我的经历,那时候我休了一年的假,暂停记者工作,帮人开了一家餐馆。我也在那里做服务员,每周很大一部分现金小费都用来请各种亚裔女性按摩师,帮我缓解肌肉酸痛。她们的工作和我一样,对体力要求很高,要面对一个接一个的客户。我的普通话很基础,只会说几句话:我的背很疼。没关系。谢谢你。当我用中文和她们说话时,我有时能感觉到她们变得温和了一些。但最终我们之间仍然是陌生的。“这些女人下班后,又是谁来给她们按摩呢?”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低薪、繁重的工作,从业者主要是移民女性,而且通常是中年女性,根据我的经验,她们从来没有表现出扮演性诱惑者的倾向。

在亚洲,按摩是合法、正常和必要的。在美国,它被性别歧视、帝国主义和性交易玷污。我从新闻报道中了解到,非法按摩院的性交易活动遍布全国数千个场所。女按摩师只能赚到服务费的一小部分;她们的大部分钱来自小费,并且这些钱要用来偿还债务。

我是X世代的人,来自南加州郊区的中上层阶级,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记者,我接受的训练要求我将情感与事实区分开来。我也是一名华裔美国女性,长期以来,我已经习惯了在公共场合被人搭讪、侵袭和攻击,它们经常带有种族主义和性暗示。人们并不觉得我——一个亚裔美国女性会生气。他们觉得我会体现出那些陈词滥调:顺从、安静、无足轻重、尽职尽责,是异国情调的迷恋对象。

枪击事件后的第二天,旧金山一家泰国餐厅的老板屏·特查玛恩维维特(Pim Techamuanvivit)发推称,“我可以告诉你怎样才能看到对亚裔,尤其是对亚裔女性的隐秘偏见。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我的泰国主顾一起来享受服务,第二天再来和我的白人主顾坐在同一个位置上享受服务。”这条推文似乎暗示了一种社会实验,一种只有少数族裔知道结果的实验。

事实上,过去的12个月就是一场巨大而丑陋的社会实验。如果我们不是如此孤立,还会发生这么多的种族主义暴力事件吗?我在谈论我的愤怒时感到困难,或者说有点不情愿,这不是因为我没有被激怒。为了自我保护,我被训练压抑自己的愤怒,这是一种跨世代、跨文化的习惯,背后是千百万颗破碎的心。

前不久,73岁的韩国演员尹汝贞(Youn Yuh-jung)就她在奥斯卡提名影片《米纳里》(Minari)中的角色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她这一代人在美国的移民经历:“我们预料到自己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所以并不悲伤。”如今,年轻的亚裔美国人改变了我们社区的声音:他们不会容忍这种虐待。他们充满激情地畅所欲言。

成长过程中,我觉察到美国白人轻视我的家庭;这样的经历改变了我对权威的看法。我学会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轻浮无知的人身上,而是要专注于最好的报复:成功。我的父母千辛万苦来到这个国家,不知疲倦地工作,不是为了让他们以英语为母语的孩子成为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受害者,而一事无成的。

存在两种亚裔美国人:一种是隐形的,一种是边缘的。与那些按摩工作者不同,我被社会视为模范少数族裔,是成功亚裔美国人的代表。但我明白,仅此一点并不构成力量或自由。

自2016年回归全职新闻工作以来,我很少去做按摩。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经常在想,那些女人有什么样的遭遇。她们怎样支付账单?谁来帮助她们疗伤?谁来赞美她们的人性?

世事沧桑
1 楼
美国的医院也正规的理疗型的按摩。房间里熏香,气氛温馨,按照规定,白女按摩师要求我只能穿着内裤--我脱完长裤挂好,再盖好blanket后她才进来。聊得很好,但总觉得只穿内裤有点奇怪,而且按摩力道不够。
t
tony0101
2 楼
左左又要满地打滚吗,要不要抗议fbi头种族歧视啊? ”FBI Director Says Atlanta Shooting ‘Does Not Appear’ Racially Motivated”
M
MeilinSg
3 楼
华人和黑人天天遭各种歧视,国内的如天堂,为什么美国露着屁股管别人啊
W
Wenosoul
4 楼
嘿嘿,该记者非常害怕被误解,所以文章不长,告诉读者好多次,她不同于按摩院里的女性,她是上流社会女人,有一种对被边缘化的亚裔女性高高在上的同情,为什么?
d
dream_pillow
5 楼
多年前因为工伤曾去中医理疗诊所推拿。几个推拿师里只有一个女的是专业的,力道极大,每次被她蹂躏后爬下按摩床感觉就像是从杀猪场死里逃生!
L
Leah_lee
6 楼
编故事
非资式分子
7 楼
这些都是艰难生活的底层的人,令人同情。本次枪杀案的受害者本来就生存不易,却又遭遇横祸,命运悲惨。
咏月
8 楼
主流媒体敢这么抹黑亚裔文化,就是吃准了美国亚裔愚蠢,看不穿左派的虚伪.... 果然文学城就不少蠢人,喊着做妓女是自食其力不丢人,帮着左派给自己泼粪的。
D
DoctorXI
9 楼
虽说不光彩,但妓女只是出卖肉体,比之五毛出卖灵魂,高下立判
D
DoctorXI
10 楼
我们这里按摩院很多,各色人种都有,但华裔和韩裔居首,看门脸都小巧精致,做正经生意的
G
Gooddevil
11 楼
妓女和总统一样都是人
平湖月
12 楼
不存在边缘化, 工作哪有不辛苦的?其实她们巴不得能不被媒体太关注。选择了做这行就是为了挣点快钱而已
l
lovNordstrom
13 楼
这篇文章的作者竟然认为按摩自动带有性涵义,也是不对的。还说自己南加州中上社区长大。有点丢人。 正经按摩跟chiropractor, sports medicine doctor一样都是医疗保险认可的服务。还有一种纯leisure性质的,自付,跟理发染发这样的服务一样。 我去的是前一种,一个亚裔按摩师都没碰到过,大部分是白人,用过一个黑人,按得疼死我了,回家发现review里大家都在声讨她。服了。
o
o88
14 楼
最近刚做完一个疗程的PT。当时还一下子找不到,都说由于疫情只能25%容量,让我等,这下背疼能等吗?确实是找遍诊所和保险公司推荐的附近的PT,就是没见华人或韩裔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