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国,100块就能让女犯人给你“毒奶按摩”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8日 10点2分 PT
  返回列表
59009 阅读
3 评论
Ah Girls

如果现在说起泰国,还只是因为人妖兴奋不已,那么跟团游的大妈都懒得理你。

如今,只有这座洗浴中的少女壁像能挑起大家的兴趣。

旁边柱子上,一笔一划的中文提示给你宾至如归的感觉,但“无电话预订,7点40分排队拿号”又高冷无比。

每天只有幸运的前80号贵宾,能在这里享受到温柔女囚马杀鸡。

1

在“女子监狱按摩馆”外面排长队的人们,都怀揣着对女犯人的想象,禁忌而兴奋。

这种想象无外乎古早电视剧《红蜘蛛》里面女犯人的形象:美丽、凶狠、无情。

也难怪“女子监狱按摩”直接被喊出“毒奶按摩”的名号。

说不定还能搞点刺激的东西。

但是当你发现,叫你拿好手牌去存包的竟然是泰国的狱警同志,你自己就老实了。

一切准备妥当,女犯人就会和你说声“萨瓦迪卡”,把你放倒。

再次爬起来时,你可能会像大家一样冲动地去点评平台写小作文,不吝给出“脱胎换骨”“羽化登仙”的赞叹。

对于女犯人,顾客用的最多的词是“温柔细腻”。

除了有位大妈会把人捏得嗷嗷叫,其他小姐姐都很会拿捏分寸,还会用熟练的中文提醒“痛就告诉我”。

而捏两个钟只要不到一百块人民币的良心价格,才是让大家内心舒爽、欲罢不能的终极奥秘。

“女子监狱按摩”变成越来越火爆的当地特色,已经被炒作成“最赚钱的监狱”。

其实,人家的正式名字叫清迈女子劳教机构职业培训中心,是国家为犯下轻罪的服刑女子提供劳动改造的场所,她们需要经过严格筛选和培训,才能变成人人都夸活好的技师。

除了这家“国营”,街上还有几家“民营”的按摩馆,技师是已经刑满释放的女性。

店主是曾经担任清迈女子监狱狱长的塔娜斯苏塔拉,但她发现,即使犯人在狱中已经受到职业教育,出狱后还是经常被雇主歧视或者拒绝雇佣,她就干脆开了间按摩馆,帮助这些女人靠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

2

故事要对比着看才有味道。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最大的女子监狱,一些女人刚从铁门里出来,就直接钻进皮条客的车,无缝进入下一次非法勾当。

你可以骂她们恶习难改,但她们别无选择。

圈套从她们还在服刑时就设好了。

皮条客会给她们写信,外加几张面值不大的钞票,足够俘获她们的感情。

对于始终没有经历过良好情感关系的女犯人,这些小伎俩就是切中痛点的攻势。

《卫报》为此拍摄了纪录片《陷阱:美国女子监狱性贩运的死循环》,在镜头前回忆当初为什么会信任皮条客时,一个女人说自己年轻时就遭遇性侵,没有过正常的交往,“所以我没有那种爱”;

而另一个第22次入狱的女人,还是会去翻阅皮条客给她寄来的信。

“有时候你想有人爱你,而你希望这爱是真实的”“监禁的时候,真的很寂寞……”

她脖子上的纹身是“Love”。

这些会上钩的女犯人都无家可归、亲友早断绝联系、也很难找到工作,出狱后跟那位“关心”她们的人走,是她们认为最合理的选择。

“前两周就像天堂里的生活,像度蜜月一样,他给你想要的一切。”

“然后他开始让我去‘约会’,他说他给了我所有这些包括毒品,而我欠了他太多。”

穷困、毒品、被控制、性剥削,每个受害者陈述的循环大体相同。

区别可能就是,被叫作“男友皮条客”的会用情感操控,而被叫作“大猩猩皮条客”的会直接实施暴力。

一个已经被捕的皮条客在接受采访时,同样认为整件事虽不合法但合理。

“我们是本能和习惯的造物,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人们自然知道去哪里。”

性贩运的实施者和受害者都把罪过归因于“人性使然”,但实际上这是利用社会制度弊端精心谋划的陷阱。

皮条客怎么准确找到女子监狱里的“软柿子”呢?

美国许多州会把入狱信息在网上公开,皮条客只需要点点鼠标,就能锁定猎物。

优先涉及毒品案件的,未来可以继续用毒品控制。

优先保释金低的轻罪犯,可以节省“提货”成本。

网站上还直接提供女犯人的照片和身高体重信息,这更方便了皮条客们的生意。

本意是信用惩戒和保护公众安全的入狱信息公开网站,成了皮条客眼中的人口批发市场。

更深层面上,这场交易跟美国的刑罚制度紧密相关。

自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严格打击犯罪(tough on crime)”的策略,监禁率暴增,到2015年监狱人口跃升800%,2016年受过监禁的人数已经达到7000万,几乎每三个美国成年人里就有一个坐过牢。

以吸毒犯为代表的非暴力罪犯以及非法移民挤爆了美国监狱,纳税人对自己的钱用来建监狱又十分不满,于是出现了颇为荒诞的局面:

一方面,美国私营监狱兴盛起来,和严苛的监禁制度里应外合,说是缓解公立监狱的压力,实际是一门保证发家致富的好生意。

囚犯转眼变成“性价比”极高的劳动力,不需要交纳社会福利,还能保证听话,不用担心干着干着就跑了,这么好用的工具人上哪找?

另一方面,公立监狱也滋生出各类生意,针对女犯人的性贩运就是其中一种。

皮条客能像出租车司机那样在狱警眼皮底下“接活”,既有监狱管理人员主观上的不作为,也有数不清的官“商”勾结。

也有人试图阻止这公然的恶行。

一位佛州女子监狱的狱警在《卫报》的纪录片中说,她听到有人跑到监狱里面跟女犯人商量性交易,于是上报主管,他们却说“别增加我们的工作量”。

就这样,女犯人在等到社会给予她们用劳动换取价值的机会之前,先落入了看起来更容易但十分致命的死循环。

你可以说她们愚蠢无能,说她们不肯上进,但在判定她们有“劣根性”的原罪之前,也要看到社会系统是如何将她们变成一个个悲剧和错误的连续序列。

  

超高人气美剧《女子监狱》去年正式完结,不同于前几季五光十色的监狱风云,最终季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角Piper,出身白人中产家庭的她出狱后依旧找不到稳定工作。

更不用说黑人和拉丁族裔女囚,出狱后只能重操旧业继续贩毒。

现实中,从“监狱人”到“正常人”之间的断裂同样深重,各个国家都越来越重视刑满释放的犯人“重返社会”这个环节,也因此出现了“女子监狱马杀鸡”这种包教包会包分配的存在,看似猎奇,实际上是对惩戒模式矫正的努力。

更重要的是,这种努力不能只从“对犯过错的人要包容”“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这样道德优越的视角来看待。

刑满释放的边缘人经受的社会结构性压力,离我们并不远。

弱势群体得不到满足生存发展的资源,进而其中的个体生活产生滑坡效应,在女性职场困境、残障人士生活困境、种族歧视问题、贫富差距问题中一次次显现。

有时候,人间失格的原因并非“不努力”,而是个体无力改变的社会结构产生的压迫。

理解结构性压力,还可以看看日本女子监狱的怪相:每5个女囚犯中就有1个是老人。

这些故意犯下小偷小摸的罪行的老年女囚犯,大多处于低收入和“空巢”状态。

对她们来说,因为失去劳动能力而导致贫穷、因为患病缺少保障而一夜返贫、没有可靠的人际关系、迅速被社会边缘化,要承受这一切,还不如进监狱。

她们就这样“自愿”地变成女囚。

可真正令人唏嘘的不是她们做了错事,而是她们甚至没有选择对的权利。

a
angel51
1 楼
泰式按摩容易上瘾,即便是最纯粹的那种...
董小骚很OK
2 楼
三百块钱,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给我按了三个小时,真舒服…… 但是我一个小时左右就睡着了……
雪落雨痕
3 楼
100元人民币 在中国也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