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高岩:性侵发生时 她们为什么不说“不”(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29日 14点10分 PT
  返回列表
59660 阅读
27 评论
三联生活周刊
文 | 马戎戎

插图 | 老牛


绝望的高岩 时隔20年,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追责沈阳教授“性侵”女学生高岩,成为一件成功概率极小的事情。

“最难的一点,就是缺乏直接证据”。北京葆涵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徐华洁女士说。

从目前已公开披露的资料和信息来看,有关前北大教授沈阳和女学生高岩之间所有涉及“性”的事实过程,均来自李悠悠的讲述。

“由于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事发过程没有当事人的直接陈述。李悠悠讲述内容的真实与否,没有第三人在场,无法证实。”徐华洁律师说。

从法律的角度,能够断定沈阳和高岩确实发生了性关系的直接证据,包括高岩生前的日记记录、高岩私人衣物上的液体等。然而,事情已经过去20年,如果高岩当年确实留下了相关证据,高岩父母应该早已向公安机关提交了。至于涉及“强奸罪”的判定,还进一步需要有被害人确实是“不自愿”“被强制发生”的证明。

“强奸罪的特殊性,就在于涉事双方的关系是一对一的。根据刑事诉讼的原则,如果要判定沈阳有强奸罪,需要强有力的客观证据,构成完整的证据链。”

“我非常同情高岩和她的家人,但是当年她没有站出来保护自己。20年后,事情的过程都只能由旁人根据片段进行推理,无法还原事实过程。”徐华洁说。

从法律的角度,在目前已经公开披露的信息中,最有效力的反而是北大出具的1998年对沈阳进行处分的决定。在那份决定及其附件中,沈阳提到1997年1月,高岩曾去沈阳住处,要求沈阳“表态和她建立恋爱关系”。决定中还提到沈阳在香港城市大学做访问学者时,二人曾通信。1997年6月沈阳从香港返校时,高岩要求见面。6月底,沈阳在北大南门外与高岩见面时宣布与高岩终止往来。

在这份决定中,沈阳仅承认曾与高岩“搂抱”“亲吻”,未承认与高岩发生过性关系。


2017年12月18日,美国华盛顿,美国众议院议员出席新闻发布会,呼吁对性骚扰事件进行立法管制

一直到今年4月,当年的中文系系主任费振刚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才对媒体确认,沈阳当年对学校承认了他和高岩的性关系。费振刚教授讲:“从师德讲,这个年轻人(沈阳)是有问题的。”

“如果仅看这份决定中透露的事实,根本没办法判断,两个人是不是在恋爱;高岩是否是因为在恋爱中发生了矛盾才自杀的。”徐华洁说。

根据李悠悠在公开信中的陈述,高岩在1996年秋,对她含泪倾吐过:“他(沈阳)像饿狼一样向我身上扑上来。”

那么,该如何解读高岩在此之后与沈阳之间的交往?

《越轨》一书的作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越轨”社会学创始人皮艺军在关注“高岩自杀”事件后认为,作为一名年轻女学生,至少在刚刚入学时,对沈阳是有一种“崇拜”的感情的。

“年轻女性对年长男性的崇拜,会对年长男性产生一种客观的诱惑。”皮艺军教授说。他强调:“不是主观上的,而是一种客观上的诱惑。”

皮艺军教授认为,在整个事件中,高岩表现出一种“执着”的性格特点:“当这种执着变成一种绝望,高岩就有可能选择自杀。”

结合中国传统的性道德,高岩的“执着”中,传统的“贞操”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社科院教授、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在1998年出版了《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一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她主持了多项针对中国女性感情与性观念的调查。

1989年,李银河曾主持过一项关于中国女性“婚前守贞”的调查。那时,受调查人群中,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只占比15.5%,且绝大多数都发生在固定情侣之间,年龄层也都比高岩当年大很多。而随便的性关系,接近零。

李银河认为,以1995年前后中国女性普遍的性观念程度。对于当年只有十八九岁、从未谈过恋爱的高岩,沈阳的行为,对她压力实在太大了。

性别平等传播组织“新媒体女性”负责人、社会学博士、资深媒体人李思磐认为,受害者高岩假如有‘建立恋爱关系’的动作,恰恰说明了沈阳的行为带给她的“破坏有多大”:“如果说她把沈阳的行为认定为性侵,那么,事情发生后,她不得不面对两个问题:第一,她怎么看待这样一个自己崇拜的老师?因为她之前跟她母亲说过,她崇拜这个老师。第二,她怎么看待自己的受害者身份?传统道德观念中对女性的要求,反抗强奸有很高的标准:宁死不屈。她没死,那么事情发生后,她怎么认定自我的身份?那自己就成了一个荡妇。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身份,她只能把这个关系正常化。她这种把关系正常化的努力,正说明了这个性侵行为对她的伤害、对人的信任关系的伤害有多大。”

“直到高岩自杀的最后一刻,她都在寻找一个出路。”性别研究学者吕频说,“她在寻找的这个出路是什么?这个出路就是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在充满性别不平等、充满对女性受害者污名化的情况下,要寻找一条生路。”

吕频指出,在以男权思想为中心的社会中,一名受到性侵害的女性,在抗争性诉求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只可能退而寻求理顺与施暴者之间的关系:

“她想到的是,如果我跟你真的建立了某种关系,那我失贞的问题可以被解决,受害者的包袱可以被解决。”

“如果这个社会曾经给这个女人别的选择,她绝对不会走这条路,她绝对不会有这样一个选择。”吕频说,“如果你要说她对沈阳是不是有感情,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沈阳,这是错误的问题。她只是想用这个方法来挽救自己。她是一个有强烈贞操观念的女性,而这个社会对性骚扰受害者、性侵受害者极度不宽容。”

“不管是自杀还是杀人,都是和社会彻底割裂的表现。走到这一步之前,她都在越来越绝望地寻找跟这个社会,跟这个男权的社会,甚至跟这个男权的施害者能够协商和妥协的方案。”吕频说。

“然而实际上这是个绝望的努力,因为沈阳这种非常残酷的人,绝对不会给她这条出路。他从未想过跟她建立真正的关系,从未想过真正理解她的经历。”吕频说。

吕频指出,沈阳在事后将主动一方的责任推给已经去世的高岩,是“反果为因”的。

皮艺军教授也指出,即便不以刑事犯罪的角度,单纯以“越轨”心理学角度来审视沈阳的行为,沈阳的行为也是无底线、不负责任以及自我中心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追求的过程中间不能伤害别人。我们不能抹杀个人的权利,但是我们一定要保护对方幸福的权利。最起码沈阳没有关注到这名女学生的感受,他没有做这种移情式的理解。你一个老师,你从你个人的角度,你的所作所为,不考虑你行为的后果,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皮艺军认为,即使社会没有追究沈阳的责任,作为一名有理性的成年人,沈阳是有能力去追究自己的:“他该对自己有强烈的自责,他必须去反省他跟高岩所有的交往过程中间,他自己的责任。……如果他没有能力追究,只能说明他自己还是自我中心。”



2017年10月29日,法国里昂,妇女们举行集会,抗议性暴力和性骚扰

当时,她们为什么不说“不” 事实上,即使在2018年,已自杀的高岩经受的各种议论也不少。比如,有人就认为,因恋爱关系自杀是一种恐怖主义。

李银河女士说,2013年,在清华大学进行的一次关于婚前性行为的抽样调查中,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比例达到了71%。

以今日的观念和行为实践来衡量1995年的大学女生高岩,自然很多行为都无法理解。

“我们这个社会对受害者是特别不宽容的。”吕频说,“受害者永远都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你为什么没有说‘不’,你为什么没有及时地说‘不’?然后你才这样一步步地越陷越深。其实这是一个特别苛刻的要求。”

吕频认为,当受害者处于一个权力非常不对等的情境下,说“不”其实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一个说‘不’的合适的时机,为什么?因为这个事情的进展主导权不是由高岩操控的,她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也没有勇气,她也没有能力去承担说‘不’的后果。”

吕频剖析了师生关系之间存在的灰色地带:“到底老师对学生是关心、爱护,还是控制?你发现这分不清楚。比如说沈阳,每天接送高岩上学。你说这是关心、这是爱护,但是这个关心爱护是很特殊的——为什么只关心这个女生?实际上这是一种不能够拒绝的好意,他将关心、爱护和控制混合在一起了。而就在这样一个地带里,这个老师实际上有特别大的可以为所欲为的空间,可以逐步地来破坏学生的身心自治领域的一个空间,一个余地。学生一旦进入这个领域的话,关系就很难由学生来决定了。”

在李思磐眼中,沈阳对高岩的行为,不仅是一种性侵犯,也是一种职权滥用。“老师对于学生,个人魅力、影响力都是被夸大的。他对于学生的影响、他的权威,其实是借助了他的职业身份。这是一种权利滥用。”

李银河女士则指出:“性骚扰和猥亵妇女罪,一个最主要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存在权力关系,包括上级和下级,雇主和雇员,医生和病人。”

皮艺军指出,师生关系并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其实应该是平等的,但是实际上它确实是有权威存在的。存在依附与被依附、控制和被控制这样一种关系。特别是在中国,师生之间很难有自然的和自愿的关系。理论上,师生之间可以有纯真、自然的友谊和爱情关系,但由于这种权威和不平等的依附关系,爱情、友谊都会失去原来的纯真,变得里面有一些被迫的因素。”



社会学家李银河

“新型师生关系”如何建立 在武汉理工大学“陶崇园坠亡”事件中,师生之间的权力不对等关系似乎显得尤为明显。

2018年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研三学生陶崇园从宿舍楼跳下身亡,陶崇园的姐姐随后曝出导师王攀曾要求陶崇园喊他“爸爸”,强迫陶长期给他送饭等各种精神压迫。

陶崇园的姐姐还曝出,王攀动用私人关系网,使陶崇园失去了出国读博的机会。

吕频认为,如果陶崇园姐姐向媒体披露的情况完全属实,那么王攀对陶崇园实施了双重的控制:一方面是行为上的控制,连几分几点都规定好,规定得特别详细;另一方面则是情感上的控制。

2018年底,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杨宝德溺水身亡。其后,其女友发文直指“导师奴役”。

北京工业大学教授、犯罪学专家张荆认为,这些极端案例,都反映了师生关系的扭曲,时下亟待建立新型的现代师生关系。

张荆教授指出,无论是“高岩自杀”,还是“陶崇园坠亡”“杨宝德溺水”,背后都有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师生界限不清晰。张荆教授认为,从行为上来讲,人际交往应该有清晰的边界。比如教授让女学生去家中探讨学术,或者导师让学生为自己无限制地跑腿,如果学生不愿意,应该有技巧地予以拒绝。

无独有偶,北大教育学院副教授沈文钦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老师让学生喊其为‘爸爸’,这属于导师和学生的边界、身份不清晰。”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研究生阶段以后,学生和教授的关系是相当紧密的。

“从导师对学生的影响来讲,本科、硕士、博士,导师的影响是越来越大的。”沈文钦说。

“以博士阶段而言,在人文社科领域,导师负责指导博士论文。在理工科,除了指导博士论文,导师还会提供课题参与的机会。”沈文钦介绍。除此之外,有些导师还会通过课题给学生发助研津贴。

一般来说,在与导师的关系紧密程度上,理工学科更甚于人文社科。在理工科,明星导师拥有大量科研经费,他们是科研产出的主要贡献者。而一个学科的显示度通常是由所在学科的明星教授决定的。因此,这些明星教授在学校事务上的话语权也和一般的教授、教师不同。在学生的留校、学术圈工作推荐等等问题上,导师的作用更是至关重要。

在沈文钦眼中,健康的导师和学生关系包括:“第一,导师和学生之间的权责利应该清晰,导师和学生之间主要是一种专业的关系,导师的主要角色是授业。第二,更理想的情况下,导师应该是人格榜样。当然,这不能作为对每个老师的要求。”

传统的儒家文化,也给个别教师的“公私不分”提供了文化土壤:“儒家文化中的师生文化是一种类似于家庭的文化,这体现在师父、师弟、师兄这些称呼中。这种文化下,导师和学生的情感纽带更加紧密。但在不好的情况下,会导致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就包括教师对于学生的绝对权威地位,两者关系很不平等。日本、韩国等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都有类似问题。”

在杜绝研究生对导师的单一路径依赖上,沈文钦提出了“允许学生更换导师”的建议:“在国外,学生换导师比较方便。我认识一个澳大利亚的博士,他换了三次导师。”

沈文钦还建议,高校可以试行双导师制乃至“导师组”:“这样学生有一主一副两个导师。和其中一个导师冲突的时候,有一个处于第三方的协调人。”

沈文钦提到:国外高校都有教师手册,其中对导师的权利、义务、和学生发生争端的解决办法,规定得很清楚。值得国内高校借鉴。

2018年1月1日,在微信公共号上发文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的华裔女学者罗茜茜,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在美国求学期间,她感受到的美国教师行为规范化:“我在美国求学期间,我的导师是男性,每次他找我谈话讨论论文进展,会把办公室门敞开,有时候我嫌屋外太吵去关门,他提醒我不要关门,这是规定。其实他也是在保护自己,万一他把门关上,女生出去说他性骚扰我了,他是说不清的。导师会有这种顾虑,其实是因为有一个很强大的制度去保护学生。”

成功举报陈小武后,罗茜茜致力于推动在国内高校建立相关性骚扰防范机制。

然而,一套有效的机制建立,并不那么容易。2014年7月“厦大吴春明教授性侵女生事件”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于2014年10月9日印发《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列出高校教师师德“红七条”,并将“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列入其中。但是正如代理过众多性骚扰案的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莹所说,仅仅将性骚扰问题作为师风师德来谈是不够的。

“如果道德伦理没有法制化的话,就无法形成一个真正的约束。”吕频这样认为,“我觉得真正的原因,还是这些事件背后权力与责任的关系。”
泰阿
1 楼
李银河 你淫合
b
blush?
2 楼
各个单位只能强制规定上下级不能谈恋爱,以此来保护下级人员。
打工的
3 楼
判定抢劫已经没有证据, 但是不道德的性关系事实清楚。
f
freewheel
4 楼
严苛的规范和教条的伦理道德确实是对人身自由的摧残,但是也是一种保护。在旧时的各种帮教行会中大多有师徒长幼之间关系的限制。和所有其他社会现实一样,总有那么好些人加以利用,法制的健全和对权力的约束才能呈现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我希望中国民众能明白,全民虚浮的繁荣才不会蒙蔽自己的眼睛
裘千里
5 楼
早已过了刑事追诉期限,无法起诉。
黄玫瑰888
6 楼
好文,虽然过了刑事追索期,但公开事件真相对所有在中国高校中学读书得女生和他们得家长是非常大得帮助。高岩绝对是事件的受害者,讨论一件事情不要脱离了当年的社会环境,20多年前女性尤其高岩这样家庭出来的女孩子,被父母学校保护的不错,传统观念占据头脑。她和那位沈阳之间的事情一开始肯定是沈阳占据主动,带有半胁迫诱惑的性质,作为老师绝对是越界了。事后女孩子为了给这段不光彩的关系寻求正名估计才会有后面的事情,而男的完全就是玩弄。如果是社会上成年男女这样,男的没什么可谴责的,问题是这个案例是师生关系。比较邪恶,也很恶心。其实高岩父母应该可以告北大要求民事赔偿的,因为学校没有起到保护自己女儿的责任,教师守则都没有禁止这类老师性侵女学生的行为,事后也没有严格惩罚这个老师,以至于这男的还散播诋毁死者的谣言。高岩和父母可怜啊。
我胖我的
7 楼
同意楼下黄玫瑰888网友。而且觉得北大在这件事情里的做法非常让人失望。我看即使高家告北大要求民事赔偿,十有八九也是无果。当年高岩妈妈去过北大要说法,北大把她晾在一边,几个保安看着她,她从上午9点站到下午3点多,没有一个人出来见她。这就是北大的态度。 北大不是前几天正式表态了吗,连沈阳当年就这个事情写的东西都“因为中文系的工作失误,现在找不到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黑不提白不提,从此不想再提了。其实北大也不是非要保沈阳这个人,他们就是要保自己的牌子,根本不把学生当回事的。
想象中飞行
8 楼
向先进国家学习,把教育界的野兽们清理出教师队伍,终生不得接触年轻异性
j
jamespayne
9 楼
在北美大学里,师生恋是不允许的,国内也应该建立这样的制度,避免类似悲剧的在此发生。
山地
10 楼
无解的题目,法律禁止在校师生发生性关系也许是一种解决办法。不过这种办法也不是那么完美。
没事逛逛88
11 楼
我还是不理解当时为什么不说“不”。如果选择忍气吞声继续活下去当然可以隐瞒不说。事实是都决定去自杀了,还留着面子干什么。为什么不撕破脸揭发丑恶的事实再去寻死?
V
VS2012
12 楼
中国既然崇拜儒家思想,就应该按照儒家思想去治理社会,女性的贞操观在现在的西方体制下完全生存不下去,但是中国女性又从小接受封建思想,根本不像西方那样对贞操无所谓,这种社会要么多情人,二奶,要么就是极端自杀,所以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明就必须搞清楚,中国的社会是要沿袭传统的婚姻制度,还是照抄西方的婚姻制度。
漂亮姑娘
13 楼
刑事诉讼应该没有期限!
酒酿圆子羹
14 楼
年轻女孩尤其没有性经验的处女,往往对突然扑过来的男人会不知所措,甚至脑子一片空白,等到醒悟过来一切都已发生,大多数女孩还会选择同强奸他们的恶狼保持长时间的关系,恶狼都是这样吃定女孩的
幸福的花花世界
15 楼
因為太年輕,父母學校也沒有教過如何應對這些危險,是時候改變思路了。
沈成涵
16 楼
性侵害普遍存在,因为中国还是个男权社会,利用权力玩弄女性很普遍。腐败案中反映出的还少吗?中国应有援助性侵中弱者女性的社会机构,使弱者及时投诉,不至于受害过甚。
b
baydad
17 楼
北大显然没心处理这种事情。 能压下去就压下去。 一般家长想告北大? 门都没有。
大千世界dqsj
18 楼
既然要自杀为什么先灭了害自己的人,反正也不怕死了!
大千世界dqsj
19 楼
另外女孩子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和这种男人单独相处,见面就在公共场合,没有别人时不去他的住处或办公室,很简单
国色
20 楼
高岩跟美国的“metoo”们一样都没有结果。只是因为这些女人自身也有问题,被性侵时有利可图,就不啃气了。事后没利可图了就来揭发。。。这些势利女人就是性侵者的温床。
东山风景
21 楼
这是中国教育体制所决定的,导师决定学生的一切。致使有的借学生钱不还。有的叫学生做家务、接孩子、买菜。更有甚者,当导师和学生发生矛盾时,面对强大的学校管理部门极力维护导师的面子时,作为学生,只有选择低头!
真想发言
22 楼
不可否认,女性的确有利用性来达到目的实践。 唯一的方式就是建立严格的立法,不给女性以不说“不”的理由。
s
simayi
23 楼
你敢说不吗? 领导的绝对权力可以让你生也可以让你死。 谁叫你投胎在中国呢?这个国家的管理还不如2000年前的秦朝。
t
tgmomtobe
24 楼
自杀也要拉个垫背的吧, 至少应该把这个教授给阉了
黄桷树
25 楼
看到国色的发言好恶心,你如果曾经生活在发达国家,都是那个国家的耻辱。
p
pupudelaclichy
26 楼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朝的法律系统如此糟糕,只能靠薄弱的自媒体了。
B
Bslrim
27 楼
为什么不说不,就是因为并没有强奸这个强字,不是武力强迫。但是毫无疑问,对方肯定用学业,前途之类的要挟了高岩和其交往,这个应该纳入是否强迫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