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第5日:陈世峰供述行凶后尿了一裤子(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15日 10点33分 PT
  返回列表
33744 阅读
38 评论
检察日报微信公号

 12月15日,江歌案庭审进入第五日。

  今日庭审流程内容和昨日下午一样,是对本案被告人陈世峰的讯问。江母今日出庭念陈情书。然而在上午第一阶段庭审过程中,当辩方律师在问到陈世峰的赔偿意愿时,法庭现场突然发生意外状况导致紧急休庭。

  今日庭审持续半天,是该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426号法庭的最后一场庭审。  

  

  12月14日庭审还原画。(来源:澎湃新闻)

  今日庭审要点

  1 15日上午庭审第一阶段,谈及陈世峰对受害人家属赔偿的事宜,此时江歌妈妈情绪激动晕倒,致紧急休庭。

  2庭审第二阶段,陈世峰接受了法官、检方、受害者代理律师、辩护律师方、陪审员五方的讯(提)问。其中,检方讯问26个问题,主要关于陈世峰作案后的系列行为。

  3 庭审过程中,受害者代理律师念了江歌妈妈写的一封陈情信。江歌妈妈称:“我不觉得他在反省。”

  江歌案庭审第五日

  上午 8:30

  第五日庭审于北京时间上午9点(东京时间上午10点)开始。

  

  首日庭审时,在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外排队等待抽签的民众。(来源:人民网)


  今日排队等待抽签的人数比昨日(180余人)略多,进入旁听的人数依旧为33人。

  上午 9:00

  庭审第一阶段

  江歌妈妈情绪激动晕倒致紧急休庭

  在谈及陈世峰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事宜时,辩方律师提醒陈世峰说“你应该尽可能地赔偿受害人的家庭”。

  在庭上,陈世峰表示作案后想对江母进行经济赔偿,江母拒绝了。

  陈世峰说,“我犯了这么大的罪,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赔一条命。如果可以,我愿意尽全力赔偿。”

  当听到这句话时,江歌妈妈突然情绪激动,她说:“还我女儿,用你的命来赔!”检察官请江歌妈妈尽量控制情绪,江歌妈妈继续说道:“还我女儿!”

  

  开庭前一个月,11月18日,江妈来到东京女儿遇害地点附近探望。(来源:新京报 局面)

  随后,江歌妈妈用手捂住胸口,她在椅子上向后仰的时候晕倒,黑色发卡掉在了地上。

  法官宣布紧急休庭,3名医护人员进入庭内为江歌妈妈进行紧急治疗。

  上午 11:08

  庭审第二阶段

  陈世峰接受讯问 描述案发过程

  庭审第二阶段,陈世峰接受了法官、检方、受害者代理律师、辩护律师方、陪审员的五方讯(提)问。

  其中,检方讯问了26个问题,主要关于陈世峰作案后的系列行为。

  陈世峰在庭上供述:刺杀江歌时,(她的)血喷得很厉害。(自己)当时身体在打颤,蹲下来的时候下面全是水,尿了一裤子。

  陈世峰陈述,他持续行凶的时间“不超过10秒”,那一刻“感觉世界特别安静,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外界的一切都进不到我身体里,自己像是在飘”。

  

  今日庭上还原画,图为陈世峰。(来源:凤凰新闻)


  陈世峰供述案发后行踪

  1 关于凶器

  据陈世峰供述,作案之后他离开江歌寓所,把刀具埋在离江歌家50米左右的一处施工现场。但警方根据陈世峰的描述至今并未找到这把凶器。

  “刺了后(刺伤江歌),刀刃埋起来了。当时看不清楚很暗,在附近50米的地方,看到有一堆土,便走过去准备把刀刃埋了……”

  2 作案后行踪

  陈世峰表示埋了刀之后,在工地现场呆坐了30秒,然后从包里拿出换洗衣服穿上后就回家了。

  “在埋刀的地方冷静了30秒,想起包里有衣服就马上换了。”

  陈世峰供述,由于非常慌张,自己还弄反了方向。

  陈世峰供述,案发后当晚的凌晨,在快到家时,他脱了鞋,把鞋扔在了回家的路上,光脚回家。

  3 处理案发时所穿戴的衣物、背包

  11月4日,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

  11月5日,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

  陈世峰分三次在三个地点处理案发时穿戴的衣物。

  检方提问:行凶时的衣服你回家后用洗衣机洗了,晾在家里的衣橱里,为什么?

  陈世峰反驳:我的屋子整个被警察包围了,你觉得我能出去吗?

  

  江歌生前在日本所住公寓的楼道,也是案发现场。(来源:澎湃新闻)

  上午 11:19

  陈世峰: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

  陈世峰供述,在被捕之后,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分别是在2016年的12月,以及2017年的5月、8月和11月,但这些道歉信一直没有寄出去,律师称不适合在当时给江母。

  陈世峰供述,案发后曾想让爸妈代替他去谢罪,但国内的网上公布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陈父陈母不敢露面。

  上午 11:24

  陈世峰质疑证人案发相关证言,

  被法官打断。

  陈世峰在供述中称,关于门锁一事,他很好奇为何刘鑫在案发后的供述和后来的不一致。他表示,刘鑫在警车里的供述是案发刚经过不久的事,一定是最真实的。

  可后来刘鑫又说门没有锁,没有关门,再后来又说不记得了。“这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人去注意!”

  法官打断他说,这里不是你表述意见的地方。不许这样回答问题,要回答提问。

  

  

  今日上午庭审速写(来源:澎湃新闻)

  中午 12:17

  江母念陈情信,翻译官哽咽

  庭审过程中,受害者代理律师念了江母写的一封陈情信。

  信中提到了江歌妈妈作为单亲母亲抚养孩子的不易、江歌是个怎样的孩子,以及江歌未来在日本的打算。

  现场氛围被这封陈情信感染,旁听席中有不少人不住点头,哭泣声不时传来。法庭女性翻译官在翻译这封陈情信的过程中一度哽咽,一位女性陪审员落泪。

  

  今日庭上还原画。(来源:凤凰新闻)

  中午 12:22

  江歌妈妈:“我不觉得他在反省。”

  江歌妈妈在庭上陈述,称自己认为,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他的家人也从来没有一句道歉。

  “我只觉得他在演戏。他中文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我不觉得他在反省。”

  江歌妈妈表示,现在已征集到450万人签名,要求判陈世峰死刑,希望法庭严惩。

  中午 12:30

  本案庭审的证据调查阶段至此全部结束。

  12月18日(下周一)上午,江歌案将在东京地方裁判所813号法庭继续审理。之后,法官和陪审团人员将进行闭门会议讨论。

  12月20日,北京时间下午2时(东京时间下午3时),江歌案将宣判。

  

  东京地方裁判所,江歌案下周将继续在此审理。(来源:视觉中国)

  (以上实录根据澎湃新闻和凤凰网直播综合整理)

 

 

 

有门部关
1 楼
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刘成了众矢之的。她是傻,智商情商都低,分不清是非黑白,但她并没有犯罪,至少没有证据证明。但是江母公布刘隐私信息,搅动网络暴力,这本身已经犯罪。而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去攻击一个女子,而且是被检方列为受害人的女子,这又是个什么强国逻辑?最可笑的是,一直到了开庭时间,大家才发现,咦?原来还是个姓陈的真正的杀人凶手!哦,对了,厉害了我的国!
S
Sarahzhou
2 楼
因为她做伪证,犯罪。拉朋友垫背为她死。忘恩负义,不知感恩等等。
u
umchat96
3 楼
刘是祸源~~~
j
jiangazi
4 楼
不知姜母为什么一定要陈死刑。 让这个WBD在监狱里面一辈子,不必一死了之更具惩罚性吗?
j
jiujiujiujiu
5 楼
她很明显有包庇凶手,这个以后会另判的。各种证据表明,她很清楚是谁杀了江歌,但是误导警方,所以凶手三天后才被捕,有很多时间从容销毁证物。如果他出逃回国的话就更死无对证了。
i
iori
6 楼
回复一楼:有些事情是在法律边缘或者法律管束以外的,刘就是个这个例子。所以江母只能用这种方法来从舆论和道德上惩罚刘。你总不能让一个伤心欲绝的母亲提把刀去杀刘然后自杀吧。
不懂不懂
7 楼
满嘴谎言令人恶心,还利用舆论妄图拉刘下水,这种人渣死一万次都抵不了江歌的命。
x
xj28
8 楼
楼下说刘鑫包庇陈犯的都是不懂法律程序, 也没有去认真读每天的证词。刘鑫当时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警方了,但日本警方不能根据刘的说法抓人,调查需要时间,所以陈犯三天后被捕,已经是非常快了。而且从这篇文章陈犯对检查官的回答也能证明,检查官问他为什么在家洗衣服,他说四周都是警察,出不去。这说明警察虽然在三天后拘捕他,但案发后已经把他完全监控了,他没有继续销毁证据和逃跑的可能。陈犯是在案发逃跑过程中扔掉衣服鞋和刀具的,即便警察立即追赶也不可能防止。警察找到了他的外套,上面有两处江歌的血迹。
z
zl3341
9 楼
陈是凶手,应该死刑。这一点没有啥争议,自然没有讨论的必要。 而刘游走在是否犯了罪的两个地带,这个需要要搞清楚。
x
xj28
10 楼
刘鑫和江歌两家的村子相隔只有10公里左右,父母在案发前认识。案发当天刘的父母把江母叫到刘家一起接的刘鑫的视频电话,那时候刘鑫还在警察局录口供。这是江母自己的文章说的。不存在事发后刘鑫从来不接触江母的事实。至于案子真相,刘鑫只有她的部分,知道所有信息的只有警察。江母一味逼迫刘鑫说真相,能说的都说了,还能说什么?江母很悲伤,迁怒于刘鑫,可以理解,但案发后没多久把刘鑫全家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地址,电话,车牌等等全部放到网上,在刘家村子到处张贴揭露”事实“的传单,甚至到她姥姥家村子贴,这就过分了。全国的骚扰谩骂电话,刘家就是农民,村里呆不了,外边无处去,她父母说气话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凶犯陈某的事情没多少人肉,江母也从未去打搅他的父母家人,也是奇怪。这种凶案是完全无法事先预料的,陈犯满嘴谎言,去读一下隔壁203的证词,就说明陈犯的说辞完全不成立。
z
zfyg
11 楼
刘鑫挖了个坑 江歌掉了下去 陈士峰跳了下去 有人居然认为刘鑫是傻子? 她特么是个现世诸葛亮 智商老高了
G
GuoLuke2
12 楼
支持陈拉刘垫背。两个都不是人。
x
xj28
13 楼
大内公寓203号住户Tan目击供述笔录(部分) 我住在203号,和缅甸人Nan住在一起。11月2日午夜,刚过零点,我和Nan吃夜宵。我们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有人在跑,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我们还听到一声凄切的尖叫。就像猫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声音。我们公寓平常很少看到猫。我们说,如果是人怎么办。我打开门,探头往外看。只见201号门前倒着一个女人,还有个男人蹲在女人身边,双手在女人脖子那里摸索。男人转过头来,我们四目相对。男人戴着白色口罩。身穿有头套的长袖衣服,衣服上没有图案,颜色比较亮,接近白色。裤子什么样不记得了。男人背着双肩包。我想,女人可能醉倒了,男人在照顾她。我探头看的时间大概有3秒,然后关门。随后听到咚咚咚快速奔跑,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这时脚步声是一个人的。我知道是男的跑了。 Nan问我女的还倒着吗?Nan就开门看外面。发现女的倒了,叫她没反应。门上还有血迹。我们感到害怕。赶紧关上门,上了锁。想报警,又怕自己的日语说不明白。我们就到阳台,叫205号的日本人,说有女人倒下了,报警吧。谁知205号的人让我们报警。我们要报警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叫,说“姐姐很危险,快来!”应该是有人报警了。后来外面就热闹起来。 203的证词说明陈犯和江歌并没有争吵,陈犯埋伏在3楼,江歌在2楼楼道口拿信,中了埋伏,往房间跑,门口遇害,过程非常短暂。若不是203开门看见陈犯,他下一步肯定就是杀刘鑫了。陈犯预谋杀人,刀具,衣服(还备一件换的),口罩,蒙头帽,不用钱包(随身没有任何证件),不用交通月票,在不同车站买单程票,把行凶时的衣物抛弃在不同的地点,回家洗衣服。陈犯的前后准备都很缜密,不折不扣的冷血。
文学笔者
14 楼
这个刘鑫就是从犯 为什么法庭不立案侦查
文学笔者
15 楼
刘鑫包庇陈世锋 两个人肯定都在撒谎 一个杀了人毁灭证据 一个帮着说谎 狗男女都该去死
g
geraidine
16 楼
看这里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J1Jd07m66k 【江歌案庭审第三日】梳理庭审第三日情况:被轮番质疑的刘鑫证言还能被采信吗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17 楼
凶手和被害人家属遥相呼应责难证人,这种案子恐怕在人类历史上都少见,到底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久今
18 楼
这么说吧,刘三查做到这一切,靠的不是什么智商。它不需要智商,只需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信念,如果那玩意能叫信念的话。伊只需要彻头彻尾地执行其一贯的执念 -- 宁我负天下人,绝无天下人负我。就够了。智商?它不需要。就这么简单。后面的各种撒谎还靠点边吧,算得上小聪明。她正在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路上狂奔。她这三刀,一定有一刀是给自己预备的。等着看吧。 zfyg 发表评论于 2017-12-15 11:46:11 刘鑫挖了个坑 江歌掉了下去 陈士峰跳了下去 有人居然认为刘鑫是傻子? 她特么是个现世诸葛亮 智商老高了
有门部关
19 楼
刘当时只觉得门口大乱了,只想关门保护自己,很好理解。 江向来以保护刘的形象自居,所以刘把事情交给了江,很好理解。 江吓坏了,陈激动了,形势失控,很好理解。 刘明白之后,受了刺激,说了一堆胡话,很好理解。 江母受了刺激,做出很多过激的行为,很好理解。 但是全国人民群起攻刘,这我就不理解了。 攻刘攻到忘记了自己忘记了陈,我更不能理解。 强国人民到底有没有基本的逻辑分析和法律常识?
z
zfyg
20 楼
是时候追究刘鑫做伪证的问题了
阿杰的卫士
21 楼
判死刑吧。杀人偿命,其他都是废话。
有门部关
22 楼
再来说说“杀人偿命”——这种古老愚昧的逻辑根本也是毫无意义。 杀人偿命为了啥?为了吓吓大家别去杀人。 但是这个流程是自相矛盾的。以每个杀人犯一个不漏都要偿命为前提,杀掉的坏人数量永远不可能高于被害人。 于是坏人怕官府的程度永远小于好人怕坏人的程度。 所以到了最后杀人偿命并不能达到吓人的目的。 只有一种办法解决这个矛盾,就是官府大量杀人,包括杀坏人和杀低端人口,最终所有人都听官府的,然后官府说:不许杀人!于是大家就不杀人了。
z
zhichi
23 楼
什么伪证?
z
zfyg
24 楼
没记错的话 刘鑫在法庭坚持说自己没锁门 但报警电话录音的记录是“门锁了” 做伪证
P
PFWL
25 楼
某些人和凶手有同样的想法, 就是想通过把矛头转向刘鑫而为凶手开脱。
s
sanpablo
26 楼
日本死刑就是绞刑,说实话在各种死刑中,美式绞刑是最少痛苦的.因为是即刻断绝中枢神经运作的 所有死刑中毒气室是最为痛苦的.
弟兄
27 楼
热爱生命远离小留学生
胡小海
28 楼
他听到判决还会尿一裤子的,执行的时候也会尿一裤子的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刘小贝
29 楼
刘鑫的主要罪责:1. 协助犯罪。如果她没有将江推出门外,陈就无法杀死江。2. 作伪证。
户名已被使
30 楼
有门部关 发表评论于 2017-12-15 13:17:41 再来说说“杀人偿命”——这种古老愚昧的逻辑根本也是毫无意义。 杀人偿命为了啥?为了吓吓大家别去杀人 。。。。。。 杀人偿命古老,是因为复仇是人类的本能,追求公平正义也是人类社会的基本需要。现代社会废除死刑,对凶手是宽容了,但是被杀者的公平在哪里?而且那些能作出杀人这等事的人本身就是人格有缺陷的,让他们坐牢几十年他们会变成好人还是更坏的人?恐怕更大的可能是后者。 象有些杀人是可以原谅的,比如自卫杀人或者复仇杀人,可以不判死刑。但是恋爱不成就杀人如果可以容忍,地球上一半的人都面临杀身之祸,这样的人如此偏执,活着也不可能给社会带来正能量,必需接受死刑。
z
zhuniang
31 楼
4,在江歌家门口的情况? 陈世峰说,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说了一句“江歌你坚持住我害怕”,但事后陈世峰想了一下,当时刘鑫说的应该是“你接住”而不是“你坚持住”。 ----------- 这个刘鑫是真正的人渣! 江歌怎么会交上这样的朋友??!! 家长还是要教育孩子审慎选择朋友的!
z
zfyg
32 楼
江妈:想为女儿找回公道,必须现在把刘鑫拖下证人席 把刘鑫留在日本 争取更多的时间和资源 找更专业的人员调查案情 不能着急
z
zfyg
33 楼
江妈:就算明里持刀的那只手被判死刑,您心就能安了吗? 那只暗中把江歌推向死亡的黑手,怎么办?
j
janeparisli
34 楼
冤有头债有主,陈世峰你为什么平白无故地杀江歌啊!她又没有对不起你, 太凶残了。
z
zfyg
35 楼
janeparisli 发表评论于 2017-12-15 17:19:07 冤有头债有主,陈世峰你为什么平白无故地杀江歌啊!她又没有对不起你, 太凶残了。 -------------------------------- 陈蒙面持刀,事先踩点,有备而来,且目标明确 可惜江歌正好当在了他的路上 杀了江歌以后,陈气势已竭,撤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江歌是怎么挡在了凶手的路上,出现在屠刀前面的 一句“江歌仗义”是糊弄不过去的
x
xj28
36 楼
楼下相信陈犯的话,说刘鑫把江歌推出去的人,仔细看看住203的人的证词,刘鑫根本就就不可能有时间去看见江歌在外边遇害。刘鑫裤子脏了直接回房间换衣服,江歌在楼道口拿信遇见埋伏在3楼的陈犯,根本就没有争吵,陈犯追江至门口将她杀害,203听见两人脚步声和一声惨叫开门查看,陈犯还在江的脖子那儿动手。203关门,马上脚步声跑走,再开门看见血迹。陈犯若不是被203住户看见,急于逃跑,一定会进一步伤害刘鑫的。 已经有五天的证词,仔细看看,这里还这么多过去媒体上的谎言。陈犯为自己开脱,谎话连篇。陈犯天性残忍,上大学时就殴打不愿和他交往的女生,导致女生休学半年,他倒没事。要是他那时就受到严惩,也许就收敛了。
a
alohamora
37 楼
xj28 发表评论于 2017-12-15 11:44:50 "刘鑫和江歌两家的村子相隔只有10公里左右,父母在案发前认识。案发当天刘的父母把江母叫到刘家一起接的刘鑫的视频电话,那时候刘鑫还在警察局录口供。这是江母自己的文章说的。不存在事发后刘鑫从来不接触江母的事实。...." 请看: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11/13/6736865.html "江歌没等到30岁。第二天17:00[注:指11月3日],日本大使馆给江秋莲打来电话,说江歌在东京被人杀害了。江秋莲不肯相信,她第一反应是假消息,最坏的情况就是江歌被绑架,“怎么会被杀害呢”,她想不出一个江歌被杀害的理由。 但她还是慌得没法开车,联系了刘鑫的父母,因为两家住得近,没多久对方就开车来接她。他们一同到达王家官庄村时,刘鑫的视频电话来了,女孩摘下口罩,把镜头朝身侧一晃,可以看出她正在警察局。江秋莲抢过手机,刘鑫见到她就哭着说“对不起”,“歌子在哪里?”“在医院。”“是死是活?”“不知道……” 江秋莲双腿虚软,瘫坐在地,刘鑫父母见状说:“你也别着急,应该没什么事。”江秋莲当即对他们说出自己的猜测:就是你们女儿的前男友杀的。对方一愣,但仍转身离开了。 14个小时后,江秋莲才见到江歌,..... 刘鑫家父母,在不知道女儿直接卷入了江歌被杀案的时候,是有同情心。但一旦也开始怀疑是女儿的前男友是凶手时,就彻底地消失啦。。。。。。
x
xj28
38 楼
回alohamora: 国内的新闻媒体各有各的版本,这里是澎拜新闻对江母的采访,没提江母马上怀疑是陈犯的事。刘的父母把江母送回村,帮忙完了,又不知道情况,回家是很正常的。就是你的版本,也没有说转身离开后没有再接触。不接触是网上把刘家所有私人信息都发布了逼“真相”之后。江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公布刘的父母家人私人信息的作法不可取,特别是去刘的姥姥家村子惊扰。刘有没有责任作为成年人她自己负责。江母对刘家这么深仇大恨,对凶犯一家反而从未打搅,甚是奇怪。三个留学生在日本,日本的司法管辖,又不牵扯日本人的感情,判决应该会公正。 澎拜新闻: 江秋莲“每天数着日子过”的痛苦始于2016年11月3日。 那天她在青岛城阳区跑滴滴,中午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是江歌以前的语言学校打来的,对方说,法政大学的老师想要江歌家属的联系方式,她没想太多,同意了。 江歌很争气,到日本的第6个月就考上成蹊大学,4个月后,又考上了更好的法政大学。 挂了电话,她马上给江歌发微信,连发了十几条,没有回复。给江歌室友刘鑫发微信,十几条,也没有回复。 江歌从来没有出现这种联系不上的状况,就算手机没电了,也会提前告诉她,让她别担心。 江歌小时候被偷的经历,让江秋莲常做噩梦,总是特别紧张。江歌初中时,有一天没有按时到家,超过10分钟还没回来,她立马骑上摩托出去找。半路上远远看见,江歌正和同学推着自行车走。她看了江歌一眼,没有说话,掉头回家了。 下午5点,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电话,说江歌遇害了,她不相信,对方是南方口音,她曾怀疑是骗子。但江歌和刘鑫都联系不上,又让她很害怕。 没多久,又接到日本警察署的电话,是个日本人,他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一句话:“您的女儿江歌在日本被人杀害了。” 她还是不相信。江歌的生活圈这么简单,怎么会被人杀害? 刘鑫家就在城阳区,她打电话给刘鑫父母,他们开车来接她,她已经慌到开不了车,把自己的车丢在原地,刘鑫父母载她回即墨市,一起去找村支书。 她的哥哥姐姐都在青岛下辖的即墨农村,年纪都大了,帮不上忙,唯一能求助的人就是江秋莲住的王家官庄村(编者注:城中村改造后为即墨观澜国际小区)村支书。村支书经多方打听,那个“03”开头的电话果真是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的。 下午6点左右在村支书家,梁洁给她妈妈发视频通话过来了,她当时在警察署,戴着口罩。 “你是刘鑫吗?”江秋莲一把抢过刘鑫妈妈的手机,让她摘掉口罩。“刘鑫,歌子呢?歌子在哪里?”刘鑫开始哭,“在医院。”“是死是活?”“我不知道。” 江秋莲一听瘫软在地,大脑一片空白。村支书回忆,刘鑫妈妈看到女儿没事,对江秋莲说了一句:“你也别着急,应该没什么事儿。”然后和丈夫走了。 江秋莲回过神来后第一个想法是,“我没有活路了”。她拜托村支书帮她把房子卖掉,钱给母亲养老。她要去日本看歌子最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