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审视与反思 你所不知道的美国公共不卫生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7点9分 PT
  返回列表
51050 阅读
22 评论
明报

「啊,要来的总是要来,终于轮到我们了。」身边的朋友一边说,一边将刚刚收到的大学紧急通知递给笔者看——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迅速扩散,纽约大学要全面转为网络教学了。明明就在一个月前,笔者还在走遍大街小巷的药房和超市,尽一切蒐罗外科口罩和各种消毒用品,然后花重金寄回亚洲。那个时候,在中港台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节节上升,各地一「罩」难求,相信读者对此还记忆犹新。

纽约市大学改线上教学

想不到,就在执笔之际,笔者所在的纽约大学——一所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大学,从3月11日起将所有课堂和师生讨论会改为线上进行,直至3月底(或许更久之后)。与此同时,大学宿舍、图书馆和研究室等设施将会严格「谢绝访客」。而各种大大小小的「方便病毒传播」的学术会议更是被强烈建议取消或改期进行。总之,一切措施将以减少人群聚集为目的。其实,就在这个病毒肆虐全球之际,当地时间3月7日,纽约州政府已经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State of Emergency)。3月8日,同样位于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就已宣布所有课堂改为线上教学,因为该校出现了一名有与病毒感染者接触史的人士(注:该名人士正在接受隔离)。面对以上众多突如其来的改变,特别是全面展开的网络教学,笔者立刻在社交媒体向各位香港朋友请教经验。是的,对于进行了一个多月线上教学的香港学术同仁来说,这方面的经验已经应该丰富到可以写一篇期刊论文了。而对于在北美的我们,挑战才刚刚开始。

超市出现抢购潮

收到大学通知后,笔者利用难得的「非校园」时间到住所附近的超市採购日常物资。想不到,也许这才是「灾难」的开始——当纽约州和纽约市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数目愈来愈多之际,人们开始了近乎疯狂的物资抢购。是的,那些曾经在社交媒体平台见过照片——空空如也的超市货架,不断往购物篮塞厕纸和大米的大妈大叔们——现在就活生生出现在笔者眼前,只是,由于美国和东亚地区的「时差关係」,这些情境在纽约晚了近一个月才发生。

其实,在目前阶段储存食物还是其次,美国作为农业大国应该在短时间内不会饿死人。面对疫情的迅速扩散,要储备的应该是防疫用品啊。但如果用目前东亚的抗疫标准来看,美国人民一点也不及格。口罩不是基本的防疫用品吗?70%酒精等消毒液或酒精搓手液不是人手要有几瓶吗?其实一个多礼拜以来,笔者在全美各大网络购物平台已经无法买到任何的消毒用品了。要不是早两个礼拜因为家里刚好用完厕纸而及时进行补给,现在可能也面临厕纸荒。而买到口罩似乎更是天荒夜谭——普通药房或网上店舖根本不可能买到。笔者朋友在一个月前从美国别州寄来的两盒医用口罩,此时此刻变得比鑽石黄金还贵重。当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可以到唐人街的超市,用100元美金购买30隻一盒的东南亚製造外科口罩。想要N95吗?气阀式,一盒10隻,盛惠250美金。这款口罩平时在五金行才卖30美金!但是疫情在前,愿意以如此高价购买口罩的唐人还真不少呢。放在口罩附近的当然就是当期热销的各类消毒清洁用品了,不难想像,价格也比平日药房高出10倍。

新型冠状病毒在这个本该是人民享受悠閒春假的3月在美国大爆发,是美国政府完全无作为吗?在美国的东亚留学生,筋疲力尽扑口罩扑酒精却无功而返,只能认倒霉吗?美国公共卫生和医疗制度多年来被学者甚至被本国人诟病,当今总统更是时不时口出狂言。但是这个国家体制中,各部门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千丝万缕关係,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

进入紧急状态 增州政府权力

回到上面的口罩问题,也许有人会说,美国作为自由市场的堡垒,无法控制商家这种投机行为。但事实上,就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M. Cuomo)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之际,他同时领导州政府的保护消费者部门密切留意和严惩可能出现的哄抬物价行为。政府网站更特别设有网上表格,让市民举报怀疑哄抬物价的商家。

和纽约州做法相似的还包括同样深受疫情影响的加州、华盛顿州和佛罗里达州等。截至截稿之际,全美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虽然名称听起来有点可怕,但是更多的是赋予州政府更大的行政方便,可以更快地处理灾害疫情等紧急状况。紧急状态下,州政府各相关部门可以用最快速度以行政手段採取各种有效抑制疫情的措施,包括保证病毒测试设备和医疗用品的供应充足,允许合资格医生和护士对病人进行病毒测试,设立隔离区域,以及刚才提到的防止商家哄抬物价等等。当然,各州的法例会有出入,但总体来说就是防止疫情继续扩散和尽量保证人民日常生活继续正常运作。

话说回来,早在1月底的时候,武汉刚封城一个礼拜,美国政府是最快决定与中国断航以及拒绝所有有中国旅游史的非国人入境的国家。当时的这个做法,不难想像,随即招来中国的批评说是过度反应。但从后见之明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美国政府这番决定非常的迅速,而且在初期就显现出效果。

从各国採取的措施来看,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类传染病,各国能採取的措施大多类似:断航、隔离检疫以及动员医疗资源,但各国做起来的差别非常巨大。这差别在笔者看来,可以归咎于三个因素:资讯流通的透明度、医疗体系的能力以及国家做决定的速度有多快。

公共医疗匮乏 依赖保险

很多人都知道,美国的公共医疗非常匮乏,大部分的人都必须要仰赖僱主或自己购买的商业保险。商业保险公司和保险种类之繁多,要作出一个精明的购买决定并不是容易的事。况且,医疗保险从来就不是便宜的商品。简单来说,笔者到美国留学,一年的医疗保险就要3000多美金(接近30,000港元),而且平时发烧感冒到诊所看病拿药还是要自掏腰包付部分药费。这些保险过于昂贵或是保险给付条件过于严苛造成的后果是,很多时候人们生病了就倾向去街口药房买药,或者等待自我痊癒,而不是去看医生。可想而知,这样的医疗体系和国民健康管理习惯,万一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来临,将会带来严重后果:有轻微病症的病人不会习惯主动就医,在成为重症被确诊隔离之前就很可能到处传播病毒。

中央与地方政府关係微妙

而雪上加霜的事情是:医疗与公共卫生在美国的联邦体制下是由州政府负责,但有资源以及权威应付公共卫生危机的是联邦政府。错综複杂的指挥管理系统似乎没有办法面对快速增温的疫情。

主管传染疾病的联邦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有非常丰富的资源,也一直在跟各国密切合作,观察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各地的案例,但作为一个联邦机构,他们也只能给出各种健康卫生指引及提升旅游警示。美国的CDC并没有权力要求各地医院检疫、隔离病患以及有接触史的潜在病患,这种隔离检疫的权力在州政府,而州政府必须要宣布紧急状态后才能做强制隔离与检疫。所以我们在媒体上常常可以看到联邦跟地方表现出不同的态度。有时候CDC给出非常严峻的警示,但州政府的反应还是慢不止半拍。

根据笔者翻查CDC的资料显示,早在2月中,CDC已经公布了一系列如何应对这次新型病毒的指引,包括分别给医务人员、航空航运人员、政府人员和普罗大众等等的具体应对疫情指引。但是在3月之前,美国各地的政府似乎并没有当这个新型病毒是一回事,没有发出任何健康指引,更不要提普通民众的警觉性了。这次纽约州在3月7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是因为感染人数在一个星期内激增: 3月1日州内出现第一个案例,3月5日感染数字还是22宗,但到3月6日就增加至44宗。而且纽约州的感染者大量集中在位于纽约市北面的韦斯特切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一个传统的中高产社区,最终促使州政府採取紧急行动。

不只是这种联邦主义的基本框架让美国地方政府在公共卫生应对上反应迟缓,更让人诟病的是在具体事务上複杂的管理方式。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为人批评的就是筛检/确诊过慢,而这原因就出在新药、新检测方法的管理权限被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 Food Drug Administration)所垄断。当新型冠状病毒刚在中国大爆发而美国有零星个案时,FDA规定所有的检测必须要由CDC来执行,但当西雅图开始出现社区传播案例而需要大量检测的时候,CDC明显无法应付大量的检测需求而影响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控制且造成恐慌。

美国人对口罩的抗拒

但对于生活在美国的笔者来说,现在最困扰的事情除了「一罩难求」和「酒精无路求」,更让人忧心的是美国人对口罩的抗拒。笔者问起每个身边的美国朋友,都一口否定戴口罩对于控制病毒传播的作用,甚至觉得来自东亚的我们过于歇斯底里。「不就是一个严重的流感吗?注意个人卫生就足够了。」有医学背景的朋友如此说。

无论是根据CDC的指引,还是各州各市政府发出的警示,都指出本次新型冠状肺炎的传播方式和流感相似,也就是通过飞沫传播,所以呼吁民众减少聚集,增加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ing)。既然这个是大家都相信的事实,那麽大家戴起口罩,相比起大学全面实行网上教学,不是一个更方便、耗费更少行政资源的工具吗?不过,就算美国人患了感冒,也没有戴口罩的习惯,连各大医院诊所内都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令笔者哭笑不得的是,美国人防止飞沫传播的方法是呼吁人们打喷嚏的时候用手肘遮挡口鼻。那麽打完喷嚏,放下手肘之后呢?手肘可能会碰到地铁车厢扶手,可能会碰到比你矮小的人的面孔,还有千万个可能。

美国人对于戴口罩的抗拒是否有文化因素?也许值得一番研究吧,结果可能好有趣呢。在美国防疫的经验和观察分享到此,笔者也该出门了,是要储备粮食了吧?听说超级市场里面的粮食和罐头已经被洗劫一空了。但也听说,酒吧依然很热闹呢。

刚满十八
1 楼
都戴上口罩,就开始持枪抢劫了。 病死还是被打死,两个选一个。
X
XYZ94538
2 楼
“一年的医疗保险就要3000多美金”,哪有这么便宜的保险?
n
nanxun_
3 楼
令笔者哭笑不得的是,美国人防止飞沫传播的方法是呼吁人们打喷嚏的时候用手肘遮挡口鼻。那麽打完喷嚏,放下手肘之后呢?手肘可能会碰到地铁车厢扶手,可能会碰到比你矮小的人的面孔,还有千万个可能。 @@@@@@@@ 这个观点不能苟同。打喷嚏是用胳膊弯而不是手肘,胳膊弯能碰到外面人和物的机会很少。另外,如果穿有衣服,病毒在柔软粗糙的表面生存时间大大缩短。另外病毒附着在织物表面肯定不到处乱飞感染的人少。当然,生病的人自觉戴口罩还是比较好的做法。
n
nanxun_
4 楼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4:07:01 “一年的医疗保险就要3000多美金”,哪有这么便宜的保险? @@@@@@@@ 早十几年,保险也就是这个价。是O8上台后,保险开始飞飙的。大公司像苹果,如今一家子的保险也不过6,700刀,依赖选择的保险种类。
d
duty
5 楼
没有办法,地铁公交车进出口及扶手,购物中心的购物手推车,这些都是很容易传播病毒的污染源。更不用说经过千人手的钞票了。国内这方面的确先进多了,公交车地铁随时消毒,人人戴口罩,进出口有安全检查和体温检查,付款手机扫一扫全部搞定。
c
cat64
6 楼
你觉得带口罩好,你自己带就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保护你自己,你带就带呗,干嘛非要convince他人。我个人觉得没病带口罩,影响整体image,给人病病央央的感觉,大群体都带口罩,恐怖,恐惧感加强…在防疫和恐惧感之间balance.....可能得病死,可能精神错乱…哪个好,your choose,! 入乡随俗……就别说别人了,管好自己得了
南国铁树
7 楼
不仅是握手,西方文化还有“拥抱”,“亲吻”礼节呐。想想某人打过喷嚏之后,飞沫也会溅到脸部吧。其后再跟人来下“吻面”,风险巨增。
天涯不此时
8 楼
中国因为政府不作为,让病毒殃及全球还反过来反咬一口。这个政府稍微聪明一点也不会这么做,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傻子吗?等着吧,早晚有报应!
八戒.
9 楼
别着急,这次疫情以后你会发现,保费肯定翻翻,呵呵。这次疫情保险公司肯定要赔不少钱,除非政府买单,否则就算就诊量只增加一倍,那整个医疗支出也是许多倍。为什么?因为平时没有那么多人进ICU上呼吸机啊。突然ICU工作量大增,这成本是多少? ====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4:07:01 “一年的医疗保险就要3000多美金”,哪有这么便宜的保险?
z
zzbb-bzbz
10 楼
白人抢厕纸不抢洗手液,印度人抢洗手液不抢厕纸
c
chinusa
11 楼
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
d
dqdeer
12 楼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4:02:05 都戴上口罩,就开始持枪抢劫了。 病死还是被打死,两个选一个。 ———————————————————————— 好像说中了欧美不带口罩的真正原因了。
d
dqdeer
13 楼
chinusa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6:37:41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口罩不能减少感染机会。 ———————————————————————— 口罩肯定能减少感染机会,这点还有怀疑,那是真傻。 能减少0,1%也也叫减少。
党组组长
14 楼
‘不触及面部’ 总不洗脸???
G
GuoLuke2
15 楼
有的公司服利好,保险不花钱。
z
zzoorrrroo
16 楼
看来明报也已经姓党了
土拨鼠拨土
17 楼
天涯不此时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5:31:04 中国因为政府不作为,让病毒殃及全球还反过来反咬一口。这个政府稍微聪明一点也不会这么做,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傻子吗?等着吧,早晚有报应! 有时间好好督促你的政府有所作为吧,一直不检测就没案例还是很有作为的。
闲看江湖
18 楼
2020年在中国武汉已经有人新年就没过去,也还将有部分无知无畏的人过不去!祈祷在2021年的中国新年到来时大家都还在!敬畏自然,平安是福。
老牛仔
19 楼
天涯不此时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5:31:04 中国因为政府不作为,让病毒殃及全球还反过来反咬一口。这个政府稍微聪明一点也不会这么做,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傻子吗?等着吧,早晚有报应! +1, 还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L
Liug
20 楼
跟党走利益巨大,明报变外围党报
t
tesuji
21 楼
Liug 发表评论于 2020-03-14 19:13:32 跟党走利益巨大,明报变外围党报 === 面对六亲不认的病毒还是不忘卖人血馒头。
S
Swedenbo
22 楼
城里蛆蛆陷入一个谜圈:谁要是说一句中国的好话,或者说一句第二蒙古帝国一句坏话,他要么就是“大外宣”, 要么就是 “拿了共党的钱”,至少是“被中共洗了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