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提前“大逃亡” 意大利疾呼:千万别再重蹈覆辙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230 阅读
0 评论
欧洲时报

法国16日新增1210例,累计确诊6633例,死亡148例。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16日晚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自17日中午起(至少15天内)在法国全境禁止外出集会、家庭、朋友聚会等一切活动。人们可以出门购买食物,但必须保证一米距离,可以去看病,可以去上班(在无法远程办公的前提下),如果不遵守以上命令,会受到惩罚。

马克龙同时宣布从17日中午起的30天内,欧盟和申根区边境关闭。

马克龙还表示推迟法国市镇选举第二轮投票,所有改革中止。

马克龙在讲话中多次强调,“我们现在是战时”。

马克龙宣布,法国军队将在阿尔萨斯地区建造临时医院(类似“火神山”),军队将负责转运病人的工作。

国家将征用酒店、出租车等,为医护人员服务。

马克龙强调,国家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马克龙在讲话全程未使用“封城”(confinement)一词。

法国疫情最严重的5个大区

法兰西岛巴黎大区1762例

大东部大区1543例

奥弗涅-罗讷-阿尔卑斯大区618例

上法兰西大区585例

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区507例

马克龙表示,虽然上周末连续出台政策,但有些人还觉得新冠疫情还很遥远。

马克龙表示,在医护人员在一线抗疫的同时,还有那么多人去公园晒太阳。这些人不仅不保护自己,对别人也是威胁,即使没有症状,也有可能是新冠病毒携带者,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传染给你们的父母、爱人、朋友等。

法国卫生部下属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16日表示,法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局势恶化过快,令人十分担忧。萨洛蒙说:"确诊病例数每三天就会翻一翻,但我希望同胞们注意到,重症患者的数量有数百人。如今存在疫情发展过快导致法国医疗系统饱和的担忧,这正是我们想竭力避免的情况。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待在家里。”

法国人排队囤货

其实在15日,网上就不停传出法国决定施行“封城”的消息,各大超市和药房就大排长龙。

逃离大巴黎

据《巴黎人报》报道,“封城”消息提前传出后,不少巴黎人从15日就开始“逃离”巴黎,他们都没有预定返程票,只想在被完全困在家里之前迅速离开。据法国国家铁路SNCF透露,车票预订量大增,而且订票者基本都是巴黎大区的人。

记者采访了一名29 岁巴黎人,她和两个好朋友商量了以后,决定在16日一早就离开巴黎去尼斯。“15日,我们开始看机票,发现机票的价格上涨了,而且其他的航班已经满员了。”他们三人最后做出决定,只要有空位就离开。

“我不想一个人呆在巴黎的30平的小房间里。”昆丁跟他的伴侣伊莲商量好了15日立刻收拾东西,并带上他们的猫离开位于巴黎郊区92省的家,去外省他们的度假别墅。

尼古拉则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14日,他已将妻子和孩子送到在旺代的父母家,想着一个星期后再跟他们会合。“我的孩子一个一岁,一个三岁。这个年龄段是没有办法边工作边照顾孩子的,也没有办法扔给他们的祖父母,让他们照顾十五天。”为了避免感染,他们一家人都在自我强制遵循卫生安全距离。

15日晚上,尼古拉坐火车从旺代回巴黎,想着第二天要工作。那时他收到了短信,他的公司允许云办公了,而且他也看到了有关“封城”的传言。“我决定,我晚八点一到蒙帕纳斯火车站后,立马坐反方向的火车离开。”于是他一个晚上就从南特回巴黎,又从巴黎回到了南特。

“最终我回到了旺代的家,但是我只有一条内裤,一把牙刷,因为我时间真的特别紧。”他大笑着说道,但是由于疫情,卖衣服的商店基本都关了。尼古拉就想着赶紧去超市买两三条长裤,风格不好看就算了。他害怕一旦封城,就没办法在路上随便走了。

意大利疾呼:别再重蹈覆辙

14日,菲利普总理苦口婆心在电视上劝法国人尽量不要出门,没想到15日,法国人就蜂拥而出晒太阳,这下急坏了意大利人。

晒日光浴的法国人。(图片来源:instagram)

意大利《Il Messaggero报》批评说:“法国人,尤其是巴黎人竟然还聚集在一起,显然他们还没意识到病毒传染的严重性。”

“呆在家里,拯救生命从未如此简单。”(图片来源:设计师Mathieu Persan推特)

“别再和我们一样犯同样的错!”不少意大利人在社交网上喊话法国人。

不过也有不少意大利人向法国人分享“封城”的经验,特别是强调超市物资不会短缺,呼吁大家理性购物。

~~~~~~相关新闻~~~~~~

法国人,请看看意大利正经历的悲剧吧!

参考消息  2020-3-17

“欧盟没有给我们送来一名医生、一个口罩”

法国《费加罗报》网站3月16日刊登意大利《共和国报》副主编詹卢卡·迪费奥署名文章,题为《法国人,请看看意大利正经历的悲剧吧!》。现将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口罩、橡胶手套、护目镜,这些就是意大利向欧洲恳求得到的东西。然而,它的呼吁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法国和德国对这些产品出口关闭了大门,而且向我们发出了令人担忧的信号,就是可能不会从布鲁塞尔那里得到任何具体、甚至微不足道的援助。

你们或许没有意识到,可能有些人还认为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普通的流感”。不对,这是个无情的杀手。它以惊人的速度扩散,摧毁感染者的肺部,先是老年人,然后是成年人,甚至年轻人。在不到3周的时间里,它在意大利造成近千人死亡和超过1.2万人感染,相关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整个经济组织变得支离破碎。

▲3月15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一家艺术品店因疫情关闭。新华社记者 程婷婷 摄

我们采取了一些西方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措施,这样的措施即便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没有出现过。所有意大利人都被迫待在家里,无法上街,也不能在外就餐。整个社会生活完全被打乱了。你们已经看到了米兰冷清的城市画面,看到罗马空旷的街道。

然而,你们却不那么了解在被不断增加的住院病人淹没的意大利北部医院里正在展开的战役。这是一场与时间对抗的战斗,需要在出现更多的感染者之前增加床位。不幸中的万幸是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在伦巴第区,而那里拥有全国最好的医疗系统。然而,我们确实是形单影只,因为欧盟没有给我们送来一名医生、一个口罩,并且没有规划出任何一所抗疫医院。

接下来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在意大利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可能在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发生。

人们将不会忘记可悲的教训,就是一旦疫情结束,一切都不再会像从前那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