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局已定!纳粹党徒是如何逃出德国,躲过审判的?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7日 2点4分 PT
  返回列表
77153 阅读
12 评论
环球情报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的欧洲战场上,德国陆军正在以惊人的伤亡率在盟军和苏俄军队的重击之下被重重碾压,很多人会困惑,为什么到了战争后期,德国军队明知道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却还付出那么大的伤亡代价和盟军打仗?这不是螳螂挡车,自寻死路吗?

但那些被当成炮灰的士兵们执行的是德国军部高层的命令,而和盟军打持久战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赢得胜利,而是为了给那些真正的纳粹杀人犯做好撤退部署,赢得逃亡时间。

▲德军和盟军在欧洲战场上打持久战

那些国防兵不是没想过后退,但每一道防线的后面都有纳粹党徒的盯梢和监视,士兵们只要有撤退的想法,就会遭到难以忍受的酷刑惩罚,情节严重者还会被当场枪杀或绞死。数以万计的军人就这样死在了纳粹党徒的险恶用心之下。

▲绞刑架上的德军士兵

一、秘密筹划逃亡准备

早在1945年初,随着德国军队在全球战场上的接连失利,德国法西斯里的大多数纳粹党徒已经完全意识到德国战败已成定局。当他们深刻认识到他们自以为强悍的德意志民族覆灭已经是板上钉钉之后,便纷纷开始争先恐后的各显其能,他们积极的寻找各行各业里擅长伪造证件的能手,寻找边远小镇上地点偏僻可靠不引人注目的安全屋,为将来的另谋出路,销声匿迹做秘密筹划。

▲二战后期,纳粹用来储藏金条和财物的地堡

1933年至1945年间,纳粹党徒疯狂掠夺占领区内将近600万犹太人的身家资产,因为当时欧洲的犹太人习惯随身带着财富去旅行,所以在被赶入集中营前,他们随身携带的一切物品就被搜刮一空。

而整车整吨的金银首饰,钞票,被源源不断的运回党卫军总部,在战争临近结束前,这笔财富被提前兑换成了金条,打上了帝国的鹰徽和党卫军的两道闪电的徽志。纳粹党徒们把这笔在战争中搞集体屠杀获得的盈利和大肆搜刮得来的巨额黄金重新开辟了偷运渠道,以便能在日后的逃亡之路上获得强大的财力支持。

▲传说中载有300吨“纳粹黄金”的装甲列车

这些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们已经预料到在战争结束后,但凡清算的时刻一旦到来,军事法庭将会如何对待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棍过去的所作所为,已经基本上不抱任何幻想了。

就在盟军开始进行总攻的前夕,那些深知自己臭名昭著,恶贯满盈,难逃被通缉命运的人就集体失踪,流亡到了国外。

他们把那些保守派的老顽固留在了集中营的门口等待盟军的到来,留下了身心俱疲的陆军士兵,等待这些士兵的命运就是进战俘营。留下了饱受战争摧残的妇孺面对即将来临的1945年的严冬,在盟军的收缴下或生或死,自生自灭。

▲苏军在1945年攻占德国的最后堡垒柏林

盟军在1945年攻入德国境内并无意外的发现了那些散发着血腥气息,阴森可怖的集中营(例如达豪,奥斯维辛,萨克森豪森),那些集中营岗哨林立,阻止犯人逃跑的探照灯、电网和瞭望塔比比皆是。围墙上的电网电压高达7.5万伏,犯人稍碰电线就会立即死亡。

无数犹太人在集中营里被迫接受残酷的科学实验。集中营里的医生权限很大、道德沦丧、心狠手辣,他们以种种惨无人道的非人手段残酷折磨为了吃一口饱饭而接受实验的犹太人,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饥饿、疾病、苦役、杀戮和营地看守者泯灭人性暴行的重重压力下,犹太人犹如行尸走肉般垂死挣扎着。而当盟军最后解放集中营时,绝大多数屠杀犹太人民的刽子手却早已逃之夭夭。

▲人间地狱奥斯维辛集中营,犹太人的梦魇

盟军目睹了集中营内那地狱般的惨况,但是所到之处没有人能站出来为这些残暴行径负责,那些施虐者一个个都不见踪影,所有人包括德国人民都在好奇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究竟到哪里去了?直到很久以后,盟军才逐渐发觉这个帮助纳粹党徒实现逃跑计划的组织,也就是敖德萨的存在。

二、敖德萨的执行目标

敖德萨(ODESSA)这一名称,指的是“前党卫军成员组织”。党卫军,正如绝大多数熟知二战历史的人所知道的,是由阿道夫.希特勒创建,由亨利希.希姆莱指挥的军队中的军队。党卫军分普通党卫军、秘密警察(即盖世太保)和部队党卫军三种。

部队党卫军被称为党卫军里的肮脏部队或“死人头”部队,他们不折不扣执行了希勒特的命令,为了尽可能更多的掠夺财富而去消灭所有的犹太人,这也间接导致了达豪、奥斯维辛集中营这样血腥之地的诞生。

▲纳粹党徒的集会,展现了恶魔的狂欢

光是1941年至1943年期间就有将近400万的犹太人遭到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这也是德国近代史上最黑暗也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页。不仅如此,纳粹党徒们还把带有反德情绪的社会各界民主党派、媒体记者、各国抵抗组织的英勇斗士连同犹太人赶进了集中营,并执行了对这些人的屠戮殆尽。

▲纳粹集中营里不堪重负的妇女与儿童

战争后期的死亡人群里又加上了像陆军元帅隆美尔和海军上将卡纳里斯等一些国防军高级将领,这些人是由于被纳粹怀疑抱有反希特勒的敌对情绪而被谋杀了。为了能让希特勒安心,纳粹们索性在全党来了一个大清洗。虽然这一数据在战后被人为破坏,很少被人提及。但党卫军在覆灭之前,已经把自己变成了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同义词。

▲被希特勒赐死的”沙漠之狐“隆美尔

敖德萨做为帮助纳粹战犯顺利转移的组织一直执行的目标有5个:把前纳粹成员重新安插在盟军于1949年建立的新联邦共和国的各行各业。

在德国经济重新开始进入复苏时期,这些前纳粹党徒们也开始大显神通,他们通过各种不入流的伎俩打入社会各级阶层,有甚者更是凭着自身的专业技能通过司法考试当上了法官一职。

他们利用这些职位上的互通构建起一个相互渗透的关系网,尽可能保护“自己人”免遭调查和起诉;渗透到政党的活动,至少是基层组织的活动之中,尽可能拿到更多的选票成为社区领导者;提供资金为任何一个落网并被起诉的纳粹通缉犯提供最好的法律援助;帮助前纳粹党徒在农工商团体中占领一席之地,让这些人能在德国迅速恢复的经济重建中获利。

最后,向德国人民进行虚假宣传,谎称纳粹党徒也是普通爱国军人中的一员,他们一直在履行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根本不应受到军事法庭的制裁和良心上的指控。

▲废墟上重建的德国城市

在这些虚假宣传的攻势下,许多不明真相的德国人确实受到了蒙骗,但那些从集中营死里逃生的犹太人却连做着祷告都在深深诅咒在集中营里迫害过他们的屠夫们。

三、纳粹党徒的逃亡之路

敖德萨以搜刮来的大量经费做经济支柱,相当成功的执行了很大一部分的目标,尤其是第一项,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在当时,阿根廷、瑞士、埃及、梵蒂冈这些原本和德国就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一度成为纳粹党徒最好的藏匿之所。

埃及在战时就和一直追讨纳粹战犯的以色列有不共戴天之仇,当法鲁克这位当时埃及新的独裁者仍然统治着埃及时,成千上万的前党卫军成员在尼罗河畔找到了可靠的避难所。法鲁克甚至打算依靠这些逃出来的纳粹份子帮自己制造火箭。

瑞士作为中立国里金融体系发达的国家之一,不仅因为其保密性强,更因为这个国家有许多亲德的当权者。作为战时的金融中转站,瑞士成为敖德萨组织转移和存放金条的最佳场所,这些金条作为敖德萨的储备基金,现在依旧有大部分还仍然藏匿在苏黎世的街道下面,由这个城市里道貌岸然的银行家、慈善家保管着。

▲埃及王国末代国王法鲁克一世

胡安·庇隆作为战时阿根廷的总统,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法西斯主义者,当时的庇隆政府的许多高官和上流社会的达官贵族们都是法西斯的狂热追随者。

被誉为党卫军队伍里最恶贯满盈的阿道夫.艾希曼就是在阿根廷被逮捕的,当时以色列的谍报组织“摩萨德”把人秘密押送回以色列受审时,还和阿根廷起了不小的外交冲突。

意大利就更不用说了,作为二战时期的轴心国之一,墨索里尼的独裁政权一直被世人所诟病。梵蒂冈在意大利乃至全球的宗教地位非常微妙,德国籍的红衣主教在梵蒂冈中占绝大多数,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缘由,他们纷纷把登记在自己名下的修道院用来出借或者转让给敖德萨用来做逃亡转运站。

这些政府当局向被通缉的流亡者们大开方便之门,只要他们拿着敖德萨事先找人做好的假证件,就可以逃亡流窜到这些国家任何一个小镇或者偏僻地区。成千上万名纳粹党徒涌向逃亡地,一路上都有一些事先打好关系,保持中立的修道院、慈善机关为他们提供庇护,食宿以供他们藏匿,直至顺利逃亡。

▲梵蒂冈位于罗马城,是著名的政治与宗教中心

这是敖德萨组织执行的第一桩首要任务,这个办法屡试不爽,但当中也出现了一例在他们看来极其严重的逃亡意外,1945年的德国不来梅港口,英国检查站在检查过往的难民。

此时,德国战局已经到了穷途殆尽的时刻,希特勒及其纳粹党的心腹纷纷自杀身亡,余下的党羽也正在通过敖德萨企图摆脱盟军的控制。有这么几个人成功引起了边防士兵的怀疑,虽然他们和其他逃难的难民一样疲惫不堪,衣衫破败,但他们的护照太好太新,并且图章过多。其中一个身材瘦弱,戴眼镜的男人被士兵们强行揭去伪装之后就吞毒自杀,这个人就是当时德国法西斯令人闻之色变的杀人魔王——亨利希·希姆莱。

▲希特勒的忠实心腹,冷血的纳粹刽子手“希姆莱”

他是当时法西斯所有警察部队和情报组织的最高领导、德国党卫军的头子和内务部长、后备军司令。尽管在敖德萨的充分准备下,希姆莱仓皇出逃,却还是落入了盟军的手中,这恐怕应该算是敖德萨组织执行的出逃计划里最大的一处败笔。

敖德萨最成功的作法在于它在二战后期做为一个向后方安全的逃亡地顺利转移纳粹战犯的组织,随着那些被通缉的流亡者们被陆续的安置妥当,他们的野心也越来越大。

这些纳粹党徒中有一部分人压根就没想过离开德国,他们宁愿执着假证件在盟军的眼皮底下过着留居生活;其他少数的高层人物则继续潜逃,在那些不知名且安全舒适的流亡地远程操控这个组织。

▲部分纳粹”通缉犯“逃过审判,存活于世

敖德萨的核心成员在战时都是希特勒身边的心腹大将,他们当中包括纳粹谍报机构的掌权者、帝国经济管理总署的首脑、帝国保安总署的督察、各地集中营的实权管理者。

战争后期,他们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了手持其他国家护照的合法公民。由于他们这些人原本在纳粹党的显要地位,顺利出逃之后也足以保证他们在流亡地享有很高的荣誉地位和过上安乐舒适的稳定生活,这些人的待遇和那些枉死的犹太人相比,简直是上帝对这个世界开的一个狰狞的玩笑。曾经的身居高位者在敖德萨组织里充当着智囊的角色,而素来以“狡诈毒辣”著称的前党卫军们则是以保镖或者杀手的身份不折不扣执行着智囊团们给予的任务安排。

▲新纳粹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这当中,敖德萨经历过几次更新换代,也在媒体上企图洗白自己来否认这一组织存在的真正目的,在虚假的宣传攻势下,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蒙骗,但事实却是:敖德萨这个组织是真实存在的,佩戴骷髅头标志的那些刽子手仍然被笼罩在这样的黑幕之下。这也是报纸上报道的近些年来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在一帮不堪世事,不明史实,对纳粹文化偏执叫嚣的反社会青年中有着复苏和扩散的迹象

H
Hegal.zhang
1 楼
包子和常委们这几年要做好准备了,多攒金条,钻石,在欧洲得秘密山洞里准备着1,墨索里尼,希特勒,齐奥赛斯库已经向他们招手了
h
happywm
2 楼
绞刑架上的德军士兵, 照片不对
L
LTSH
3 楼
哈哈哈
y
yuanfangzhi
4 楼
▲绞刑架上的德军士兵 --------------------- 照片明显文不对题,瞎写都行的?
d
daren
5 楼
洗屌瓶啊赶快准备后路吧,不然下场跟齐奥塞斯库一样啊。
x
xxxxbj
6 楼
最后一张图上的两个鸡巴是什么意思
天涯一枝花
7 楼
这是环球这些年最佳文章了,多有寓意呀!
洪达
8 楼
希特勒是真的自杀在地下室指挥所吗?为什么他不逃?或者早已成功逃脱了?
啥也不怕
9 楼
小编没脑子
4
4水5痕
10 楼
小编泄漏了习大大的方案,习大大又要重新找别的方法了
崖山一
11 楼
国内粉红的热血,像极了当年的纳粹德国和日本
我爱留留wall
12 楼
很多的西方国家和人就是现代纳粹,自以为自己是优等民族,自己以外都是劣等民族,就该拿来戏弄娱乐,屠杀灭族,自以为自己完美无缺百毒不侵。 其实这才是该引起世界特别注意的,以美国为首的现代纳粹国希望世界都在它的奴役之下,按它的习惯和好恶来左右世界人民。 很多人以为这是在仇美,公正客观理性的说,美国这样走下去真的很危险,并不是替美国担心,而是美国带给世界人民的危险和灾难,现代纳粹美国,以“民主”“自由”为藉口在全世界进行“颜色革命”,行纳粹之实,不信去看看那时纳粹德国和现在的纳粹美国的各种行径,纳粹美国更有过而无不及,关键在于纳粹美国的行径更具隐蔽性,煽动性,欺骗性。没有比较就没有恐惧,真正思想有作为的人你们都去看看历史吧,比较比较历史吧,把纳粹德国和纳粹美国的行径比较比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