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科学界所忧心忡忡的“X疾病”已成真 且提早降临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0日 21点55分 PT
  返回列表
45659 阅读
7 评论
HK01



人类蓄牧历史悠久,由动物传到人类身上的疾病,由古至今都难以倖免,牛痘、禽流感、猪流感、SARS到新冠病毒,都对人类社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威胁。百年前,人类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难以招架,如今科技与医疗水平已不可同日而语,但新冠大流行却令全球经济停摆,为全人类带来致命威胁。

在今年大流行里可见,疫情防控是对国家政府的治理考验,生物安全(Bio-security)再度进入大众视野,在战胜新冠后为未来的下场「战疫」做好准备。

2019新型冠状病毒对于我们而言,既是预期之外,也是预期之内。这个病毒的源头,目前我们还未追溯得到,但它也许算得上就是公共卫生学界近几年提出「X疾病」(Disease X),也即是由未知的X病原体引发的未知疾病。世卫卫生组织(WHO)在2018年就把「X疾病」列入人类八大传染病之列,将为全球带来威胁及社会破坏,岂料两年后新冠病毒就降临了。

百年一遇大流行 我们进步了麽?

人类对上一次面对如斯规模的大流行,必然是1918年爆发的流感大流行(又称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估计在全球造成多达5000万人死亡。这个让当时全球四分之一人口染病的,就是大家今日也相当熟悉的甲型H1N1流感(又称猪流感)。而第二次H1N1大流行就是发生于2009年,根据WHO统计,全球经实验室确认H1N1流感死亡人数为18,500人,但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远高于此。

H1N1甲型流感也成为全球相当普遍的流感病毒,用以预防的疫苗也沿用多年。这流感疾病给我们的启示在于,部分人畜共通传染病(zoonotic diseases)可能不会消失,成为人类恆常疾病,但控制其传播、治疗及有效疫苗等,都能令具毁灭性的病毒变得可控。目前,我们未知道新冠疫苗是否能助我们结束疫情,也不知道病毒会否逐渐消失,但这场疫情凸显了生物安全之重要性与迫切性。



回顾百年前西班牙流感大流行

未雨绸缪的X疫苗

科学界为着未知的X疾病其实也有所预备,疫苗是相当重要的一环。由于一般疫苗研发需时长达十年,根本无力应对突如其来的传染病疫情。伦敦帝国学院伙拍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CEPI)于2018年开始进行一项针对X疾病的疫苗项目,以自我扩增RNA(self-amplifying RNA ,saRNA)技术製造出疫苗,会让人体细胞增生病毒外的蛋白,令免疫系统误以为体内有完整的病毒,从而训练免疫系统产生抗体。当有不明病毒出现,以此技术有望于16星期内研发出可供临床测试的疫苗。

这次顺利跑出的牛津大学/阿斯利康疫苗,本身是也针对伊波拉等病毒开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就像一支「万用疫苗」在经过基因编序改造后用于对抗新冠病毒。这跟RNA或saRNA等核酸疫苗一样,都省却了传统疫苗所需的病毒培植及蛋白分离工序,使研发时间大大压缩。像面对突袭全球的新冠病毒,影响力可谓已证明了科学界所担忧的「X疾病」已经成真,经过2020,人类疫苗技术立下了里程碑,也无疑使生物技术发展变得更为重要。



英国首相约翰逊检视手上一瓶牛津及阿斯利康研发的疫苗。(美联社)

中国10月推《生物安全法》

除了医学界在科技上寻求「未雨绸缪」,在政府公共卫生的治理层面,生物安全也变得前所未见般重要。除了美国、英国、澳洲、日本拥有国家级生物安全战略计划,中国亦于今年10月通过《生物安全法》,主要针对重大突发传染病、动植物疫情、生物技术研发与应用、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人类遗传资源及生物资源安全,以至生物武器威胁及生物恐怖袭击风险等,作出针对性规定。

全球肉食需求持续增加,人畜共通传染病引发的疫情在未来必然会继续出现。中国「嫌疑源头」的野味巿场,以及欧洲各个发现新冠疫情爆发的水貂农场,都成为了新冠疫情的两大争议点。野味巿场及湿货街巿的废存问题将会继续下去,同时,农场禽畜饲养环境等都是重要的一环。各国政府在推出各项生物安全法规后,是否在民间各层面都能好好落实及监管,也是考验到每个政府的治理能力。

健康一体:人类、动物、生态

的确,生物安全的涵盖内容相当广泛,包括生物技术、医药、农业、畜牧业等诸多领域,而且环环相扣,因此,公卫及医学界过去十数年积极提倡「健康一体」(One Health)概念。人类不断与动物产生各种互动,以及跟动物的生态环境有密切接触,为两者的病毒及病原体提供了互相传播的机会,也增加了病毒突变的机率,人畜共通传染病根本无可避免,而「健康一体」是强调动物、人类与生态环境的健康是互相依存的,保护好生态系统的稳定和完整性,把野生动物和饲养动物的健康都照顾好,人类健康也自然受益。



丹麦等欧洲水貂养殖场先后爆发新冠疫情,甚至出现水貂传人病例。(资料图片)

单以冠状病毒来说,人类在过去短短20年内已遭遇三次重大疫情,包括2003年的沙士与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人命与经济代价非轻,但谁敢说我们在有生之年还要经历多少次大流行?人类在破坏动物栖息地、污染、过度开发环境资源,以至间接酿成气候变迁,这必然会招来大自然的反扑。在生物科技上追寻突破,为下一场疫情的治疗做准备之馀,何不也从源头入手,管理好动物与生态环境健康。

雪月星空
1 楼
你们少瞎BB……这世界瘟疫也能少些。。。让人们过上太平日子
常态
2 楼
要是有坏人造病毒,那是防不胜防。
w
wudaniang
3 楼
你懂个茄子,唧唧歪歪!中共大外宣借着香港的号,HK01
随心所欲123321
4 楼
在2020年2月,石正丽发表了题为 The First Disease X is Caused by a Highly 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的文章。(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250-020-00206-5) 在文章的提要里,石说:Based on the announcement of WHO in 2018, the Wuhan pneumonia caused by an unknown etiology should be recognized as the first Disease X。在这里,石将它称为“武汉肺炎”。
就这么着
5 楼
像核武器一样,生物技术掌握在谁手里也至关重要。利害了的科学家为名为利为诺奖没有底线,早晚出事。
采菊客
6 楼
很多就是台湾和香港这两坨大变在推波助澜
w
wx3000
7 楼
有些人卫生和饮食习惯太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