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知家庭 夫妻遇害 大学生杀父弑母案谜团重重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29日 10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18119 阅读
2 评论
界面新闻

      1603房至今仍是一座“孤岛”。

  这所位于广西民族大学29栋职工宿舍楼的住所,是陈丽琴和黄贵普的家。2020年8月10日晚上7点多,在家中被发现时,这对夫妇已经死亡多日。

  高知家庭,夫妻遇害,悲剧迅速引爆公共舆论场。陈丽琴是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的教授,黄贵普是南宁城内从业20多年的资深律师。8月20日,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发布通报,受害者亲属黄某阳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此前两天,柬埔寨警方通报,应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要求,8月17日下午1点多,警方在金边市的一家酒店逮捕了中国公民Huang Chenyang(音译:黄晨阳)。

  黄晨阳是陈丽琴和黄贵普的儿子,生于1998年。网传在8月4日这天,黄晨阳作案后曾在家中停留,两日后离开南宁。近日,受害者家属向媒体证实了这条消息,目前警方未公布更多关于嫌疑人的信息。

  众多新闻媒体辗转于黄贵普夫妇的亲人、同事,黄晨阳的老师、同学之间,试图还原这起案件警方通报背后的真相。社交网络上也有身分不明的网友陆续披露零星信息。但三个人的面貌依然模糊不清。



广西民族大学校门外,靠近马路的高层建筑是29栋职工宿舍楼。摄影:高佳
 

“孤岛”1603

  陈丽琴和黄贵普遇害20天后,29栋职工宿舍楼复归平静。一家新的住户带着宠物正准备搬进来,并不在意这件早已在南宁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凶杀案。一位6层的住户对1603房的这家人没任何印象。凶案近在咫尺,她反倒觉得遥远。

  在附近28栋租房住的一位学生说,“这些天,民大里的房子不好出租了。”往常,在这片宿舍区居住的,除了广西民族大学的教职工、购买二手房的业主,还有不少租房的大学生。

  29栋宿舍楼一共有30层,东西向的走廊连接着每层的4户人家,东边是01、03房,西边是02、04房。03房这侧靠北,面向校门外的马路。

  城里有太多面目相似的房子,窄窗面向街道,连接着外部世界。人们通常要费点力气才能辨别夹在其中的1603房。它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凶杀案发生后,它被贴上封条。

  当界面新闻问起关于“16楼”的凶案,在幽暗的电梯间里,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摆了摆手,迅速转过身去,没有回话。

  走廊里的灯光昏黄,16楼安安静静。从走廊伸出的一块阳台上,摆放着一盆植物,给这层添了唯一一点“绿色”。

  曾经住在这里的陈丽琴,今年52岁,是壮族人。她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任职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她曾先后在广西民族学院、广西师范大学和中山大学获得本硕博学位,又在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流动站进行博士后研究。除了教学工作,她还担任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的理事,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理事,是广西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

  陈丽琴遇害后,有学生接受媒体采访,他们对她的回忆仅停留在课堂上。文学院的一名学生告诉界面新闻,“陈老师目前不给本科生上课,只带研究生。”曾经选修过她的《民俗学》课程的一位法学院学生记得,“她挺和蔼,说话不紧不慢,语速刚好。上她的课很轻松,她会让我们上台展示自己家乡的风俗,期末写课程论文,她打的分数也很高。”

  同事们提起她,大多提及她的工作状况和她低调、内敛的性格。上游新闻曾联系到陈丽琴的两位同事,一位同事称,陈教授是非常学者的性格,对学术研究很专注,但是话不多,让人感觉“比较应付性社交”。另一位称,自己曾向陈教授讨教做课题的经验,但陈教授并不太愿意分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一位广西民族大学老师则提到,陈丽琴为人平和,不是一个争名夺利之人,平常与人没有争执,在学业上尽职尽责,是名优秀的学科骨干。

  曾和陈丽琴在同一学院任职的老师任青说,“(陈丽琴)确实比较内向,话不多,不活跃,不怎么跟人交往。”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陆喜培告诉界面新闻:“陈老师遇害对学院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在科研各方面,(陈丽琴)反正做得还是可以的。”关于案发的原因,他们都不清楚,陆喜培说:“没听她主动提起过家里的情况。”

  自1999年,即黄晨阳出生的第二年起,陈丽琴作为第一作者共发表了90多篇论文,出版了7本专著。一位认识她的广西民族大学毕业生告诉界面新闻:“她是怀着孩子读的硕士,孩子10岁时,她读到了博士后。后来评副教授、教授,一直到2012年才消停,这时候孩子已经14岁了。”



陈丽琴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任职,办公楼里,教师信箱上还贴有她的名牌。摄影:高佳
 

  在广西中均律师事务所任职的56岁律师黄贵普一样事务繁忙。自2010年起,黄贵普代理的共439件案件被公开发布在裁判文书网,他擅长经济纠纷、民间借贷类案件。

  曾经委托黄贵普代理土地侵权纠纷案的江南区那廊村村民告诉界面新闻,“他个头不高,看上去很老实,说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黄贵普帮村民打赢了官司,但判决还未执行,他们最近正盘算给他打电话,听说他遇害时感到震惊。

  据以往媒体的报道,黄贵普给邻居们留下的印象同样是“话不多,忠厚老实。”任青曾和他喝过酒,“在跟朋友交往上,黄律师人不错,友善、随和、质朴、豪爽。”他又说:“但可能也有暴躁、偏激的一面,谁知道呢?”

  陈丽琴和黄贵普都不是热爱社交的性格,广西民族大学的老师彭梦玲也住在职工宿舍区,她和他们相识多年,没听他们讲起过孩子的事,也几乎没见过黄晨阳下楼玩。

  8月24日,29栋职工宿舍楼里,16层的一间住户把许多教材资料堆在门口,有邻居称其或许准备搬家,有一间挂了红色门帘,在当地,这被认为起到挡煞的作用,还有一间门上挂了桃树枝,这被认为可以辟邪。

  1603房并不特殊,但这场凶杀案让它更为晦暗。被贴上封条后,它更成了一座“孤岛”,29栋的住户们说不清里面曾经发生了什么。



29栋职工宿舍楼共有30层,陈丽琴夫妇在16层家中遇害。摄影:高佳

 堪圩乡往事

  陈丽琴和黄贵普的老家在广西省崇左市大新县,这座边境县城和越南毗连,距离南宁市有两个半小时车程。

  陈丽琴大学毕业后曾经在县人社局工作过一段时间,和黄贵普也在县城相识。大新县城面积不大,呈狭长状,从城北至城南仅5公里远。

  在县城酒店做前台招待的90后女孩说,她目前的月收入是2000元。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在大新是常见的事,雷平镇的一位80后女孩说,她所在的村子里,在她们这一代人中,没有女孩考上大学。

  雷平镇在大新县城的西南边,距离县城30公里远,更靠近边境。雷平镇再往西20公里,过了边境检查站,才到堪圩乡,这里是陈丽琴的老家,位置更偏僻,离边境线只有三十分钟车程。

  陈丽琴在60年代出生,却考上大学,成为大学教授,这在当地没有第二例。
大新县去往堪圩乡的途中,沿路只见山和大片玉米地,还有零星的房屋。摄影:高佳

  “她们家是乡里最有钱的人家。”住在她家对面的一位街坊说。陈丽琴的父亲做水泥生意,乡里人家盖房子、修路,都会买他的水泥。因为上了年纪,四、五年前,她父亲的生意停歇,两年前和妻子,还有90多岁的岳母一起搬去南宁养老。他的铺面出租给了一家母婴商店,一年能得一万多块房租。除了铺面,他还有两间街边的老房也在出租。

  家里经济条件的宽裕给了陈丽琴和弟弟妹妹外出求学的机会,她的妹妹也考上大学,留在南宁市一家三甲医院做医生,弟弟在云南读书,毕业后先后在柳州、深圳工作,后来也在南宁定居。留在堪圩乡的亲戚,只剩陈丽琴的叔叔陈庆成一家。

  陈庆成从陈丽琴的妹妹那里听到这对夫妇遇害的消息,“她妹妹告诉我,两个人都死在床上了,怎么死两个啊?”他赶到南宁时,1603房已经被封锁,屋里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陈丽琴的弟弟是最早报案的人。8月10日,黄贵普的老家亲戚要办丧事,他弟弟黄建普电话联系他们夫妇,但二人电话始终无法接通。黄建普转而联系了陈丽琴的娘家人。当天傍晚,陈丽琴的弟弟前往她家中,打开家门发现二人已遇害。

  和陈庆成的说法不同,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另一名家属说,被发现时,黄贵普躺在地板上,头部受伤,还戴着口罩,是刚回家的样子,陈丽琴躺在书房里,腹部有被砍伤的痕迹。

  
陈丽琴家是乡里的富裕人家,家里盖起两层楼,有四个铺面。摄影:高佳

  和陈丽琴一样,黄贵普也是老家昌明乡不多见的大学生。昌明乡在大新县北边,离堪圩乡有近一个半小时车程。夫妇俩逢年过节回家,在昌明乡待得时间长些。就在七月底,黄家一小孩过生日,黄贵普还和黄晨阳回老家参加了聚会庆生。

  但陈庆成已经四、五年没见过黄晨阳,在他的印象里,黄晨阳长得像爸爸,比较安静。提起这个侄孙,陈庆成觉得陌生,只知道他已经高中毕业,也说不清他在哪个城市读大学。

  陈庆成比陈丽琴大8岁,两个家庭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陈庆成靠跑货车挣钱,在堪圩乡街上开了家饮品店。堪圩街上的人叫陈丽琴“阿琴”,一位邻居记得,“阿琴小时候不爱讲话,脑子很聪明。”这已是将近40年前的事了,阿琴外出求学后,在堪圩乡,和她相关的记忆也被尘封。

  面貌模糊的嫌疑人

  关于嫌疑人黄晨阳,有更多流传的信息难辨虚实。

  案件发生后,接受开屏新闻采访的一位黄贵普的同行称,黄晨阳此前在英国留学,回国后因要再次出国与父母发生矛盾,矛盾激化后行凶。新京报采访到的一位29栋的邻居则说,黄晨阳曾去看过精神科医生,他之前参加了一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在苏州读两年,再到英国读两年,“听说他没有毕业,之后一直休学在家。”澎湃新闻采访到的陈家亲属则说,黄晨阳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才想去新加坡留学。

  2019年12月,陈丽琴和黄晨阳曾合作发表一篇题为《广西印染的历史演变》的论文。陆喜培告诉界面新闻:“他(黄晨阳)是读‘2+2’,国内读两年,国外读两年,但现在还没到出国的时候。他本来应该读大三,但现在在休学中。”此前也有媒体报道,黄晨阳在外国留学,每年花费100万左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陆喜培说。

  彭梦玲也向界面新闻证实,黄晨阳确实去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看过医生。这间医院是广西首府规模最大的精神心理专科医院。至于黄晨阳是否患上精神疾病,患了什么精神疾病,不得而知。

  
黄晨阳就读的初中。摄影:高佳

  事发后,自称黄晨阳幼儿园至初中时代的同学,名为@夏Abbb的网友在微博上发言,“(他)小时候性格也挺奇怪,都是没怎么接触。”

  但广西民族大学附属中学的一位老师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则说,她是黄晨阳的初中老师,黄晨阳中学时的性格是饱满的,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孩,完全看不出来暴力倾向,也爱跟职工宿舍区的其他孩子一起玩。她对黄晨阳的印象很深,因为他非常有礼貌,学习成绩非常好。

  在知乎上,也有自称黄晨阳中学同学的网友发言,“初中时候做了三年同学,看得出来(他)绝对不是溺爱环境下长大的,那个时候他被家暴,被打出血是我们全班都知道的事......”另一位自称他高中同学的网友说,他高中就读于南宁市三十三中,“他高中时候感觉还好,平时讲段子贼逗,有相声味,做事是有点急躁,但人还心善。”界面新闻向两位网友求证,没有得到回复,也无法确认他们的身份及其发言的真实性。

  @夏Abbb曾接受封面新闻的采访,提供了据称是黄晨阳2017年在QQ空间发布的动态,那时他19岁。2017年1月,他写道:“当我摔门而出时我就知道了。时间从来没有改变我灵魂深处的叛逆。反倒让我更容易看出父母内心的丑恶。年轻时的我还没有死。我还是搞摇滚的那块料。”

  陈庆成上次见到他就在那年前后,他的个头已经比他爸爸要高,“他挺爱打(篮)球,来了之后,就找他外公一起打球。”陈庆成不相信他曾被家暴,“他爸爸看上去都没有脾气,很疼他的,刚有一个儿子,钱都用不完,怎么会打他?”

  任青则说:“估计有(家暴),但不会太严重,家家差不多,绝非悲剧的主要原因。”他认为:“家长都太忙了,没时间陪孩子、教孩子。这是很多家庭的通病。孩子孤僻,自闭,叛逆,狂躁,很多都有心理问题,不过他(黄晨阳)是走了极端。”

  黄晨阳曾经在网上诉说他的孤独。据@夏Abbb发布的截图,2017年4月,他在QQ空间写道:“被盗了号,在空间里发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急急忙忙的删除,怕是辜负了朋友。现在想起来,我哪有几个朋友啊。也许我就这么躺着别人的列表里一直睡着。死了都不会有人关心。孤独上了瘾,就很难戒了。”

  
网友@夏Abbb提供的据称是黄晨阳2017年在QQ空间发布的动态。

  2020年8月17日,年仅22岁的黄晨阳因涉嫌杀害父母被柬埔寨警方抓获,同时被没收3部手机、2张中国身份证、10张中国银行卡、17枚戒指、1台iPad、2个手提箱、2张电话卡和1个黑色书包。柬埔寨媒体公开的嫌疑人照片上,黄晨阳穿着黑色衣服,戴黑色头巾,盯住摄像头。

  或许因为案件特殊,知情人无法透露更多信息,也或许没有人知道近几年,在1603房里,黄晨阳和父母之间到底关系如何,是否曾出现争执。截至目前,没人确切说出案件发生的原因。陆喜培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家属想做善后工作,都不让做,要等公安局的调查结果出来。”

  艳阳照样高悬,还没开学,广西民族大学校园里一片安宁。陈丽琴的办公室在文学院办公楼的二楼,走上楼梯,能看见墙上挂的标牌,“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出自《尚书·大禹谟》这十六个字,开头说:“人心变化莫测。”

  这件凶杀案同样由于复杂的人心而难解。“今天的世界,外面是闹市,家里是孤岛。所以说这是个畸形的时代,看起来繁荣,根子却脆弱。”任青说。

  距离案发已过去20多天,网络上关于案件的讨论没有结果,更多接近这家人的朋友、同事不想再提及此事。任青也一样,他没多关注新闻报道,只是自己想:“相对教育、学术、文艺等高的精神层面,关爱、沟通、相处是更低层的东西,对社会和家庭而言却更重要。”

y
yazimoi
1 楼
就是个被原生家庭、被祸害父母害了的一个孩子。父母都是双重人格人无疑。
C
CN1618
2 楼
"在县城酒店做前台招待的90后女孩说,她目前的月收入是2000元。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在大新是常见的事,雷平镇的一位80后女孩说,她所在的村子里,在她们这一代人中,没有女孩考上大学。" 这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