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实纪:美国人抗新冠肺炎 一场疫情百样情(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9日 14点54分 PT
  返回列表
40602 阅读
17 评论
联合新闻

2020-03-19 01:04 / blue phoenix

这两个多月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的大肆袭击,口罩成了在美华人的关切重点。

有趣的是附近店裡买不到任何口罩,路上也看不到任何人戴口罩。大婶我很想对着口罩喊话:「口罩口罩今何在?你不在我不自在!」三月十六号我终于看到第一个活生生戴口罩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嗯,我忘记说了,是我照镜子时看到的。没错,那天我非常勇敢的戴上我家老爷赏赐的口罩和塑胶手套,义无反顾的到学校去了。之所以成为戴口罩的第一人,当然是有原因的。

我工作的小学位于德拉瓦大学 (University of Delaware)旁边,德拉瓦州出现的前七个新冠炎确诊例子都和该所大学人员有关,我的学生家长有很多人都是该所大学员工或教授。德拉瓦大学已延长春假,关闭学校,让多数员工在家工作。三月十三号下班以后,德拉瓦州长宣布全州公立小学停课两星期。由于停课通知来得突然,学校通知教职员,週一有两个小时的空档让大家返校收拾,例如食物,宠物或是盆栽。

所以大婶我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全副武装走进学校收拾东西。

我一走进学校,美国同事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一名女校工由于上星期发现我老是用袖子开门,见到我今天戴上了塑胶手套,忍不住笑了。

美国人觉得戴口罩的人是因为生病了,所以不见棺材不掉泪,看见口罩如见瘟疫。

果然我的搭挡老师一见我的全副武装,马上惊吓的退后三歩,然后问我说:「妳还好吗?我会离妳远一点。」

从这次全球新冠肺炎大爆发的情况来看,我总觉得美国的情况还会恶化,谷底还没来到。

VIDEO: Long lines of shoppers queue outside a branch of wholesale store #Costco in Novato, California to stock up on supplies as fears over the #coronavirus mount pic.twitter.com/r6eLzy0BPq

— AFP news agency (@AFP) March 15, 2020

美国华盛顿州一家好市多实施流量管制,每次只让30人进入,顾客大排长龙。 

因为医疗保险昂贵,很多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所以一开始疫情爆发之初,检验新冠肺炎的人数极少,到最近才出现某些地区可以免费检疫,我居住的地区还是需要家庭医生在病人出现症状之后开立检测的处方。一月份亚洲爆发新冠肺炎时,相较起台湾的小心翼翼,我週遭的美国友人似乎都有种天高皇帝远,一副与我何干的感觉。一直到加州和西雅图传出多起死亡例子,才感觉到美国大众的恐慌。传染病疫情几乎影响了每一个人,很多公立学校关门,很多大学包括我家女儿的学校关门,大学生只好搬回家来住。很多行业也被迫关门,或是减少营业时间,太多人的生计和生活受到影响。

一月时本地的华人社团发动募捐,协助武汉疫情,有专人负责和武汉附近的医院连繋,将捐款提供给这些医院购买医疗设备和器材,包括口罩在内。大家跃跃捐输,最近武汉疫情减缓,捐款活动也告一段落。我却在华人团购的网站上,看见有人出售口罩,有日本品牌,但是最多的还是大陆製造。之前本地华人不分台湾大陆,热心捐输帮忙武汉地区居民度过难关,结果反而在美国买不到大陆製口罩,还要透过团购私下揪团购买,更别提价格有多贵了。几个星期前,老爷在医疗网站上网订货,口罩价格从一盒五十个只要二美元,一路飚升到四十美元,然后还是缺货,因为中国抗疫,口罩缺货。

三月此刻不仅是买不到口罩了,连洗手液也买不到,不断传来超市人潮汹涌,架上空白无物的惊悚画面,愈来愈多民众抱怨买不到卫生纸。

上星期四,我到附近一家好市多去採买。好市多早上十点开门,我十点十五分开进停车场,只见停车场几乎全满,走进去一看,从未见过的人潮,有趣的是我反而没有见到太多亚裔,最多只有十多个人吧。裡面的员工告诉我,十点一开门,就冲进来五百个人。

那一天我果然买不到卫生纸,好不容易买好菜,只见前面一条人龙,一位白髮苍苍的老太太站在最后面,我排在她的后面,询问她这裡是结帐处吗?她不甚确定的说似乎是。没有多久前方处出现了第二条人龙,但是短了许多,大婶我一马当先,毫不犹豫换边,五秒钟后,听到后面有声音,我一回头看,身后已经有一条长龙,反而老太太后面没有人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有一大群美国民众跟在我的后面换边站。

难道他们跟着我是因为我的亚裔身份吗?难道他们觉得亚裔大婶比起白人老太太更容易在好市多杀出重围吗?

前两个星期,校长开校务会议时提到,家长打电话到学校表示关切,学校有没有准备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原因是本校有数名中文老师。早在一月底时,一名外校的中文老师就告诉我,她的学生家长写电邮问她,他的小孩生病了,是不是得了新冠肺炎?

凡此种种,简直令人啼笑皆非,若非亲身体验,很难想像一些美国民众无知的程度。

你可以称之为种族歧视,毕竟我们已经在新闻看到不少例子。我宁愿以无知程度来代替种族歧视,毕竟煽动容易团结不易,值此社会变动之际,人人都是自求多福。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川普总统自己也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扩大了亚裔与其他族群的隔阂与误解。

一个流行病毒的肆虐,带给全世界的影响,无远弗届,没有人知道这波疫情何时可以完全控制,但是,一场疫情却显示了人性的各种层面。

美国是联邦政府制度,各州州长自行决定全州的防疫措施,我居住的宾州,比德拉瓦州更早宣布全州公立学校停课,宾州州长比起德拉瓦州长更积极防疫,费城附近两个郡(county)出现了确诊例子,他乾脆封郡了。从三月十四号起,我居住的这个郡,也被封了,所有一切非民生必需的行业全部关门,加油站和超级市场算是必需行业,不在其中, 餐饮业没关,但是只限外带。州长呼吁大家除了工作,待在家裡不要任意外出,不要参加群众活动,不要拜访朋友。

这正是这一阵子新闻裡一个热门的字眼:social distancing,我姑且翻为社交疏远。

然而社交疏远对部份年轻人而言,似乎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女儿的朋友传来在佛罗裡达海滩人山人海的画面,前天女儿的大学传来一封电邮,告知家长,部份选择留在校园的学生,没有贯彻社交疏远,而且罔顾警告,举行狂欢派对。宾州一所大学也因为相同的原因,关闭了学校附近的酒吧。同一天,我家也来了一场新冠肺炎的危机。老三上週末去朋友E家过夜,回来第二天突然听说,E的朋友M当天没有去E家,但是M检测新冠肺炎是阳性。老三惊慌失措,我们也跟着担心害怕,但是并不知道为什麽M需要检测,第二天,老三终于得到了完整的答案。

原来M只是觉得好玩,而故意告诉大家她测验新冠肺炎。

虽然是一场虚惊,但是却让我心寒,怎麽会有人拿这种传染疾病开玩笑?据老三说,还是因为E的父母出面询问,M最后才说出实情。

这些年轻的大学生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完全不以为意,做出幼稚弱智的行为,不论是派对狂欢或是恶作剧,都令人难以想像。年轻族群,由于过度依赖网路,面对的是电脑,而不与活人接触,常被批评为不擅现实的人际关係。我更觉得,他们其实也缺乏同情心和同理心。相比之下,部份商家同情老年人行动不便,在超市抢不到民生用品,所以纷纷安排老年消费者在特定时段单独消费。不少学区也安排家境困难的学童,即使学校停课,可以在某个地点领取免费午餐。这些安排,在一片凄风苦雨的疫情之中,让人倍感温暖。一样疫情却是百样情。

至于,我家买不到卫生纸的困扰如何解决呢?

那天我在好市多找不到卫生纸之后,我在全家的简讯族群裡,传了一条简讯:「我买不到卫生纸,所以我买了餐巾纸。」我想着可以把餐巾纸撕成一半,给三个女儿上厕所用。离开好市多之后,我到家裡附近的一般超市去,架上卫生纸果然寥寥无几,大包装的全部没有,我随手拿了几包四包装,兴奋的再传了个简讯给女儿,告诉她们:「回家以后,不必担心,妳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大小号了。」




(好市多人潮挤爆,我站在人龙中间不见头尾。)

栾世清
1 楼
就算没有这次疫情,世界也已经迎来了人类命运前途的巨大挑战。高科技,人工智能将使大量职业消失。疫情只是不期然地增大了职业消失的范围和进程。 资本主义让世界高速发展,在人们心目产生了相当的说服力,但它将人们的生活必需拿到交易市场里炒卖,它过度的投机和金钱政治让社会累积了巨大的失衡矛盾。收入税率是人为的所以贫富巨差也是人为的。 这种矛盾失衡在可见的将来就要爆发,特别是高科技快速来临之时。人类需要应对大量政治,社会,经济,环境,科技,卫生的议题。需要找到新的公平,平衡,可持续的制度方式。 只有人们的认识快速跟上才能成功应对这次挑战,而安定的世界环境是重要条件。 在高科技世界,生产力极高产品极丰富,地球人应该都过上好生活!互联网使每个人都能发表意见。找到人类利益的共同方面,走对路径,世界大多数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让我们共同将旧世界和病毒一起送走吧! 中国有组织公开深化管理国家的做法适合防疫,适合未来高科技社会。
泰傻
2 楼
早就说过,当华人抢购口罩回国的时候,当地人或许会抱着理解和包容的心情,当疫情来临当地人难以买到口罩时,他们会对对华人报以反感的情绪,当疫情严重开始死人死,他们开始怨恨那些抢购口罩之人之国家所流传出病毒的人。一带一路,祖国就是这样把海外华人先带到沟里去了。
咏月
3 楼
把能够强迫所有人戴口罩,总结为抗疫情的经验,很可笑。在新冠病毒的抗疫上,新加坡做的就很成功,并没有让健康人戴口罩。 中国的做法让我想起来, 当年微软有一个小后门很好玩的,按住几个键就能显示一个活动的小图标; 然后大家都不知道是哪几个键,有人开始的是试出来是要双手同时按住八个键.... - 其实就按对两个键就够了 (讲这事有点暴露年龄了)
咏月
4 楼
试东西玩, 多按几个键当然也没什么关系; 抗击疫情是不是有必要把没什么用的事也都干了呢? 健康人戴个口罩不仅仅是没用,而且造成口罩供应紧张,戴不好还增加感染的机会。
世事沧桑
5 楼
实在买不到卫生纸可买可水冲的湿巾,一般是给婴儿用的,现在大人也可用,凉爽宜肛。
p
phantomoftheopera
6 楼
楼下,“可水冲的湿巾”一次也只能冲一个,多了会堵。
自干五第二万名
7 楼
你现在越来越正常了。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20-03-19 09:57:37 早就说过,当华人抢购口罩回国的时候,当地人或许会抱着理解和包容的心情,当疫情来临当地人难以买到口罩时,他们会对对华人报以反感的情绪,当疫情严重开始死人死,他们开始怨恨那些抢购口罩之人之国家所流传出病毒的人。一带一路,祖国就是这样把海外华人先带到沟里去了。
自干五第二万名
8 楼
人性如此。 每个人在每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求自己的心里的平安。 按照中国话,是睡得安稳。半夜敲门心不惊。 鬼都离你远远的。 你的任务是做好自己,在现有条件下,为你争取最大的生存空间。也有能力帮助那些弱小的人群。
w
worley
9 楼
美国幸亏有了川普,雷厉风行地断绝了跟中国的航班,尽管左棍们闹了一阵子。又雷厉风行断绝了跟欧洲的航班,左棍们又闹,但是没有以前闹得大了。 美国宪法规定,救灾是各州州长的职责,联邦只是做后备援助,联邦不能干涉地方事务。 所以,无论是东海岸飓风、加州大火、这次疫情,都是各州州长的职责。 华盛顿州长、加州州长、纽约州长不作为,大搞万人马拉松、拒绝学校停课、继续大量娱乐活动。结局就是民主党控制的州失控,然后左棍们到处传染其他的州民。然后左棍州长们还试图把责任推给联邦。
自干五第二万名
10 楼
你们想想几十年前,如果中国发生这样的情况,华人就是买个口罩寄回去就可以了? 饭都吃不饱,你还要寄钱,寄食品。。。 这个担子会压得海外华人喘不过气来。 经济发展了,政治自然会被迫做些改变。 反华得人,是心里充满了怨毒,就等着看中国倒霉。有的都不能从中国倒霉中得到任何好处,但他就希望中国倒霉。 比如 这个国境之南 就是一个例子。
自干五第二万名
11 楼
中国现在已经有了很多得改变。 和几十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了。 给中国时间。 以前在胡温时代,各个有权势得人,拼命捞好处,没有顾及底层得人得死活。 但是由于知识分子,在其中也能分到一点汤来喝。现在他们还怀念那个时候。 中国现在适当得左转,照顾一下底层老百姓,也是一个调整。这个调整得度如何把握,是很难得。 这个就是要放开言论,让媒体独立,起监督作用。
自干五第二万名
12 楼
如果中国得知识分子,没有了家国情怀,国家是很危险的。 现实是现在中国的现实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成为了钱的奴隶。也成为了权贵的花瓶。 慢慢地,等到新的一代起来,他们有关怀底层的心。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才能成为中国的脊梁。 现在的,基本都属于摊在地上,喊着口号。别人丢快肉,要是拼命摇头摆尾的。
世事沧桑
13 楼
楼下,“可水冲的湿巾”一次也只能冲一个,多了会堵。 ============== 一天大便一次,一次用一张,足矣。你要用多少张?
老卡车
14 楼
戴口罩很必要吗?并非老美不在乎。至今太太的医院仍强调有问题的戴口罩,健康人不要戴。倒是勤洗手和出外与人保持距离更重要。人多的地方不去。
周老大
15 楼
老卡车 发表评论于 2020-03-19 11:36:58 戴口罩很必要吗?并非老美不在乎。至今太太的医院仍强调有问题的戴口罩,健康人不要戴。倒是勤洗手和出外与人保持距离更重要。人多的地方不去。 ————— 戴口罩的人一定是经常洗手和与人保持距离的。不戴的就难说。 从“没问题”到“有问题”不是个突变,没有资源就冒点险,有口罩的还要不要省这个钱?
t
tesuji
16 楼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20-03-19 09:57:37 早就说过,当华人抢购口罩回国的时候,当地人或许会抱着理解和包容的心情,当疫情来临当地人难以买到口罩时,他们会对对华人报以反感的情绪,当疫情严重开始死人死,他们开始怨恨那些抢购口罩之人之国家所流传出病毒的人。一带一路,祖国就是这样把海外华人先带到沟里去了。 === 你这是在卖人血馒头。首先,美国华人只占美国1.5%的人口,而里面又只有一部分买了口罩寄回中国,这就能把三亿多人口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口罩买光?另一方面,中国是14亿人口,疫情以来每天用掉几千万的口罩,美国华人寄回去的口罩不过是杯水车薪,更多的是心意。其次,美国绝大多数人都是理性和善良的,不管疫情严重,他们会迁怒于同是美国人的华裔买了口罩寄回中国吗?你以为美国是什么国家?当然,除了仇恨中国的人,可这些人你就是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一样看华人不顺眼!
t
tesuji
17 楼
不管戴口罩用处多大,带总比不带好,否则医生护士也不用戴口罩了,美国不鼓励带口罩主要原因就是口罩生产能力不够,节约下来给更需要的人用,另一个原因就是怕社会恐慌,就这两原因,绝不是因为口罩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