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二章 除妖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妾乃黄花》第二十二章,除妖

刘萱和宇初四个人站起身来,一个扶着一个开始在洞中搜索,脚下的石头都很滑,跟随着幽冥镜的光亮,感觉到这个洞有十几米宽,但是有多深就不知道了,几个人分别在左右两个方向摸了摸冷冰冰的石壁,都没有可以撼动的地方,于是几个人只有继续摸索着朝前走,洞里面黑漆漆的远处都看不清,刘萱想幸亏没有风,四个人从水里出来都湿漉漉的,衣服还滴着水,身体没有那么寒冷到骨的感觉,互相作伴就忘记的恐惧。

为了搞清楚时间和空间的关系,刘萱问:“师弟几点钟了”,清虚道士是主攻炼丹的道童,他最大的特长就是身体对时间的感应,因为炼丹炉对各种药物和矿物质加入的时间有严格的要求,璇玑道长就是慧眼看到清虚有这个优势才收他为徒的,他的道观道童的名额只有五人,都是有各种天赋才能的少年。

清虚回答:“师姐,戌时了”
宇初及时的提醒:“小心,这边地上有个洞,别掉下去”,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一个地下深渊的陷阱,沿着奇奇怪怪的钟乳石缓缓的走了几十丈,也没有见到任何和人类生活关联的有价值的东西和物件,别说什么财宝和武功秘籍的,就是连个蝙蝠和蚊虫类令人讨厌的山洞生物也没有,这个洞穴就像是与外界彻底绝缘了的空间,宇清说担忧的问:“哥哥,我们不会出不去了吧?”

到了一个三叉路口,大家不知道该往那条路走,刘萱说:“大家注意到没有,随着幽冥镜向前移动过,黑暗雾状的东西在收缩,好像往那个方向过去了”,
读了很多家藏道法秘籍的宇初警觉的说:“那是妖气在逃跑,因为他们看到你的幽冥镜, 走,我们追过去”,

说完几个人加快步伐追过去,他们走的越快,前面的黑暗就收缩的越快,宇初鼓励大家说:“我们要是坚持到过了子时就可以使用驱魔阵法,所以我们最好找到妖的来源,等过了戊日的时辰,到了时间我们就可以把妖铲除了“,

几乎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追黑雾来到了一处高大的的绝壁死胡同前,黑暗的妖雾一下子从石缝里钻进去没了踪影,刘萱和宇初四个人大家刚互相拉着手站定,就见绝壁上有很多荧莹发光的符咒在绝壁石缝的两旁,在咒语旁的石壁上刻有碑文,宇初和刘萱使劲辨认,光不够亮字迹觉得还是有些模糊,炼丹的清虚有超凡透视的眼神,念出了碑刻:“右法存北海,黑水涌发,吸来齿缝中,瀃出妇女,寒冰万片吸入,吸水喷空,存八金字符在黑雾中,作一拍下,罩童子不见,只现八金字符在上次见敕咒曰”

落款写着“太一十神专管鬼门酆都鉴五岳招魂北溟黑,水须来下将急急如律令“

催捉附提魂如壳咒: 唵呜输呢帝摄啼呜●●啼摄

总号役诸将咒:唵●运乌轮嚤呢加帝摄

原来这是多少代以前道士法师在此用降妖咒符封住了酆都的一个鬼门,因为要用童男子念咒,一般的童男子的功力修为都不够,所以就把咒语都刻在石壁上,为后来的人除妖提供便利。

也许是因为时间久了,有些地震和人们盗墓挖坟的行动把符咒给弄松了,鬼门有了缝隙,有些鬼魂就从这跑出来,幸亏被有幽冥镜的刘萱和懂得降妖的龙虎山少主宇初遇到,跑出来的野鬼孤魂还没有形成势力作妖害人。

这时候就见石缝中的有黑雾喷涌嚣张涌动出来,宇初提醒:“你们看上方有些符咒脱落了,看碑文说明这里的酆都的鬼门,所以有鬼魂从这里跑出来,七星先把你的幽冥镜收好,节约能量”
刘萱听到指令就把幽冥镜包好塞进怀中,洞里面一下子黑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宇初说我们四个人抱紧在一起,七星你手里握好幽冥镜,鬼魂就不敢靠近我们,等挨过了子时,你拿出幽冥镜照亮碑刻上的咒语,我们三个童男子一起做法念石刻上面的咒语就可以把鬼门重新封好“,

宇清回味的说:“怪不得这片悬崖上面有上千个悬棺,原来还真是鬼门“

四个人紧紧的相互缠绕胳膊抱住,身体之间霎时有了能量的传递,没有那么冷了,周围的黑雾变幻出各种恐怖的形状纠缠他们,可是刘萱的幽冥镜在手,那些黑雾总是不敢接近刘萱他们的身体,刘萱说:“大家都闭上眼睛,还是戊日不要念咒,但是可以冥想,调动自己的大周天保护自己的元神“。

四个人紧紧的贴身在一起,湿透的衣服传递着彼此体温,少年人的宇初和刘萱都有些莫名温暖的潮涌从心里涌动出来,心思好像在冥想中交换中朦朦胧胧的春意,刘萱使劲的摒弃自己的念头,心里反复想着“就是兄弟,兄弟“,黑暗之间没法看彼此的眼睛,刘萱想黑暗真好啊,要不是自己烧红的脸庞显露了就麻烦了,清虚和宇清也都一动不动好像很享受这样被大哥哥大姐姐拥抱的感觉,出家修行久了,很久没有人像母亲般的拥抱自己的身体,何况是夏天湿透的衣服后挨着一起就如同和肌肤贴在一起一样的感觉。

清虚虽然很陶醉这拥抱,但是心思还是很清醒的,子时初一过,就提醒大家:“师姐准备好了,马上就子时尾了,大家都调整好心态急中精神等待着,清虚终于说:“寅时到”,

宇初指挥说:“七星你拿着幽冥镜,我和清虚,宇清摆出五雷阵,一起念石刻上的咒语”,

话说完,刘萱打开幽冥镜的包裹手帕,高举起,一股蓝色的幽光升腾而起照亮了石壁,周围的黑雾恐慌的朝石缝里钻进去,宇初,清虚,宇清双手用手指作剑诀,指向石壁,开始大声的诵咒,只见没有进入石缝的黑雾扭曲着在幽冥镜的光照下消失,石壁高处的符咒在诵语中被慢慢的修复,最后石缝合紧,宇初他们打了个五雷诀手印结束了法事。

几个人终于歇了口气的坐在地上,刘萱和宇初都不敢看彼此的眼睛,呼吸加快心里砰砰的跳动着,一种甜蜜的味道从身上的各个毛孔散开去,黑暗的洞中就像天堂一样的美好。沉默中宇清终于说话:“哥哥我们怎么出去呢?”

宇初收起自己的红润甜蜜自享的情绪,抬头看看四周说,“我们找找有没有风, 有风的地方也许就是出口”,

四个人前后牵手在石洞内盘旋,过来几个转弯,清虚单薄的身体一颤说:“师姐好像这里有风”,

于是刘萱和宇初他们就朝着风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到了一处石墙,一人高的地方上面有个巴掌大的洞,风就是从那里投过来来的,可是几个手无寸铁,没有办法打穿石墙,宇清在地上拣了石块说:“用石头砸”,说着手里的石头砸向了石洞附近,没想到哗啦啦的一声,大批的碎石掉落,露出一个脸盆那么大的洞口,上面是腐烂的棺材板,原来是盗墓贼盗墓破坏了墓穴和放墓穴的地面。

宇初蹲下,把宇清双脚抗在自己肩上说:“弟弟你身形小,你先爬上去“,

宇清机灵的踩着哥哥的肩头爬进了墓冢中,这些墓冢有千年了,又经过多少次的盗墓,尸首早都不见了,接着瘦小的清虚也被宇初给送到了洞口,然后宇初喊:“这个洞口我们两个出不去,你们两个看能不能出了坟墓,小心点“,

“好,哥哥,师姐你们两等着”,说着清虚和宇初在墓道里爬行,终于看到一处有月光透过来的光线,寻着光线使劲一推,是一个重复压在上面的的棺材板哐当一声掉了,他们俩爬出棺材,来到了悬棺的悬崖绝壁洞口上,无路可上,无路可循,往下看则是月色下波光涌动芦溪河水,

宇清让清虚守着洞口,然后灵活的爬回去给宇初汇报,“哥哥有出口,是在悬崖绝壁中间,上不去下不来怎么办啊“
宇初说:”你在上面用脚或是石头踹这个洞,把洞口再搞大一些,我们俩爬出去才能想办法“
”好,你们等着“,说完宇清用脚使劲的揣洞口边缘,可是没有再那么幸运,宇初毕竟年纪太小,在墓穴里面也展不开手脚,石洞还是脸盆那么大。

宇初说:”弟弟算了,你回到悬崖口,去等,爹爹他们一定会来寻我们,今天水妖的事情肯定有人报给了天师府,加上我们都没有回去“,觉得哥哥说到有道理,宇清就听话的出去守石壁洞口了。

在黑暗的洞里,由于墙壁的洞口比以前大多了,有凉风呼呼的透过来,加上衣服都是湿的,刘萱身体冷的不由的有些发抖,宇初黑暗中摸着刘萱的手觉得好冰冷,不由的关切说:“七星我搂着你把,这样会好一些“,说着很自然的伸出手搭在刘萱的肩头,刘萱根本没有拒绝,而是有些期待,两个人紧挨着一起坐着,觉得寒冷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却了,两个人心里是火盆一样暖洋洋的。

两个人就侧着身搂着,为了打破尴尬避免睡着了,刘萱就开始唱歌,苏北小调,《姑苏风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有西湖,苏州有清塘,哎呀两处好地方,哎呀两处好风光“

“正月里梅花开,二月玉兰放,哎哎呀,三月桃花满园香喷喷,,,,,,,,,,,“

宇初默默的听着,小曲温绵柔暖的走在心里的一条河流被收藏起来,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这个夜成了他们俩此生最难忘的夜晚。

夜深沉,两个人彼此靠在一起,最后还是累的在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了有人爬过来的声音,然后有人大声的喊:“宇初,宇初“,然后就是锤头砸石壁的声音,果然张真人带人来了,砸开的洞口,扔下绳索把宇初和刘萱救出了石洞。

爬出来洞口,刘萱就看到悬棺洞口的上方的悬崖上众人举着火把将天空照的通亮,上面的有绳索降下来系着筐把刘萱和宇初救到了山顶,张真人已经听宇清说了缘由,现在又听到宇初的汇报,居然是酆都一个鬼门,张真人命人把整个墓穴封死了,众人才回到天师府。


回到龙虎山天师府,天都大亮了,张真人命令在家宅府邸院中腾出一间雅室给刘萱居住,现在他知道了刘萱手里有两个绝世珍宝,不敢再让她居住在混合的道姑宿舍里面,这次因缘聚会的刘萱带的幽冥镜帮助除去了酆都鬼门侧漏出来的妖魂,促成天师府少庄主及二少少庄主斩妖除魔的伟大壮举,周围的百姓都可以作证,可以浓笔重彩写进天师的大事记道考里面。

璇玑道长要求在大事记里不要写上清虚和刘萱的名字,因为他们又不参与到以后天师继承人的认证程序里面,并且提醒张真人,最好不要让人知道刘萱的身份,以前多嘴的弟子在刘萱寝室透露的背景要把话收回来,情谊保持暗的就好,免得遭人猜忌利用,还有幽冥镜也不要在斩妖行动中透露,张真人觉得提议非常好。

张真人最后不好意思说:“那么七星不会心里不痛快吧,做了这么大的好事?没有任何表彰和扬名立万“
璇玑嘴角轻邪一笑的说:”兄长不如给女儿家实惠的奖赏吧“,

张真人抬眼差异的望着一向看不起物质的四弟说:“什么实惠?“

璇玑:“不如给她一个“天宝玉清令牌”,天师教任何道观都可以出入修行,包吃包住,敬为上宾,包括随行的人员“,

张真人听后哈哈大笑,想璇玑那是给刘萱要牌子,其实就是为自己要牌子,父亲在的时候璇玑是儿子,回到龙虎山从来就不用付钱,就是回娘家的感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人们也不敢说什么。后来张真人继承了天师的位置,璇玑就变成了兄弟,又有了自己的道观,手下那些管账的比张真人还用心,亲兄弟明算账的规则,所以璇玑每次回龙虎山,看门的都要给他颜色看,觉得空手套白狼的人又回家了,手下的管家说到好:“如果每个道观弟子都不作为,都回来白吃白住的,岂不是大家都要要饭,何况张家多少代了,叔叔伯伯侄儿侄女的多了去了,不能坏了规矩”。

有了这个玉牌璇玑只要带着刘萱,一辈子随心修行不用考虑操心赚取功德费,这个”天宝宇清令牌“就相当于天庭的玉清雷王神驾到,天师教一共就几个牌子,璇玑以前的身份都没有资格拥有。

看着张真人还在忧郁,璇玑道长开导说:“其实按照七星现在的功德已经有资格拥有这个玉牌了,而不是你施恩,她斩过龙脉,现在又除了妖邪,想想现在龙虎山那个道家有她这样的功德,她本身就是玉清殿的,你还看不透?要不是幽冥镜好好的没有求过,就莫名其妙到她手里,宝物认主是最准确的“,

张真人听后大惊,眼睛朝着璇玑瞪得老大,璇玑悠悠坦然说:“你是在俗尘杂物中滚得太久了,仙气和皇权纠缠太多,当然我认为你对道教发展贡献很大,但是就少了透骨敏锐性“。

此话说的张真人心服口服。

就这样刘萱又稀里糊涂的又有一个天师教的宝物“天宝玉清令牌”,清虚师弟则收到了一本秘藏版《太乙炼丹心诀》,刘萱有了玉牌现在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在张真人私宅内的居士雅间了,那天掉入水中衣服湿漉漉的一晚上,又受了风所以身体有些发烧,刘萱在床上躺了几天。

身体稍微复原后,师父璇玑来看她,看她精神还不错就把那些在他那里保管的金豆子都拿来,说:“这些东西还是你拿着吧”,

刘萱看着师父甩了心理负担轻松的样子就说:“师父有了玉牌我们真的不用交钱了”

璇玑看破说:“玉牌到必要时再拿出来用,常住使人厌是人的本性,我们该交的钱还是要交的,特别是我有了你们几个宝贝”,

刘萱被师父的话给逗乐了,不由得好奇问:“师父!你是怎么看出清虚是个报时的仙童的,他太厉害了,心里好像有日晷在走似的“

璇玑高深莫测的说:“天机不可泄露“,就离去了。

自那天除妖落水后,刘萱住进了天师府张真人和宇初家的私邸,按理说刘萱住进府,两个人见面的机会要多很多了,可宇初一直都没有露面,吃饭的时候也躲出家,去和其他道童一起在饭堂吃,只有宇清师弟亲亲热热的来找刘萱说话,有空就缠着刘萱,问东问西的。

“七星姐,你斩龙脉的时候害不害怕?“

“龙脉是不是就和我们除妖雾一样,你用了什么宝贝?“,

“七星姐,我能看看你的宝贝吗“,

其实刘萱在那晚回啦后就调整好了心态,“朋友!就是朋友!“,所以回来后晚上睡得特别香,想着见了宇初也没什么,何况作道医的男女肌肤接触过也没有过于的禁忌,特殊情况下特俗对待罢了,反正自己是一辈子修道的命,和红尘无缘就不要想这些烦恼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二章 除妖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一章 学道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章 天师教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十九章 龙虎山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十八章 秋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