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问》 第八章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无问》第八章

周末又到了,苏青青懒懒的不愿意起床,脑子里空白的像是嫦娥在月球上孤独生活,自从上次程雷谈话走后,苏青青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周末不愿意想任何娱乐的事业,感觉到旧社会孤单无依靠的女人出家是多么幸运的事,有人管吃,有人管思想训练,有人陪着打坐,庙门道观就是一个个残破柔弱心灵的保护壳,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帝一死,他身边的嫔妃没有子嗣的都送到皇家庙观里面出家被供养起来老死,看似凄惨,其实是一个皇帝对爱过自己的女人一个保护手段,如果都放出宫去,这些对底层社会黑暗没有防护能力的女人,除了给老皇帝丢脸外还会被秒成渣渣,不剩一根骨头。

苏青青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漫无目的的翻看微信群,人们都没有新消息,母亲妹妹就是报到的日常问候,儿子给了一张笑脸和问候,没有什么精神感情的营养交流。翻翻电影院好像没有值得看的电影,爱情故事苏青青根本不爱看,免得让自己史海钩沉的想过去,动作片也没有什么好的作品,苏青青想着自己除了爱看电影好像没有什么业余爱好,自己一直拼学业,拼赚钱养家,就是没有心思发展业余爱好。想想艾娃会武功保护自己,苏青青想自己单身练点什么防身的功夫呢?苏青青想起了电视剧古代投壶的片段,于是赶紧的刷牙洗脸后,拿出了家中的一个大花瓶,放倒门口玻璃房里面,然后翻出以前烧烤没有用完的竹签子,距离花瓶2米开外,开始专心的把竹签子一根根的往花瓶里面扔,苏青青的计划是,投壶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练飞扑克牌,幻想着说不定哪一天像周润发的赌王一样,用扑克牌防身干掉伤害自己的坏蛋。

苏青青玩了几把开始有些出汗了,每轮一大把竹签苏青青中标入瓶的只有几根,苏青青想原来这也是个技术活,怪不得投壶是体育项目,果然还是全身心协调需要一些力气和技巧的,这时候有辆福特SUV汽车开上了苏青青家的车道,苏青青警惕的看着车停止投壶,意外的看到是最不喜欢的程雷从车里面走出来笑脸打招呼:苏大夫,你好!

苏青青脑子还是对他称呼自己苏大夫三个字有戒定作用,心里想他来干什么,反正见到他就没有好事情,但是脸上还是虚伪的微笑回复:程警官好。

程雷也不等苏青青邀请就直接朝大门的台阶走来,苏青青只好把门打开让他进来,一进门程雷看到苏青青在玩自制的投壶游戏,不由高兴的赞许说:你这个玩法不错,安全,还健康。

苏青青听到他的赞扬反而像是讥讽,于是自嘲的说:我还能干什么啊,能干的和不能干的你不是都见证过了。

程雷好像没有把苏青青对自己的怨气放在心上,沉敛的目光看了一眼苏青青,没说话身体手势伸出手要过她手中剩下的一大把的竹签子,站在2米外一根根潇洒的把竹签子全部都投进花瓶里面,这一对比,苏青青心里那个泄气,自己玩点什么都有他来搅局,心里骂道瞎显摆什么,就你能。

苏青青窝了一团火便嘴上不客气的说:你来干什么,难道是看我经过你那么多次的打击后,还喘气不?

程雷笑了觉得苏青青真是牙呲必报小孩心性,插着腰灼视她的双眼真诚的说出邀请:苏大夫今天没有重要活动的话,就和我去钓鱼好不好?

苏青青本想说我还有很多事呢,看着他黑森森的目光的威力,不敢与他对视没有勇气直接拒绝,扯了一个女人无伤大雅的慌说:钓鱼太晒了,不适合我,我对紫外线过敏。

聪明的程雷听到弦外音,她没有其它活动,就霸气的笑着说:我是游艇,晒不着。

苏青青双手大拇指搓着中指不知道去还是不去,交往过几次的经历,让程雷好像知道自己在苏青青这里气场强大的如神,他直接双手扶着她的双臂往内屋大门一送,口气像家长般命令的说:赶快去换室外运动的衣服,水上风大,不要穿裙子,我在这等你。

苏青青从小因为自卑小心的保护自己的自尊心,练出来的高段位善于玩弄自尊心游戏,无论谁与苏青青玩自尊心游戏最后结果不是被气死或是自己死掉伤心,武力值爆棚的程雷不理会她自尊心的矜持,让苏青青和他打交道本能少智商的处于下风,反而让心中野草终于有光给照了一下的一暖,这么长时间,很久没有人关心自己带自己出去玩,于是心里春风拂面的去换衣服。

换了一身黑色运动服的苏青青坐上程雷的SUV车,刚开始心里有些不舒坦,想起崔媛媛说过程雷的同事都怕与他同车,可是想想自己前几回坐了他的车好像也是平平安安的,也许自己的衰气比较重压得住他的死神气场吧,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苏青青自我鼓气渐渐没有害怕的意思。10钟后程雷把车停在加拿大轮胎店,轻声对苏青青嘱咐一句:你在车上待几分钟,我去给你买个救生衣。说完他自己大步走进了轮胎店,不一会拿着一件黄色的救生衣回到车内,苏青青感谢的说:这钱不能让你破费,我转账给你。

程雷坦然笑笑说:没必要AA制,咱们中国人不都是礼尚往来嘛,别那么紧张,我看你也不是小气的人,你是否对我有不良印象?

苏青青听到程雷说出来自己心里那点不光明的小心思赶快辩白说:啊,没有啊,我应给感谢你都来不及呢,几次你救我于危难。

程雷双眉一挑的问:真的?

苏青青坦白的说:真的,崔媛媛说的,我觉得她说的对。

程雷嘴角歪了一下得意说:崔大律师比你有眼光,呵呵。

程雷开着福特SUV沿着400 高速公路一直朝多伦多北面开去,苏青青看着路旁的绿色的原野和树木一望无际的,心情也欢快起来。

程雷随意的聊天问:你以前钓过鱼吗?

苏青青说:没有,只是全家在湖边的度假屋玩过几次。

程雷斜着看了苏青青一眼感兴趣的问:那你有什么业余的爱好?

苏青青望着窗外想了想说:好像除了旅游,度假真没有什么。因为何德体育不擅长,所以钓鱼,滑雪都没有参加过,麦克特别羡慕的别人家爸爸从小陪着孩子玩各项体育活动,他都是和同学朋友混的,再说我没毕业就怀孕,接着就贷款开了自己的诊所,和何德又带孩子,又拼命赚钱还贷款,这些年好像忙忙碌碌的忘了发展什么爱好了,看电影算是一个爱好吧。

其实苏青青没有脸在陌生人面前说出来,她和何德繁忙的工作后周末的爱好就是夫妻生活,周末的时间都贡献给它了,两口子呆在一起哪都不想去,出去旅游和回国都是只是想给麦克见见世面和看看老妈。

程雷想怪不得去什么酒吧,脱衣舞等场合,没有什么特定的爱好,不就是像浮游生物被身边的生物潮流给引导的到处乱窜吗。

看到苏青青脸上忧郁的阴影浮上来,程雷不想再多说这个话题,免得苏青青又开始想起以前的日子难过,他故意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来,想把两个人了解的过程给简化,既然崔媛媛都托人来打听不光是人品还有婚姻状况,程雷直接问:崔律师已经把我的情况告诉你了吧?

苏青青没想到程雷会这样单刀切入,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转脸看窗外,如果不是在车上这个狭小的空间,苏青青真的想逃离程雷的眼力视线范围,觉得当着他的面自己好无力的感觉,就像一个地球人遭到了外星生物的打压,事事高过一头,被看破的不好意思的想程雷会读心术吗?偷看了一眼程雷他面部没有什么不好的表情,于是借了一个胆问他:你咋知道的?

程雷说:想想我们部门都是什么人啊,别人打听我还好,崔大律师打听,人们就会过度反应,好心的人会提醒我注意,别被什么人和案子给盯上了。都在一个圈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一听崔大律师来问就想到你,她是你闺蜜,你对我好像不是很喜欢啊!,否则你也不会深入了解我,为了进一步防范吗?

看陈雷猜中了自己的底牌,情急之中苏青青只想着解套自己窥探程雷的不良心思,没想到中了程雷的圈套说: 抱歉,程警官,你啊,帮助我多次,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没有不喜欢,而是很喜欢,更没有什么防范的意思。说完苏青青马上就后悔了,这个贼人心眼真多。

程雷志在必得的收获了一乐说:喜欢就好,我猜的没错,你我都是那个幸又不幸之人,都是单身,没有周末的家庭活动,这几次接触感觉你周末也没地方消遣,所以拉你来透风,除了互相作伴外,也是向你赔罪每次让你见了我受到惊吓的不良情绪。

说完苏青青脸有些红了,想程雷就差说出来自己去了那些不属于自己该去的地方,拐弯的教育自己,骂人不带脏字,手段真高,真是操的心真多,绷着脸故意洒脱的笑笑说:谢谢你,我,,,。

程雷侧脸大量了一下苏青青紧涩的表情,不由开心的呵呵呵的大笑,仍不住又接着逗她说:你说你怕我什么,我真不明白,苏医生。

苏青青被问的脸上粉转白,苏青青心想我真的怕他什么呢?告诉他因为出去浪被抓包而不爽,说不出口,没有找到合适的话就糊弄说:从小我就怕家长,怕老师,怕领导,更是怕警察。

程雷更乐了:啥,怕警察?

苏青青看着他傻乐的样子不由的打击他:是啊,大家都怕你们,时不时的就会开罚单,又没有什么本事,就知道欺负老百姓,看看多伦多那么多案子都破不了,要是在中国警察破案比这里厉害多了。

程雷摇摇头笑笑没和苏青青较真,隔行如隔山啊,他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们都怕牙医,从小就怕,牙疼不是病,但是谁没有看牙医的心理恐惧症呢。

怕再说下去这一路就会变成他们2人代表的职业劣势之争了,程雷老练的收网话题说:对,警察没有你们医生好。我投降。

他及时的策略服软特别有效,苏青青嘴角弯弯是一乐,收下了他的致敬。心想他真是情商高的人能弯能曲的,心中有些敬意升起。

说着程雷把车开进一家星光Marina 船舶停泊服务站,在Simcoe湖周围有很多家这样的船舶码头,在多伦多游艇是不允许停在自己的车道的,所以买了游艇的人家,只有选择把游艇停在湖边有水的码头公司统一管理,每年交一定数量的管理费。

程雷停好车,在后备箱卸下几个大箱子,然后用拖车拖着走,苏青青拿着新买的救生衣跟着,看着他结实健壮的身材,就像一个伟岸大山一样的踏实,苏青青感叹他的前妻真是没有福气,让这么好的男人落单在世界上。这家服务站停了100多条船,沿着石子路和草坪,程雷来到88号他的停泊位,他旁边的船正好要出发,是一对洋人白发族带着一个6岁左右的孙子,程雷友好的和他们打招呼:嗨,飞利浦,安娜 早上好。

西人老夫妻也是礼貌友好的回应:程警官,一些日子没见,早上好。安娜同时给苏青青点点头招呼,没有多说话,苏青青也礼貌的点头回礼。随着突突突的马达声,飞利浦夫妻带着孙子开着游艇走远了。

苏青青打量程雷的白色游艇还不错,9成新,像一个大鸟停泊在码头,随着波浪轻轻的晃动着,游艇上方是双座驾驶,游艇舱下部有洗手间,一个简易单人床,和双座沙发,及微缩版多功能的厨房设备。在岸上苏青青就注意了程雷的船上有个中国字“芬”,苏青青猜想也许是他前妻的什么名字的意义。程雷整理好装备,呼唤苏青青:苏医生把救生衣穿好,我们该出发了。

程雷带着墨镜穿好救生衣发动了马达,不一会开着游艇往Simcoe湖深处走去,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拂面,水汽氤温,程雷骄傲的说:多伦多就是一个水上明珠周围都是湖泊,淡水资源非常的丰富,住在多伦多不玩水的话,就等于没有享受到自然资源的红利。坐在副驾驶的苏青青享受着宁静自由的大自然的恩赐,心情开朗起来,她赞同程雷的话,多伦多是一个现实中的天上人间,活着在这里的人们真是很幸福。

程雷心中还是考虑苏青青怕晒的那句话,虽然游艇有棚顶,但是他还是把游艇开到一个有树荫投影的湖中小岛周围,抛下锚,拿出鱼竿开始钓鱼。程雷专心的在站在游艇尾部开始甩杆,苏青青坐在船舱内静静的看着他,四周寂静无声,无事可干的苏青青有大把时间好好的用目光去扫描程雷,他身高有1米八以上,挺直的腰背将灰色阿迪达斯运动衣撑的很有型,肤色健康的发黑色,剑眉星目和高挺的鼻梁没有任何娘气,反而是刀刻般的硬朗线条,嘴唇薄的很无情的样子,苏青青想也许就是这个薄唇让自己有寒意,牙医最喜欢先看脸上的嘴,也许人都没有记清楚,看牙就很有谱。都说唇薄的人很薄情寡义。

程雷根本没有在乎苏青青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射,他很投入在钓鱼的事业里,开始他想让苏青青学钓鱼,程雷手把手教苏青青上鱼饵,说:一个真饵,一个假饵这样放在鱼钩上,要让鱼觉得自己很聪明躲开了假饵,而去咬真饵,这样就容易钓到大鱼。

可是苏青青没有耐心和鱼斗,条件反射想着程雷说的一个真饵,一个假饵的理论,觉得程雷就是在变相教育她在《海豚》的遭遇,以为自己很聪明,结果是被别人钓的大鱼,想到这心里像有三味真火无处发泄,Simcoe一湖的水好像都洗不掉自己的愚蠢过去,于是就没了心情借口怕晒就不玩了,程雷就没有再勉强她,女人都怕晒黑了,想到这程雷摇摇头。不一会技术高超的程雷就钓够了六条一尺长鲈鱼,于是他就开始回到驾驶舱休息,苏青青说: 你怎么不钓了,程雷说:安省法律规定这个鱼只能钓6条,等一会无聊了再甩杆玩。

程雷到船舱内拿出两瓶冰镇可乐,递给苏青青一瓶,苏青青打开盖慢慢的喝着品味,眼睛看着湖面,避开和程雷对视缓解自己的内心的不适感,程雷喝了大半瓶可乐,清了清嗓子,眼神盯着苏青青说:苏大夫,今天邀请你来,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个事。

苏青青警觉的赶忙问:什么事

程雷嘴角扯了扯开口说:苏大夫,我有个想法,不如我们俩搭伙过日子。

什么,我们俩,搭伙过日子?苏青青内心一震都快晕过去了,喝的可乐都呛到嗓子里。心里懊悔不该登船,果然今天反常没好事,在船上无处可逃,又不能跳湖,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看着苏青青被震惊的样子,程雷嘴角甩出一丝笑容,又立马转瞬消失了,他明镜高悬给苏青青看说:你之前去酒吧,上《海豚》相亲网,不就是想找一个单身合适的人选作伴吗,按照你的目标人群,我想我很符合你的条件,我法定单身,职业也是正经,我的过去你都让崔媛媛打听过了,等于知根知底,比你那些场合选人要可靠吧,既然想找一个说话的人,为什么不可以试试我呢?

苏青青听了程雷的话快崩溃了,觉得他的目光像刺刀一样刺穿了自己的防护,以往种种都被他看光了经历都是自己的弱点,自己想去酒吧结识新人,自己想去脱衣舞厅释放饥渴,自己想在相亲网上找伙伴,,,这些过往都落在程雷的手里,像自尊矜持的大坝上一个个蚂蚁窝,面对他的洪水滔天,只能一泻千里的,不能转身逃走。对!不能躲避就硬刚,只能面对,苏青青语气也不装了,咬牙撕破脸的说:我找人去打听你,是觉得你就是我的剋星,我一出门浪荡就遇见你,所以才想查你,是为了躲着你,而不是对你感兴趣。

听了苏青青的抢白的话,程雷反而抿嘴一笑说:这就对了,你就是不喜欢我。

苏青青翻了个白眼说:是崔媛媛说你是我的救星,而不是我,后来我觉得她说的没错,所以我感谢你也是真的,怕你也是真的。苏青青干脆豁出去了,不想藏著掖着。

程雷沉稳的说:这就对了,讨厌我才是正常,大家彼此坦诚才是正确的交友之道,从最低处看才是真实的人生。

苏青青看把话说开 了,干脆爽快坦诚的说:你条件那么好,那么优秀,年龄还比我小不少,对于我来讲,你就是老鼠夹上的蛋糕,活了半辈子了,知道没有受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非分只想不是我的菜。

程雷听了没觉得是讽刺反而是赞美,喜欢苏青青说这些自己的好话,乐的开导说:既然你觉得我是优秀的人,为什么你不愿意拣现成的完成你的愿望,我又不是说dating,而是说彼此住隔壁,互相照料,等人老的走不动的时候,养老院不都是男女混住的在一个屋檐下吗,我们不过是提前了一些。

听到这苏青青嗓子发干,原来他在这埋了个雷给自己,闹了半天他说是这个集中养老的方案,把自己智商暴露在他的火力下,无法反击。毕竟跌到低谷的人,反正什么面子在他面前都被往事毁干净了,没法装纯洁,苏青青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挺直了腰板清清嗓子意外的说:那朋友邻居看到不好吧?

程雷笑了说:现在同性不能长期住一起,怕被说是gay,异性反而安全是正常人。

说完苏青青不由也笑了,真是tmd是什么社会,

程雷看着苏青青卸下伪装,现下以真实的面目交流,于是真诚的说:就是我们俩互相收容,学生宿舍形式,就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互相照应,有人照顾,你说那些成家的朋友都有自己的日子,像我这么帅去谁家,老公都不放心。

话说完苏青青实在憋不住的像老友一样的嘲笑他:脸皮真厚。

程雷笑着上杆子说:让你捡个漏,你把我这帅哥请回去当门神多好。

苏青青抬眼看了程雷不解的反问:那你把我当什么?

程雷目光如炬的望着苏青青说:当我的人间烟火。让我觉得还活在人间,还有能牵挂的人。他的话像是给苏青青心头一击,敲打在同病相连的那根肋骨上。

看着他目光有黑暗的雾腾起来,苏青青霎那间觉得高大的他有些脆弱,同情心泛滥的开导他:你前妻去世多年,你可以重新开始啊,条件这么好,和我这个老人家混退休,不应该吧。

程雷叹口气说:我前妻就是我的重新开始,和她结婚之前,我高中的女友也是意外事故去世了,所以我不想再祸害别人了,可能我婚姻生活剋印厉害,可是孤单一个人生活时间久了很难受。

苏青青有些愕然的望着程雷,果然你是伏地魔,单眼一瞪不由的脱口愤愤的说:那你觉得我可以被你祸害?

不料程雷意味深长说:我觉得你能收了我,每次见你都能救你在点上,很神奇,让我感觉很好,再说,你不是也祸害过别人吗?

苏青青低头不说话了,想想崔媛媛说的对,自己和程雷很像,自己爹按照老妈的话就是被自己克死的,现在何德的死说起来按照古代也是被自己克死的,还有高一的同桌李良偷政法机关的枪被枪打死,大学时候和自己过密的玲娟跳楼,大一一见倾心的外系好友王梦脑癌早早去世,周围一圈的死亡密码。

苏青青的沉默鼓励程雷猜对了苏青青的心理防线,就开始自己的蓝图乐呵呵的说:你看我们俩都是煞星,不如互相祸害,负负得正,为社会除害如何?

苏青青听了气急败坏脸铁青的甩出一句:你才是扫把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小说 《无问》 第七章 小说 《无问》 第六章 小说 《无问》 第五章 小说 《无问》 第四章 小说 《无问》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