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独上西楼(一百一十二)乡下

蜗牛湖畔
楼主 (文学城)

无言独上西楼 (一百一十二)乡下

 

奎云被小韩的父母安排在西厢房里独居。他们对这位儿子的救命恩人感激不尽。小韩从北京来信一再嘱咐要好好照顾冷大妈,说她是个极其爱干净,爱清静的人,不要让家里的孩子们吵到她,也不要让家里的气味熏到她。

 

奎云将自己的铺盖安排停当就进了北屋见小韩的父母。韩母是个小脚女人,从小缠足,一双脚活生生被挤压成了畸形。年轻的时候虽然行动慢一些,但毕竟自如。如今已经基本上下不了炕了。她长年坐在炕上,搓麻绳,纺线,补衣服,做鞋子。阴天下雨或者大雪封门,她大小便都只能在炕上解决。年轻时起早贪黑地操持地里和家中的活计,多年来的劳作和饥寒交迫使她看上去十分苍老。黑黄色的脸上留着岁月刻上去的道道痕迹。她的牙齿已经所剩无几,说话漏风:“大妹子,炕上坐。”韩母招呼着奎云。

 

奎云在炕沿上坐了。打量着对面坐着的女人:“谢谢,谢谢。给您一家添麻烦了。您贵庚?”

 

“你说什么?”韩母没听懂奎云的提问。

 

“我是说您今年多大岁数了?”待韩母报上年龄,奎云笑了:“我比您大十岁呢。”

 

“真的啊?城里人就是不同。你看着顶多五十岁。还是大脚好啊,看你走道多快,多稳当。你这脸盘还这么平整,一口牙也这么齐全,说什么也不像七十岁的人啊。“

 

如此,韩母称呼奎云冷大妈,奎云跟她叫韩婶儿。对小韩的媳妇,奎云唤她韩嫂。

 

奎云拿出一把水果糖递给小韩的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孩子们见到包着花花绿绿糖纸的糖果别提多兴奋了。奎云把糖平分给三个孩子。

 

这三个孩子面部黑皲皲的,最小的还流着两条鼻涕。衣服都是补丁摞补丁,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大概是缺乏换洗的衣服,孩子们的衣服都很脏,尤其是最小的,胸前满是粥嘎巴。

 

”让您见笑了。我结婚的时候去过一趟北京。那大马路,平平的。街上干净的比俺们这炕还强。您到我们这儿来真是委屈了。孩子他爹说当年要不是您照应,他早就没命了。您可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韩嫂对奎云说。

 

”哪里有那么邪乎。大家还不都是互相帮衬着。如今能到你们这里来,是我的福份。还求你们今后多多照应。“

 

第二天,大队长来了。他带来了奎云的口粮。一番客气之后,队长开了腔:”冷大妈,你这把年纪了是下不了地了。但是队里不能平白无故地给你工分和口粮,是吧?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村里的难处。你有什么特长吗?“

 

奎云想了想:”我除了认些字,会记个帐以外,没什么特长。“

 

”那你明天开始跟大队会计一起把村里的帐捋捋吧。我们这位会计是初小毕业,已经是我们村的秀才了。但是大家总是对自己的工分,分红叽叽喳喳的。你帮他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问题。“

 

如此,奎云开始帮大队会计清理账目。没几天她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会计其实一点做账的经验都没有。队里的工分和分红是一笔糊涂帐。会计每次分红的时候都本着”差不多就行“的原则,难怪群众有意见。

 

奎云开始把每个出工人的名字列在一个表格里。把每个劳力出一天工应该得的工分写在每一个人的名下。每人每天在账目上都有一格,记载每个人的出工情况。等到分红的时候,把所有人出工的工分加在一起,除以总粮食数量,得出每个工分的应得数额。再用这个数额乘以每个人的工分总数。而且她要求每次分红都公开账目。账目张贴在大队部的墙上,大家可以随时来查。除此之外,还在大队全体会上公布,以防有人不识字。如此,再也没有人抱怨了。

 

多余的时间里,奎云将韩家的三个孩子梳洗干净。女孩子已经八岁了,还没有上学识字。奎云叫她大妞。大妞每天帮着韩嫂做家务,喂鸡喂猪。奎云把大妞的头发洗净,还给她梳了非常漂亮的小辫子。得知她很想上学,但是家里认为女孩子上学没用之后,奎云开始教她识字,背诵诗词。很快,消息传了出去。一天,队长走进了韩家西屋,请奎云在帮助会计记账之余给村子里的孩子们开课。

 

于是,奎云半天帮会计记账,半天在村里的一座小庙里给孩子们上课。每天早上,炊烟还没有完全散尽的时候,小庙里就传出了朗朗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来识字的大多数是女孩子。她们渴求学习而不得机会。不久,就有人说奎云教孩子的是封资修。于是,队长塞给奎云一本毛泽东诗词。从次,小庙里传出的是“钟山风雨起苍黄”,“犹有花枝俏”。

 

一天,韩家的小儿子发高烧。奎云拿出自己带来的阿司匹林给孩子服下。第二天又出去挖了一些马齿苋等清热解毒的野草给孩子煎服。不久,就有人抱着孩子上门来求奎云给孩子治病。奎云一再强调自己不是医生,没有执照。但是公社离这里有好几里路,一般来说孩子病了都是硬挺着。如此,奎云只能勉为其难地给孩子们一些退烧清热的家常药品。很快,她手上的药就告罄了。不得已,她只能向女儿冷尚兰求救,让她寄些药来。平时,她在田间地头路边采撷一些有用的野草,按照当年跟方大夫学的那点中医,中药,自己炮制一些中草药。

 

 

版权归蜗牛湖畔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发。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一十一)烧鸡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一十)车站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零九)出行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零八)疏散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零七)备战
若妖
沙发!蜗牛姐高产啊!
若妖
奎云真是聪明又能干,很难想象一个70多岁的人还这么有干劲儿!
毛头
奎云生活充实了许多,学有所用,对村民有益,在农村的生活不会太难。
羽绒服
一直跟读,赞好文章!奎云就是那个村子的贵人啊!尤其是对那些女孩子们。
狮子羔羊
温馨
蜗牛湖畔
谢谢若妖。人的适应能力其实是很强的。我一直认为奎云是真正的强者,无论遇到什么厄运都能活下来。
蜗牛湖畔
小韩起了很好的作用。那个年代的中国农村文盲很多啊。谢谢留言。
蜗牛湖畔
谢谢跟读,谢谢鼓励。在中国农村,孩子们读书的机会不多,女孩子就更少。奎云的出现对那群女娃们绝对是福音。
蜗牛湖畔
乡下的生活是艰苦的,但是奎云不必再担心有人整她。狮子周末愉快。
若妖
是的,向奎云致敬!
2
2010的冬天
默默地点个赞。
蜗牛湖畔
谢谢啦。影子的故事落幕了,希望看到更多的好文章。
粗枝大叶
起码不用被批斗了
蜗牛湖畔
是啊,而且不用别人养着了。谢谢大叶留言。
猫姨
奎云的一身本事居然在穷乡僻壤用上了, 也感谢纯朴的书记慧眼识珠
蜗牛湖畔
多学点东西还是好啊,艺不压身,到了时候就有用了。祝猫姨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