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阅读: 于连,曾经心中的偶像

f
fuz
楼主 (文学城)

先打开这首歌听着,预热一下那颗年迈的心,再随于连小生的步伐,进入时光隧道,渐渐返青,细细回味。

视频链接: 

https://m.youtube.com/watch?v=7ECuPR-nnhs
 

 

《红与黑》讲的是法国古典版鳳凰男的故事,堪称欧式厚黑学大成之作。读大学时中译本刚出版,便做了校图书馆藏本的第一位借阅者。时隔四十年,于连半夜爬梯入闺阁的身影仍记忆犹新。

下面链接中文章虽短,但对于连的剖晰相当透彻、平实中肯。时隔近二百年,凤凰男的故事仍在不断上演。

文章结尾: "于连死了,他也只能这样选择。他的悲剧是一场典型的性格悲剧,无论他性格中近乎于女性的柔弱、腼腆与男性的暴戾、野心之间的瞬间转化,还他前半生颠沛辛苦的追求和生命最后一刻对于死亡的平静向往,都是他性格的极端和偏执造成的必然结果。生命原本是平衡的,当生命的一种状态达到巅峰乃至于近乎崩溃之后,随之而来的必然不会是平和与安宁,而是另一个极端。

于连必然走向死亡,他的命运里包含着伟大的自然法则。"

https://baike.baidu.com/item/于连/19913973  

更多的在讨论《红与黑》这本小说中于连这个人物的价值观问题

"于连没有什么值得叹惋的,路是自己选择的,结果也只能自己承担。"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046873

 

请欣赏精彩节选  《红与黑》下卷 第16章 凌晨一点钟

http://www.dushu369.com/waiguomingzhu/HTML/24596.html

十一点的钟声响了。他转动房门的钥匙,弄得哗啦哗啦响,像是已把自己锁在了屋里。他蹑手蹑脚地去观察整座房子,尤其是仆人们住的五楼。没有任何异常。德·拉莫尔夫人的一个女仆在举行晚会,男仆们在兴高采烈地喝潘趣酒。“笑成这样的那些人,”于连想,“大概不参加夜里的行动,他们应该更严肃才是。”
  “如果德·克鲁瓦泽努瓦先生在这件事中稍许冷静些,他应该在我进入她的房间之前就让人把我抓起来,让他想娶的人的名誉少受些损害。”
  他作了一番军事侦察,而且非常精确。“事关我的名誉,”他想;“如果我干出什么蠢事,我自己都认为没有理由对自己说:我没有想到。”
  天气晴朗,没什么主意好打。十一点左右,月亮升起来了,十二点半的时候,已经把府邸朝花园的那面墙照得通亮。
  “她真是疯了,”于连心想;一点的钟声响了,诺贝尔伯爵的窗子还有灯光。于连一辈子还没有这么害怕过,他只看到这次出击的种种危险,没有丝毫的热情。
  他去搬那架巨大的梯子,等了五分钟,看看她会不会改变主意;一点五分,他把梯子靠在玛蒂尔德的窗口上。他手上拿着抢,慢慢地往上爬,奇怪居然没有受到攻击。他到了窗前的时候,窗子无声地开了。
  “您来啦,先生,”玛蒂尔德对他说,非常激动,“我看了您一个钟头了。”
  于连感到很局促,不知如何是好,他根本就没有爱情。窘迫中,他想应该大胆,就试图拥抱玛蒂尔德。
  “不!”她说,把他推开。
  他很高兴遭到拒绝,急忙向周围扫了一眼;月光很亮,照得德·拉莫尔小姐房间里的影子分外地黑。“很可能那边藏着一些人,而我看不见。”他想。
  “您衣服的侧兜里放的是什么?”玛蒂尔德对他说,很高兴找到了话题。她感到不同寻常地痛苦,一个出身高贵的女孩子自然具有的那种矜持感和羞怯感又占了上风,折磨着她。
  “我有各种武器和手枪,”于连答道,因为找到点儿什么说而跟她一样地高兴。
  “应该把梯子拉上来,”玛蒂尔德说。
  “梯子太大,会碰碎下面客厅或夹层的玻璃窗。”
  “不应该碰碎玻璃窗,”玛蒂尔德试着用平常谈话的口气,可是不行,“我看您可以用绳子拴在梯子的第一蹬上,把梯子放倒。我屋里经常准备着绳子。”
  “这是一个动了情的女人!”于连想,“她敢说出她爱上了。她在这些预防措施中表现出如此的冷静、如此的聪明,足以让我知道,我并没有战胜德·克鲁瓦泽努瓦先生,我真愚蠢,我不过是接替了他罢了。事实上,这有什么关系!难道我爱她吗?他有一个接替者,这会让他大为恼火,这个接替者是我,就更让他恼火,在这个意义上我战胜了侯爵。咋天晚上在托尔托尼咖啡馆他是多么傲慢地看着我呀,竟然装作没有认出我来!后来他实在躲不过去了,但他向我致意时神情多么凶恶!”
  于连把绳子系在梯子的一端,慢慢地放倒。身子尽量探出阳台外,不便梯子碰着玻璃窗。“这可是个杀死我的好机会,如果有人藏在玛蒂尔德的房里。”然而到处依然是一片沉寂。
  梯子触到地面,于连设法让它顺卧在墙边种着奇花异草的花坛里。
  “我母亲看见她的美丽的花草都被压坏了,”玛蒂尔德说,“会说什么呀!……得把绳子扔掉,”她又极其冷静地说,“如果有人看见绳子直通到阳台上,那可就说不清了。”
  “怎么我的出去?”于连学着克里奥尔语,开玩笑地说。(家里有个女仆出生在圣多明各。)
  “您从门口出去,”玛蒂尔德说,对这个主意感到很高兴。
  “啊!这个人真配得上我全部的爱!”她想。
  于连刚把绳子扔进花园,玛蒂尔德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他以为敌人来了,猛地转过身,同时拔出了匕首。她相信听见了一个窗子打开的声音。他们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月亮正照着他们。声者没有再出现,不必再紧张了。
  这时,窘迫又开始了,双方都深有所感。于连看了看,门上的插销都插上了;他还想看看床下,但是不敢;那底下可能安置了一、两个仆人。最后,他害怕日后会责备自己不谨慎,还是看了看。
  玛蒂尔德陷在极度羞怯引起的苦恼中,她憎恶自己的处境。
  “您是怎么处理我的信的?”她终于问道。
  “多好的机会啊,如果这些先生们在偷听,他们可该为难了,战斗也能避免了!”于连想。
  “第一封藏在一本很大的新载《圣经》里,昨晚的驿车已把它带到很远的地方了。”
  他讲了种种细节,声音清晰,好让可能藏在两个衣橱里的人听清楚,他没敢查那两个衣橱。
  “另外两封也到了邮局,要和第一封走同样的路线。”
  “伟大的天主!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戒备?”玛蒂尔德惊讶地问。
  “我为什么要说谎呢?”于连想,就把他的猜疑合盘托出。
  “原来这就是你的信写得那么冷淡的原因啊!”玛蒂尔德叫道,口吻中疯狂多于温柔。
  于连没有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差别。话中的“你”让他昏了头,至少他的疑心已化为乌有,他大着胆子把这个如此美丽、使他如此敬重的站娘抱在怀里。他没有遭到完全地拒绝。
  他又求助于记忆,像从前在贝藏松和阿芒达·比奈在一起时那样,背诵了好几句《新爱洛缔斯》中最美的句子。
  “你有男子汉的胆量,”她说,没有怎么听他那些漂亮句子,“我承认,我想考验考验你的勇气。你最初的那些猜疑和你的决心证明了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勇敢。”
  玛蒂尔德努力用“你”来称呼他,显然,比起说活的内容,她把更多的注意力花在这种奇特的说话方式上了。这种剥除了温情的你我相称没有使于连感到一点点快乐;他奇怪怎么一点儿幸福也没有,最后,他为了有所感,就求助于理智。他看到自己受到这个女孩于的敬重,而她是那么高傲,从不无保留地称赞人;如此这般,他终于感到一种自尊心得到满足的幸福。
  说真的,这不是他有时在德·莱纳夫人身边得到的那种精神上的满足。在这最初时刻萌发的情感中,一点儿柔情解结的东西也没有。那是一种野心实现后感到的狂喜,而于连恰恰是有野心的。他又谈起他猜疑的那些人和他想出来的种种防范措施。他一边谈,一边想看如何利用他的胜利。
  玛蒂尔德还是很窘迫,好像给自己的行为吓呆了,能找到一个话题,自然也显得很高兴。他们谈到以后见面的办法。讨论再次证明了他的才智和勇气,他心里美滋滋的。他们要对付的是些很精明的人,小唐博肯定是个奸细,但是玛蒂尔德和他也不是笨蛋。说到底,到图书室会面不是最容易的吗?
  “我可以去府里任何地方而不引起疑心,”于连说,“甚至几乎能去德·拉莫尔夫人的卧室。”要到她女儿的卧室必得经过她的卧室。如果玛蒂尔德认为还是爬梯子好,他会怀着一颗欣喜若狂的心来冒这个小小的危险。
  玛蒂尔德听他说话,对他那志得意满的神气颇反感。“这么说他是我的主人了,”她心里说。她已经后悔了。她的理智对她刚刚干出的这件极其荒唐的事情深感厌恶。如果她能,她一定会把她自己和于连一起杀掉。当她的意志力暂时把悔恨压下去的时候,她又感到了羞怯,感到贞洁受到了伤害,因此痛苦不堪。她无论如何不曾料到自己会落到这种可怕的境地。
  “不过我总得跟他说话呀,”她最后对自己说,“跟情人说话,这是理所应当的。”于是,为了履行一项义务,她怀着柔情把这几天她为他作出的决定一一讲给他听,不过这种柔情更多地表现在言辞里,而不是表现在她说话的声音里。
  她曾经决定,如果他敢于像规定给他的那样,借助园丁的梯子爬进她的房间,她就把自己给了他。但是,把这种温情脉脉的话说出口,不会有人比她的口吻更冷淡、更客气了。到此为止,这次幽会一直是冷冰冰的。这简直是把爱情当成了仇恨。对于一个不谨慎的女孩子来说,这是怎样的道德教训啊!为了这样的一刻,值得毁掉自己的未来吗?
  经过长时间的犹豫,玛蒂尔德终于做了他可爱的情妇。一个肤浅的观察者可能会觉得这犹豫乃是—种最坚决的仇恨的结果,殊不知,一个女人自然萌生的情感要收回去有多么难啊,即使碰上她那样坚强的意志也一样。
  实际上,他们的热狂有些勉强。热烈的爱情与其说是现实,不如说是一种模仿的式样。
  德·拉莫尔小姐认为她是在对自己和情人尽义务。“可怜的孩子”她对自己说,“他表现出了十足的勇气,他应该幸福,不然就是我没有性格。”然而,她宁愿以永恒的不幸为代价,摆脱她正在履行的残酷职责。
  不管她对自己的强迫多么可怕,她还是完全地履行了诺言。
  没有任何悔恨,也没有任何责备,来破坏这个夜晚,在于连看来,这一夜与其是幸福的,还不如说是奇特的。伟大的天主!跟他最后在维里埃度过的那二十四小时相比,有多大的不同啊!“巴黎的这些高雅规矩找到了败坏一切甚至爱情的秘诀,”他对自己说,不过这对他就极不公正了。
  他站在大衣橱里,脑子里尽是这样的想法。那是在听见隔壁德·拉莫尔夫人的房里第一声响动时,玛蒂尔德让他钻进去的。玛蒂尔德跟着母亲望弥撒去了,女仆们很快离开了套房。于连赶在她们回来结束工作之前,很容易地溜走了。
  他骑上马,到巴黎附近一片森林中寻个最僻静的地方。他感到幸福,更感到惊奇。幸福不时地占据他的心,就像一个年轻少尉有了什么惊人之举,一下子被司令官提升为上校了;他感到自己上升得很高很高。前一天还在他上面的那一切,如今在他旁边了,或者在他下面了。渐渐地,他越走越远,幸福也随之增加了。
  如果他的心灵里没有丝毫的柔情,那是因为玛蒂尔德对待他的全部行为,不管听上去多么奇怪,是在履行一种责任。对她来说,那天夜里发生的一件件事都平淡无奇,她没有发现小说里说的那种圆满的极乐,她只发现了不幸和羞耻。
  “是我弄错了?难道我对他没有爱情?”她对自己说。

 

《红与黑》小说全文  http://www.dushu369.com/waiguomingzhu/hyh/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周末阅读: 于连,曾经心中的偶像 三伏帖 道家養生功法:适合女性成年人的站桩 科普:怎么种香蕉 王珍清大成拳站桩新手教程。
P
Panda_eyes
大哥我读不懂你啊。为什么是偶像? 他不是性格极端和偏执吗?
f
fuz
青春期看到胆大包天的于连搞定几位,老幼通吃,不偶像?在那个拉个手都被骂作流氓的年月,看到爬梯钻窗上床,不激动?那时年轻,注表象。
P
Panda_eyes
懂了懂了,使劲点头。
贝加儿湖畔
太长了,文学著作看得人着急。能否总结一下,于连是凭借什么走了桃花运的?年轻,帅气,执着吗?
f
fuz
聪明小白脸,心狠胆如天,嘴甜手脚贱,专找痴女骗。
贝加儿湖畔
懂了懂了,狠狠点头
吃与活
夫子此时贴这个,莫非有深意?

又黑体,又重点的

锅沿
这也是我想到的。如果你不问,我也不会问。
吃与活
夫子经常在类似的位置发帖,似乎想提醒网友

也许我过度解释了

P
Panda_eyes
咦,你抄的我的话吗?
P
Panda_eyes
思想太不单纯了?
吃与活
到了我这年纪,太单纯不容易

只能装单纯了。

虎嗅蔷薇
我原先就是只读过那最早的两三篇长文,基本知道了那个套路,就不再看那些。

然后看到夫子转的南怀瑾观自在菩萨那篇,觉得奇怪,于是去看了触发转贴的那篇。

总体来说夫子的感触挺灵敏的。不过,这篇没啥。

吃与活
我恰巧看到了你秒删的跟帖,基本同意。

觉得近于病态,但又不知道是什么病。也许是被压抑太过,需要别人肯定。也许更为严重。。。

f
fuz
不是,昨天写的。今早发在博客。大概被前几周那篇帖子中的“晨棍”刺激了,想了想,很多年没那感觉了。写于连,也算致青春吧。
f
fuz
本来只存在博客,看到晨棍又出来了,发到这儿来算打地鼠吧。玩过或看过这个游戏吧,拿个锤子砸………
f
fuz
最下面有全书的链接,一个周末,细细品味。古今中外,历史故事以不同版本反复重演
f
fuz
比你还“狠”
胡忆
真是邪乎,以为小说里才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