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键聊聊物理和学物理的

d
donau
楼主 (文学城)

上星期罗马尼亚的同事过来开会,带了他们的特产,长这样

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没人吃,我随手抓两块回家哄孩子,结果我们孩子齐齐大叫——太好吃啦,妈妈你多拿点回来!

切!——气我是不是?!买多贵多好的你们看不上,这什么呀这,caramel夹心饼干而已,没人拿只能过些天仍垃圾桶。

我能说什么哪,邻居的草坪更绿一点?

老键你没学物理,是物理界的损失,不是你的损失——我自己上不得台面的看法呢,是物理,比较合适轴一点的人(特别特别的,是要有那个PASSION)。

既然你提到科大,科大在国内现在最得意的是哪个?——我曾经是他同事,我们是一个大组,不是一个老板,那个家伙最厉害的,是真认真。他的小师弟,是我们的至交,那两年没孩子,那个家伙长在我们家差不多两年,几乎天天在我们门口的草坪烤肉,聊起来,他大一暑假,吉米多维奇那一套数学分析习题集,做了一本半。我做了多少?一页半!

所以呢,我觉得,勤奋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有人天生好一点,有人靠环境催一下可以多一点,有人吧,比如我,根本扶不上墙,直接认输最省事。

物理或者其他学科,做专业的话,我觉得拼到最后,就是拼勤奋,跟智力这些其实关系不太大,你说你担心比别人少一分或者智力搞不过他们,那真的是多虑了——我的看法啊。

拼完了勤奋拼什么?一颗开放的心。

我在计算中心做过,力学所做过,材料物理所做过,最大的感触是,我每一次的小小突破,都是跟同事聊出来的——我退出那条跑道,是对我来说太辛苦了,你的东西想给人承认,只有发表一条路,发表就要一次一次改,要去SOICAL,开那种行业会议混脸熟,我哪有那个PASSION。

所以呢,你没去走那条路,不一定是损失,其实你就算当初学物理,这么说吧,我不认为你今天还做跟物理相关的工作的那个概率,大过10%,现在回过头看,自然科学带给我的呢,是思维逻辑的某种模式,并不是直接的1对一的应用,这种思维模式我想是一点都不可能取巧的,就跟学开车一样,我们这里小孩子学车有个要求,你给我开够3000公里再来说考试的事——3000公里,够你把所有的错都犯一遍了吧。

然后再说说我见到的学物理的(外人眼里的)天才——我会解释为什么是外人眼里。

第一个是我曾经的一个同事,他是我们老板最得意的门生,三年三篇SCIENCE,两篇PRL,坐在火车上改的一个课题,得了我们这里的最高奖,一遍过(经常要改好几年的,如果你够执着)。我们老板(女的啊还是)拿到另外一个地方更高的位子,教授留给他,结果这个家伙说,那我也不要留在这里了,人申请了一个离家近的普通大学讲师的位置——要知道,我们这里啊教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过了这村没这店的!

他为什么不肯要这个教授的位置,是因为他有一对双胞胎的女儿,他说,我希望能天天送孩子上学的——他当时骑一辆那种后边带小挂斗儿的车把两个小家伙装车里接接送送。

第二个我认识的得那个奖并且一遍过的,是我们孩子爸爸——这个不一样的,是,我知道他的辛苦。他写完给老板看,老板批的SHIT一样,沮丧得无与伦比,花了大半年一个字一个字改,最后交上去之后,底下跟我说,根本没理老板的意见,就是他自己的思路,匿名的评语我看了,连他们老板都说,所里从来没有过能拿到这么高评价的。

外人能看见什么?能看见的是,厉害啊!我知道的是,别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