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的半个柠檬~Palermo 巴勒莫 1

安娜晴天
楼主 (文学城)

一年半前的秋天,买了一张机票就决定去西西里的巴勒莫。女儿上大学离家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我也急着离家,何况还有两周,我就要飞罗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年频繁去旅行,仿佛在追逐什么。现在明白了,因为现在根本出不了门了。

我在欧洲32年,去过很多地方,尤其是基本游遍了意大利,但真的没去过西西里岛。我以为,那里没文化,黑手党,脏乱差和贫穷,女孩子不要一个人去,因为西西里不是Italia.

的确,西西里不是意大利。我所居的德国,大文豪歌德有句关于西西里的名言

Italien ohne Sizilien macht gar kein Bild in der Seele: hier ist erst der Schlüssel zu allem.

如果没有西西里,那么意大利就失去了它的灵魂。西西里是通往一切的的密匙。

一进入这里,就听到高分贝的西西里方言,脏乱的街道,满溢的垃圾箱,汽车摩托横冲直撞,会给你一个小小冲击。同时这个城市又带给我一份惊喜,不熟悉的街道却带着着熟悉的童年记忆。它是一座残破的城市,百分之百充满烟火气,但是不经意间一拐角就看到古老别致的教堂,皇宫和喷泉,宁静古典而富有韵味。它是一座被误解的城市,巴勒莫非常值得花时间慢慢地逛,发现它意料之外的美和韵味。皇宫和新门巴勒莫大殿金碧辉煌,拜占庭的鼎盛,Capella Palatina

对,这里和黑手党有关,也因为历史上的贫穷,很多西西里人背井离乡,移民新大陆,找寻幸福和希望。这里也有一座欧洲第三大,意大利第一大剧院Teatro Massimo,19世纪末因庆祝意大利统一而建,被称为“巴勒莫新古典主义建筑的巅峰代表”。因为在《教父》中的出镜,使它更为著名。剧院前的广场是巴勒莫人周末聚集之地。

和黑手党有关的也是海港的这座建筑, Paolo Borsellino 和Giovanni Falcone反黑光芒和遗憾

对,巴勒莫有海港和海滩,

早在公元前8世纪,古希腊人就登陆了,他们在西西里建立了一系列文明城邦和古希腊文化。阿基米德就出生于西西里的希腊库扎,最后被罗马军杀死。西西里进入罗马时期,古罗马人和来自北非的迦太基人展开过数次争夺,然后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统治和文化, 之后摩尔人伊斯兰文化,诺曼人来了,西班牙人,每一次异邦的统治都在西西里留下了来过的痕迹,从西西里的古希腊神殿和罗马遗迹,到独特的阿拉伯诺曼风格建筑和东南部震后余生的西西里巴洛克风格小城,3,000年的历史,让西西里的丰富和美丽不只是一个传说。

我一直想写巴勒莫,但是不知道如何写起,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边走一边写。

周四下午提前下班,就到机场坐飞机,晚上7点就到巴勒莫机场,然后坐机场大巴到巴勒莫中心。一路看到的街景比较惨败,脏乱。

看到夜色中的Teatro Politeama 就知道要下车了,我订的饭店就在这附近。巴勒莫的奢侈品街就在从这里开始。

上了小小的电梯,门需要自己拉上,就到了最顶楼,饭店的老板还在等我。寒暄几句,入住,我就带着小包到街上寻食。

周四的夜晚还是有些寂静,十一点多,就回到饭店休息了,准备第二天去发现巴勒莫。寻找马赛克,喷泉,四角场 (看看和罗马的相比如何)还有集市,美食,西西里的柠檬。。。。

~~~~~~~~~~~~~~~~~~~~~~~~~~~~~~~~~~~~~~~~~~~~~~~

巴勒莫一夜睡得很好,第二天吃了简单的早饭,和老板交流了一下安全问题。他告诉我,巴勒莫比他的名声要安全,一般这里不会为难外来的女人。我要注意结群的青少年,带的手袋不要斜挎,要注意骑摩托的抢手,不要在抢劫时,小包勒着我的头而出事。我不带钱包,也不带信用卡,就把几张小票子放在裤袋里。还有几枚硬币,喝咖啡用。一个轻便的小包,一看就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在里面。

离开饭店,坐着那小小的电梯,下楼,走到大街上,沿着采购大街往四角场Quattro Canti方向走。路过Teatro Massimo,巴勒莫还没有完全苏醒。

四角场的名字其实叫做Piazza Vigliena,它标志着巴勒莫老城的中心,也是巴勒莫四个城区的分界点。两条主干道的交汇处:Via Maqueda与Corso Vittorio Emanuele。四个角上分别有四栋角楼,建立于17世纪初,带有明显的巴洛克标志。四个角上的四栋建筑的立面,从下到上分别代表四季、西西里的四个西班牙国王和巴勒莫的四个圣徒。广场中间,每天不同的时间四个立面会依次被阳光照亮,所以Quattro Canti还有一个别名叫Teatro del Sole太阳剧院。

这里通往大海

这张照片来自网络,我是拍不出来的

这个路障很可爱吧,最后一天马拉松的路障也有意思。这条路通往巴勒莫大殿,皇宫和新门。从这个门,我走进Chiesa dei Teatini, 我在巴勒莫的第一个教堂,典型繁琐西西里巴洛克风格

我来自Teatro Massimo,穿过四角场,继续向前,右边是另外一个喷泉广场Fontana Pretoria。那不勒斯总督儿子Luigi de Toledo在佛罗伦萨订制的喷泉,因为破产,不得不变卖财产回巴勒莫。他哥哥正好是西西里总督,就把喷泉买回来。当时西西里乡亲们对赤身裸体的雕像不感冒。而现在这是巴勒莫的一大景色了。

说起Toledo这两兄弟,他们还有一位著名的妹妹,西班牙公主Eleonora de Toledo,她是美第齐大公科西莫一世的老婆,那幅著名的肖像画挂在乌菲兹。(肖像画来自网络)

继续走几步,就看到这两座风格不同的教堂。左边那座有着阿拉伯诺曼式钟楼,巴洛克外墙,拜占庭式穹顶叫Santa Maria dell'Ammiraglio,海军元帅圣母堂。 12世纪建这个教堂的是希腊人,他是Roger二世时的西西里海军统帅,这里也是他和他妻子最后的归宿。所以,这是一座东正教堂。它还有个别名叫La Martorana。

里面金碧辉煌

这就是著名的 Roger 二世,耶稣为他加冕,西西里之王冠

马赛克,让我想起拉韦纳

右边的教堂叫 San Cataldo, 方方正正的建筑顶着三个阿拉伯风格的粉色圆顶。教堂建于12世纪,由威廉一世的将军建立,但因为同年他就被人暗杀,所以教堂只是建好了外观,但内部从未被装修过。教堂现在属于圣墓骑士团,当年东征十字军的骑士团中现仅存的两个。教堂大门上贴着代表骑士团的十字标志。

然后收步,往巴勒莫大殿方向走,中间穿小巷 去菜场 Mercato di Ballaro

这个菜场很大,一条街上很多摊位,不像罗马的干净,西班牙的富丽堂皇,非常原生态,让我想起有次在桂林去过的菜场。充满生活气息了,新鲜的蔬菜瓜果,鸡鸭鱼肉,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现买现吃的特色小吃,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而且价格亲民

照片挑的都是好看的,其实很脏乱,地上特别脏。我还是融入当地人民,在一家小摊位吃炸海鲜,这时,有辆黑色的车缓缓开来,里面是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穿着黑色皮上衣,他们一路开过,各个摊位向他们打招呼,很有教父小罗罗的模样。这时候,我才想起了,我在西西里,巴勒莫。

走出这些楼和小巷,就是巴勒莫大殿,另外一种风情。

我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前行,去皇宫Palazzo Reale。

皇宫建于9世纪穆斯林统治时期,所以从外表看有很浓重穆斯林建筑的风格。12世纪初诺曼国王Roger二世 就对宫殿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改建成自己的宫殿,金碧辉煌的Cappella Palatina帕拉提那礼拜堂也是那个时候修建的。随后被历任西西里的国王作为皇宫使用,如今这里是议会所在。           

这里最富盛名的就是Cappella Palatina

真正被惊艳到是进入礼拜堂之后,室内颜色有些暗淡,然后,就是大面积金灿灿的马赛克,让感慨一声“哇”

帕拉提那礼拜堂由Roger二世在12世纪初出资建造。马赛克拼贴是拜占庭艺术,制作帕拉提那马赛克艺术的那批工匠们应该和四角场附近的Santa Maria dell'Ammiraglio海军元帅圣母堂, Duomo di Cefalù 切发卢大教堂是同一批人。

蜂巢形的木刻装饰,很有阿拉伯特色的装饰风格

马赛克地板

出了礼拜堂,看外边的马赛克

中庭,可以感受到皇宫的高大

皇宫里面还可以继续参观

有个中国厅

还有机会参观西西里参议院

出了皇宫,哪也不想去了,就想有些人间烟火,回到四角场,去了一家西西里馆子,尽兴吃了一顿饭,三道。吃饭的故事,我最后一篇写。然后就去海港,一路上也是典型的西西里乱糟糟现象。到了海港反而很安静,就我一人,安静得有些不真实,让我觉得有些怕。天蓝海蓝船头蓝,这么美丽的环境,为什么有那么多西西里人背井离乡,去外面讨生活。

大楼上的壁画, Paolo Borsellino 和Giovanni Falcone反黑手党的勇士而被其谋杀,反黑光芒和遗憾

Porta Felice是巴勒莫的港口,是两栋对称的建筑,建筑中间为通车的道路,远看就像一个门。门对着入海口,背后就是巴勒莫的中轴路,通往四角场,一直往前就是巴勒莫大殿和皇宫。其实规划挺好的,谁说西西里巴勒莫脏乱差来着?

回到四角场附近的La Martorana, 然后就是我的西西里下午茶,咖啡和西西里点心Cannoli 。

一天满满丰富的巴勒莫。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