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茶轩 哪个男人不才子 哪个女人不佳人

铃兰听风
楼主 (文学城)

昨天, 终于鼓起勇气去 Hair salon 修剪头发. 
在 Mall 里吃过午饭, 逛一圈, 看到一间干干净净的发型屋, 刚好没顾客, 进去, 坐上那张椅子. 发型师说, 疫情前, 不预约, 根本不可能服务你.

剪完, 临走前, 她忍不住说我: 你的长发, 自然卷曲, 没有发型师可以烫出这么好的效果; 你人很爽, 要求说得一清二楚, 之后全程一声不响, 还有, 你交钱爽快.

她好有经验, 待我的头发如同有生命的东西一般, 小心翼翼. 是的, 疑人不用, 用人不疑, 我一贯如是. 

铃兰潜伏文城, 差一个月就 3 年了, 在城里, 压根儿就没见过不帅的帅哥, 不美的美女.

先生的文又潮又酷, 姚姚也好, 姚爷也罢, 你是 70 后, 他就是 70 后, 你是 80 后, 他也是 80 后, 咱茶轩, 哪个男人不才子? 哪个女人不佳人?

你画你的画, 他写他的字, 你立你的, 他坐他的, 你又震又荡, He kills time. 相看不过敏, 唯有小茶馆.

春夏交替, 咱这旮旯, 蒲公英花絮絮肆虐, 好多人都过敏了, 喷嚏, 流涕, 疲惫, 眼耳口鼻痒呵痒. 如果是 seasonal 的, 过一二个月有望不药而愈. 不管什么性 … 季节性或常年性, 说到底, 止痒靠正常的免疫功能, 与免疫脱不了干系的, 首当其冲是情绪.

铃兰看自己喜欢的诗, 文, 书, 画, 欢心, 愉悦, 免疫功能自然不错啰. 晒自己不过敏, 不蒜凡尔赛吧?

才子遇佳人, 压低声线试探: 我可以喜欢你吗? 佳人含羞, 呵气如兰: 可以. 嗯, 问一个问题, 我可以不喜欢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