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曾耽误知青,现在知青来耽误中国 ——— 看中美谈判及其他

姚顺
楼主 (文学城)

中国曾耽误知青,现在知青来耽误中国

 

 

风雅颂中,风最好;汉乐府,多精彩;边塞诗人前,什么宫廷苏东坡郭沫若?《知青之歌》算不上好,可前后看,有更好的?

 

屯田,戍边,上山下乡,是没有“出国”前的出国。下放,诚然;履新,也不假。这是中国从古至今,的内循环。循环出了个什么东东,明摆着。

 

 

楚辞,而不是秦风,赵赋,齐颂....

 

屈原,而不是李斯,蔺相如,燕赵慷慨之士..... 

 

因为,楚,美矣!楚辞,惊艳!楚文化,女性。

 

将楚辞当爱国读,糟踏了一半不止。应当作爱女人读。它是中国的古已有之的小提琴曲,屈原指柔,丝丝入扣地将于女的情爱,要奏尽似的。

 

读《红楼梦》,也感动。可写出的林妹妹史湘云秦纨尤二姐,只不过是阔少爷笔下的江浙“皓腕凝霜雪”。没法让感动走深。

 

读楚辞,深以为,爱,女性,姓women 。

 

江边容与,窗下徘徊。O Mio Babbino Caro唱的“爸爸,你让我去,我要去见他。不然我会死”;《握住你冰凉的小手》唱的“外面太冷,你不要让我走”,“你不要让我走”..... 于我,是楚辞的展开版。

 

 

看杨主任王外长在美谈判上发言:

 

中国曾耽误了知青。现在知青在耽误中国。报应!

 

右派,多是民国人。储安平,罗隆基等不是什么右派,而是民国人。照实说,不但官家不容,民间也不容。辛亥革命的超短命已经说明了。

 

右派不仅是政府划分的,老百姓也这样划分。

 

而知青,是红旗下成长的。他们之中产生了什么?至今,大约能看明白了。

 

九零后零零后呢?当好些吧!他们只是欠个好空气。

 

 

 

网传,王毅一派曾告发杨主任上班时看A片,好玩。

 

由此,一下产生了好几斤对杨的好感。也由此,更烦王毅那副会议脸了。

 

群里上了个杨主任在联欢会上唱评弹。很有腔调。也蛮喜欢听他的上海口音,比王毅的普通话好听多了。好像牙齿不好,以这样的牙口,在当今国际桌面上开腔,嘴一张,就掉了个印象分。

 

 

老实说,这代表团的派头,坐相,服饰,比当年签辛丑条约的差远了。这些人,脱了西装,就是个知青老头。清朝的官员,脱了官服,仍是读书人样。

 

没法弄。有清近三百年,还是养出个官样的。共和国七十年,官仍只是张皮。不信看两会主席台,李总理像个样外,还有谁有样?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中国曾耽误知青,现在知青来耽误中国 ——— 看中美谈判及其他 忒忒绿《读你》读议 杨主任王外长外交辞令和外交辞令之外的大白话读议 网传杨振宁去世和苏东坡诗词读议 读盈盈一水间《和姚老师讨论苏东坡,转一篇文章:人生缘何不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并加议(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