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 野蛮地书写生活之琐碎

铃兰听风
楼主 (文学城)

面包 ---- 窗外小风呼呼的

厨房, 眉眼软软的面包, 是同乡女友送的, Homemade. 

小时候, 我集邮, 集糖果纸; 荣升厨娘后, 集咖啡杯, 集碟皿. 选了烟岚色的瓷盘来盛面包片.

觉得蛮奇妙的, 岭南人吃面食不多, 可她什么都会做, 面条, 烙饼, 馒头, 花卷, 腊肠卷, 叉烧包, 奶黄包  etc.  据她说, 未嫁时, 厨房里只有妈妈和哥哥姐姐的身影.

我也有让别人惊呆的时刻, 我包的饺子, 每一只都胖胖的坐着, 勃勃的立着; 馅是我自己捣鼓的, 皮儿是去超市买现成的, 技能是军人出身的父亲传授的.

肥皂 ---- 肥皂是有表情的

我说: 一间温馨的房子, 一定有一个淋浴达不到同样效果的浴缸.

铃兰牌的肥皂, 无论固体, 粉状, 或液体, Bath Gel, Bath Fizzies, Bath Tea, Milk Bath Power, 全都带天然的香味: 薰衣草, 洋甘菊, 玫瑰, 百合, 茶树, 柠檬, 暗香浮动, 妩媚撩人 …… 非得介样子考验人性么? 不要, 够了!

想起一个笑话, 从前有座山, 山上有个镇, 镇上有间澡堂, 有一天, 不慎失火, 里面的人惊慌失措, 仓惶逃命, 街头白花花的一片, 一位老汉大喊: 快捂住呀! 女人们醒悟, 双手胡乱挥舞, 可是, 身体几个重点愣是捂不过来, 老汉猛摇头: 唉, 捂住脸, 捂住脸就行!

紫洋葱 ---- 疏菜皇后 & 心脏支架

有人说: 一旦洋葱从厨房里消失, 人们的饮食将不再是一种乐趣.

炸裂吃货们味蕾的私房菜:

洋葱沙茶猪扒 
洋葱孜然牛肉 
洋葱咸猪手煲
洋葱番茄鱼汤
洋葱青椒炒鱿鱼
洋葱木耳炆腐竹

《洋葱》是一首流行曲, 我喜欢听一位光头男歌手的演绎, 他的名字叫 “平安”. 

活下去 ---- 小妮子的眼睛像月亮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纪实文学《二手时间》, 若干年前, 花费了我一个多月的睡前时间读完, 平均每晚读 20 页. 印象中, 俄罗斯女人独立, 俄罗斯男人嗜酒; 上至元帅, 下至农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 追求, 秘密, 恐惧.

此刻, 从大脑海马回, 打捞一句话: 一个人要活下去, 只需要三样东西 ---- 面包, 肥皂和洋葱. 这是书中的一位父亲, 从劳改营出来后说的. 

回望 5 年之前, 我没有在网上 post 过一篇博文, 没有在任何网络论坛, 交流过半句话, 上网仅仅为了搜索所需的资料, 那时, 铃兰多么的剽悍, 居然敢在夜间, 啃让人喘不过气的书; 如今, 我多么的娇慵,  大部头的书俺不读, 代之以, 恣意地涂鸦风花雪月, 仿佛微茫的狗尾巴草, 都值得我矫情一番.

生活的真相, 迂迂回回不过如此: 月儿圆又弯, 风儿轻又重. 活下去, 面包会有的, 肥皂会有的, 洋葱也会有的. 

漂亮背后的潜台词, 除了可爱, 也是坚韧.

刘宪华小提琴演奏的 《Despacito》是野蛮的, 我写诗也是野蛮的. 

《小妮子的眼睛像月亮》 By  铃兰

山路蜿蜒  少年奔波村落间
赶场说书
琴弦抖落一地的光阴
泠泠三弦琴  离离莹草疏

山路起伏  少年将琴弹得
铿锵絮絮
琴弦弹断一根又一根
泠泠三弦琴   闻尽八风寒

说唱总有这一句
歌有三千七百本
不知哪本动人心
少年唱得  字字玑珠

山路侘傺  少年脚下蟠
为了看见猫狗和羚鹿
还有细声细气的小妮子
一路歌   一路曲  

师傅临终前  他说
琴弦弹断一千根
换一笺秘方  瞎子从此见光明
泠泠三弦琴  药方在呼唤

山路无休止  只管走下去
琴声远  心随她
少年以自己的情感  想象
小妮子的眼睛  像月亮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Deck 不能承受之重 (不是小说) 石头 与 小兰医生 梦中情人 与 睡眠 摇篮曲 你唱 我听 一顶浅珊瑚红色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