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人之自重

s
stonebench
楼主 (文学城)

不是指自尊自重的自重,是自己给自己增加份量的自重。

中国人也不是全部中国人,只是一小部分。

他们自重的方式是裹挟,挟X自重。比如多年前的“我爸是李刚”,是挟爸自重。少年前的瑞士旅馆事件的男主,是挟弱自重。

自重一般有两种手段:一是抬高自己,二是贬低对方。或一或二,都是自重的形式。比如“我爸是李刚”,就是一方面抬高自己:我有权力罩着;另一方面贬低对方:你算老几。这应该算是挟权自重。当街打滚比较微妙,它发出的信息是-----看哪,我被欺负啦。这是要制造弱势被强权欺负的现象,把对自己不守规矩的注意力转移开。本来错了却不老实承认,硬要搞成是弱者被欺负。这应该算是挟公义自重。

挟X自重的动机,俺推测,就是在理亏或者理所不当然的情况下,强行不正当地争取或者维护自己的利益。

这就危险了,可怕了。

因为这样的情况太容易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X可以是拳头,可以是武器,可以是钱,可以是权,可以是名气,可以是地位,可以是流量,可以是潮流,可以是嘴,可以是笔,可以是主义,可以是任何显得高大上的东西。它可以以高大上自我的形式呈现,也可以以矮小下对方的形式呈现。例子?太多了。凡是看了听了觉得不大对头的论证,基本都可以拿“自重”来解释。凡是这样的情况中都有一个“爸爸”,这个“爸爸”的默认设置就是“说出来吓死你”,不说出来,暗示一下,不吓死你,也可以证明你不入流。要是看另一面,则这样的情况中都有一个障碍,或执法或执事或执言。一般来讲,这个障碍走正常渠道又很难缠(其实更可能是自重的这类人走正常渠道的能力比较弱)。所以,对付障碍的最好的办法,除了或明搬或暗示地抬出爸爸以外,还可能会对障碍进行心理打击。最厉害的是双管齐下。

挟X自重的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相比于内心的良知,他们更倾向于认同一个强大的实体(如上所说,可能是权力可能是资本可能是某种概念或者意识形态,比如西方)。良知与实体的差别是,实体是固定的,而良心则不是固定的,它存在于一切领域,在一切判断中最先发生作用。但因为良知不缚执于任何具体的实体,所以它很难把握,更不可能给人带来直接的利益(比如对任何实体而言,都有优有劣。顺从良知,则好就是好,劣就是劣;膜拜强大实体,则只能或者只敢说好,不敢或者不愿说坏)。私心较重的人往往会跳过良心,直接进行利益判断。利益判断的结果就是他们更愿意依附于一个强大的能满足并且带来更多私利的具体实体(随便说一个,都可能,不,是肯定已经被这样的私心给供起来了)

基于自己对强大实体的膜拜的事实本身,基本上所有的自重者都会认为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在膜拜一个具体的实体。如果他们觉得别人不同意他们的观点,那么别人一定是在拜一个错误的实体。

是的,有这个可能。

但同时,也有别的可能。那就是,别人根本没有拜任何东西,他们只是在运用良心与良知。良知没有固定形态,但一定是在对事件的判断中显现。

依良心判断与依私心判断,用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标准,形成的是完全不同的意见流,当然也就不太可能得到相同的结论。讨论起来,良心流的唾沫横飞,自重流的板爸横飞。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当下之当,当下之下 王朔的太监喻 美国的种族主义和中国的种族主义 太极拳之沉肩坠肘与弹钢琴 歧视是病,很难治
中间小谢
美國人有identity politics,也許中國人有 identity ethics ?

譬如帖子裏的"自重"改為"自認"就颇像美國社會的一些現像:自認属于各种帶政治诉求的群體,以此為依据謀取權益。現在的 BLM 運動就帶這個方式。

就去年以来港亂一事,我發現一個老友完全不了解我,似乎就是由於他以为我在崇拜某些實體。

 

 

s
stonebench
那你的那位老友大概可以归为自重流了:)

你可以归为良知流。

中间小谢
我大概真算良知流,果有口沫横飛之習,反省中,覺悟中。。

當聽從niersi大師的建议,少上網,離争论。

而我朋友却不是自重流,還很有精神修為,却可以在一些事上如此解讀我。。十分慨叹。

 

 

s
stonebench
你没有横飞吧,我觉得立才横飞

你说话总是言简意赅。应该多来

立动不动就一大篇,两大篇,还连诗带文的。

你是良知流横飞minus版,立可以算是良知流横飞+++版

水宁
如果我对石兄有所误读,

石兄尽可以称我为“私心流”。按照石兄的定义,我只能将自己归于此类。自从对“小我”有了越来越多的认识之后,我可以比较确定,一个人在“小我”之下,必定私心。无论私心多少必定偏离了良心(当然也许我俩对良心的定义不同)。“你不在上主的世界里,就在小我的世界里”。坦率地说,我这样明确地说出来,是因为有点受不了二位兄的互捧。

我每天兴致盎然之事就是看“小我”。单就网上争论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比较明显的魔障。我自己的魔障是“逻辑混乱”,小谢兄的魔障是“西人之歹毒”,石兄的魔障恰恰就是“挟洋以自重”。所以,无论这篇看起来多么公允,窃以为作者或是读者都了解它并非公允。石兄并未从这里出发去做自己对王朔的要求即“深入的批判”:仔细省察一下自己的“挟非洋以自重”。以我看来,这种貌似的公允甚至不如不公。。。

前两天本来想给石兄的上一篇文章留言,指出“错误”(这里必须要强调一下,“这错误是我所看到的石兄的错误”)。只是我当时正好在书中读到这样一句话:“越过他人的错误吧,别让你的目光落在上头”。我非常清楚这话的内涵以及照做的好处。在网上看了这么多争论,我太知道什么叫“没有赢家”了。我完全了解说了最后一句话骂得痛快淋漓的人只是用“赢了”这种谎言来宽慰自己,其实内心丝毫没有得到快乐。想要指出别人的“错误”,说到底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正确”,这不过是用一个错误替代另一个错误。这里我并不是说不可以指正,我指的是石兄很知道的“情绪”。在情绪(小我)之下,人所做的只能是徒增冲突。至少我以为我现在是坦然之下才来留言,只说自己看到的。

个人以为,无论是“逻辑”或是“批判”,都是去检视自己对自己诚实的一种方式。如果用来纠正别人,就白白浪费了它们。而到了最后,逻辑或批判也要完全退出,因为它们的存在说明自己把世界“当真”了。(注:这正是那天我和小谢兄讨论的不同观点。我后来又去读了一下书上相关的部分,就是这个意思:在网上的争论是虚无的,“舍身饲虎”也是虚无的。虚无本身并无层次之分,否则就没有勘破虚无。在我看来,“少上网”未必意味着勘破了网事。)

看客2010
天上地下水里都不能有“憎恨”的情绪,还奢谈啥“份量”啊,歇了吧。
尘凡无忧
自重这个词误导人,解释起来费力气。:)我感觉石凳说的更像国人缺乏尊重意识,尊重自然,尊重事实,尊重他人,包括

他人的思想观点处事方式社会身份。。。等等等等。最缺乏的是对他人的尊重。缺乏对他人的尊重,显得好像自己就重了似的----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心理意识在作祟。。。这种缺乏到了严重甚至扭曲的地步,以致显露在蒙面的网上有狰狞的味道。。。。我一直想不通,这种缺乏从何而来。。。

 

个见啊,路过多言,不喜请忽略。:)

 

 

 

 

 

简丹儿
以斗争思维来看待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用价值论的是非来替代认识论的真伪,那么分岐产生的只是文革铬印加当代特色的戾气,

而没有了自己初衷所推崇的追求真理道途中的宽容精神,也没有了不卑不亢的风度。

 

简丹儿
:))太那啥了,发现总有那么些对 立 懂之深切护之深切的人,那个原创的大腕拥抱哥永远在为他点赞
看客2010
不是观点不同。是人家把刀都架到脖子上来了,吭一声怎么都成错的了?你这个ID是被盗用的吧?
s
stonebench
来来来,逐一回复

石兄尽可以称我为“私心流”。按照石兄的定义,我只能将自己归于此类。自从对“小我”有了越来越多的认识之后,我可以比较确定,一个人在“小我”之下,必定私心。无论私心多少必定偏离了良心(当然也许我俩对良心的定义不同)。“你不在上主的世界里,就在小我的世界里”。坦率地说,我这样明确地说出来,是因为有点受不了二位兄的互捧。

*************

水宁就是水宁,忍不住赞叹一下对私心的定义的敏感。俺原帖中倒数第二段:“但同时,也有别的可能。那就是,别人根本没有拜任何东西,他们只是在运用良心与良知。良知没有固定形态,但一定是在对事件的判断中显现。” 有没有觉得突兀?这里俺本来是要说一说人的判断中良知与私心的关系,就是水宁兄要说的:人的判断一定有私心的成分。但是不想扯太远,就打住了。

因此,你觉得俺自认为俺的判断代表了良心或者良知?不。确切地说,俺只是觉得俺(的私心)在某种程度上追随良知。当然,原贴说得不清楚。谢谢水宁兄追问:),至于“互捧”,俺咋不觉得被捧了涅?俺略有捧立的倾向,也不是因为俺赞同他的观点(其实他的很多观点俺都不赞同),而是佩服他喋喋不休不恼不怒的心态,当然,还有超棒的文字感。

 

我每天兴致盎然之事就是看“小我”。单就网上争论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比较明显的魔障。我自己的魔障是“逻辑混乱”,小谢兄的魔障是“西人之歹毒”,石兄的魔障恰恰就是“挟洋以自重”。所以,无论这篇看起来多么公允,窃以为作者或是读者都了解它并非公允。石兄并未从这里出发去做自己对王朔的要求即“深入的批判”:仔细省察一下自己的“挟非洋以自重”。以我看来,这种貌似的公允甚至不如不公。。。

**********

俗话说,来说是非者即是是非人。这话几乎每次在俺抒发不平的时候都会跳出来。俺在议论别人的是非的时候,心里肯定有是非取舍,当然就是是非人。但俺的重点不是观点本身,说谁的观点对谁的观点不对,俺不能完全站在别人的角度,因此也没有理由冒充公允来判断观点本身。俺的重点在哪里?在思考为啥有人可以好好说理有人不能(这是指观点的论证方式,不是观点本身)。俺喜欢在思维方式上找原因,因此暂时把不就理说理就事说事的思维归结为示强与示弱。是的,俺喜欢听到看到细密客观的分析,不喜欢听到看到“我爸是李刚”式的强悍。如果说这是不公允,那俺就是不公允。这一点,俺也没有掩盖。如果没有直说也算是掩盖,那俺就是以掩盖的方式说了:))如果说这是挟X自重,也可以。但那大概是水宁兄的定义了。俺对自重的定义的前提是不讲理,也许俺的表现是不太讲理,但俺的本意是,要讲理。谁有理谁就更可信。

驴兄也好,立兄也好,小谢兄也好,当然也有水宁兄,你们的观点俺都有不赞同的,但俺没有不平的感觉。因为俺看到听到的是理性的议论。

这样说会清楚一点儿吗?持有观点本身不算挟X自重。说西方好中国差不一定是挟洋自重,说西方差中国好也不一定是挟非洋自重。自重的必要条件之一是:因为挟了X,就认为不需要讲道理了。

 

前两天本来想给石兄的上一篇文章留言,指出“错误”(这里必须要强调一下,“这错误是我所看到的石兄的错误”)。只是我当时正好在书中读到这样一句话:“越过他人的错误吧,别让你的目光落在上头”。我非常清楚这话的内涵以及照做的好处。在网上看了这么多争论,我太知道什么叫“没有赢家”了。我完全了解说了最后一句话骂得痛快淋漓的人只是用“赢了”这种谎言来宽慰自己,其实内心丝毫没有得到快乐。想要指出别人的“错误”,说到底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正确”,这不过是用一个错误替代另一个错误。这里我并不是说不可以指正,我指的是石兄很知道的“情绪”。在情绪(小我)之下,人所做的只能是徒增冲突。至少我以为我现在是坦然之下才来留言,只说自己看到的。

*****************

哈哈哈,说是错误,一点儿也不错。如上所说,来说是非者即是是非人。俺在不平的时候,就是落在情绪里,就是是非人。但实在是落进去容易跳出来难啊,别看俺喜欢分析,但没有定力,一碰到情绪就落进去,一落进去就很难跳出来:(

 

个人以为,无论是“逻辑”或是“批判”,都是去检视自己对自己诚实的一种方式。如果用来纠正别人,就白白浪费了它们。而到了最后,逻辑或批判也要完全退出,因为它们的存在说明自己把世界“当真”了。(注:这正是那天我和小谢兄讨论的不同观点。我后来又去读了一下书上相关的部分,就是这个意思:在网上的争论是虚无的,“舍身饲虎”也是虚无的。虚无本身并无层次之分,否则就没有勘破虚无。在我看来,“少上网”未必意味着勘破了网事。)

*************

这段话说得不错。俺本来也有狡辩:“不当真”是至理,但是“必不当真”就不是了。但这种狡辩说得太多了,做不到也没有用。所以还是水宁兄说得对。

谢谢水宁兄指点:)

s
stonebench
正是。俺也是在想从何而来。

为何如此。

瞎操心。。。

s
stonebench
您的有趣儿解读的有趣儿引申

俺虽然不太理解,但还是谢谢吧。

改了一下,把原题目中的“你”改成了“您”。

 

水宁
岂敢指点,本来就是和石兄分享最近的心得。

我在学的“奇迹课程”主要分两本书,一本书是理论,另一本是练习。

理论方面我的理解程度应该可以达标(石兄更没有问题),但还是有不少话语令我拍案惊奇,就像太阳出来驱散薄雾那样一切都变得格外清晰。很多年我一直试图脚踏两条船,以世外的真知去解世间的忧愁。读书以后才豁然明白,“不是在上主的世界,就是在小我的世界”,二者根本不可能兼容。我也是第一次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郑重捧了那么多年的那个烫手的山芋(小我的世界)扔出去。所以,石兄提到“良心”,我立刻就想到在小我的世界里,“良心”需要很多前提。

同样地,我觉得无论是立场不同底线不同还是思维不同,其实都是透过“小我”去看的。五十步一百步,没有本质上的差别。石兄接受其中的一些不同,不接受另一些不同,显然出于小我。我强调“我所看到的石兄的错误”,也因为我知道那并非石兄的错误。不过我可没说石兄不该“说是非”,本来石兄也该为茶坛添砖加瓦。我说的是说完是非之后应该落到哪里,否则是非好像就白说了。但是石兄在说的时候就看得清楚,想来是没有白说的。

“奇迹课程”的 练习分为365课,每天不能练习超过一课,所以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这个练习每次用时一分钟,每天也就三五次(还不许多做)。起先我也不太上心,觉得自己的水平超前。渐渐才体会到那种“圣灵的帮助”的效果。好像是把绳子套在基座上,没事扯几下,上面的大楼开始有了晃动的迹象。“不当真”似乎变成有可能的事情,故此,我才又开始提起它。

多谢坦率。

水宁
姐妹还是姐妹。。。

很多感受不同,大家各自的痛点不一样。也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就同了。

至少我知道你俩有一点是相同的:心地善良。:)

看客2010
内三八法律一出台,您就拿一口袋往里塞人,然后做无辜小白兔状,服了您!
看客2010
写阿鲁木江和外公外婆的MM走丢了,痛心!
s
stonebench
您这敏感度和联想力, 俺是真跟不上啊

三八法律是啥?香港的国安法吗?跟俺说的王朔的比喻的逻辑,有些人的讨论方式有啥关系?

为人父
良知是不受政治观点挟持的。有些人的良知已经被自己的政治观点绑架,而这样的人却最喜欢秀良心。动不动就指责观点不同的人没良心。:)

 

s
stonebench
再谢指点:)

说“指点”,俺是严肃地。

因为可能憋闷太久,最近越来越暴躁。有时候发了脾气之后还想:咦,这个道理我想清楚了,咋还控制不住?

真的想清楚了吗?

其实没有。学来想出来的道理可以用来分析现象,但其实只是在迎合脑筋,享受理论上的融洽带来的舒适感。最关键的地方还是没有透过。

真明白,一定可以做到。做不到,就还是没有真明白。

所以,谢谢指点:)

 

s
stonebench
同感。一是一二是二就事论事有啥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