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和立兄聊天

悟空孙
楼主 (文学城)

立兄好,不记得在茶轩和您有过交流,对于您的文字风格我不太熟悉,虽然您几次提到我,我不知怎么回复,前几天心血来潮没有认真思考就码了一大段调侃,既不严肃也不严谨,请见谅。

首先说明一下,这个标题是我偷来的,这本是四川成都七中老师的开课辞,看到您的“史诗论”引起的争议,想到这句话。不过我先声明,我能理解您的“史诗”——疫情发生后全中国人投入到前所未有的抗击病毒的战役中,这种宏大的场面的确是史诗级的,这不是对政府的歌功颂德,更不是对病毒魔鬼的点头哈腰。

但是,这个冬天真的很冷,春天远远没有到来,对那些有着严冬苦寒经历的人们来说,“史诗”并不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况且茶轩之外,已经出现了“纵做鬼也幸福”之类的诗篇,所以有些网友们的情绪也可以理解。

立兄,我很赞同你的态度,这个时刻,我需要的不是情绪化的口诛笔伐,不是杀气腾腾的渲泄,而是理性客观实事求是的探讨, 正如您说的,讽刺和谩骂,不创造任何价值。观点可以不同,但是任何的讽刺谩骂和人生攻击都是要不得的。“请水宁接受挑战,显示你一下的逻辑分析,不要总是说出一些显得很高的话。立对于姿态不感兴趣,只重视你的推论过程。”——这句话说的很好,我们都要努力,其实您自己也应该检讨一下,如果您自己总想着“拯救亲爱的水宁”,是不是也是站得很高的一种姿态而不是虚心的相互倾听呢?

您说:“批评我的人至今没有人真正做出让我能反省的分析。当然他们不可能拿出有力证据“。我越俎代庖的来推理一下证据,不求您反省,只希望您倾听。

您建议从这个关键而且比较肯定的事件的时间点来看看:

12月中旬发病

1月4日-7日,第一批专家组已经赴武汉调查,得出初步结果,并在国际上发表论文。

1月中,武汉各种节前的活动照旧,没有任何针对疫情的特别措施。

1月11日-20日,第二批第一批专家组赴武汉调查,发表疾病可以人传人。

1月23日,武汉封城,全国进入类似战时的抗击疫情的状态。”

从时间点分析是个不错的切入点。就你采纳的四个点,你的结论是:“为这次中国的整体反应和效率都是相当不错的,中央政府根本没有责任”。

不知是您的疏忽还是感觉偏差,您遗漏了一些重要的“点”。事实上,最初的发病不是12月中,官方报道是12月8日,可是12月1日《柳叶刀》上就发表了武汉金潭医院医生的论文,证实有不明原因的肺炎病毒出现,联系1月20日武汉病毒所就申报了专利,说明这个病毒早就在一线工作者的视线里了。

12月10日,发现3名病人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12月30日,李文亮等8人在朋友圈 “散布谣言”。

12月31日,武汉首次公开发布疫情,但指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但通报指,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日华南海鲜市场被关停,同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称,8名网友因发布不实信息被 “依法查处”。

1月6日湖北省新华医院一位呼吸内科医生出现肺部异常。医院召开内部会议,强调不能把情况外泄,尤其不能 “告诉媒体”。该院随后出现多名医护人员感染,并有医生去世。

武汉市两会闭幕。在此期间,1月6日、7日、8日、9日、10日,武汉市卫健委未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报。

1月8日国家卫健委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协和医院有多名医护人员陆续感染。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称,在1月3日以后武汉未发现新发病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同日,湖北省政协会议开幕,湖北进入省“两会”时间。

从1月11日到1月16日,武汉市卫健委连续7天宣布未有新增病例。

1月18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有4例新增病例。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大量人员聚集的“万家宴”。

1月20日武汉新汇报136例确诊病例,累积确诊的病例人数猛增至198人。

1月23日武汉、黄冈、鄂州等多个湖北城市陆续宣布“封城”,同日,中共中央举行春节团拜,习近平大谈中国梦,只字不提武汉疫情。

好了,从这些时间点是否可以看出,something is not right?

的确,封城不是一个一拍脑门子就能决定的事,况且封城的正确与否也是可以讨论的,但是从武汉出现不明原因患者开始(有报道说11月间就出现疫情了),到1月23日,政府都做了什么?或者问,政府做了哪些不该做的?

从第一批疫情发生,政府高层就应该掌握一定信息了,因为,(新华社:中国在2003年就已建成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平均报告时间从原来的5天缩短到4小时内,并具备了在72小时内检测300余种病原体的能力。这个系统最大的特点,就是直接报告,上面、下面想截也截不住。)

而您说第一批专家似乎既没有向武汉政府报告疫情,指导防疫工作,也没有向中央报告。那这套系统为何形同虚设? 您又说:“第一批专家组已经赴武汉调查,得出初步结果,并在国际上发表论文”,这太说不过去了,难不成他们调查的目的就是在国际一流刊物上发论文?(世界卫生组织于2月11日到2月12日在日内瓦召开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谭德塞指出:“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发表文章、申请专利和谋取利益,最重要的是遏止新冠病毒疫情和挽救生命。)

一月23日封城了,习近平还大谈中国梦对疫情只字不提,之后高调宣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据武汉市行周先旺自述,武汉早已在12月份就向中央报告疫情,你还觉得“中央政府根本没有责任”?“抗击疫情的决定和组织相当出色”

虽然李医生的言论可能对防疫没有什么影响,他严格说也不是什么吹哨人更不是英雄,但是请他喝茶的法理依据是什么?广义上说,如果这个社会对不同声音有相当的宽容,有媒体能自由的报道一切“负面”的消息,那么百姓和高层是否会早一点对病毒有足够的重视?

可惜,媒体这次起到的作用并不好,负面的一律压着,为两会让路,为和谐的万家宴大开绿灯。两会期间为啥没有任何疫情发布?其实早有百步亭居民向领导反映取消万家宴,领导置之不理,媒体还大肆宣传,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什么?

在湖北两会当天,在医生已被感染的情况下,为啥还宣布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并强调不能把情况外泄,尤其不能“告诉媒体”??

今天的百步亭已经是人间地狱了,当初的领导如果认真倾听居民意见,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话,是不是能减少一些感染者?

反正我不同意您说“中央政府和习在这次疫情中似乎不仅没有明显罪行,重大错误或失误,相反处理的是相当出色,可圈可点。

当然,不是说政府就一无是处,疫情发生后政府的很多措施还是到位的,全国一盘棋迅速高效的手段是其它国家很难做到的。但是可圈可点的是千千万万敬业的医务工作者,是各行各业,海内外华人的团结一致的默默奉献。只是,寒冬腊月不宜高唱春天的故事,等到春暖花开再载歌载舞不迟。我相信你说的:“一场欢庆伟大胜利的举国狂欢不久之后就要开始啦!那时中国人民的自信和自豪感将是令人吃惊的。

但是,我更赞同成都老师说的,“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要有名有姓,拒绝一切匿名的纪念。“——我希望,在“举国狂欢”的同时,在华南海鲜市场原址立一块人民英雄纪念碑,一面是活着的英雄的名字,如钟南山,一面是逝去的英雄名字,如李文亮(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而是他代表了在岗位上牺牲的所有医务工作者)。

或许,我也是过于关注阴暗面的一个人,我同意你说的:“一个人总盯着阴暗面,心态会变”,但是,当一些阴暗的东西浮出水面的时候,我无法装作看不见,更做不到“红肿之处,艳若桃花。”鲁迅先生总是揭示社会的阴暗面,但是他的尖酸刻薄对于中国社会的贡献是郭沫若这类文人无法比肩的。当然这是两个极端的例子,我想表达的是,当一个人在危机时刻,多看一些潜在的危险和负面的结果总比赞叹自己的勇敢顽强要好很多。

谈谈我们的共同之处:我也不喜欢革命,我回国也亲眼看到老百姓尤其年轻人大家安居乐业,根本没有革命的冲动。你的观察也是准确的:“咱们中国人,那不是只要有饭吃就是乖乖宝,只要有钱挣就会特听话,忍气吞声,吃苦耐劳,不需要自由,不需要正义。……我们中国人并不在乎自由的。也没有那多重要的有意义的话要说。人类近现代的重要的思想,原创的理论,没有一个是中国人搞的。

然而,你不觉得这个现象很可悲吗?既然你说:“没有必要的监督制衡,言论和思想的自由表达,无疑我们将越来越依靠神一样的领袖。历史证明,当人类需要神时,就会有神。所以正是我们的幸运,我们的神情,和我们所有的安全感的来源。但历史同样证明,世界上其实没有神。而且,英明的领导人也是不可持续的。“

既然如此,革命不革命岂是谁能够把握的,纵观历史,历次的革命都不是全民起来造反,鲁迅笔下那些伸着脖子砍杀头,抢人血馒头的人要革命吗?别说阿贵,祥林嫂都没想着革命吧?可是大清在一小撮人里通外国的煽动下,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轰然倒下的,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也是在一小撮人照搬西方马列,宣传共产,败退小岛的,今天国内虽然大多数人拥护政府,热爱祖国,但是那股强大的暗流与民怨也不容小觑。我相信历史的必然,没有一个领袖是万寿无疆的,没有一个政权是千秋万代的,政权的倒下往往就是那看似偶然的一根稻草。越是要刻意避免激烈的革命,越是用高压维稳,这种突然的变革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越快。伟大领袖嘭的一声被爆头不需要天天策划组织暗杀折磨这个国家的人民,人民也不必忍受苦难,饥寒交迫,齐奥塞斯库如此,萨达姆也是这般。高压锅的爆炸就在一瞬间,之前一锅的美味佳肴一定是香气四溢的。

你说:“ 今天的科技正在使个人在专制社会中完全丧失反抗的能力。“你确定吗?科技如此强大,你何至于” 每次翻墙我都有一种肛门撕裂般的痛苦的感觉。“?

中国有千千万万安于小康,老婆孩子热炕头,喝着小酒看春晚的人,也有一小撮忍受着肛裂的剧痛翻墙的人,更有刘晓波那样不怕牢底坐穿的汉子,历史的天枰往那一头倾斜,谁都说不准。一切皆有可能。

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吧,外面很冷,但我想出去走走。

冬天来了,春天不会很远了。但愿春天里,病毒的明天不会如此嚣张。

二胡一刀
你写得很细致。补充一个,华女士说从一月三号开始中方通报美方达三十多次。这段话据说现在已经从外交部网上撤下了。
悟空孙
谢谢补充,这段话还在
L
Lifehere
再怎么波澜壮阔,灾难仍然是灾难,越史诗被卷入的小人物们越悲催。

乱麻一团,没必要没可能一根根的解。有权利的自然让他人付出代价,有血性的必然要求个说法。握大局的想蒙混过关,一如从前每次,不甘心的极可能又心上立刀,忍了还忍。明智的愚昧的总有理由原因接受现实,并以为那是唯一的合理的最有利的。

影云
写得真好!
玄野
灾难面前需要组织良好的政府,但是那位锤子从任何角度讲都是抗疫的障碍,同时也是病毒的帮凶,瘟疫泛滥的元凶。万死不足以赎罪。

现在派人去前线依然忘不了权斗,至于俩人是否能比菜包子强,是猪队友还是疯狗式管制,就不得而知了。但愿他俩能干点人事,而不是像锤子一样不开窍。湖北人太惨了。

悟空孙
为千千万万小人物祈祷

正是他们书写了史诗

悟空孙
谢谢你
悟空孙
湖北人太惨了!问好玄野兄
文革传人
花果山那多美味,居然没吃胖。还是那个细节而较真的猴哥,问好。
青字
悟空孙的的文,逻辑清晰,语调平稳,驳斥准确堪称民主体制下言论自由保护下辩论的楷模。
玄野
猴哥好。
悟空孙
魔鬼一般都在细节里,问好!
悟空孙
谢谢你!
一灯可除千年暗
老孙很认真,赞一个!

信息时代的信息泛滥,真伪难辨,我是从来不完全相信那些媒体报道的,当然也不会完全不信,只会留在那里存疑,不下结论,直到比较确信的时候。

文中所列的信息即使属实,也可以列出多种不同的解释,因为那些都是表象,没有人真正知道背后有多少事情发生,以及每一决策人的思考过程。在我个人看来,这些如果是错误的话,也一定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对于整个疫情的发展的影响有多大也很难说。实在没有时间多写,但是象习在发言中是否提及疫情其实没必要认真,他这样做未必不妥,关键看看对于整个疫情是怎么做的。

易经中提到变革有三种:1. 彻底的颠覆性的革命 2. 从上往下的改革,中国的改革就是一例。3. 如南风之熏潜移默化的方式,不知不觉的改变。个人认为对于国家,第一种任何时候都不可取,尽管历史上发生过太多次。

悟空孙
同意,彻底的颠覆性的革命对一个民族不是好事,可是

我们这个民族基本上走得都是这条路,如何避免,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宽松的环境,顺其自然。强制的管制监控肯定是不行的。

股聋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越是“史诗”

越是“波澜壮阔”

越是"列宁在1918"

偶越不寒而

"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