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喀特山】(4) 入魅境一证难求

文学城
wenxuecity
世界风情
最新回复:2017年10月17日 8点7分 PT
奚凡
楼主 (文学城)

在卡斯凯德山的中段,隐藏着一处喜欢徒步的人才会知道的宝藏:The Enchantments(迷幻魅境)。这是 Alpine Lakes Wilderness 里一个群山围绕湖泊众多的高山盆地。到这里露营,需要每天限发的许可证。国家公园管理处把这地方划成五个区:Eightmile, Stuart Lake, Colchuck Lake, Core Enchantment, Snow Lake,而其中最精华的是 Core Enchantment。

(1)从 Colchuck Lake 进山的步道起点到 Snow Lake 步道出口一共是十八英里,有跑山的牛人能一天进出,俺这样的凡夫宅男当然连那样的念头都不会有。和美加其它各处有限数许可证的地方一样,每年开放申请的那一天,听说一小时内就会被抢购一空。这里冬天大雪封山,能够露营的季节也就是五月中到十月底的六个月,期间每天可以到 Leavenworth 镇上的公园管理处当场抽签,可是这地方抽中的几率可能是所有这类去处里最小的:每天每个区一张,也就是说最精华的 Core Enchantment 也只有一张,虽然每张可以允许至多八个人的一队一起露营。       (2)抽到 Colchuck Lake 或者 Snow Lake 的人也可以在那里露营,白天上山进到 Core Enchantment,当晚下山返回营地。可是我研究了一下路程,结论是自己没有那么强的体力当天上下山,何况那样也看不到日出日落的黄金时刻。所以事先就决定,除非能抽到 Core Enchantment 的许可证,否则就放弃 Core Enchantment,留着作未来的远大目标。可能的话就在周边的几个湖区各露营一晚,体验一下。     明知几率很小,可我还是想去试一试,毕竟来这里一次不容易,而这是我好几年前就读到的一直非常向往的地方。早上八点开始抽签前一刻钟我从旅馆开车到小镇上的公园管理处。大门锁着,停车场上一个人也没有,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直到八点,才看到一个穿制服的女管理员开了辆小卡车来了,下车后从边门进了这幢小平房。过一会儿她来开了前门,我边往里走边问她,是不是在这里抽签。

“是啊,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就你一个人;昨天有二十多个人呢!” 

(3)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按捺心中的狂喜,故作镇静地填表交费,一边问她天气路况怎样。她说接下来几天预报会下雪,可能也因为如此今天没有别人来抽签。我马上问,下雪天会不会步道不好走不安全?她说不会。以我过去的经验,一般来说,国家公园的管理人员会倾向于强调风险,让游客注意,甚至会因为一点小情况而把步道关闭了,以免承担有什么意外事故的责任。所以听她这么说,我便无顾虑了。虽然遇上雨雪露营肯定会艰苦一些,可我此行的目的本来就是来试试自己的体力和装备的,在各种天气条件下来检测,不是正好吗?

  (4)原以为这天是比较轻松的,会去个近的地方,走条容易的步道露营一晚,这一来就需要完全改变计划。离开管理处,马上先去小镇上的商店补充了一些食物,回旅馆吃了早饭后,收拾背包。所有东西全都打包之后一称,38 磅!顿时傻了眼:在家时左试右试,这包怎么也就在30 到32 磅之间,怎么会多了那么多磅?而且我知道这条路每个营地附近都有水源,不用背很多水,所以只带了24 盎司的水瓶子。转念一想,原来心里根本就没想到会抽到许可证,所以计划的都是一到两晚的徒步;这一下要走五天,就要多带三四天的食物,平均一天一磅多,还多带了一点以防意外,可不得多六磅左右?    

想到了这一层,心中释然,暗暗给自己找颗定心丸:背包最重的第一天基本是平路,反正吃一天东西就会少一磅多,这包会越来越轻的,到下山的时候就会到 30 磅了。这条路不是环线,所以镇上有一家公司有专项接送服务(单程 50 美元),打电话跟司机约了时间在旅馆前见,一起开车到我准备走的步道终点 Snow Lake Trailhead。我把车停在那里,然后他把我送到步道起点 Stuart Lake Trailhead,这时已经下午两点了。这后一段上山的路,到后来坑坑洼洼的不太好开,要开得比较慢。

从这里到我这天的目的地 Colchuck 湖也就四英里,爬高 2200 英尺,所以我想天黑前到达没问题,时间早的话甚至有可能上山。(后来才知道四英里只是到湖的一头,到营地还要沿着狭长形的湖岸再走两英里到湖的另一头)不过我知道从湖边上山口 Aasgard Pass 的那一段可能是这条路上最难的一段。

(5)步道开始平坦,在树林里蜿蜒。时不时有金黄色的树叶点缀其间。     (6)渐渐地,周围金色的灌木丛越来越多,有时候甚至是大片大片的,静静地在那里展示秋天的魅力。    

小径上迎面遇到两个中年男子,我打了招呼后问他们,离营地还有多远,这天还有没有足够时间上 Aasgard山口。戴眼镜的那一个说,“Aasgard山口嘛,我不建议你今天上去,you must have plenty of time to really enjoy it(那一段你要有充裕的时间才能享受它)。" 

旁边他的同伴听了,噗嗤笑出声来,说:“Nobody is gonna ENJOY  Aasgard Pass(没有人会享受上山口那路的)!” 因为我事先已经知道 Aasgard Pass 的名头,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领神会地也乐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让他不要赶时间,那样才能玩得好嘛!“  戴眼镜男子笑着为自己的用词辩解。我见这两人说得有趣,又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很快我们就象是老朋友了。

戴眼镜男子问同伴:”我们要不要告诉他我们的秘密露营地点?“

”可以啊“ 同伴很大方。

于是他告诉我,到了湖之后,过了沙滩一直往前走,直到看到有一棵大树,那树正好避风遮雨,是他们发现的最佳地点。

(7)和他们告别之后接着往前走。知道上山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就更没必要赶了,也就有时间拍些照。小小的微单相机放在腰包里,取用很方便。

   

几年前曾经到过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这样的温带雨林,当时似乎到得早了些天,森林里只是偶尔有些秋色,没想到这里的深秋如此动人。走在这样的树林里,真是一种享受。要不是为了早些到达营地,拿个相机我可以在这玩很久。

(8)大叶枫(Big Leaf Maple)也是这曲金秋交响乐里的主角之一。

   

不知不觉之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我放下背包,找块石头坐下来,吃了点东西。渐渐地雨越下越大,也起了点风,我把雨披拿出来,背起了包,把雨披套上头,在风里却怎么也没法把后面那半边甩过去把背包也罩上。一边继续甩,一边心里想,这样子一定很滑稽,好在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人来看你的笑话。正这么想着,就听有人说:“需要帮忙吗?”

邪门!好吧,反正俺这笨拙可乐的表演您已经看过了,那就劳您驾了,谢谢。

转念一想,Colchuck Lake 和 Stuart Lake 都很近,现在又是秋色最好的时候,就是这下雨天,可能也会有不少人来个当天往返的徒步,这会儿都是往回走呢。我这一路遇到这么几个人,还真不算多。

(9)我看了看 GPS 地图,快到湖了,开始明显爬高。走到一个独木桥前,见对面一大片森森的大石块,暗自心惊,想起读到过上山的路就先要翻过一片乱石堆,会不会就是这样的?独木桥没有栏杆,桥下是溪流。小心翼翼地过了桥,好在步道顺着巨石堆一边绕了过去。

(10)上坡下坡地走过一段到了湖边。湖水清澈碧绿,湖对岸山腰以上全部隐在云雾中,靠近湖水的山坡上,金黄色的树丛显得格外鲜亮。

    我边走边开始留意哪里可以扎营,可是没有看到任何营地的标志。在雨中天色早早地暗了下来,我还是沿着步道寻找。明知就应该在这附近,却转来转去没找到。也许这么找了有半个多小时,天完全黑了,把 GPS 拿出来一看,发现自己似乎在一个地方打转:我在林子里迷路了。

再仔细看了看地图,我想营地大概不在这里,辨了方向,继续往湖的另一头走去。这么走了一会儿,忽然看到林子里有灯光。我走上去,见是两个个子高高的小伙子在帐篷边上聊天。得知我在找营地,一个说,我带你去!于是我跟着他,发现他对这里很熟,也不走现成的步道,好像是抄条近路,在树林石块里上上下下地穿行。雨越下越大,这么走了似乎有十分钟,我正心下疑惑他要把我带到哪儿去,他停下脚步说到了。

小伙子说这是他们先前找的地方,可是不够大,我一个人可能正好。我放下背包一看,这地方果然妙不可言:在一棵大树底下,居然有那么一块平平的地还是干的!这会不会就是先前那两个中年男子说的地方呢?看来这里的营地真没有啥标志,也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只是林子里能找到的平地。

我搭好了帐篷,吃了晚餐,心想这“无炊”式露营还有个好处:碰上这大雨,点炉子煮水可能都挺费劲的呢。饭后把所有吃的,连带牙膏和防晒霜,都放进防熊袋子,挂在树枝上,才想到这袋子虽结实,却不防水,取了个塑料袋套上才完事。

终于躺在了睡袋里,听着帐篷外的雨声,想着这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晚上会睡在这里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喀斯喀特山】(7) 金松遍野秋意浓 【喀斯喀特山】(6) 探地精雪中露营 【喀斯喀特山】(5) 山高坡陡路难寻 【喀斯喀特山】(4) 入魅境一证难求 【喀斯喀特山】(3) 云海涛涛向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