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宫:对台湾第一位民选总统的辞世深感悲痛。回顾:李登辉1995年返回母校在康乃尔的演讲

希影
楼主 (文学城)

 

  “谨代表美国国民向台湾人民及李前总统的亲人致上最诚挚的哀悼。我们对他周四于台北的辞世深感悲痛。

李前总统是台湾第一位民选总统,亦是第一位于任期届满时卸任的总统。李前总统是台湾现代民主制度的奠基者,时至今日,为全世界立下了一个以人民为中心执政的杰出典范。他领导台湾从军事独裁统治,转变为一个繁荣、自由、且开放的社会。他对于民主原则与人类价值的强烈信念,将会被世人永远铭记。

 

The United States offers its deepest condolences to Taiwan on the passing of its first democratically elected president, Lee Teng-hui. We will continue to cherish his dedication to strengthening the U.S.-Taiwan relationship through shared democratic values.

— Secretary Pompeo (@SecPompeo) July 30, 2020

“The people are in my heart every moment of the day.”—Lee Teng-hui, 1995 at Cornell University.

R.I.P.#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pic.twitter.com/iXR2u83fQG

— 中國國民黨KMT (@kuomintang) July 30, 2020

Taiwanese President Lee Teng-Hui, a 1968 @Cornell graduate, spoke at the Cornell University alumni reunion. https://t.co/4f4hhh3atj pic.twitter.com/9dwYsyoLrl

— Jack Meng-Tat Chia 謝明達 (@jackmtchia) July 30, 2020

 

 

李前总统1995年在美国康乃尔大学发表的演讲:

 

今天登辉能在母校的欧林讲座上发表演说,深感荣幸。这一趟返校之行, 可以说是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旅程。不过,内子与本人得以重回康大美丽校园, 心中确是颇为愉快。 回到母校,使我们有重温旧日时光的机会。犹忆当年图书馆中熬夜苦读, 教堂内清心自省,课室间匆忙往返,黄昏时携手漫步。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让我们深觉喜悦与感激。

首先登辉要衷心感谢罗兹校长对本人返校的坚定立场及盛情接待。 其次,要谢谢各位康大校友对登辉此次意义重大且富有怀旧情意的返校之反, 所给予的了解与支持。 同时要感谢美国许多友人的鼎力协助,使登辉得以重访贵国。此外, 更要谢谢诸位师长和同学,为我的人生,带来深远的影响。各位对本人之情谊与支持, 登辉将永铭心中。

此次来美参加康乃尔大学校友返校盛会,不仅是登辉人人的殊荣,更重要的,这也是中华民国在台湾2100万同胞共同的荣幸。事实上,此次康大邀请本人来访民,就是对我国人民过去数十年来,致力国家建设所获成就的一项肯定。本人今日所要谈到的主体,也就是我国的人民。

 

倾听人民的心声

 

1965年至1968年在康大的求学生涯,是我一生中甚为难忘的时光。那段时期正是美国社会经历民权运动与反越战风潮的不安年代。虽然历经动荡,但美国的民主制度仍然屹立不摇。也是在那几年间,登辉深刻体认到,充分的民主是促进社会和平转变的动力,只有以更民主的方式去推动民主,只有以更自由的理念去推动自由,才能促成民主自由的早日到来。这也是登辉回国之后,决心为加速台湾社会全面民主化,贡献心力的信念泉源。

自从本人在1988年就任中华民国总统以来,本人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要了解民众的意愿,以期由民意主导政府施政。早在两千多年以前,中国的古书《尚书》,就有“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的说法,我本人服务公职的准则,也就是“民之所欲,长在我心!” 事实上,大家都可以明显地看出,我国民众最关切的,就是民主与发展。

民主必须包含对个人自由及社会公义的尊重,以及个人能够直接影响国事的参与感。经济发展则不仅是为了追求财富与繁荣,还必须包括均富理念的实践。后冷战时代已然来临,世局却仍充满了许多难测的情势,面对共产主义的衰败,不同国家的民众也亟于堂试追求新的制度,来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在各种尝试之中,人类更必须用最高的智慧与勤奋,来作出正确的选择,以免坠入陷阱。

捷克总统哈韦尔先生曾言:“解救人类世界的唯一之途,就在人类的心中”。确实如此,至少在本人心中,我一直相信“台湾经验”有其独到之处,可以帮助吾人在这个世界之中,寻找一个新方向。这当然并不表示台湾经验可以一成不变地移植至其它国家应用。但是本人确信,台湾经验中的若干部分,对我们所面临的新时代,必能带来新希望。

 

台湾经验

 

本人所说的“台湾经验”,就是台湾地区的人民,近年来经由政治改革与经济发展 所累积而成的智慧结晶。此一经验已经得到国际社会充分的肯定,也是许多发展中国家 可以借镜的典范。基本上,“台湾经验”代表了中华民国近数十年间经济、政治与社会 的转型过程——此一转型过程所带来的意义,将会对亚太地区的未来发展与世界和平, 均具有深远的影响。

我们也许应该看看中华民国究竟是在何种条件下,缔造了今日的成就,台湾的土地 面积只有36129平方公里(比纽约州的三分之一还稍小),人口2100万,自然资源贫乏, 而人口密度极高。但是去年贸易总额高达1800亿美元,国民平均所得为1.2万美元, 外汇存底达97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位。

台湾之所以能够在和平中完成政治必革,主要是以稳定的经济发展为基础。 首先,在先总统蒋公及蒋帮总统经国先生领导之下,台湾经历了经济起飞,成就非凡。 目前,除了经济发展之外,台湾更已经由宁静、不流血与非暴力的过程,大步迈向 政治民主化。

在其他开发中国家,走向民主体制的政治改革过程中,常出现军事政变或 亨廷顿教授所称的“政治倒退”。简单地说,在一般政治转变的过程中,暴力和动乱 是很普遍的现象。然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可说是一个明显的例外。因为我国并未 出现开发中国家经历的恶性循环——自政治参与扩张至阶级对立、军事政变和政治压迫。 台湾改革过程的和平,展现了卓著的独特性,可以说是在“经济奇迹”之外, 塑造了成功的“政治奇迹”。 其次,我要谈一下“台湾经验”的地区性和国际性涵义。1994年,台湾和 中国大陆的转口贸易额高达98亿美元。据估计,台湾通过香港对中国大陆南部沿海地区之 投资接近40亿美元,此类经济活动也扩及东盟国家、越南、俄罗斯、中美洲及非洲国家。 虽然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并非联合国的会员国,但却已经迅速建构起一个以经济关系为 中心的国际网络。最近我们更推动建立亚太营运中心的计划,以促使我们的经济更 进一步的自由化及国际化。

本人所一刻不能忘怀的是,台湾的成就绝对是经过其人民艰苦的耕耘和无比的智慧, 所凝聚而成的傲人成果。然而,正因为其过程备极艰辛,成功来之不易,更使今日 “台湾经验”的果实甜美无比。

 

主权在民

 

生存在今天的中华民国,我们深知和平的变革必须要采取汽车进的方式,以及 审慎的规划。记得5年以前,登辉在就职演说中,曾立志在最短时间内展开宪政改革, 俾为中华民族建立合乎时代潮流的法律架构,为民主政治奠定不配之宏规。 值得欣尉的是,这项目标在全民支持下,已经实现。

我们的宪政改革分两阶段进行。首先,解决资深民意代表退职问题。接着, 分别在1991及1992年全面改选国民大会代表及立法委员,使我们的中央民意代表机构, 更能充分反映民意。

去年,我们完成了台湾省省长和台北、高雄两院辖市市长的直接选举。 而明年春天,中华民国的先民更将首次直接选举总统、副总统。

由于现阶段宪政改革的完成,我们已确立了政党政治的制度,落实了主权在民 的理想,使个人的自由意志获得充分尊重,开创中国历史上最自由开放的时代。 本人必须再度强调,此一非凡的成就,乃是台湾2100万同胞共同努力的成果。

今天,中华民国的民主制度已具宏规,人权受到高度保障与尊重。在全法的范围 之内,任何言论和行为,都不受限制或干预。我们每天都可在新闻媒体上看到或听到 各种不同意见和不同的声音,包括对总统的激烈批评。我国人民享有言论自由已与 美国人民毫无二致。

我认为,世界各国应有一致的民主与人权标准,不因种族或宗教而有不同。 事实上,儒家的民本精神与现代民主理念毫不冲突。这也是我一再强调,尊重个人 自由意志及主权在民的基本精神。

也因为如此,本人从政以来,始终以民众的需要及意愿,作为施政的明灯。 本人也很诚意地希望,大陆的领导人士,未来也会接受如此的指引,因为我们在 台湾的成就很显然的能够帮助中国大陆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 我曾一再呼吁北平领导当局放弃意识形态的对立,为两岸中国人开启和平竞争 与统一的新时代。只有“双赢”的政策,才能维护中华民族的最佳利益,也只有 互相尊重,才能逐渐达成中国统一在民主、自由和均富制度下的目标。 为了具体表示我们的诚决心书与善意,本人愿意重申:本人乐于见到两岸领导人 在国际场合中自然会面,甚至本人自己与江泽民先生在此类场合见面之可能性, 亦不排除。

 

期待扮演积极的角色

 

当一位总统仔细聆听民众心声之时,最令他耿耿于怀的,莫过于民众对尚未达成 的心愿,期待殷切。

台湾已在和平的过程中,转化为民主政治,同时也积极参与国际经济活动, 并在亚太地区的国际社会中,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影响力。但是,由于中华民国未能 获得国际社会应有的外交承认,台湾经验在国际上的重大意义,也因此而被低估。

坦白而言,我们的民众,并不满意我们今天所处的国际地位。我们认为,现今的 国际关系不能只限于传统国际法和国际组织的正式动作。因为事实上,国家之间也有 许多活动,仍然受到“半官方”与“非官方”的规范的制约。所以,一个国家对 国际社会的实质贡献,即使是在非官方活动范畴中的表现,也就受到重视。

罗兹校长在去年的毕业典礼中提到,一个人应该要“力求务实,向不可能的事物 挑战!”过去四十多年来,我们一直极端务实,着眼未来而不眷恋过去,辛勤工作而 不怨天尤人,因此也创造了我们生存与发展的现实。我们很诚恳地希望世界各国以 公平合理的态度对我,不要忽视我们所代表的意义、价值与功能。有人说我们不可能 打破外交上的孤立,但是我们会尽全力向“不可能的事物挑战”!本人确信,这个世界 终将了解,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一个友善且具实力的发展伙伴。

只有从上述角度观察中华民国在台湾近来经经济、政治与社会之发展,才能在 后冷战和后共产主义的世界潮流中给予我国定位,也才能为迈向21世纪的亚太及 世局发展,提出新的方向。

 

紧密的传统情谊

 

我要再次对返回母校之行表达感谢之意。我不但感激母校的培育,也要感谢美国。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体会中美两国关系的紧密相连。而对人类尊严与正义和平的 共同信念,更使双方人民紧密结合在一起。

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初期,美国对我们的经济发展多方援助,极具贡献。我们不会 忘记这一份“雪中送炭”的温暖,也因此对美国有一份特别的感情。

今天,我们是美国第六大贸易伙伴,与美国的双连贸易达424亿美元,同时也是 美国政府公债的第二购买国。目前大约有38000名来自台湾的留学生在美深造,而 留美回国的学生对我们的国家建设,确有重大的贡献。

中华民国的发展,也多少受惠于其社会人才的国外留学经验。我在留美的研习 过程中,学得促进国家成长与发展的知识,也观察到美国民主政治的优点与缺点。 在台湾的我们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有许多值得学习之处,不过,我们也认为应当 发展自己的模式。

我们民主发展的成功历程,带给开发中国家无限的希望,未来更期盼与他们 分享经验。而我们对其他国家进行的农业援助广受欢迎,将来也愿尽力扩大技术 合作计划,对更多开发中地区的友好国家,一尽绵薄。

台湾现在已从农业出口的经济型态,成长为制造电子产品、电脑及其他工业产品 的经济型态。我们出口的各种产品及零件已为“资讯高速公路”铺上了磁碟机、 电脑银幕、数据机及手提型电脑。此外,我们刻正规划台湾成为亚太区域营运中心, 准备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并引进各项美国的服务业,以改善基础建设。

我们已为强化两国关系作好准备,因此殷切期盼此次访问再为两国的合作开创新机。 基于此一理由,我特别要对克林顿总统睿智的决定表示感佩。同时,我们也要对 美国全体人民、国会的两党领袖与议员和美国政府的其他官员申致同样的谢意。

 

长在我心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因此本人经常深思,民众真正希望从政府得到什么?我现在 相信,其实全世界的人们最基本的要求,应该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民主与发展, 这也一定会继续成为世界潮流今后的主要取向。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因此本人也想念中华民国的民众此刻会愿意用这几句话来 表达他们的心声:

中华民国人民决心在国际社会中,扮演和平且具建设性的角色。

因此,我们也要让美国及全世界的友人知道:

 

中华民国屹立不摇。

我们随时准备伸出援手。

我们亟盼与各国分享民主的胜利果实。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因此本人谨代表台湾地区的2100万中国人,诚挚地感谢诸位在精神、知识和物质等各方面,所给予我们的援助,使我们能为自己的国家及我们共同 的世界,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最后,愿主保佑各位,保佑康乃尔大学、保佑美国、保佑中华民国。

 

谢谢各位。

难得糊涂一次
不合事实,台湾繁荣、自由、且开放早在李登辉做总统之前就是
希影
有关民主自由的定义嘛,你得去问中宣部的小丑所散布的“事实”。

6月初的时候,有一篇刷屏的文章《新闻联播是检验事实存在的唯一标准》,文章讲了一个段子:

微友:昨晚在父母家吃饭,新闻联播刚完父子俩就吵起来了,原因是儿子把广西水灾刷屏的视频给父亲看,父亲说中央新闻联播没播,苦劝儿子不要相信谣言

— 尊嘉财经 (@ZinvestGlobal) July 17, 2020

时事大家谈:“中国才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你信吗? https://t.co/4vpcUqWLkV pic.twitter.com/RRSk1vRied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November 22, 2017

难得糊涂一次
典型的台独辩论方法:转移话题,所以台独将台湾弄的越来越弱 智
希影
每次说道民主自由,必扯上台独港独不正是转移话题的伎俩?谎言武器化indeed

“港独”、“台独”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就是想远离大陆独裁,远离大陆的一党专政,保持自己的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我们作为大陆普通人一定要明白,不要被喉舌编造的各种谎言蛊惑了。我们的敌人只有独裁和一党暴政。

— 許梅邨 (@YE5MQ5Vtp2jlWX7) January 20, 2016

#香港 當局以國安法逮捕4名青年,因為他們涉及在網上發表和平的政治訊息。如此嚴重濫用這部嚴苛法律,顯見其目標在於打壓異見人士,而非維護國家安全。

各國政府應升高應對措施,並針對香港與中國政府負責制定及執行國安法、導致港人基本人權被剥奪的官員實施定向制裁。https://t.co/UMuKjv3fhW pic.twitter.com/6AS8Ja6BDN

— 人权观察 HRW Chinese (@hrw_chinese) July 30, 2020
难得糊涂一次
你支持统一?不敢回答就是台独,我说的很对
希影
讨论问题不要牵扯个人。你该关心的是台湾人民的想法,我已经跟你举了香港的先例你应该明白的。
难得糊涂一次
我说台湾繁荣、自由、且开放早在李登辉做总统之前就是,这与中共有什么关系,只有你是台独才会往中共扯
希影
区别很大,威权时代的国家恐怖主义中国人不也一样感同身受?小蒋去世后

多亏李高超的政治手腕让台湾跨入民主时代民众才真正享受到自由。其间的过程非常惊险,倘若军人干政后来的历史就不一样了。就好比中国64时期,光有一个改革派赵紫阳书记并不能保证中国能转型成功。

难得糊涂一次
没有什么差别,现在外省人被本省人欺负
希影
外省二代已经不这么想了。再说蒋让李出线都几十年了,权贵没了特权愤愤不平没有用
难得糊涂一次
外省二代不是被洗脑了就是不敢反台独了
希影
哈哈,今天才看到一个中共红二代的新闻,笑死了

你替统治者担心国家统一,可是你得承认,赵家人跟老百姓想得就是不一样。真若是为领土完整,那俄罗斯抢过去的土地面积多去了,党媒却叫你们别多想了。

台湾不管怎样也是华人世界自己建设起来的民主社会,党有私心但你可以放下心结。 

 

难得糊涂一次
台湾228纪念碑就是台独假借民主之名欺骗洗脑年轻人,内容不合事实

风隐
还民选?就是个大笑话,最大的独裁和三姓家奴终于死了!,

我愿免费送老年李登辉一个贴切的日本名字――“心病幌子”。

p
plainface
嘉泰隆尼亚人们的想法就不用得到尊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