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游行了很长时间,完全没有打砸抢,没有觉得危险(我在64前几天离开北京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