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过的一本书】《洗耳倾听 村上春树的世界》及其他

啊扑
楼主 (文学城)

 

 

周末整理完之前读的《洗耳倾听 村上春树的世界》,美国学者杰·鲁宾著,冯涛译。几乎页页都有阅读时插的纸条,费了老半天劲把该记下的记下来,把该忘的也记下来。此书为村上的文学传记,详述、详评截止至2004年前村上的所有作品,纯纯的干货,比一般的传记好看约一百倍。

整理之余,结合之前所读,大致理了理村上一些作品的书名来路:
。《挪威的森林》,自甲壳虫歌曲《挪威的森林》,众所周知。该书日文名为 Noruwei no mori,非村上本人误译,乃标准日语对歌曲《挪威的森林》的误译,原歌词"……so I lit a fire,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此处wood确指木头。
。《且听风吟》的题目受杜鲁门·卡博特1947年的小说《关上最后一道门》的启发。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书名自奈特·金·科尔《国境以南》
。短篇《烧房子》名字自福克纳的短篇《烧房子》
。短篇《旋转木马鏖战记》借詹姆斯·柯本1966年主演的同名电影
。《世界镜头与冷酷仙境》借村上自己翻译的保罗·琴鲁的短篇集《世界尽头与其他》
。《舞!舞!舞!》标题自一首老式节奏布鲁斯歌曲《舞!舞!舞!》
。《当我跑步时我谈论什么》自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谈论什么》,另,村上几乎翻译了卡佛的所有作品,可见其喜爱程度。
。《1Q84》自奥威尔的《1984》,一书里提及此Q是Question mark 的Q,背负着疑问的重任。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自海明威的同名短篇集

 

就想到这么多了,感兴趣的村上迷可继续补充。

 

  



 


*


《挪威的森林》里直子曾调侃渡边说,

“呃,你最喜欢的菲茨杰拉德好像说过这样一句话:将自己说成普通人的人,是不可信任的,对吧?……”

三十年后,《刺杀骑士团长》第二部第200页,“我”对雨田说,

"将自己说成普通人的人,是不可信任的。——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哪本小说里这样写道。"

村上君是真喜欢菲茨杰拉德这句哈,三十来年念念不忘。

反复琢磨此句,俺心里似有几分不安,好像以后为了不失去朋友的信任,不能再说自己普通了,大概必须得说自己牛X,很牛X,特别牛X  ……然而,转念一想,如果这么胡吹的话,别说别人,连自己都不太信任自己了,真是头疼。

 

*

 

 村上:我几乎是不做梦……

河合:那是因为你在写小说。谷川俊太郎先生也这么说,几乎不做梦。我跟他说,那当然啦,你在写诗嘛。

       ——《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

 

读此我嘿嘿暗笑,我说我咋老做梦,是因为不会写小说,也不会写诗。。:)

 河合隼雄的儿子河合俊雄也是心理学家,后来写了一本《当村上春树遇见荣格》,用心理学解析村上作品,颇有新鲜视角。两本书一起读,倒有几分相互辉映的乐趣,从心理层面了解一些村上的创作心理和作品中的人物心理,同时也可了解日本人的一些心理特征。
 

     

 


*

 

书架上理了理村上的书,东一本西一本的,之前买了不少,也读了不少。不过对于村上迷而言,我只是一位普通读者。

 

 

2018年7月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往来书简》——川端康成和三岛由纪夫通信集 许子东: 细读张爱玲 聊点书法。。 家有两猫 读《说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