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湾,钓剑魚 Marlin

S
Sequoia_CA
楼主 (文学城)
这十来年,我们每年九月份在墨西哥 Cabo 钓吞拿鱼,除了去年的Covid-19取消了行程。(注:本文附图均为网络图片) 若是钓到巨大旗魚、剑魚,一般来说都是放回水里,它们本来就是作为钓鱼运动的魚 sportfishing …    钓鱼发烧友一般都是旗鼓相当的与它们决一高下,然后解钩,放回大海,下次再战。 我们钓过的剑鱼,都是一番追逐之后,渔魚决胜负。只有一次我们输了,它走脱了,惊心动魄!我自己,看着男士们与200+ lbs 魚儿一番搏斗,都是心有戚戚,对奋勇拼搏的对手,心里油然而生的一种敬畏。 我们在墨西哥第一次钓到的一条剑鱼,当时一伙儿的其中一位日裔,他坚持要魚,结果分成几份各自拿回家了,塞满冰箱,几乎吃了一年,闷,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想到吃了。

剑魚咬钩被逮之后,不同金枪魚的猛力下潜,剑魚它的习性就是在海面上全速前进,你可以选择的就是开足马力紧跟,不能让魚线崩断了。今天读到一句话:钓鱼的时候不可以和咬钩的鱼死磕。

偶尔,它会跃出水面,然后自由落体,对我来说,这样的表演十分精彩。精彩瞬间见链接:

https://kingfishcabo.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unspecified.jpeg

但是,当它沉重的身躯落回海面上而刚好压到钓鱼线上的话,往往会导致漁线崩断,这样的话,它就赢得比赛的胜利,开溜!

我们每年租的小船,一共三、四位钓鱼发烧友。租船费用按一天6个小时计算,包括船夫,以及一应齐全的渔杆、渔具,但是不包括钓金枪鱼的活魚饵,这个得看当天晨早的渔汛。每天晨早码头附近的渔民用小船撤网逮沙甸魚,但是金枪魚喜欢追遂的沙甸魚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在附近的。

我们订的船大约是下图的这个尺寸。照片上的仁兄短袖短裤,肯定是阳光浴的追逐者。我们都是穿着包裹严实,各种防晒指数的衣衫裤帽子,万一措施不力,蔚蓝色的大海里暴晒六个小时?乖乖!

我们同去的另一位也是日裔,他就纯粹钓鱼,从来不带魚回家。这位仁兄的钓鱼简直就是血液里的了,外出钓鱼,每晚饭就是安安静静的整理他自己的渔具箱,整整齐齐的各种工具。他对钓魚的酷爱,用某人的一句话说,即使路边遇上一个水坑,他都恨不得蹲旁边,垂钓。

我们每年钓到的 yellowfin tuna 大约是上图孩子们手中拿着的尺寸,或者稍大一些,2019年钓到最大的一条,75磅。中午返航后,码头上提供过磅,若是你有兴趣记录你的成绩的话。码头清洁台,当地人一条龙服务,仅收小许小费。将魚清洁切开,仅取魚肉。我们的旅馆提供巨型冰箱冷冻,返程飞机托运,要注意的是千万要留心魚块的绝对冰好了的,因为托运的 cooler 里面不允许放置冰块的,只托运魚块,句号。

除了目标吞拿鱼,其它各种的魚只要咬钓就统统拉上来,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色彩艳丽的魚  dorado,不过它出水死亡,马上失去色彩,要拍照显摆的自己得抓紧时间。

除了魚儿上钓那一刻的心动,我们每年的墨西哥之旅最期待的莫过于晨曦初露那一抹亮色。

这种专门为钓鱼的四天三晚点到点式的旅行,我们选择宿在码头附近的小旅馆,每天晨起将自己整理停当,迈出旅馆门口就是等出船。更重要的是,烈日炎炎的盛夏,大海中颠簸了六个小时之后,踏上码头你最需要的就是你自己的浴室!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墨西哥湾,钓剑魚 Marlin 枪械的精美,它是机器制造的完美演绎 魚饵,小海虾 COVID-19 之下的示威集会 水禽 Ridgway's R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