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日可待的第三次封城

军大衣
楼主 (文学城)

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没啥了。

今天是我们封城整整一周年了,除了假期小心翼翼的出游,我们都是深居简出,第一次封城学校关闭确实搞得有点鸡飞狗跳,之后学校一直坚挺着,我们也与病毒时时擦肩而过。一年过去了,新的生活习惯也差不多成型了。除了一些小事。。。

比如昨晚弟弟说老师让明天带一本新的练习册。我赶紧去看储备,糟糕,一本也没了。再看时间,离宵禁还有10分钟。我立刻披上外套,戴上口罩冲出大门。我家附近有两家超市都有卖学童练习册的,第一家,铁栅已经拉下来了,立刻奔向第二家--虽然我属于植物系武魂基本不锻炼的,但是一口气跑个800米还是可以的,可是等我跑到第二家超市门前,发现也只剩下出口还开着,黑金刚把门,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我说你有小孩吗?他说有啊。我说我小孩明天上学要用练习册,,,他冷冷说,我小孩等我拿工资回家吃饭,我不能失去这个工作。

带大娃去家庭医生那里做个检查。诊所冷冷清清竟然只有我们。好久没见家庭医生,当然要寒暄几句。我说一年多前还是2月,我们来诊所,您刚从比夏医院看了武汉那位重症新冠病人回来,还跟我说,我们的媒体并没有披露真实的情况,然后次日媒体报道那位病人去世了。医生长叹一声说,可不吗,整整一年过去了,除了打了几百万疫苗,疫情还是一副要卷土重来的架势,马克龙还在为了政治资本孤注一掷,还有你们啊,干嘛从台湾回来啊。。。

我从去年11月开始跟着油管学琴。小时候错失学琴的机会,如今关在家里练个琴经常还觉得时间不够。这两天我开始弹蓝色降落伞,这本是我家领导近来最喜欢的一首歌,结果两天下来他已经快要崩溃了

棋魂看完之后,大娃迷上围棋,总是拉着我陪下。我本来一个臭棋篓,怎敌得过冲劲满满的少年,不过俩礼拜就开始一盘一盘地输。然后他就上网跟世界各地的棋手下棋,一天一盘,就连中午回家吃饭,都抱着餐盘对着屏幕。弟弟还不太明白围棋,拿着围棋盘下五子棋,竟然也能常常杀我。。。我还觉得自己五子棋下得不错呢,如今不敢吹了。

我家窗前的一排玉兰,在去年lockdown的时候从打苞到绽放,花落到新叶萌发,等到绿荫满满了,我们才解禁。现在它们又在打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