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可以试一下

咪呜
楼主 (文学城)

小几年前也可以说小几年间,我们看了不少关于拉丁美洲毒品生产贩卖和走私的电视片,电视剧,不仅仅包括Netflix上那些著名的---那你也太小看我们的检索能力了,而且大量是从各种网上找到的,各种纪录片电视片,包括退休的DEA探案人员的采访,退役特种兵等等的微服私访,以及记者对毒品主要是可卡因源头生产国的跟踪采访,等等。

我那时候有一个印象,就是毒品真的很不好办,当然对毒品中的各种犯罪深恶痛绝!

前几天,IDgogym说她女儿的大学校园在巴尔的摩的一个很烂的区,真的是天堂和地域在同一地球的再现。当时我没有直观的感觉,不很以为然。最近开始看Netflix的King of the South, 突然想到GG说的烂区。这部电视剧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故事发生在德克萨斯,不是墨西哥或哥伦比亚。我简直不能想象,在德克萨斯居然有这种仓库,里面养着像奴隶一样的墨西哥偷渡女,她们分装可卡因,然后送货。难道美国警察不知道这样的仓库?进去一查一个准儿。这些墨西哥偷渡女送货的地点,有时候就是你的邻居,一个有模有样的律师,他和你家的区别就是他吸可卡因。

这让我再次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到底在反对什么?我们反对健康人群使用可卡因海洛因等等麻醉剂。OK,我们要大力教育沟通辅导帮助等等等,尽最大可能减少使用。我们反对和生产销售麻醉剂相关的犯罪,包括恶性刑事犯罪和行贿受贿等等等等。那么有没有除了现在这种严禁以外的办法可以提高我们反对的效率呢?试想如果不严禁,相反由政府指定生产,统购统销,购买者必须登记并提供年龄身份等等。那么,除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健康成年人自主选择使用麻醉剂以外,和麻醉剂生产销售相关的犯罪就会消失或大大减少,就像曾经的卖淫和禁酒一样,不是吗?

硬毒品合法化不一定会减少使用的人,但可以消除或大大减少相关的犯罪。就像当年撤销禁酒令一样。软毒品合法化在欧洲已经很长时间了,并没有造成软毒品泛滥,可见还是两害取其轻

所以,美国有一两个州想试一下,让使用麻醉剂即所谓海洛因可卡因这种硬毒品合法,我觉得的确可以试一下。但一定要配合教育沟通辅导帮助,尽量减少使用人群,同时加强生产和销售的政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