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个关于时尚的问题

D
DoraDora2008
楼主 (文学城)

记得我们小时候,胸罩带子露出来,是没品的表现。现在我看美国乡下,大家都露胸罩带子是不是?好多top 和裙子我都不买,感觉没法藏带子。但是大家都不怕,直接把带子露出来就是了。这是新时尚吗?

d
dress123
我觉得不是时尚。穿露肩衣服可以穿strapless bra.
O
OrangeBread
现在的概念是露出带子没事,小性感

当然常看到有人露出些bra,清凉辣眼睛。

b
blueapple
欧洲年轻女孩子的这么穿,但是BH带的颜色花边貌似也有点小讲究的
绿
绿蚁采菊
对,不是普通带子,和吊带背心花色是配套的。
军大衣
内衣露出来可以是时尚,也可以是粗鄙

赏心悦目的叫时尚,剩下的都是穿帮。露内衣(的一部分)总得有个理由吧,比如内衣要漂亮,有设计感,干干净净鋥新瓦亮(这个词有点怪),露出来让人觉得确实有那么点意思趣味,那才叫时尚。露出陈年旧bra都不知道啥颜色的肩带,硬撑着说是赶时髦,,,自己也不信吧哈哈

S
Speedy2426
精巧点的颜色和衣服配的没问题,最怕的是洗了旧的
咪呜
话全对,但没有具体指导。我帮你接着说几句

胸罩的种类非常多,非常多,肩带也非常多,非常多。

1/ 颜色:肉色是最不露的颜色。记住,不是白色。所以,如果衣服清凉颜色又浅,你不想显出衣服里的胸罩,就用肉色的。我过去一直误会以为白色最不露,那是错误的。

2/样式:有带,无带,黏贴,只黏贴胸前部。就是有带子的,带子也分透明,有装饰花纹,等等等等

3/胸罩的样式也有不同,比如运动式样,挤压式样,等等。

4/胸罩的材质也不同,绣花,装饰花,光滑面料,等等。前两者看起来好看,用起来,就算穿薄毛衣时,里面坨坨拐拐的。所以,我现在用的最多的,是光滑面料,运动式样无带,肉色。没办法,方便,通用。那些花里胡哨的,反而躺在抽屉里睡觉。

猫圆圆
大部分人把握不好,显得不得体。
布兰雅
我小时候不穿胸罩。感觉胸罩也有内穿外穿两类

有些可以大大方方外穿,有些真的只能内穿

军大衣
其实也不很难的。关键是

把内衣和外衣作为一个整体造型来看,如果过关就是ok,不过关就请换。

但是这句话里最大的坑,怎么才叫过关,不少人不明白。lz说的情况里,大多数情况是没有经过这层审美判断的,而是得过且过的凑合穿法,要么是豪放粗犷不修边幅,要么就是压根看不出好和赖的区别。

军大衣
你这套基本都是内衣的“密宗”

就是怎么藏起来不叫人发现,不是“显学”,完全没有指导应该怎么“露”啊。。。

猫圆圆
这个现象美国很多,亚洲现在不多了,

起码上海穿睡衣上街的也不多了

猫圆圆
基本功说一下

可以露的叫做打底衣,最简单就是买圈形状的top,不同颜色之地,打牌不同的外衣。

y
yardsandy
大胸不好穿。大胸的内衣再时尚,外穿也是内衣的感觉多。
y
yardsandy
年轻人的专利
螺丝螺帽
我买的好多裙子,肩部有将肩带穿过去,遮住胸照肩带的小设计,这种设计,带子逃不出来的

假如是露肩的设计,用无肩带bra 或者乳胶胸贴

军大衣
亚洲文化里有耻感

所以露内衣不行,不穿内衣也不行,“凸点”都能上头条,,,这一层也挺怪异的。你看咪呜讲的内衣几条里,并没有纯蕾丝无衬的bra的位置,所以可见中心思想还是“遮盖”,不是“彰显”。

军大衣
记得原先在国内的时候,有个

波霸上海女友,每次买内衣都痛苦得不行。她爱美爱精致,不喜欢运动款,可是那种厚厚海绵垫的D cup或者DD cup的bra实在太恐怖了,且不说穿上更加虎背熊腰,单看bra本身,就像两口锅,或者两顶头盔。。。后来到了法国,我看见那些wellcut的蕾丝无衬的柔软bra,立刻就很想多买几个送给她。

G
Gbdjw
发生在我家的事:

我姑妈是大胸,华裔中不常见的汹涌澎湃;我妈的一位闺蜜G也是此种类型的澎湃胸(当年国内说法就不好听:奶妈型,文化不同!),她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舒服的内衣。姑妈72-73年时从法国经香港回国探亲(当时怎么敢回国的我至今不搞不清,反正很罕见),G发现我姑妈旗袍下的内衣似乎很服帖,她大着胆子悄悄问了姑妈,结果姑妈脱下自己的内衣让G试,bingo,尺寸正好!后来姑妈离开时把带来的内衣全都留给了G,从此只要有机会姑妈就会设法给G带内衣,一直到80年代中后期。据说法国那个牌子对澎湃型的很舒服。

螺丝螺帽
喜欢上海古今牌子的,很适合我。VS 的,对我不行,会滑

主要是

我那

不够大,哈哈

小情绪
可以露,但尽量不露,除非穿吊带背心在家干活或海边溜达0
D
DoraDora2008
谢谢大家回帖。 我们乡下地方比较粗放吧。要露也应该是颜色和面料都搭的才对, 那样的话, 得有很多Bra才行了。
咪呜
不对,我自己有这种胸罩,但反而穿得少,因为

在衣服里面坨坨拐拐的,把衣服搞不好看

咪呜
所以这实际上很难。没有受过很好审美训练的——这是

一种无意识的训练,只能是粗陋不堪。

我有透明带装饰花的胸罩带,我都把带子卸掉不用。与其把握不了,不如不要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