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多么喜欢看热闹的人

咪呜
楼主 (文学城)

http://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1434301.html

不过这事儿不怨我,挂城头的,一上来就看到了

海洋蓝
赤字→印钱→膨胀→气泡→气泡破→战争或金融战争

是这个规律来着吧。

海洋蓝
歪个楼

我觉得鲑鱼这么吃不错,夏天开胃。

咪呜
鲑鱼是哪个法语?
海洋蓝
Saumon

下面的胚子是新鲜鲑鱼,上面的点缀是烟熏鲑鱼。面包用橄榄油烤一下配着吃。

咪呜
就是三文鱼。这是一种吃法。下面新鲜的,你用什么拌的?
咪呜
请客的时候,做头盘挺好的。
海洋蓝
介个不是我做的。

介个是我吃的。我觉得是蛋黄酱伴的。

海洋蓝
是,或者天热的时候量大一点也可以做主菜了。
咪呜
三文鱼用蛋黄酱拌的?你没有吃出橄榄油的味道?
G
GoGym
我在美国经历五位总统了,每次都共和党乱化钱把经济搞烂

第一是老布什,他拖着里根搞军备竞赛的大窍窿,又打伊拉克,经济一塌胡涂。

第二是老克,八年内把经济搞得风生水起,大减赤字。

第三是小布什,再打伊拉克,狂增军费和各项政府开销,整到经济大萧条。

第四是奥八,八年内又从小布什的大烂坑里出来,把经济搞得很好。

第五是床胖子,己经大增军费,开打贸易战了,别的,我也不说了。

说民主党能花钱共和国会搞经济,是跟别人鹦鹉学舌,不会自己睁眼看原始数据,做critical thinking.

共和党声称砍预异,但又大大增军费,比砍的还多。这是另一种welfare, 白养另一帮人而已。那些南部深红极右州,一半以上人都是靠国家拨钱。

当然极左也够呛。前二天哪个网友说过,极左和极右的本质差不多。

咪呜
奥巴马在美国算很左了吧?
海洋蓝
没吃出来,估计里面还配了其它的调料。应该是那种自制的蛋黄酱。
G
GoGym
他其实是中间派,尤其经济。但因为是黑人,就被标为极左。当然他也不得不做些样子哄选民

老克也是中间派。

极左极右都可怕

咪呜
克林顿是中间派,这个我知道。奥巴马比克林顿左一些,所以我觉得

美国会把奥巴马视为比较左的。极左应该不至于。

极左极右当然都是应该摒弃的,让他们喊喊就可以了。

你说的这几任,我都知道的。但从历史上来说,比如从二战后到现在,哪个党搞经济比较好一些?

 

 

咪呜
说实话,川普的争议这么大,是他的性格造成的,还是他的政策造成的。如果是前者,那是没有意义的。
G
GoGym
以前的难说,各有好坏。但这两党也在变化,跟以前不是一回事了。尤其共和党,面目全非

我老公一直是共和党,但近年都选了民主党总统。他说现在的共和党早已经不是林肯的共和党了

咪呜
哦,你的回复非常有价值。谢谢你。

到底是我爱奶奶。我猜到你老公是共和党的。但没想到现在有这样的变化。

我现在也有美国朋友是家族上的共和党的,但他反对川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G
GoGym
不是性格。是人品加政策。一个张口就撒谎而且以bully 别人为荣的人

他在拼命毁坏美国的民主建制。从里到外,从上到下。

他有的政策我不反对,比如税改和移民。

但危巢之下无完卵,美国的民主建制毁了,一些小利又有什么有?

咪呜
私德对政客不是第一重要的,克林顿的私德也烂得很。政策上,你觉得

他在毁坏美国的民主体制?这个帽子很大的,你说的时候要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G
GoGym
同理啊。传统的共和党人有些是非常正派传统有脊梁骨令人尊敬的。最著名的当然是林肯

现在的比如马坎老马哥。你可以不同意他的政见,但不能不敬重他的为人。我认识好多这样的人。

看看现在床胖子左右那群撒谎成性,贪婪谗媚的人,共和党的脊梁早烂完了

 

G
GoGym
我当然知道啊。这个话太长了。。。:(
咪呜
有时间的时候再说
d
dimple
我以为是我在说话,简直是我瘦美
G
GoGym
抱抱瘦美! 咱俩相交还得感谢花咪

以前和你不熟,但花咪把我们拉到一起,才恨相知甚晚。虽然花咪自己常常奇谈怪论,让我们摇头

咪呜
我一下线就说我坏话,

要乖一点

什么奇谈怪论?都是至理名言

d
dimple
是的。我容易吗? 一边给娃做早餐,一边给你点赞。
G
GoGym
是表扬你:)
G
GoGym
再抱抱大相好,别太累着了
a
alazycatinsd
赞,赞!咱们都想到一起去了
a
alazycatinsd
他是拼命想把美国变成俄罗斯的架势。各位谁愿意移民俄罗斯啊?
G
GoGym
看沒看见我老爹刚从俄罗斯回来的感言?

他说除了莫斯科市里,外头的特别是火车站周围的老毛子,都面孔黑红呆滞,象中国的民工似的

他还说90%的游客都是老中,而且巨便宜。

当然我老爹看事情的视角常常与人不同

a
alazycatinsd
我就是

老毛子堆里长大的,最知道他们的德性。你老爸观察得精准无比,赞一个!

所以川胖如此作为,简直就是开历史倒车,迟早激起更多民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