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品:心茧

2
2020的冬天
楼主 (文学城)

词:尘凡无忧

曲、演唱及制作:郝文

这首歌是用心之作。下面还配发了一篇跟歌曲情节雷同的原创小清新文。建议泪点低的同学勿看,听歌就好。我很难在写作的时候自己把自己写哭了,这篇是为数不多的之一。

吴洛水和欣欣

(一)

熙熙攘攘之间,突然而来的落寞,这样的感觉,好像从没有人能躲得过。
吴洛水的落寞,全部都和欣欣有关。

欣欣是一个看起来文静腼腆,婷婷玉立,邻家小妹一般惹人怜爱的女生,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一整个高中时期,欣欣就象一块磁铁,吸引了吴洛水所有的注意力。

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吴洛水每一天都会骑着自行车,怀里揣着中国公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去欣欣家的楼下转悠,吴洛水期待着一次“偶遇”,或者说,一个开始。
过去吴洛水在欣欣面前一直有些自卑,因为他不仅是一个不太受到老师喜欢的搞怪学生,而且学习成绩也忽高忽低,属于游走于大学校门外的边缘人。是这张公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让他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和欣欣平等对话的权利。

然而人的心灵或身体总得有一个在路上,吴洛水并不知道欣欣文静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迷恋流浪的心。所以在高考结束之后,欣欣一直在不同的城市间飘来飘去,直到大学开学的头几天才回到家。
但这一次,吴洛水还是没有找到向欣欣开口表白的机会。因为欣欣看起来是那么的疲惫,吴洛水有些心疼。


欣欣去上大学的那天,吴洛水去了火车站,并且想尽办法混进了站台。欣欣见到突然出现的吴洛水自然明白了一切。
我心里已经有人了。欣欣说。
是果果?
欣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温柔地冲吴洛水笑了笑:我们做朋友不好吗?高中三年,你都像大哥哥一样地照顾我。你的心,我很感激,但是我不能接受。

吴洛水听完欣欣的话心情有些落寞,但很快又振作起来。因为他相信:你的奢望要配得上你的本事。
能不能追到欣欣,要看你的本事。吴洛水在心里暗暗地鼓励着自己。

之后几年的时间,无论欣欣放假回家还是外出旅游,火车站的站台上总是有吴洛水的身影,一次也不缺。吴洛水不再奢求欣欣口中承诺的爱情,只是不远不近地关心和照顾着欣欣。

吴洛水比你亲哥对你还好。我真不知道你还在等什么!欣欣的妈妈经常这样念叨自己的女儿。
妈,我们只是好朋友好不好。
欣欣明知道这样的解释非常的苍白,但是她的心,她自己知道,她放不下果果。

 

(二)

毕业季临近,欣欣终于鼓起全部的勇气给果果写了一封信,询问果果的去向和意愿。果果回信说自己一定会留在北京,来信还附上了一首自己最近写的诗:

山洪
一直留在山鹰的眼里
那澎湃的浪涌
是摧毁的预示
摧毁一座
时间的城堡

芬芳
一直藏在天鹅的嘴里
那诱人的滋味
是追逐的暗示
追逐一次
三千里迢迢


欣欣把果果的诗反复读了不下十遍,每次读,她都会忍不住下意识地舔一舔自己的嘴唇,她觉得果果这是通过这首诗向她在暗示着什么。天鹅在西方的文学作品一直都寓意爱情,而且这爱情似乎已经聚集到了山洪爆发的程度,虽三千里迢迢,又有何妨?
欣欣想,你为什么不用比目鱼呢?得成比目何辞死,至少我能更明白你的心思。不管了,我,要去,北京,找工作!!

欣欣以飞蛾扑火之心向着心中的爱情勇敢地前进。
北京的工作并不那么容易找。欣欣找工作的地点从市中心很快扩展到了5环以外,再后来,扩展到近京各郊区县。功夫不负有心人,欣欣终于拿到了一个北京郊区研究所的工作。
拿到录用通知的那天,欣欣心花怒放。

毕业前的那个夏天,果果接到欣欣的来信后到车站去接欣欣。
果果很诧异欣欣此行的目的,但同时又感动于她的执着。
果果想,那首诗难道说得还不清楚吗?
追逐一次
三千里迢迢
洛水三千,洛水迢迢,这些都是些常用的成语啊,我反复用了两次提示就是怕你想不到我是鼓励你去追吴洛水啊。你到底是太笨,还是义无反顾,不理会我的拒绝?
我该怎么办?

欣欣见到果果的那一刻,真想像一只欢快的小兔子一样扑到果果的怀里,但是她拼命地抑制住了这股冲动。因为到目前为止,欣欣连一个男生的手都还没有牵过。少女的矜持和恐惧不允许她去这么做。
果果骑车自行车带着欣欣逛了一整天,逛遍了整个北京城,一直逛到凌晨三点。欣欣好开心,心里以为,这就是了,我为你守候了四年的爱情,你终于来了!

此时果果的心里也在被煎熬。可爱而又执着的欣欣,我该怎么办?你为什么不去爱吴洛水呢?他可是我的铁哥们儿啊,而且他那么深情地爱着你,你不知道吗?
果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进退两难过,他决定什么也不说,如果欣欣更主动一点,他就接受这个事实,缘分的事,爱的事,用理智不能解决的时候,只能等待冲动的来临。

果果,你以前总是喜欢弹吉他唱歌,现在还弹吗?
果果呵呵地笑了:当然,一颗流浪的心,怎能没有吉他的配合。
那你给我唱首歌吧。
现在?
欣欣点点头,欣欣想,你如果唱一首深情的歌,我就会立刻扑入你的怀里。

你像个孩子似
要我为你唱首歌
却一点也不理会
会有好多的苦从我心中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

果果在欣欣失望的眼神中,渐渐地释然了。

(三)
大学毕业之后,吴洛水进入了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吴洛水觉得警察的工作和生活离自己的想像差距甚远。
吴洛水心目中的警察,跟影视作品中的警察形象一样。一般都是重装出场,是除暴安良高大上的英雄。可是工作一段时间吴洛水才发现,原来警察的工作和别的政府机关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铺满案头的文字工作,就是无休无止的阿谀应酬,勾心斗角,收入低不说,还要经常值夜班,最关键的是,除非执行任务,平时连枪都不给配一把。吴洛水常常想,我哪里还是个警察啊,活脱脱一个跑堂、打杂的伙计嘛,这四年公安大学里学的本事都白学了,吴洛水因此对工作产生了厌倦感。

欣欣去北京偏远郊区工作的消息让吴洛水明白了果果在欣欣的心里有多么的重要。爱,未必一定要占有,成全有时候也是一种爱。吴洛水决定成全欣欣和果果。
吴洛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所以家里人忙着张罗给吴洛水相亲,吴洛水为了忘记欣欣,试着见了几个,但是接触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要么性格不合,要么根本提不起激情,只好作罢。工作和爱情生活的双重压力让吴洛水困顿颓废起来,每天下班之后忙着参与各种饭局、酒局,不醉不归。

欣欣这边和果果也毫无进展,果果一如既往地若即若离,既不给欣欣希望,也不让欣欣绝望。欣欣只好在自己编制的情网里继续蛰伏,等待,还是等待。

春节将近,欣欣问果果是否回家过年,果果说今年不回去了,欣欣说那我今年也不回去了。果果说你还是回去吧,我今年有父母陪,他们决定今年来北京过年。
欣欣听完明白了,果果不想让她和他的父母在一起过年,因为他们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

那个春节是欣欣有记忆以来过得最没有意思的一个春节,以前过春节的时候,除了和家人亲戚之间的聚会,还有同学、朋友之间的聚会,其中肯定会有果果,也会有吴洛水。但是今年,一个也没有。

春节过完后,欣欣想,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总得和吴洛水打个招呼吧。
电话是吴洛水的妈妈接的,听到欣欣的声音,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你赶快来劝劝吴洛水吧。
他现在快成酒仙了,每天喝得烂醉如泥,有一次还送了急诊。这孩子,从小就犟,我们谁说他都不听。
欣欣放下电话,突然觉得心里空了,赶紧飞奔下楼,打了一个车,直奔吴洛水家。

吴洛水的房间里酒气熏天,床头还放着没有喝完的小半瓶白酒。躺在床上的吴洛水依然在昏睡,头发蓬乱,脸色蜡黄,这哪里还是记忆中那个洒脱不羁的吴洛水啊。
欣欣一阵心酸,默默地退出房间对吴洛水的妈妈说:阿姨,我就在这等,等他醒过来。
吴洛水中午才醒,打开房门发现坐在客厅里的欣欣差点尖叫,快步跑向卫生间。等再出来的时候,除了脸色,吴洛水把自己收拾得相当精神,然后冲欣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欣欣说:吴洛水,我们出去走走,我有话对你说。

欣欣平生第一次这样对着一个男人吼叫了将近半个小时,冷静下来后,欣欣很吃惊自己的表现:我这是想干嘛?很快,欣欣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服自己:我们是好朋友,我要吼醒他。
吴洛水一声不吭地听欣欣发泄完,然后只说了一句话:好,我今天开始戒酒。
 

(四)
吴洛水说到做到,真的把酒戒了。
当吴洛水的妈妈把这个消息告诉欣欣的时候,也顺便传达了自己的心意,她很希望欣欣以后永远管着吴洛水。她说,你们俩儿从小就好,我们放心!
欣欣听完吴洛水妈妈的话心里起了一阵涟漪,果果,那个我愿意陪你去浪迹天涯的果果!你要有半点吴洛水对我的好,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年。吴洛水再次找回了自己当初的理想,变得积极而且上进。大队领导对吴洛水的变化很欣喜,开始让他参与一些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
实际上,一年前,欣欣对吴洛水将近半个小时的吼叫,不仅没有让吴洛水生气和失望,反而让他终于明白了,其实欣欣对他是有感情的,是在乎他的,这让吴洛水找到了重生的力量和希望。
吴洛水想,再等一年,果果你要还这么磨矶,我就要出手了!

这一年的春节,天,特别的冷。
欣欣和果果都回了老家过年,但是果果没有向欣欣发出来家吃饭的邀请。
吃年夜饭的时候,欣欣的妈妈终于忍不住数落了自己的女儿:你,就是个瞎子!吴洛水是多好的男孩,你为什么就是视而不见?
欣欣听完妈妈的话,心里很乱很乱……

假期的最后一天,吴洛水开车来找欣欣:欣欣,跟我走!
欣欣坐上车,吴洛水直接开到了果果的家里。
果果,你要是个男人,你今天就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把话说清楚。你,到底爱不爱欣欣?吴洛水一边紧紧抓住欣欣的手,一边厉声质问道。
果果犹豫了一分钟,说:我,喜欢欣欣。但是我,不爱她。我和她,不可能的……
吴洛水说:好,那你从今以后给我离欣欣远点,否则别怪我不顾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欣欣,我们走!

吴洛水和果果摊牌的整个过程,欣欣一声都没吭,因为她整个人当时已经懵了,只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吴洛水啊吴洛水,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从果果家出来后,欣欣再没有和吴洛水说一 句话。吴洛水默默地把欣欣送回家,第二天又默默地把欣欣送到车站。
欣欣,我……吴洛水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吴洛水。其实,我应该谢谢你,你帮我走出了这个困局。只是……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欣欣朝吴洛水挥挥手:你,保重!
欣欣从火车的车窗里看到,当火车驶离站台以后,吴洛水原地欢快地跳了起来,跳得好高好高。

那一年的春节之后的一段时间,天,还是特别的冷。
春节之后,整个河北和北京地区都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
吴洛水买好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准备下午出发去北京和欣欣见面。这一次,是欣欣主动要求的。

大约中午12点的时候,吴洛水准备把车交回警队然后直接去火车站。车载电台突然传来大队的命令:一个全省通缉的巨额诈骗犯刚刚通过京珠高速公路的某个收费站,命令所有外勤车辆前去拦截。吴洛水没有丝毫的犹豫,拉响警报向逃犯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一天,天特别冷,雪特别大,路特别滑,吴洛水,再也没有回来……

在北京站站台上一直焦急等待的欣欣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后,只觉得一时天旋地转,双腿发软,瘫坐在了地上。
天,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欣欣狠狠地把自己的头撞向旁边的柱子,泪水向山洪般奔流,那一刻,她居然想起了果果写的诗:
山洪
一直留在山鹰的眼里
那澎湃的浪涌
是摧毁的预示
摧毁一座
时间的城堡

时间仿佛是一道长河,岁月的流逝让人真的来不及喘息。转眼就是二十年后的清明节。
这天欣欣又给吴洛水写了一封信:

洛哥哥,你在那里还好吗?

其实今天我是在赶一篇明天要交的试验报告。一般这种时候,我都习惯放上一点音乐;好像这样反而效率会更高。这应该是我上高中时落下的毛病,那时候我总是骗老妈,一边看电视一边学习效果更好。今天我听的都是些老歌,有许巍也有刀郎还有朴树的。不知不觉之间,泪水竟然滴湿了键盘,而你翘着嘴角的笑脸仿佛就在我的眼前。

一直以来我总在徒劳地想要记起来最后一次见你时我们说了、做了些什么。可是怎么也记不全。应该是那一次了,点点送了自己画的画给我,背面写的是:送给姑姑。是呀,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迷恋上了流浪。所以,似乎每次回来都只是匆匆地为下一次出行打点行装。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次你一定到车站送我了。因为上大学起,你就没有缺席过一次,甚至几次你在的时候都轮不到我的亲哥送我上站台。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你的照顾和疼爱,等到失去之后,我才真的明白,那些照顾和疼爱的珍贵。
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多希望能当一次那个在车站接送你的人。我多希望你能来我所在的城市,好让我能有机会为你做这些事。我是个不错的司机呢,你知道吗?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

人生际遇,能够遇到的人就是有缘。而能够成为朋友或者恋人的人就堪比珍宝了。你两者皆具。人近中年了,渐渐地渐渐地经历里沉重和悲痛的成分多起来。脸上的皱皱密起来了,心变得坚强也麻木了。但是,在我逐渐退色了的记忆里,洛哥哥,你永远是那个鲜活的,洒脱不羁的样子。

永远爱着你的
欣欣

欣欣把这封信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在了一张纸上,然后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点一把火,烧掉。烧出来的纸灰,飘飘摇摇地飞在天空中,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