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客久别重逢谈政治

b
borisg
楼主 (文学城)

老房客久别重逢谈政治

一个老房客前几天从外地回到这里,暂住在亲戚家里,需要住处。我有一个正好月初左右会腾出来,昨天跟他见面做文件工作,然后谈了很多。

这个人估计中学都没念完,有一把力气,学着做做装修,但是手艺不够好,没到独立立门户的水平,经常是在工厂做不需要什么技术的工作,有时候也帮人修修房子,有四个孩子,想来当初养大不容易,好在现在都大了。这是个不错的人,从来没靠救济生活过。人脾气急但是很直爽,我喜欢他,这次回来我正好缺个帮我干活的人。

他原来是在德州,上次到我这里住了一年半载又回南方跟分散在各地的那几个孩子过了几年。其实哪个地方的人都一样,自己的孩子有下一代了,也惦记着过去帮衬一下。

我问他这些地方怎么样,他叹口气说,贵啊,一个2BR一千八什么的对他这样一个干粗活的负担重。现在到处都是老墨,德州跟十年前比感觉街上老墨都快一半了。他们来了,十几个人坐个皮卡来包一个活,挣了钱寄回家接着把家里的人搞来,我们没法跟他们竞争,想干个活工钱都被压得很低,没法养家。现在不光老墨,还有什么洪都拉斯尼加拉瓜,都等着白登这SB拆了墙过来。我理解人都想到钱多的地方过好日子,可是我们自己日子都很难过了,把这些人都弄进来美国就都跟那些国家一样变第三世界了。(这可都是他的原话)

他又问我这几年怎样。我说不容易啊,城里坏人多,我刚赶走一个不交房租电费但是吃四十块钱一磅螃蟹腿的房客。他哈哈大笑,说,现在这些人DO NOTHING GOOD的太多了。我说我过些年把房子卖了退休了,离这些人远点,省得民主党掺沙子在好区建低收入住宅区。他说,他去过不少地方,大城市都是到处都是。不过像科罗拉多那种西部的州,还是黑人少。但是到处都是老墨,像新奥尔良都百分之十几了。我问,黑人有多少,他说,百分之五吧,你在那里觉得很安全,不像这里,在街上走得提着份心。

他又问我,现在电影院还开着么,我说开啊,我昨天还路过一个,不过需要隔开座,只能坐1/4。他说,那样估计电影公司就不拍什么新电影了,赔钱。我说,说不定过两天又关了。他说,对了,他们就想都关了,把小生意都整死了,凭什么麦当劳沃马特可以开,当地的餐馆小店不能开。把大家都搞死了都给他们打工去了。。。

这就是一个低层的老老实实靠双手养家的普通美国人的话。我没想到他会谈这么多政治。

你们在用便宜的老墨的时候,请想一想这些土生的美国人。这个国家,是他们的。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老房客久别重逢谈政治 诸位网友,到现在为止我说的都是对的。我没有出来说,是不想打击大家的情绪。 我爱新雪,过于阳光海滩。。。 大连俄专与大连工学院的姻缘 小时候读小说,七七事变以后的华北。
香片
好文。昨天和一个挺川朋友说到我们基本不在 Amazon买东西, 朋友问为什么,Amazon便宜很多啊。:)
蒙城的冰凌
那是不是American first 是非常非常重要和紧要的?就像一个家庭自己都经济不好,危机四伏,还要敞开大门让人进来分享有限资源,还要到处做好人支援。
长城外古道边
我已经不在amazon买东西很久了,省钱有省地方
香片
我做不到一边支持川普和反对全球化,一边又去照顾他反对者的生意,能避开就避开。
蒙城的冰凌
也警告家人不要在Amazon 上买东西了。
人参花
说得很好很对,这个国家是人家的,非移是理直气壮的生抢。
香片
我们家的都挺配合, 老大本来也不喜欢A上产品的质量
甜齿
大城市真的都很糟糕了,德州的也一样。

不交房租水电,但是买40块一磅的螃蟹腿吃这种事很代表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很难同情因为这种生后方式而变穷的人。

想想看,我也没买过40块一磅的螃蟹吃,这次过圣诞节买来吃吃,否则末日来临我都觉得亏了。

甜齿
我也想地址它家,可是有时候真的只有这家才有我要的东西

我最近买了滤水系统,只有这家才有两种滤子(而不是二合一的滤子),只好又屈服了一次。

香片
Costco... or water treatment compan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