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共和国长大(2)中学生活 (1957-1963)

加州花坊
楼主 (文学城)

1957年有一天下了学,看见汽车停在我家门口,是父亲单位的来帮他拿东西,送他去劳动教养,我不知为什么,也没问。

这年九月我考上北京女二中,每天上课很快活,突然好像有什么事发生,我们班家在侨委的同学林孟生说地下室都是大字报,闹不清,从没去看过。       

每星期有劳动课,在校办工厂裁纸,打铁,做木工。学了本事,我可以成令地把一刀纸弄齐。(马家爸爸的妈妈就是这样怀孕时橦了肚子死的)。      

58年大炼钢铁,院子里的方砖都被起走,居委会盖起小高炉,让大家献铁。铁锅又送回高炉连成了废渣。

学校里校长在大操场宣布要种小麦争取亩产二十万斤,农村借读的同学站起来说:“校长没种过地,光堆麦子(整株)也堆不下啊。” 我们不懂,同学说了实话也没关系。     

除四害运动开始,早上四点起床到学校集合去赶麻雀,因我离学校近,同学晚上住在我家。全校同学每人拿着脸盆,到安定门外护城河边敲了三天,是北京城总动员,人都在外边,站满全地,那场面!干吗?累死麻雀,原因?说他们吃粮食。结果大闹虫灾, 忘了鸟还吃虫子。还让大家交老鼠尾巴,以便知道杀了多少老鼠。有人只剪尾巴不杀老鼠,只求数字。四害还有苍蝇,蚊子。傻不傻?大家都是这样傻傻地响应号召。       

人民公社成立了,去参观公社猪场,见到两只猪在干好事,不懂,大呼小叫被好友制止。学校让大家去农村参加劳动,去了发现我们班只有我一个。我年纪小跟着人家用筐运土,受到表扬,谁知我班团支书家在那里,也在挣工分干活,她很生气。        

居民不许在家做饭了,都去吃食堂,我很满意,因为过去在学校吃大大锅饭,现在吃小大锅饭好多了, 邻居李大妈不高兴说饭太难吃了,她先生是名中医,身份不同,口味不同。        

59年当护士的母亲也去参加修十三陵水库,因为毛主席为首的中央领导全去了。回来母亲教了我一首新歌“窝窝头”是赞美窝窝头的,歌词是“窝窝头,窝窝头,过去我见你就发愁......我和窝窝头交朋友,交朋友。”没多久就连窝头都不容易吃上了,学校食堂的窝头加了豆面。从那时起直到文化大革命都是70%的粗粮(玉米面),20% 白面,10  % 大米,幸亏和窝窝头交了朋友,要不怎么活。十六年前我去十三陵看都没水了,因为上游都修了水库。        

那年,加勒比海发生美苏冲突,我当文娱委员带着同学上台跳舞“要古巴,不要美国佬“,把头发都披散开, 支持什么都忘了。       

卫星上天了,大事。       

九评开始了,反苏修,文章巨长,每次大家都坐在操场地上听,广播员声音洪亮,慷慨激昂,结果把去看芭蕾舞都误了,那时因为庆祝国庆,请了苏联名演员乌兰诺娃到北京,首长们都去了,可惜不带家属。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建成,我的大舅老爷也从济南来北京参加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雕塑工作 。       

国庆游行我们学校鼓队参加,我打大鼓,从安定门到天安门,再从西城走回来,很累。        

过年,全家跟着姑姑去大会堂开晚会,到处是表演,游戏,那么多大厅, 以省名命名,热闹,只是大家全穿的是蓝棉袄,黑棉袄,灰棉袄,绿棉袄(军装)。             

年底 ,姑姑家买了12寸的黑白电视机,记得看春节联欢会,侯宝林说相声, 谢添表演小品,吞鸡毛掸子。有一个合唱是学街头贩子叫卖的调子。比如“有破烂我买~~~”“萝卜赛脆梨了~~~”等等,也挺热闹 。        

60年姑父不上班了,老在家里,后来才知道反右倾开始后,他因不同意把三位下属打成反革命集团而成了他们的总后台。只记得他在党校学习,我每周日去帮他抄学习心得,记得抄百团大战总结。        

学校开始批白专,我最讨厌政治学习同学发誓:“我要一年内入团等等“,入不入在支部又不在我们。我们班主任积极响应批白专,我的好朋友被定为白专,因她只知学习,又是个华侨。我也被批评说因为我 太爱看电影,品行得了中, 支书还在嫉妒我劳动受表扬,无所谓。  董老师文革时自杀了。我想她对学生太厉害,可能被斗得厉害。     

城里也开始饿肚子了。我还好每天给的豆面窝头那么大吃不了,就分给农村来的同学吃,不知道究竟吃了几百天的煮土豆,晚上回家,母亲总给我一碗面条汤喝,她舍不得我,自己的腿因营养缺乏都肿了。姑姑带我去吃了一次馆子,从刚解放时我们在饭馆请四姨奶奶客后,快十年了又进饭馆,香啊,谈不上解馋,因为没吃过不馋。母亲也和同事下了一次馆子,买了一个樱桃肉回来,真香。现在谁吃这个?母亲给我和哥哥一人买了一斤糖块,给我蒸了糖包。我不爱吃甜的,把糖包给我哥吃,糖也给他些。哥哥回来妈都跟他要粮票。

接下来,学校通知说开始放半天假,因为营养不够,很多同学不在学校食堂吃饭了,我还是每天赖在学校里,没处去, 就和那些住校的华侨同学一起玩。他们都是国外左派学校回来上学,结果也没学成什么。      

后来 什么票证都有了,副食票,棉花票,布票 , 邻居富大妈当了居委会小组长,问我们要不要铁锅,煤炉,这些都要票,街道掌握。       

我参加了篮球队当班凳队员,经常参加北京中学生篮球比赛,但没得过冠军。体育老师曹老师大力发展各项体育运动,让我主持建武术队,我就向学校厨房大师傅学,能比划几下。曹老师文革挨斗,跳楼自杀了。      

加加林上了天,我家侄子落地,起名贾翔。      

63 年学雷锋开始,现在我还保存着那时的报纸剪贴。毛主席说“向雷锋同志学习”。周总理说:“对朋友像春天般温暖,对同志象夏天般火热,。。。对敌人像冬天般寒冷。”还有一句忘了。      

高考了,邻居同班同学郝恩惠每天晚上带着我背呀背呀背到十二点,我从来也没那么晚睡呀。我总算不晃悠了,邻居老姐姐的同学说要报个实用的专业,学技术,不要上北大学理论,在大我几岁的人的指教下,我报了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做第一志愿。米丘林大苹果吗!通知来了,考上了第一志愿。老哈也考上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系,到校一看同一班,继续当我入团介绍人。邻居同学考上了北京医科大学,是现在的协和医科大学。 全班45人有14人考上大学,我们学校老师质量就是好,猜题一猜就准。记得高考语文考题有两个,“当唱国际歌的时候想起的”和“我的母亲”。 我先写第一个题目,写了不满意,划了又写的“我的母亲”, 当然有声有色, 那个卷子那个乱呀,别提了, 也考上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要让多肉爆盆,就要不停地按它们的个头换大盆 1968年北京农业大学的的自杀风 【中国好声音10 】4期 兒子家刷房子工作基本结束! 日久见人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