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中柱:身中六弹壮烈牺牲,妻子带女儿闯敌营要回头颅,终生未嫁

w
williamsteng
楼主 (文学城)

原创:Talk历史

1941年6月10日,陈中柱将军在与日寇激烈的战斗中身中六弹壮烈牺牲,日军割下了他的头颅返回浙江泰州领赏。

当陈中柱将军身怀六甲的妻子王志芳知道此事后,带着年幼的女儿前往了泰州日军司令部,面对手握钢枪的日本警卫部队,这位义烈的女子毫无半点俱色,就像全然不知日军已发布了她们母女的悬赏通告一样。

当女子见到日军司令部的南部襄吉大佐时,开口说道:“我来要我丈夫的人头!

陈中柱夫妇和他们的孩子

抗战名将陈中柱

陈中柱是江苏盐城人,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全靠母亲辛勤种地抚养成人。

1931年,黄埔6期毕业的陈中柱被分配至国立中央大学担任军事教官,在这期间,他认识了一位出生于南京官宦之家的姑娘王志芳。

对于长得浓眉大眼,英气逼人的陈中柱教官,王志芳对他一见钟情,而陈中柱对年轻漂亮的王志芳也很有好感,1932年,他们结婚了,并生下了大女儿红秀(现名陈璞)。

陈中柱夫妇

嫁给军人势必会聚少离多,而且要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然而王志芳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正面战场上的中国军队一败再败,日寇兵锋直指当时的首都南京。

眼看日寇距离南京越来越近,南京城内的国民党高官纷纷携妻带子的向西南逃跑。

同样有机会出逃的陈中柱选择了留下抵抗日军的侵略,他让妻子带着女儿经武汉去重庆,自己主动跟上级表示要留在前线保家卫国,抵抗日寇。就这样,陈中柱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战地工作团第三总队团长,听从于李宗仁指挥。

李宗仁

自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广大人民群众抗日热情日益高涨,纷纷自发地投入了抗战队伍中,陈中柱的部队也因此得到了极大的扩充,经过几个月的发展,陈中柱手下已经有了一支多达3000多人的队伍,成为了第5战区内一支不可小觑的部队。

1938年3月,陈中柱率领部队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台儿庄战役,奉命指挥部队保卫台儿庄西侧的大洞山,为中国军队取得台儿庄战役的胜利,立下了重大贡献。

不过,局部战斗的胜利并不能改变整场战役的局势,徐州会战最终以失败告终,蒋介石为了阻止、迟滞日寇的侵略脚步,命人炸开了花园口附近的黄河大堤,直接导致黄河流域附近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80万人民群众因此死亡。

花园口决堤产生的黄泛区

因为这场人祸被迫背井离乡的人民群众,拿着国民政府发的10块钱慰问金欲哭无泪。

花园口决堤以及徐州会战的失利对军队士气也是巨大的打击,谣言四起,此时身在武汉的王志芳不停地跟从前线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官兵打听丈夫的下落,结果他们要么回答不知道,要么回答陈中柱战死了,直到三个月后她才收到丈夫来信,得知陈中柱在徐州会战中受了伤,部队被冲散了,在当地农民的帮助下养好伤重新聚集了部队,现在在敌后坚持抗战。

受影响的灾民

看着信纸上丈夫那熟悉的笔迹,王志芳抱着它哭了很久。

1938年,陈中柱被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任命为第四纵队少将司令,已经稳定下来的陈中柱立即给妻子写了一封信,要她带着女儿来泰州团圆。当时内地已经沦陷,交通断绝,王志芳带着红秀从重庆前往越南海防,之后绕道香港、上海才到达泰州。

当母女二人到了泰州后才知道,因为战情紧急,陈中柱已经带领部队去徐州附近了。直到1939年陈中柱才派人将他们母女二人接往重庆团圆,一年后,他们之间有了第二个女儿。

拒不投敌

1940年3月以后,随着国民党顽固派将“摩擦”的重心从华北移向华中地区,华中地区的局势越发紧张,时任国民党江苏省主席的韩德勤,暗中命令他控制下的部队和日伪军进行勾结,想要和日伪军共同夹击新四军。

韩德勤

为了团结抗日,新四军陈毅司令员亲自前往泰州和国民党鲁苏皖边游击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进行谈判,为表诚意还送给了李长江一匹强壮的日本战马以及一个新马鞍。

然而陈毅司令员的举动并没有打动国民党顽固派,陈中柱和张兴炳、颜秀五等人奉命对驻扎在郭村的新四军挺进纵队进行攻击。

为了“消灭”郭村里的新四军,顽军出动了整整12个支队(团),而当时在郭村的新四军除了纵队机关外,只有一个教导队、一个团外加一个营。

虽然敌我双方有着巨大的兵力差距,然而顽军这边心不齐,战斗力也低,而新四军人虽少,战斗意志却高,仅仅一个冲锋就俘虏了200多名陈中柱手下的士兵。经过不到一个星期的战斗,顽军这边损失惨重,新四军甚至还发起了反击,兵锋直指泰州城,国民党李明扬只得亲自赶来泰州,和陈毅谈判后宣布同意和新四军“重修旧好”。

陈毅

在郭村保卫战中,陈中柱损失了整整一个营的兵力,谈判期间他被陈毅司令员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从顽固派转向了开明派,谈判结束后双方交换俘虏时,他还专门命人给新四军送去了十几车的毛巾、袜子以及一些武器弹药。

陈中柱在郭庄战役之前虽然对我党有一定的敌视思想,但他绝对是一个爱国的人,而他的上司李长江却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投降主义者。

1940年冬天,李长江想要依附日寇做苏北地区的土皇帝的消息传遍了苏北大地,陈中柱对李长江想要叛变的行为十分不满,当他在1941年年初收到陈毅派人送给他的亲笔信后,感慨的说道:“在下绝不附逆!国共合作理所当然。”

陈中柱

1941年2月12日,李长江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宣布自己打算投靠汪伪政府,此时会场外围已经架起了大量机关枪,李长江的意思很明确,想让在场的大家跟着他一起当汉奸,他在厅堂里面摆了大量的香烛,要求在场的所有司令磕头起誓,效忠李长江。

会议期间,陈中柱以上厕所的名义找机会溜出了会场,跑回了部队驻地。结果他刚回到部队后没多久,就发现李长江调动了大量部队将他们包围了。

危难关头,陈中柱对部下官兵高呼:“我们宁可做土匪,不可做叛奴!”之后率部向北突围而去。翌日,李长江背着在水乡芦荡里面打游击的李明扬率部投靠汪伪政权,当上了所谓的“第一集团军上将总司令”。

李明扬

蚌蜒河上的永别

当新四军得知李长江叛变的消息后,曾于1941年2月中旬主动进攻过泰州城,击毙、击伤了李长江伪军数千人,之后主动选择了撤退,李长江重新回到泰州后担心新四军给他来个“梅开二度”,主动向日军南部襄吉部队提出请求,请南部襄吉率军来泰州“协防”。

陈中柱率领着部队突围后和李明扬会师宣布继续听从李明扬指挥,之后开始和新四军互相配合,粉碎了南部襄吉和李伪军的多次大规模“包剿”,南部襄吉因此恨透了陈中柱,对陈中柱和他的妻女下达了通缉令。

陈中柱

1941年6月初,日伪军抽调大量兵力兵分五路对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发起“包剿”,主要目标就是陈中柱的第四纵队。

负责围攻第四纵队的有数百日军和数千伪军,第四纵队越打越少,损失极其惨重,陈中柱手下的团长要么受伤要么阵亡,眼看部队就要被日军完全包围,陈中柱只得命令部队转移至新化蚌蜒河。

当日伪军驾驶着汽艇追赶至蚌蜒河时,陈中柱指挥部队沉着应对,成功地击沉了两艘敌军的汽艇,歼灭了50多名敌军。

6月7日凌晨,部下向陈中柱报告说老阁方向开来了十几只敌军的汽艇,与此同时部队的前方还有一支伪军的部队,第四纵队陷入了被敌人前后包围的危险境地。

陈中柱急匆匆地前往妻子和孩子所在的小船,对已经有了7个月身孕的王志芳说道:“志芳,我是个军人,保民卫土是我的天职,我要走了,孩子生下来后,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叫陈志,让他不要忘了父亲的志向!”之后,陈中柱让卫兵杨凤高带着她们母女转移,他自己则对战士们喊了一声:“随我上岸!”

陈中柱夫妇

陈中柱率领部队上岸后,杨凤高带着王志芳母女躲到了一个大草垛下面,直到听不到枪声才从草垛下面钻出来躲到了当地一老乡的家里。

过了几天,在确认蚌蜒河的战斗结束了后,杨凤高悄悄地出去转了一圈打听部队的消息,当他回来的时候眼睛通红,看着王志芳说道:“陈将军他,他牺牲了!”

大将难免阵前亡

陈中柱将军上岸之后,和日寇进行了长达三天三夜的激烈战斗,眼看着日寇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己方部队伤亡人数越来越多,援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来,于是对着在场官兵吼道:“为国家前途与民族的命运,我们要死里求生,冲出突围!”

之后陈中柱指挥军队再次下河向武家泽方向突围,准备把部队拉到盐城,在那里整休一段时间之后再作打算。

抗战中的国军

当陈中柱指挥部队抵达卢家垞时准备抢滩登陆,身材魁梧,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望远镜的陈中柱在冲锋人群中实在是太过显眼,日军迅速对他进行了集火,陈中柱将军身中六弹当场牺牲,年仅35岁。

战斗结束日军打扫战场时发现了陈中柱将军的遗体,残暴的日寇当即就把陈中柱将军的头颅割了下来,带往泰州跟南部襄吉请赏。

日寇

在杨凤高悲痛地讲述着陈中柱将军的牺牲经过时,王志芳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等杨凤高讲完后,她只说了一句话:“带我去看看他。”

杨凤高离开后,王志芳抱着6岁的小红秀哭了很久。

闯敌营,要夫首

杨凤高带着王志芳和小红秀去了陈中柱将军的牺牲地点,虽然杨凤高跟王志芳提过带着小红秀看望亡父可能对孩子心理造成不好的影响,但王志芳却坚定的要求一定要带着小红秀去,她要让女儿将父亲之死和杀害父亲的仇敌牢牢记在心里,永远不要忘记。

三人抵达战场后看到了一个小土包,土包前面是一根木牌,上书“陈中柱将军”。王志芳叫上杨凤高二人一同刨开坟,发现里面是一个用老百姓门板拼起来的简易棺材,将棺材撬开后看到了将军的无头尸体。

坟包

看着将军衣裤上的鲜血,王志芳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回去之后她思索良久,决定去泰州找南部襄吉将丈夫的头颅要回来。国民党税警司令陈泰远得知此事后,当即予以了劝告:

“你疯了吗?现在日本人将你们母女的通缉令贴的到处都是,不知道有多少杂碎等着将你们抓住送给南部襄吉请赏呢!你就这么跑去泰州,不就等于去送死吗?三国时期的关云长那不也是无头下葬的吗?听我一句劝,你就别去冒险了。”

王志芳认为,丈夫一生为国,如果死后要以身首异处的方式安葬的话,自己死后有何颜面下去见他!因此王志芳决定就是拼了自己的这一条命,也要跟南部襄吉把丈夫的头给要回来!

心意已决的王志芳不顾大家的劝阻,找来了一条小木船,请人将丈夫的棺材放上去后,和小红秀以及杨凤高一起登上木船去了泰州。

陈中柱

一行人到了泰州后,王志芳和小红秀去了原七纵队司令秦庆霖的家,而杨凤高则留在船上看守将军遗体。

此时的秦庆霖已经投靠了日本人,他本人对于王志芳等人的到来其实并不欢迎,但他的妻子谢树清和王志芳的关系却十分的要好,因此对王志芳一行人的到来,秦庆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中柱将军生前为人清廉,家无余财,因此王志芳母女二人穿得十分的节俭,谢树清见到她们的模样后十分心疼,帮她们准备了几件新衣服换上,然后亲自出面找到了为南部襄吉效力的翻译徐鹏举。

请他通融一下,帮忙劝说南部襄吉将陈中柱将军的头颅还给王志芳,为了表示诚意,她还拿出了5000元钱当做“谢礼”。

日军中的汉奸翻译(剧照)

徐鹏举知道谢树清是秦庆霖的夫人,没敢收她的钱,表示自己“尽力帮忙”。

之后徐鹏举跑去司令部找到南部襄吉,将王志芳母女来到泰州想要要回陈中柱头颅的事情说了一遍。

南部襄吉听后哈哈大笑,说:“要人头可以,但王志芳必须亲自来司令部。”他不相信王志芳一个弱女子敢跑到戒备森严的司令部来送死。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王志芳听谢树清转述完南部襄吉的要求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去。”

伏尸二人,流血五步

这天早晨,身怀六甲的王志芳牵着女儿的手一步步地向着位于泰州城外红十字会的南部司令部走去,司令部内的日寇认出她的身份后立马拿起枪对准王志芳母女,他们担心王志芳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日军司令部

王志芳对于紧张万分的日寇不屑一顾,领着女儿直接走入了挂着膏药旗的日军司令部内,对一脸震惊的看着她的南部襄吉说道:“我是陈中柱将军的夫人,我来要我丈夫的人头!

看着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王志芳,南部襄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敢来司令部要头,看着这个大肚子女人,他觉得自己输了,输的很彻底。

正在这时,王志芳看到大厅的香案上面有一个木箱子,知道里面装着的应该就是丈夫的头颅,当即想要上前将头颅取回,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南部襄吉突然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日本军官(影视形象)

王志芳以为南部襄吉想要反悔,说道:“你要反悔?我今天就要将我丈夫的头带回去,要不然‘伏尸二人,流血五步’!”

南部襄吉虽然对王志芳的到来十分意外,但他也做了这方面的准备,他愣了一下用汉语对王志芳说道:“不,我们还要举办一个仪式。”

之后南部襄吉做了个手势,司令部内的日军立刻排成了两行站在南部襄吉身后,只见南部襄吉亲自擎香祭奠了陈中柱将军一番,他身后的日寇也装模作样的行了礼。

礼毕后,南部襄吉走到翻译旁边问他陈司令有几位夫人,翻译看了王志芳一眼后回答只此一位,南部襄吉听后点了点头,让一个日本兵把木箱子捧给王志芳,王志芳往里一看,只见木箱里面是一个瓷瓶,丈夫的头颅就泡在瓷瓶内的药水里。

日本军官(影视形象)

这时南部襄吉假惺惺地开口了:“我们是两个国家,陈司令为他的国家,我是为我的国家,但我们崇敬他的英勇,要学习他的精神。”然后他看了一眼王志芳的肚子,问道:

“你和陈司令有几个孩子?”

“两个女儿。”

“哦,那我希望你能生一个男孩。”

王志芳知道,南部襄吉这一番猫哭耗子的操作只是为了宣扬他们所谓的“怀柔政策”,因此表现得十分冷淡,直接领着女儿想要离开,在王志芳即将踏出司令部时,南部襄吉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我觉得陈司令葬在泰州就可以,他的老家盐城现在是新四军的地方,太‘危险’了。”

陈中柱将军名牌

王志芳抱着陈中柱将军的头颅到达停泊在城外的小船旁后,请人将人头和尸体缝合在了一起,泰州城内的一些好心人出钱帮她置办了一口大棺材,之后大家将陈中柱将军葬在了泰州西门外西仓桥下的一个田地里。

迫于压力将丈夫葬在泰州,对于王志芳是个极为痛苦的抉择,为了让丈夫不寂寞,她决定和女儿们留在泰州,直到胜利那一天到来。

下定决心后,王志芳托人将二女儿接来了泰州,母女三人靠着李明扬发放的两石米艰难度日,即便生活得十分困难,她也没有想过另嫁他人。

王志芳和陈璞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将首都从重庆迁回南京,为陈中柱将近召开了一次追悼会,并追赠他为中将军衔,为了表示纪念,国民党财政部宣布筹建一所“中柱中学”。

不过随着解放战争打响,国统区内物价飞涨,货币贬值十分严重,国民政府拨的钱只勉强盖起了一座房子就花完了,尴尬的国民政府只得宣布学校计划作废,房子指定给王志芳母女三人居住。

盐城中柱中学(2006年挂牌)前的王志芳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中柱将军的大女儿陈璞正在读高一,她想到父亲当年就是在和日本帝国主义作战时壮烈牺牲的,如今美帝国主义国家又要前来进犯我国,遂产生了投笔从戎,保家卫国的想法。

不过因为她才15岁,部队不要她,陈璞就缠着报名处的战士一定要参军,上级领导知道此事后特别批准了陈璞的参军要求,之后她被送至华东军区三野后勤军事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至新疆军区运输部工作,一直干到了退休。

1987年,陈中柱将军牺牲46年后,人民政府正式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并将他的遗体从泰州迁往盐城市烈士陵园 。

陈中柱烈士

王志芳女士在1962年跟二女儿去了澳大利亚,一直没有再嫁。

在王志芳100岁生日时专门回了一趟祖国,在儿女的陪伴下去烈士陵园探望了丈夫。一年后的2017年11月12日,王志芳女士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享年10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