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文革时的两件小事zt

相对强度
楼主 (文学城)
  1970年春季的一天,江青突然提出到北京市宣武区新华街荣宝斋去看看。江青说走马上就走,容不得我们事先去探路线。荣宝斋 这个地方是康生告诉江青的。因为康生喜欢舞文弄墨,经常到荣宝斋看文房四宝。   荣宝斋的工作人员看见江青进去后,十分惊愕。因为"文革"期间江青名声显赫,红极一时。江青那天比较高兴,便主动自我 介绍说:"我是江青,你们不要紧张,我是来看你们的文房四宝的,如果我认为需要的话还可能选几件带回去呢。"   这时,有一位工作人员赶紧叫来了他们的领导,陪同江青参观挑选。 江青看了明清时期的砚台、清朝的御墨、毛笔,高级宣纸,还有各个朝代书法家、画家的字帖、名画等。江青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 看看这件舍不得放下,看看那件爱不释手。她指着这些宝物说:"这个我要,这个我也要。"   我们几个陪同人员你看我,我看你,都暗暗地自言自语:她每个月只有200多元的工资,全吃光了,没有几个存款,买得起吗? 但是谁也不敢提醒她少选几件。结果她选了有10件左右装上汽车。   坐到车上以后,我壮着胆子对江青说:"你刚才选的这些文房四宝可能不少钱吧?据说这些东西挺贵的。"   她听后瞪了我一眼,不高兴地说:"我喜欢这些东西,如果我的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向主席要嘛,主席有稿费,你这是多此一举嘛! "我无言。   第二天,江青见到我,对我说:"我中午饭后休息时,你去荣宝斋问问我昨天挑选的文房四宝需要多少钱?"   我遵江青的吩咐去了荣宝斋,看到他们已经拉了一个清单,上面写有品名、单位(数目)及价格,合计600元整。他们对我说的 金额是降了价以后的价格。   那个时候买东西不砍价,卖方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况且人家说是降了价的,我不能再说什么了,立即拿回那张清单给江青看。   江青看了清单以后,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要了,马上给我还回去。"   她看了看我又说:"我不是买不起,是我不需要这些东西,快给我立即送回去。"   她喘了几口气说:"也太贵了嘛,就这么几件破东西,就值六七百元,他们这是敲我的竹杠,我可没有这么多钱,又不好向主席 开口要钱,算了,退回去吧。"   我们很快把这些东西退了回去。荣宝斋的同志看到我们把江青挑选的宝物退还时,顿时紧张起来了。   一位老者忙说:"这件事,我们没有办好,真糟糕!"他带有歉意地问:"你们看,怎么弥补一下呢?"   我安慰他们说:"没有事儿,什么也别说,麻烦你们了,谢谢!"   有一年,坦桑尼亚的国家元首来华访问,送给江青一个精美的象牙盒,25厘米长,15厘米宽。我交给她时,她兴奋地端详了半天, 说:"这东西还是蛮不错的,我特别喜欢象牙制作的艺术品,可怎样谢谢人家呢?"停顿了一下她说:"你给总理的秘书钱嘉栋打一 个电话,请他给外交部说说,叫外交部转答我的感谢之意。"   我准备按照她的意见给钱嘉栋打电话,刚刚走开几步,江青就说:"小杨,你回来,你找人给我做一个小木盒把这个象牙盒装进去, 摆在大客厅,陈列起来。"   我说:"做一个小盒是可以的,钓鱼台的木工孔祥淼师傅手很巧,一定会做。但是,怕做得不精美,如果做得粗糙了摆在客厅就 不好看了,好像一个漂亮的人穿了一件破衣服,还不如裸摆好看。"   江青没有听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问:"你说什么?什么叫裸摆?"   "我是说不做木盒,直接摆在客厅,让象牙盒裸露。"我回答。   江青说:"我明白了。对了,木盒如果做得不好,好像骨灰盒似的就糟糕了。"想了想她又说:"这样吧,把这里面一层用银子镶一镶, 不就更好看了吗。"   我说:"银子很贵吧?这样大的一个象牙盒,可能用不少银子,再加上手工费,可要花不少钱呀。镶上银子的话,象牙盒就不是 原来的样子了,是不是不镶为好?"我这样说完完全全是出于好意。   这时,江青不高兴了,竖眉瞪眼地训斥道:"我要干什么,你都要干涉,对我的指示,不是表示‘是’,而总是表示‘不’,以后只许 你说‘是’,不许你说个‘不’字。银子很便宜嘛,镶上一层银子花不了几个钱,况且又不是花你的,你怕的是哪门子,说那么多废话, 岂有此理!"   我说:"江青同志,你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怕你花钱多了浪费,你坚持要镶银子,我可以马上找人去办。"   江青稍微平静了以后说:"凡是我喜欢做的高兴的事,花多少钱都不叫浪费,包括我自己的钱或者公家的钱。对党来说,我高兴了, 健康地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这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她一挥手,说:"快去办吧。"   我把毛主席和江青的管理员吴连登从中南海请到了钓鱼台10号楼江青的住地,我根据江青的意图向他交代装饰象牙盒的事, 这位管理员很快就领会了江青的意图。   我们从我办公室出来,我问他:"江青同志还有多少存款?"   他说:"基本上没有存款,大概只有二三百元吧。"   我们俩商量,决定用最少的代价装饰盒子。因为装饰费超过江青的存款就不好办了。   他说:"装饰这个东西有什么必要呢?纯粹是浪费,她的钱没有地方花了。"   我说:"你别说了,我刚才劝她不要装饰,她还批评了我一顿,好心不得好报。"   他说:"那我拿走了,装饰完了,如果她不满意的话,咱们共同承担责任。"   我说:"好,就这样。"   20天以后,管理员吴连登把装饰好的象牙盒拿了回来,送给江青看,她看后认为比较满意,问:"花了多少钱?"   我说:"花了250元。"   她立刻翻了脸:"什么?花了250元,我不相信!我的印象银子很便宜嘛,这么一个小东西,里面镶一层银片就花那么多钱,我怀疑 有问题,你拿来发票我看看。"   我立即把发票拿给她,她摘下眼镜仔细看了又看,她看了小写的250元以后,吃惊地说:"你看‘25’后边这个‘0’是有人后来添上 去的,依我看花25元是客观的。"   我说:"是花了250元,你看发票的下边有大写的‘贰佰伍拾元’,没有错,发票上还注有‘成本费’三个字,不会错的,值250元, 这银片镶得还是蛮厚的。你用手掂一掂,挺重的嘛。"   当她细心地看了大写的"贰佰伍拾元"以后,额头上冒出了汗珠,霍地立起身来,大声说:"我没有让你花这么多钱嘛!我要是 早知道花这么多钱,还不镶呢,真没有想到!你是想到了,你为什么不坚持你的意见?你当秘书的有的时候就要为领导把关嘛, 你是有责任的。吴连登也有不可推的责任。"   她已经后悔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