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后的国民党军人的出路

华府采菊人
楼主 (文学城)

人各有命, 出路全看命如何啊!

排长以下的是“兵”,如果投降或起义或什么的, 没领那个盘缠回老家,而当上了“解放战士”,日子就应该好得多, 尤其是一些技术含金量较高的兵种, 大多可以一直待下去,过几年不犯错误, 还混了张党票, 即便转业回老家, 还能安排个吃皇粮的工作,甚至当个县农技站副站长啥的, 至于文革的熊熊烈火, 连国家主席都没逃脱, 跟着挨整就不是不得了的事了。

俺家在上海的邻居中, 那些1955年授衔时的副排级准尉干部, 90%是沿着”壮丁—— 被俘——参加解放军——入党当上班长副排长——转业到某单位作行政人员“的道路, 文革期间基本都没挨整, 在研究所一个二个也就是一个小办事员, 挨整怎么也轮不到他们, 只有一个麻子爷叔,十分勇敢, 为什么我们知道呢? 某所的武斗, 他已经四十来岁了,那个起劲, 那个爬房翻墙的利索身手,还好, 这位X大麻子爷叔哪怕批斗会上也不打走资派不打反动学术权威,但武斗时打对立派的那个狠劲, 可以看出以前当国军时打共军, 当了解放战士打国军, 一个毬样的厉害, 想必他就是个专业士兵负责打敌人, 至于这个敌人是谁就不重要了。

一个虽说是副排转业干部,由于文化程度太低, 到了这个单位只能到行政科发发撮箕扫把鸡毛掸子, 默默无闻, 文革唤起了他的野性, 武斗的凶狠, 反过来一不小心被对方抓到同样也被大得半死, 更可笑的是一个小小小的他, 居然大标语被刷到了家门口:“打倒国民党兵痞X大麻子”!他楼上的五级工程师都没享受到这个待遇。

麻子爷叔的老婆是上海人, 非常文静的一个人,好像有什么病, 两个孩子也很老实, 一点儿也没遗传老爸的打架基因, 文革期间就在家玩, 没赶上到外地上山下乡, 只有一个到了郊区农场。

麻子爷叔后来还是出了事,上海话说的“十麻九骚”也许有生物学原因, 他最后被判了几年, 与其国民党班长经历无关, 也不是因为文革武斗打人太凶, 而是没看好“祸根”, 犯了强奸罪, 好像是死在里面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1949年后的国民党军人的出路 冯玉祥喜欢河南兵 跟风追剧, 看流金岁月,刚开始,随便说说 给《山海情》中的白老师作个小传 二野三野的比较, 摆脱不了邓小平饶漱石地位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