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坛名叟系列 - 爪四哥

紫竹箫
楼主 (文学城)

爪四哥,文学城不世出之奇人也。甫出之时,必有红光满城,凤凰绕梁之异象。身兼文豪,作家,诗人,词人,段子手,歌星,社会活动家,文化创意菜厨师数职,脑洞奇深,堪比马里亚纳海沟,其奇思妙想常令人瞠目结舌,叹今夕何夕兮,见此奇人。

 

四哥在疫情期间就任笑坛版主,每天至少一个段子,以一只如椽巨笔一手撑起了疫情期间寂寥的笑坛。不过版主虽无薪酬,却有福利,五班有美女清凉照,怕被打死只能自己偷偷欣赏;四哥加海量美女微信,为阿妹解忧,为美女代言,打了鸡血似的忙并快乐着。呵呵,说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窝边有草何必满山跑?

 

四哥爱国爱家爱族,忧国忧民并付之于行动,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其志节令人由衷赞佩。四哥嫉恶如仇,言语如投枪匕首,不只喜与同好争高下,也不惮于共傻瓜论短长,孤军深入某坛,搅起满城粪水,终以被四嫂剥夺网权,滚入地下室反省才最终消停。

 

四哥四嫂青梅竹马,伉俪情深,羡煞旁人。有妇如此,四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博文中十篇中有八篇是为四嫂做颂,为太太立言,窃喜早早慧眼吃定了学霸,还准备奈何桥上做个手脚,下辈子继续傍大款。

 

四哥每天花海量时间泡网胡喷,却不肯花时间提高厨艺。所谓的三国创意菜,实在是非人类难以下咽,四嫂唯有周末吃餐馆或者点外卖,家人才能略慰饥肠。四哥如此,四嫂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过于纵容又疏于抚慰打理(滚!),让四哥浑身的热量畸形汹涌化成这喷薄的创意。

 

四哥武林高手,六大派总掌门,降龙十八掌与葵花宝典同练,导致奇经八脉逆行,竟然练出个二元同体拧弯不直的人间油物。乍一看迎面走来一山东大汉,蓦然回首,居然是穿着格子衫,长发飘飘,手挥五弦,目送归鸿的雌雄莫辨。

 

 

文学城皆知四哥能吹好吹,麒麟是他家狗,凤凰是咱家鸡,能让关公战秦琼,能让萧何月下追岳飞,吹得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羚羊挂角,空穴来风,全没有一点吹牛者应有的起码的职业道德。

 

不过,事关四哥的家事,那真不能叫吹,四嫂美貌学霸出身,更是赚钱的一把好手;藤校女儿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一手古筝弹得出神入化;华尔街儿子的照片在文学城引无数大妈惦记,希望得此才貌双全之翩翩公子为佳婿。普通人那样说话,叫吹牛,到了四哥,那叫实事求是。就像是小家子出身偏要矫揉造作,那叫公主病,若是公主那样,那叫病得其所、不是,那就不叫病,叫人设或标配。

 

四哥才华横溢,跨坛跨界跨时空,三国演义水壶西游,如数家珍;诗词文唱念做,长袖善舞,古诗比空空的接地气,新词比阿紫的有人烟,诗风接近歌行体,让我归入戴墨镜拉胡琴的行吟诗人行列。

 

四哥笔耕不辍,著作等身(四哥车库里的存书,摞起来绝对超过四哥身高)。本周末在笑坛举办唯二的两位作家的纸书周末签售会:买一本爪四的笑傲江湖,送一本陶陶的印度教双修,反之亦然。一箭双雕,一石二鸟,双份的美好,你同时拥有。欢颜说,书到用时方恨少,老驴说,书中自有肉骨头。

 

(注   1.  欢颜唤大皮袄拿书来垫床脚,书不够,遂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

           2. 困难时期,老驴经常卖书报换钱买肉解馋,故改颜如玉为更实际的肉骨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笑坛名叟系列 - 爪四哥 笑坛名叟系列 - Farewelldonkey 驴18 笑坛名叟系列 - 老生常谈 重读《简爱》之七 小说描写中的几点白玉微瑕 寂寞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