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7)

林黑贝01
楼主 (文学城)

 

(七) 缠绵离别

 

“Chicken or beef (鸡肉饭还是牛肉饭)?”

 

空中小姐询问刘胜利吃什么晚餐的话音,把他从沉沉的回想中惊醒,才意识到他已经坐在返美的飞机上了。三口两口吃完晚饭,刘胜利又一头栽回到第三个周末的大暴雨中。

 

那天的雷阵雨已经过去了,北京仍然笼罩在一片茫茫的雨帘之中。这样的天气根本无法出门,刘胜利和冯静雅只能躺在大床上,聆听着窗外的雨声。

 

“静雅,田峰长大了,已经离开家了。你不能守着空巢过一辈子吧?你一个单身女人,生活中会有许多的麻烦,你不是说总有人性骚扰你吗?你还是现实一点,找个差不多的男人,搭帮过日子吧!”

 

像冯静雅这样气质出众的美女,是许多男人的梦中情人。虽然她想用一种高冷的姿态,(刘胜利特喜欢她那股子对别人的高冷劲儿,他称之为“超凡脱俗的美”。)将那些对她垂涎三尺的男人拒之千里之外,但反而更激发了那些吃不着天鹅肉的男人们的征服欲望。在有田建国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有色心没色胆,一旦田建国不在了,这些人的色胆就爆发了,其中还有几个刘胜利认识的大院子弟。

 

她终于动了动,轻手轻脚地爬到了他身上,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俯身温柔给他一个吻,那微笑几乎让人融化。

 

“现在我心里有你,看不上别人,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别操心了。你没办法让我和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以前我是为田建国,现在我是为你守贞洁。我要是和别的男人上床,我心里有愧,觉得对不起你。你放心,我会保护自己的,那些色鬼男人别想占我便宜!”

 

“如果哪一天我真遇到了我喜欢的,我满意的,我一定最先告诉你。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分手了。在那一个人出现之前,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我不需要你承诺什么,我愿意为你守身如玉。”

 

那一刻,刘胜利热泪盈眶。

 

她温情脉脉看着他说:“我好爱你呀!我好想为你生一个孩子,一个像你一样聪明的男孩儿。可惜你射入我身体内的那么多精子都白费了。”

 

那个年代施行的是独生子女政策,很多夫妇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都会采取避孕措施。冯静雅告诉过刘胜利,她生了田峰以后就安上了避孕环,所以刘胜利和她做爱时都不用戴避孕套。

 

能和冯静雅这样的熟妇做爱而不用戴避孕套,也是刘胜利特别享受的一点。他不喜欢带着避孕套做爱,总有那种“隔靴搔痒”的不畅,和真枪实弹地直接进入静雅体内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刘胜利和冯静雅两个肉体之间去除一切隔膜,男女真正阴阳相入,密不可分,完全融合,结为一体,那种紧密无间的状态,那种摩擦,那种畅快,那种肉体放纵的乐趣,人类创造的语言还无法形容。

 

“如果你把避孕环摘了,你就可以怀孕,为我生一个孩子了吗?”

 

“是啊,我还有月经,还能排卵,虽然四十多了,属于高龄产妇了,但还是有生育能力的。”

 

冯静雅的这番话,在刘胜利的头脑中产生了一个令他自己都惊奇的念头,他要让静雅为他生一个孩子!

 

刘胜利是独生子,他们家四代单传,他父亲多次直截了当地催刘胜利再生一个男孩,他父亲认为刘胜利的女儿不能为他们家传宗接代,他们这支刘姓到下一代就没了,就断子绝孙了。他父亲想要一个孙子想得发疯(他爹就是个老封建)。

 

刘胜利也一直想要一个男孩,虽然他和严丹虹到美国以后,可以生二胎,三胎,但是在他们赤手空拳打拼的阶段,压力山大,没有能力再养一个孩子。后来条件好了,女儿大了,严丹虹却变得体弱多病了,她没有体力和精力,也不同意再生一个孩子了。

 

既然严丹虹不愿意生,刘胜利也就不再考虑这个事,他已经断了这个念头,也让他爹死了这条心了。

 

但冯静雅今天的话却重新挑起了刘胜利这个传宗接代的念头。

 

人们都说,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动物。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首先想到的是性,而女人看到心仪的男人,首先想到的是情。男人是因性生情,女人是因情生性。

 

刘胜利是个男人,刘胜利承认开始的时候他爱静雅是出于性欲,喜爱她的美貌面容和苗条身材。甚至当他占有了她身子的时候,他也没有认真地想过和她生孩子的事情。这几个周末相处下来,刘胜利和冯静雅的感情越来越深,他爱她已经不是单纯出于性欲了,他爱她的聪明伶俐,善良温柔,自强自立,有情有义,浪漫温情,爱美会美……,他发现她是一个秀外惠中,博学多才的女人,刘胜利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

 

如果单纯是为了传宗接代,刘胜利可以在国内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当他的情人,为他生一个孩子。美国的二奶村里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海归们包二奶,养小三,生孩子的也不胜枚举,但刘胜利根本不想那么做。

 

他爱的是冯静雅,他毫不怀疑冯静雅也深深地爱着他。二十年前他和冯静雅互相错失了一次,这一次他不能再失掉静雅了,他不想抱憾终身。

 

他不能让冯静雅孤零零,毫无希望地为他守身如玉。这样对静雅太不公平,也不是一个能让静雅如此痴情的男人应有的担当。

 

为了能对静雅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刘胜利要在他和静雅之间建立一个真正的血肉联结,他想要一个静雅和他的孩子,一个他和静雅的爱情结晶,他要在他们的爱情中加入骨肉亲情,把静雅变为他的骨肉至亲,

 

其实冯静雅为他生个男孩或女孩并不重要,当然男孩子可以满足他和他父亲传宗接代的愿望,那就当是锦上添花了。

 

尽管冯静雅生过孩子,年龄大了,是高龄产妇,还要摘避孕环,但刘胜利愿意考虑而且只愿意考虑冯静雅为他怀孕生子。

 

“若非冯静雅,我刘胜利这辈子就不再考虑生孩子的事了,断子绝孙也无所谓。”

 

刘胜利决心已下,他要和静雅公开谈一下生孩子的可能性。

 

“静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虽然今年是来不及了,但在明年我回来之前你把避孕环摘掉,你就可以怀上一个我们的孩子了。你能考虑一下这个可能性吗?”

 

“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还真没有想过摘环的问题。其实我早就下了决心,即使再婚,我也不会摘环了,我有田峰,我这辈子用不着再为谁生孩子了。”

 

“但这些天和你在一起,我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着了魔似地爱上你,神魂颠倒的,甚至比小时候更如痴如狂地爱你。二十年前我已经失掉过你一次了,这次我不能再失掉你了。只要你愿意,我就为你生一个孩子,一个我们爱情的结晶。为了你,也只有为了你,我才可以考虑摘环,冒高龄生产的风险。”

 

“若非你刘胜利,我冯静雅这辈子都不会再考虑生孩子的事了,不摘环,不再生。”

 

百感交集的刘胜利,紧紧地搂住了冯静雅,为这个对自己如此痴情的女人做什么都值得!

 

“单纯摘环并不难。我是寡妇,我去摘环,理所应当,没人能说什么。但怀孕生孩子的问题远比摘环复杂得多。寡妇怀孕生孩子?大院里的唾沫星子都得把我淹死!人们要问孩子他爸是谁?人们会戳我的后背,骂我破鞋,我在大院里也呆不下去了。我怎么去给孩子上户口?你在美国,我一个人怎么把这个非婚生的孩子养大?”

 

“所以我说的时候是用了一个虚拟语态,I wish I could …… (我希望我能)”

 

冯静雅的这一连串问题和顾虑完全合情合理,都必须有妥善的处理方法。

 

“我知道问题很多,也很复杂,但只要我们有决心,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好好筹划一下。刚才你只是随口一说,但我却认真听进去了。让我们一起努力来实现你这个愿望,这也是我的愿望啊!”

 

“那你先说说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一看冯静雅有点认真了,刘胜利一下子兴奋起来,大脑里飞快地运行起各种方案来。

 

“你听说过美国的月子中心吗?有很多中国产妇到美国生孩子就住进月子中心。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夫妇俩就是开月子中心的,专门接待中国孕妇到美国生孩子。他们和我住在一个社区。你一旦怀孕了,我就把你接到美国的月子中心去待产。国内的人都不会知道你去美国生孩子的事。”

 

“那对夫妇和我的关系很好,他们回国的时候,家门的密码都告诉我,让我去替他们照顾他们的宠物。他们月子中心有一条龙服务,又接待过那么多的中国产妇,你来美国到他们的月子中心坐月子,肯定没有问题!”

 

“嗯,我听说过美国的月子中心,咱们大院就有好几家去美国生孩子的。美国月子中心的费用高吗?”

 

“嗨,费用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这个当爹的当然要负担全部费用啦!”

 

“我不能在美国长住,那孩子总得带回国来养啊,那时候我怎么办呀?大院里的人,单位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寡妇,怎么平白无故又冒出一个孩子?”

 

“我也想好了,到时候你就辞职不干了。咱们换一个城市,比如深圳或者杭州,一切重新开始,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没人知道你是寡妇。如果你真生了,我也可以考虑海归,跟你在一个城市,共同抚养咱们的孩子。我是搞计算机软件的,有在国外大公司工作的经验,在华为,阿里巴巴这类的公司找个工作不成问题。我就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你,我们也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刘胜利越说越兴奋了,好像这真是一个好主意,一条幸福的光明大道。

一个声音在刘胜利脑子里高喊:“你这个渣男!你想搞美国一妻,中国一妾啊!你中美两边跑,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你这是在玩火!小心玩火自焚!”

 

另一个声音反驳说:“我现在就是要为静雅负责,就是要和静雅生一个我们的孩子。说我渣男就渣男,我没有抛弃丹虹和我女儿,我只是多担负了一份责任。我找回了我年轻时错失掉的爱情,我要弥补上这份遗憾!”

 

冯静雅又向刘胜利抛出了更困难的问题。

 

“那丹虹和你女儿怎么办?她们会是什么态度?我很顾虑丹虹,毕竟我们以前还是闺蜜呢!她不会认为我在和她抢老公吧?”

 

“这事得暂时瞒着她们。如果你真生了我的孩子,木已成舟,我估计丹虹也只能接受了。以我对她的了解,估计还不至于非要闹离婚,她也是很善良的一个人。她不能再生孩子了,也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再说这样的事情电视剧里不是很多吗?现实世界里也应该有不少。同父异母的孩子一点也不新鲜,也不是什么怪事,我女儿应该更容易接受。再说我女儿大学毕业后就会离开家,不会太管我的事情。”

 

“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也不想逼你和丹虹离婚。我那么爱你,我就觉得为你生一个我们的宝宝,是我最大的幸福,也是我最大的愿望。比我凑凑合合地找一个什么鳏夫强多了。”

 

“但这件事牵扯的方方面面很多,田峰和我父母会是什么态度?辞职,搬家的事情也很复杂,肯定还有许多目前还没有想到的问题。现在我不能就这么答应你。”

 

刘胜利深知这件事情的复杂性,可以预见的麻烦和困难已经不少了,预见不到的恐怕会更多,而且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了,但他义无反顾。

 

“当然摘不摘环是你的权利,最终由你来决定,我只是给你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一种解决你和我的问题的可能性。”

 

“怎么什么事到你嘴里都那么容易?什么方法你都想得出来?什么事你都敢干?”

 

“这就是我和别人的不同之处。大部份人习惯因循守旧,墨守成规,我喜欢别出心裁,独树一帜。咱俩的问题必须用一个特殊的方法来解决。”

 

“虽然我不能现在答应你,但我答应考虑这个可能性。你回美国以后咱们email联系,还有一年的时间呢,慢慢商量吧,好吗?”

 

刘胜利高兴极了,冯静雅同意慢慢商量了,他一定要在email通信中最终说服她,而且还得做好必要的准备工作。他和她要有一个长期稳定的通信渠道,一定要和家庭的email邮箱分开。于是刘胜利把一个他专用的email邮箱写在了她的本子上。为了通信的私密性,这个邮箱是设置了密码的。

 

刘胜利甚至兴奋地想着,让静雅做我的情人,给我生孩子,她漂亮面孔和模特身材的良好基因,和我聪明大脑的良好基因相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一定是像她一样漂亮,像我一样聪明,一定会非常优秀的。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次航班将于半个小时之后降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请把各位旅客把安全带系好,谢谢配合!”

 

机长的广播声打断了刘胜利的回忆,他起身看了一下窗外,夕陽射出的金光和徐徐游移的云海交织一起,像一幅色彩缤纷的油画,但那是最后的余晖了。

 

刘胜利关上遮阳板,闭上眼睛,继续着他的回忆。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刘胜利和冯静雅进行了最后一次云雨,是这个周末最兴奋、最强烈、最淋漓尽致的一次。此刻雨散云收,静雅像是被抽了筋一样,瘫软在大床上,一动也不动。他抚摸着她余韵未平的身子,满脑子都是刚才和她赤裸裸的肉体交融的片段。

 

精疲力尽的他们躺在一个被窝里,搂在一起没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她看着他轻语:“明天你要走了?”

 

“嗯。”

 

她拿出来一张纸递给他,上面是她娟秀的字体写的一首词,一首《清平乐》词牌的词。

 

“这是你填的词吗?我知道你喜欢古诗词,没想到你随手拈来就是一首词,你可真是才女啊!”

 

“别笑话我了,这是我昨天刚填的,写我的心情,你念念看。”

 

刘胜利低声念了起来,

 

“《清平乐 - 送君行》

 

君行垂涕,杨柳飘花季。

折尽新枝情难寄,梦里信书遥递。

 

曾记临别离殇,欲诉流泪两行。

相视悲伤无语,已是彼此牵肠。”

 

“ —— 最恨离别时!”

 

读完,长长的沉默,冯静雅脸上湿湿的,已满是泪水,刘胜利小心翼翼拂去她的泪,她没说话,扑到他怀里,不停的啜泣,饱满的双峰在他胸膛抖动。他轻轻吻上她的唇,她也柔柔回吻他,他感觉到她的身体凉凉的,他心中也涌起海水般的悲凉。

 

他说:“静雅,我明年一定回来,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对你负责!”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次航班已经安全降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请各位旅客拿好自己的行李,按顺序下机,谢谢搭乘泛美航空公司飞机,下次旅行再见!”

 

刘胜利走出了接机口,严丹虹笑吟吟地向他招手,他拉着行李箱,微笑着,平静地向她走去。

 

(全文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7)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6)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5)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4)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