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看了你下面的留言

两小千金妈妈
楼主 (文学城)

关于你跟你哥哥的事,我更加觉得你是把小说,电视剧,个人经历,全混起来了。

 

你给哥哥当小跟班,也争取到了一些资源。我认为是因为你哥哥本身没有电视剧明成的人设那样。

 

你说呢。

闲看庭前
选择做跟班的不能嘲笑反抗的,没有反抗就永远没有推翻陋习,没有社会进步了
闲看庭前
童年做跟班也就罢了,就怕养成习惯成年后也做,最好还是推翻陋习。
D
DrunkCrab
网上的事你就听听罢了
S
Sarahzhou
他的问题是他用他的方法获利了,但他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和情绪,如果这些事对他没影响,他就不会提。他当时就算再小也知道这不公平,

但无力反抗,只好小小年纪自己来。他把自己当时的情绪和感受压抑了,因为没人会在乎。

S
Sarahzhou
他自己的情绪和感受被忽略了,但不能去否认不同的人其它人感受和情绪,用自己的有限和粗糙去替他人。
S
Sarahzhou
而那些觉得3言2语就能感动的,可能就是原生家庭被粗躁对待的,几句软话就失了判断。
闲看庭前
老实讲一个妈妈如果知道爷爷给一个孙子买雪糕一个只有冰棍,是会很伤心的。有条件就不让孩子接近这爷爷了。
我说实话了
小说我没看过。对剧的讨论,我着眼于对现实的映射以及对现实的意义,所以我才聊了我的个人经历

剧情是浓缩的且片面的,对于现实的映射,尤其是剧情没有直接表演的部分,我们就要根据常情来推测。

现在来说你提到的问题,是不是因为我哥没有像明成一样,我才得以能做他的小跟班,并从他那儿分享一些资源。

我要反问一句:如果我因为我爷爷给我哥更多资源而怨恨我哥,甚至辱骂他,你认为我还能做他的小跟班吗?

而且,我下面的帖子首先说的是要建设性抗争而不是破坏性抗争。可以用尽可能的力量去争取利益来获得平等,而不是通过毁坏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来获得平等。如果争取不到五五开,就争取三七开,如果争取不到三七开,就争取二八开,我认为我二他八的不平等,好过零零的平等。尤其是在家人之间,我零他十的不平等都好过零零的平等。

在建立了要建设性的争取利益这个前提上,就能明白,我再鄙视辱骂既得利益者,也不会为我争取到利益,利益分配者也不会因为我对既得利益者的鄙视辱骂从而就不敢给他更多资源。剩下的选择自然就只剩下要么安于现状,要么从既得利益者的手上分得一些资源。至于怎么去把既得利益者变成自己的同盟,我个人经历也有很大例子,就不一一细说了。

再说两句关于利益分配者的不平等分配的态度。也许我当时对“长孙为重”这种观点也没啥概念,所以我爷爷说啥,我觉得就是啥,所以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委屈感,即使是被邻居不断地“挑拨离间”,我的委屈感加强了一些,但是因为“巴结”我哥而得到了一些利益再分配,所以也没有什么深的怨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对父母和对祖父母会有不同的期望的缘故。或者是如另外一位网友说的,有感恩之心就容易宽恕。因为我父母从上海到偏远地区支援三线建设,当地教育资源落后,所以把我兄弟俩寄宿在祖父祖母那里。我哥是出生一岁多就一直在祖父家里,我是上小学的时候去的。所以我对能够得到祖父祖母的照顾本事就是感激的,而不是去要求对我和对别的孩子必须平等。正如我以前所说,nothing is granted,没有人欠我什么所以必须给我什么,即使是亲人。

我爷爷在我上大学前一年去世了,很可惜,没能让他有机会为我骄傲。

 

S
Sarahzhou
是的。
春闺是gay
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哥才是倒霉的,1岁多就去祖父母家寄养。你父母对你和你哥的态度有差别吗?偏向谁?
我说实话了
我不嘲笑反抗的,但是我不觉得破坏性的反抗有任何好处。

破坏性反抗等同革命,如果把那个有着陋习的家彻底打烂就是你的追求,去做也可以,但是不要抱什么和解的期望,最好的结果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我说实话了
没办法,核工业部一线所在山区,不管是生活条件还是教育条件和上海都是天差地别。

我父母双职工,我5岁就得自己做饭。父母值夜班就经常把我扔邻居家。然后我哥俩都是在上海读书一直到上大学前。我父母对我哥俩没啥具体差别,童年及青少年时期都没有和父母在一起多长时间。

春闺是gay
5岁做饭很正常,那个时代城市孩子普遍是钥匙儿童,好在你父母不偏心
S
Sarahzhou
5岁做饭,怎么可能。
我说实话了
人生的每一个经历都会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多多少少会有影响,影响大小而已,影响是正面或者负面而已。

说不上忽略自己的感受,只是自己找到和解的方式。这就是我说的,对负面的情绪,不要去自我放大,而是尽量缩小,就当是阿Q精神好了。

而且我比较现实,重利益胜过重平等,我是患寡而不患不均的。人人平等但是人人穷光蛋,这样的平等一文不值。

春闺是gay
革命好呀,革命了才能给后来者幸福
闲看庭前
是的,需要一场革命来终结重男轻女。这个剧就是把最丑陋的扒开了给大家讨论,直视问题,才能引起反思。这才是第一步。
我说实话了
太可能了,当然,是简单的饭,但是生火,换煤,淘米,都是自己来

父母会留一些剩菜,或者自己炒个鸡蛋西红柿之类的最简单的菜。

我说实话了
那你的意思是让明玉就是做这场革命的牺牲品,让她反抗把自己的家打烂,给后来人带来一个新世界。然后追封明玉为烈士。
闲看庭前
不是。她的家不是她打烂的,是她妈埋的地雷后来炸了。苏爸在兄妹还闹闹,双亲都不在家就散了。
我说实话了
另外就是,关于公不公平,眼界放宽广一些,不要只盯着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来回比较算计

我也许是因为从山区转到上海去读书,在山区看到太多和我同龄,资质也不差的我父母同事们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情况和学习情况,和他们相比,我能有机会去上海借读。那个时候还是社会主义共有制为主体,对谁公平,对谁不公平呢?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在哭泣自己没有鞋,有的人还失去了脚呢。

我说实话了
所以你还是这种假设,即使明玉不是破坏性地反抗,这家还是要被炸烂呗?
闲看庭前
你这是不够痛,如果你妈妈让你哥哥到上海上学,让你在山沟沟里凑合呢。你们今后的人生会很不一样,你还这样说么
闲看庭前
破坏性反抗的话可能要出人命了,明玉躲了,十年不回家。怎么叫破坏性反抗了?
l
linda2
很欣赏你!!!

S
Sarahzhou
这就是用理性去说服压抑自己情绪的一个例子,真实的情绪是无奈感?
l
linda2
俺很早以前就教育过孩子,世界是不平等的,抱怨改变不了,只能去适应,在现成的生存条件下去努力去做最好的自己

家庭内部还是很小的一部分

外面充满了各种不平等:性别,种族,移民身份,家庭背景,基因等等。。。

希望17
我小学同学就有好几个自己在家生火做饭。父母双职工。孩子放学自己回家做饭。我还特新鲜,跑她家去帮忙。与我像过家家,于她是每天的日常
我说实话了
不是杀人才叫破坏性反抗,是指不是通过增加自己的利益,而是通过减少他人的利益来求得平等式的反抗。

比如说明玉,自己没有得到买复习资料的钱,就把明成买复习资料的钱给撕了,这就是破坏性反抗。

闲看庭前
明成自找的去她面前得瑟了,不得瑟啥事没有。明成拿了2000,明玉也没有去夺过来
c
cxyz
尤其是在家人之间,我零他十的不平等都好过零零的平等。_ 赞

所以说你的眼界开阔,不自私,为人也更宽容, 你把这个家庭作为一个整体来看, 以整个家庭的利益为前提, 所以你能看到你的退让会让这个家庭的总体得益大于零。 而把目光只放在 自己这一个个体上的, 他/她就只能看到两种情况下这个 自己的得益都是零,那么为什么不跟对方那个拼个鱼丝网破呢。

我说实话了
先不说什么叫在她面前嘚瑟,明玉把她钱撕了,自己的资料买了?还是说苏妈就不再给明成钱买复习资料了?
我说实话了
任意释放自己的情绪带来的就会是自由感?还是会是伤痛感?
我说实话了
如果父母就只能供一个孩子去上海,或者说我祖父祖母带不了更多的孩子,我也只有认。因为即使我和家庭决裂也不会碰到"蒙总”供我去上海读

我更不会因此去仇恨我哥。

我说实话了
并不是说我就不自私,但是没法为自己争的更多的利益,靠减少他人的利益来平衡差距,是损人不利己。

当然,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人也是有的。只是最好不要在家庭里实行这一条。

两小千金妈妈
你的情况,上学到祖父母身边,受到爷爷重长孙的影响,本身就是一个理由。所以你接受了现实。

正如明玉也是找了理由,比如去测了DNA。如果她发现自己只是领养的孩子,那么她就会对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更能坦然接受对待了。

 

 

我说实话了
可以这么说,如果能改变最好,如果改变不了就接受现实,并在现实中再谋求更多利益

改变不了,就把它砸烂,对外部世界可以一试,反正你也不求和它和解,可以你死我活。如果对家庭也采取这种破坏性抗争法,那就痛快点和旧家庭一刀两断,打烂它,爱谁谁。

两小千金妈妈
你这个逻辑我是可以理解的。明玉也是一刀两段的。只不过原生家庭在母亲去世后主动找了她,她心软了承担了丧葬费,

之后他们得寸进寸地开始赡养的事,这才一地鸡毛。

 

我说实话了
她真不应该回去,这样对她自己和苏家都好。
两小千金妈妈
母亲去世,她也是流泪了的,证明她的心还是有柔软的一个角落。
糯米白
父母对你和哥哥是平等的,你从小在父母身边得到了父母所有的爱。你能处理好祖父的偏心,是由

父母的爱来支撑的。明玉没有父母的爱。你的遭遇和她不好类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