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吃的经历

皇爷
楼主 (文学城)

上世界七十年代初随父母从干校回到北京,因为回京的时间不同,一家人在北京团聚 了。干校虽然不好,但是去过干校的家庭都发了一笔小财。因为干校所在地大部是 贫穷的地方,大家拿着北京的工资却无可消费,两三年间就积累了下来。我印像中 妈妈带我们几个孩子在外面吃饭是在西单的峨嵋餐厅二楼。本来就是要吃饺子,羊 肉大葱馅儿,实在是香。可看到隔壁桌的一个胖叔叔 (有点像小兵张嘎里的翻译官 ) 在吃烤鸭更香的样子,妈妈也给我们叫了一盘。那时的烤鸭是八块一只,四块钱 半只,都有汤,一盘是四分之一只,两块半,没有汤。那次吃了两个第一次,第一次 吃到羊肉饺子,第一次吃烤鸭。

印像中那是最后一次妈妈带我们出去吃饭,长大了就多和朋友在一起了。峨嵋餐厅 有一种凉面,盛在盘子里(4寸盘),用麻酱汁黄瓜丝拌,有辣的有不辣的,第一次吃 我表哥带我去的,好像是在文革初期。 以后想出去吃饭就问妈妈要两块钱,招呼几个朋友下馆子,四五个朋友在一起,也 能凑个十块八块的。那时间东西便宜,大部分的菜就是四毛六毛一份,几个十几岁 的孩子胡吃海塞一顿。

有一段时间喜欢吃小吃,常去西四北小吃店,护国寺,隆福寺,爱吃的是豆腐脑, 小豆汤,糯米莲子粥,切糕,炸糕,和艾窝窝。有一次在隆福寺等切糕,现做: 一 个方桌子,铺一块大屉布,倒一锅煮好的糯米,整平后倒上熬好的豆沙,然后再一 层糯米,再一层豆沙,一共三层糯米两层豆沙,撒上青红丝。因为是刚做好的,糯 米的香和豆沙的甜,特别好吃。

有一次在友谊宾馆,叫了一份红烧对虾,一个八寸盘里放了六只大对虾,烧的非常 好,只是从此以后吃什么虾都没味道,以至于我现在基本不吃虾了。

再长大一点就去老莫,开始是别人带着去,以后也自己去吃上瘾了就每个星期去一 次。我曾经创下一块七毛钱吃一顿老莫的记录: 一份奶油杂拌(一块一),一份面包 黄油果酱(四毛),一瓶北冰洋汽水。新桥也去吃过,但觉得饭菜不如莫斯科的好吃, 点心还是新桥的好,树根是我老婆的最爱。 还有很多很多。

提起北京就满脑子里是各种吃食,问起名胜古迹倒是没什么印像了。

小宁波♂
东来顺呐?
皇爷
有去啊
欲千北
你这么个吃法可是严重脱离工农大众啊。当心,有红眼病的不少。
方家胡同
没去吃北京的豆汁?吃了豆汁,更会让人得红眼病了!哈哈!
皇爷
应该无妨吧? 有人喜欢风景,有人喜欢古玩,我就喜欢吃: )))

爱打牌的不下棋,爱骑马的不骑驴。哈哈
皇爷
试过,真喝不下
方家胡同
这些好吃的在那时候属于比较高档的,但是普通人家也是能偶尔吃上一顿的。
小宁波♂
哈哈 我也喝不下.. 就吃吃焦圈驴打滚..

点心里有个茯苓饼..  特别不喜欢.. 家里人硬说好吃 

皇爷
出国前和一个朋友在东来顺吃涮羊肉

两个人吃了四斤二两肉,两扎生啤。搁现在是肯定不行了。
皇爷
现在好像只在瓷器口还有了
小宁波♂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还是多吃蔬菜

空山新雨晚来晴
据我有限的了解,就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能够喝豆汁的也太少,

出生经历困苦的人,按今天算也要70岁以上的人才有口福享受这美食。

欲千北
楼主大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爱吃。人跟人不一样的,前段时间有个帖子,回忆有人文革中在食堂经常吃甲菜(肉菜),

结果被人羡慕嫉妒恨。

皇爷
那个时候大家工资差不多,顾吃就顾不上穿,想玩就在吃穿上省点。理解万岁吧!
皇爷
对! 比如北京的酸奶我很早就试过,很长时间不能接受。

直到交女朋友她喜欢吃,我才又跟着吃,结果上瘾了。
月城
我也是从来没喝过豆汁
月城
我小时候常去一个叫白魁老号的餐馆吃羊肉面,真正美味

 

离我们学校近,又特和我这个在内蒙长大的人的口味

方家胡同
北京酸奶有一股奶香味,现在在一些美国的华人超市也有卖,非常喜欢。
方家胡同
用焦圈包的粢饭加上糖也是很好吃的,那时在东单的上海饭馆有卖。
l
laha
糯米饭加红豆沙再加一层糯米饭再撒耶丝。
皇爷
新街口有一个西安饭馆,有羊肉泡馍。一进去满屋子香

交完钱给一个大碗,看你要几个馍,自己掰碎了放碗里等着盛羊肉汤。每人在拿着一个大碗排队也是一道风景!

l
littleAC
牛街的切糕好吃,闻着都香喷喷的
八一湖
馋呀
S
Soltek
新桥饭店的树根---美好生活
加州耍猴人
那东西是京郊老百姓喂猪的,后来成了老北京“城里人”离不开的一口儿。喝得上瘾的天天想,不喜欢喝的的确咽不下去。
公鲨
树根:原来西单路口西北角现在中国银行的位置上有家点心铺,卖的树根特别好吃
月城
那里不是民族文化宫吗,不记得曾经有点心铺,可能我的记忆太老了
x
xueyuanlin
+1
x
xueyuanlin
我们也七十年代初从干校回京,没下过馆子(没攒下钱来,

让我妈带我们回了一趟沿海她娘家,火车票吧积蓄用光了),

倒是马上去了十三陵,长城,故宫,一通参观游览。

x
xueyuanlin
炒饼,卤煮火烧,炒疙瘩,褡裢火烧 ?
泥中隐士
八十年代初在北京吃烤鸭,粉肠还记得,以前从没吃过。火锅印像不深,大概因为家里冬天常吃火锅。
公鲨
您老高寿?点心铺是拐角临街,挨着停(自行)车点,现在是中行总部门口的广场
彭定康
您说的西单那个叫 春明食品店
彭定康
树根 还是新桥的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