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第三十八回:老枪卫

孔雀羽
楼主 (文学城)

老枪卫,红叶谷南十里,天刚蒙蒙亮,一片乌云压了过来。

地动山摇,那不是一片乌云,而是漫山遍野的铁骑。薛仁贵一马当先冲上了老枪卫,身侧是呼延镇东,二十步后并排站立数名万夫长。从老枪卫到红叶城,中间是一片开阔地。薛仁贵望着晨曦下的红叶城,安逸平静。可是,这宁静还能持续多久呢?

红叶谷山高林密悬崖峭壁,中间一条山谷,红叶城就建在这谷口。当年刘武周被李世民击败,率残部败退到这白山黑水间,选在这里立足。他过世之后,其部将络流苏接掌了红叶城,与各方部落交好,娶了铁勒部真珠毗伽可汗之女,尔后少城主络清明又娶了高句丽高宝藏大王之外甥女金如姬,逐成气候。但与关外的各方势力相比,依然是最弱的一方。

薛仁贵暗道,今天,我就要杀鸡用牛刀,干净利落地拿下红叶城,震慑靺鞨七部,让其不敢蠢动。

“镇东,粟末部有什么动静?”

“探子来报,大祚荣可汗在红叶谷东二百里扎营,有一万余人马。在其北境,驻扎了三万人马。这是粟末部的全部家当了。” 呼延镇东道。

薛仁贵笑了笑,“他这是在防着黑水部联合其他五部南下。大祚荣的头号敌人是北边的黑水部。”

“大人,他会不会驰援红叶城?”

“量他也不敢。他的一万人马驻扎在二百里之外,就说明他只是防着我们拿下红叶城后继续东进。你派两千人马东去五十里布防即可。”

“遵命!”

“高句丽方向呢?”

呼延镇东朗声道:“遵大人令,卑职派了一万人马布防。今日西门独步将军和关正阳将军将同时攻击新城和武鹰逻,水师也派出人马做佯攻平壤之势,渊男生首鼠两端首尾不能兼顾,他并不知道我们今天的主攻方向在哪,只能分兵防守,顾不上红叶城。”

“武参军呢?”

“大人让他待在营州的中军大营,他却随着给南宫冲运送粮草军械补给的船队去了登州。大人上次去连理枝堵住南宫冲不让他入幽州城。这回武三思自己要去登州,皇亲国戚,大营里没人能拦住他。大人,你说他去那干啥?”

薛仁贵哼了一声,“结盟。”

“结盟对付咱们?他奶奶的,看咱怎么收拾他么!” 呼延镇东嚷嚷道。

薛仁贵没有说话,他知道武三思和南宫冲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来削弱陇西门阀。但他们这个即将形成的联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各自的利益。武三思代表的是皇权,南宫冲代表的是相权。所以在共同的利益下又有致命的冲突。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拿下红叶城。

“大人,你说陈无际和西北六煞会不会就在红叶城等着咱?”

“呵呵,” 薛仁贵笑了,“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玉门四虎,莫不成怕了陈无际和西北六煞?” 薛仁贵侧过头来,看着呼延镇东。

“哎,大人,不是怕。只是毕竟是当年共过生死的手足,如今沙场为敌,心中总是有点别扭。大人放心,待会动起手来,就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薛仁贵回过头去,望着远处的红叶城,“我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红叶城只有两万人马,我部现有六万八千骑加一万巴州兵,在与不在,都没有分别。”

呼延镇东扬了扬马鞭,“在这大漠上,论野战,谁也不是我四大都护府的对手,红叶城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城池。大人带来霹雳手雷暴统帅的一万巴州兵,红叶城再无险可守。”

“雷统领是川中雷家掌门雷威的次子,深得其父真传,是使用火器之高手。只要巴州兵能攻破城池,你的铁骑冲入谷内,红叶城就破了。”

呼延镇东回头大喊道:“雷统领,大人说,只要你攻破城门,这拿下红叶城的首功就是你的。”

一名虬髯大汉暴声如雷,“大人放心,只要大人一声令下,我巴州军必一马当先。”

 

红叶城,城楼。

络流苏静静地站在那,望着十里外的老枪卫,唐军漫山遍野军容鼎盛。在他的身后站着五个人,天枢剑张扬,天璇刀李敢,天权钩钱钩,开阳手王怒,摇光索高飞。红叶七星只剩下了五人。一个半月前,他把天玑棍龚强和玉衡枪岳重以及他们的两个千人队交给了赵天龙和赵天虎,留在了五百里的相识洼。一个月前,陈无际和段平段晋兄弟带着年前新招募的一万新军,与络红叶金如姬一起率全城百姓撤离。如今的红叶城,只剩下五个千人队和他亲自统领的三千近卫军。

八千对八万,络流苏的心中升起一股悲壮的情怀。

络流苏转过身来,盯着五位爱将一一看过去。若是往日,他们都会低下头不敢直视城主。可是今天,他们每一个人都高昂着头,五双眼睛如同火焰般闪亮,没有一丝的畏惧和犹豫,反而充满了渴望。天时,也许不在自己这方,但人和绝不输与唐军,而自己占据着地利。络流苏心中的悲壮越来越浓。

他想起了络清明,他唯一的儿子。可是,他把他送去了千里之外的漠北做质子。他在回鹘那还好吗?吐迷度大汗是不是有亏待他?他知道今天红叶城的险境吗?他有没有想我?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络流苏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咽了一口口水,稳住自己的情绪。部将们都看着自己呢,不能失态!他暗暗告诫自己。是了是了,情况并不是最糟糕。夫人,儿子儿媳女儿和全城的百姓都暂时脱离了险境。自己终于可以无牵无挂的打一场了。几十年的等待,不就是在等这一天吗。他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心中暗道,“主公啊主公,你若在天有灵,就保佑这个你一手建立的红叶城,这可是我们唯一的家了。”

络流苏的心,不再柔软,他的血已经沸腾,“众将听令!”

五人一齐抱拳,高声道:“请城主下令!”

“唐军来势汹汹,敌强我弱,我军之战法是利用红叶谷险峻之地形,层层设防,交替后撤,尽最大之可能杀伤敌军,尽最大之可能保存自己。李敢钱钩,你们两个千人队占据山谷左侧山峰,相隔两里布防。王怒高飞,你们两个千人队上右侧山峰,也是相隔两里布防。张扬,你的千人队守住谷尾,为预备队。”

天枢剑张扬诧异道:“城主,你。。。使不得!按照陈大人的计谋,是末将守城楼,城主守谷尾。”

络流苏笑道,“这第一仗,我身为城主若不出战,如何能激励全军将士。我要亲率三千卫队守城楼,会一会呼延镇东。看看玉门四虎到底是不是浪得虚名。”

张扬噗通一声跪下,颤声道:“二十万百姓系于城主一身,城主不能身犯险境。末将愿守城楼。” 其他四人一起跪下,“城主不可。”

络流苏仰天大笑,“我络流苏二十年来纵横关外,为我二十万百姓取得一块立足之地。今日唐军要赶尽杀绝,我岂能拱手相让。我意已决,诸将不必再说。去吧,按军令行事!”

张扬心一横,站了起来,“既然城主心意已决,我等遵城主将令,城主,打一下便往后撤,把他们放进来。唐军势大,十倍于我,不可硬敌。”

“各位将军去吧,各施其职,老夫不会逞匹夫之勇,但也要打一打呼延镇东的嚣张气焰。不让他红眼,他不会上钩的。”

 

薛仁贵翻身下马,坐在了老枪卫的山坡上。

红叶城的城墙上旌旗招展,丝毫未显乱相。薛仁贵不知道守军的具体人数,但他知道两件事。一是自己手中的兵马远远超过对方,二是陈无际一定不在城里。他对这个义弟太了解了,陈无际不会这样被动挨打的。他到底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镇东,你打算如何攻城?” 他忽然问道。

“两侧需崖峭壁,我们上不去,但他们也下不来。如今我军占据绝对优势,当前后夹击,遣一支人马堵住谷尾,前后同时攻击,瓮中捉鳖,全歼敌军于谷内。”

薛仁贵摇了摇头,“红叶城兵马虽然只有两万,但城中有百姓二十万,全堵在谷内作屠城状,只怕是络流苏会瞬间多出数万军士。红叶城内的百姓会人人死战。谷内地形复杂而且必然机关重重,一旦冲进去,我军铁骑之优势消失殆尽。如此打法,我军伤亡会很重。”

“那大人的意思是?”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薛仁贵站起身来,回头一招手,几名万夫长策马上了山坡,来到薛仁贵跟前,翻身下马,束手而立。

“雷将军听令。” 薛仁贵喝道。

雷暴上前一步,拱手道,“末将在!”

“你的强弩火箭车能射能射二百步,你带本部兵马前出至红叶城外一百五十步处,第一批箭矢要越过城墙射入民居,我让你准备的招降书准备好了吗?”

“回大人,末将都准备好了。按大人所命,只要降,或离开红叶城,便不杀。”

薛仁贵点点头,“第一轮箭矢之后,便开始攻城。攻城是雷将军最拿手的,你自己全权定夺。我率四大都护府的铁骑为你掠阵。只要城怕,你就是首功一件,剩下的就交给呼延都护和这几位将军了。”

“遵命!” 雷暴大声道,退后一步回归序列。

“廖为先将军,孙驿亭将军”

二人上前一步,齐声道,“末将在!”

“二位将军各率本部一万人马,绕过去,分别埋伏在谷尾两侧,城中百姓或军士出逃时,不必阻拦,待起过去之后,随后掩杀。”

“得令!”

呼延镇东大声称赞,“大人果然用兵如神,围三缺一,好!”

“许人魁将军,郝飞将军,白羽将军,贺知之将军,周自芳将军,你等率本部兵马,与呼延都护和本总管一起,在雷将军身后一百步为其压住阵脚,全军前进,让城楼上的守军看看我大唐的军威!”

“遵命!”众人齐喝!

 

雷暴动了,他一马当先,缓缓而行。

他的身后,六十匹矫健的战马拉着三十俩连环强弩车,据说是来自当年蜀汉的诸葛孔明,传到雷氏的先祖,结合火药,在射出之前先点燃引线,能射出二百步以外,比一般的强弓多出一倍。再其后,一万巴州子弟兵手持重盾,列阵前行。

一时间,鼓声震天,号角齐鸣。

快马奔驰,也许能地动山摇,而缓慢地迫近,却能摄人心魄。雷暴是攻城的老手,他当然知道如何震慑守军。他来到城外一百五十步处,这里,已超过了一箭之地。城楼上的守军能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到了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将,而他也在看着自己。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刘武周被先皇战败,死了五十年了,他却还带着一支孤军在这大漠深处挣扎。不过今天,一切都将结束了,逆天而行,终究是垂死挣扎。

雷暴立马停住,一挥手,三十辆战车越过他上前十步。军士们卸下战马,摆正方向,一切准备就绪。雷暴一声暴喝:“放!”

“嘣,嘣,嘣” 清脆的弓弦声响起,一排响箭铺天盖地飞向天空,扑向红叶城,半道中啪啪啪一阵暴响,每只箭上的火药被引发,箭矢借力加速前冲,越过城墙,射向其后方。雷家的弩车每辆装有三十管,三十辆一次齐射就是九百支箭。

城楼上纹丝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看不到一个人影。不对,还有一个,那位须发花白的老将还在,他一动也没动。他应该就是络流苏了,果然好单色,雷暴暗忖道。雷暴也没有动,他在等,等城内的反应,等城内的百姓何军士看到招降书的反应。只要守军的百姓的心理防线垮了,就容易多了。

三柱香过去了,城内渐渐传来嘈杂声,那是马蹄声,喊声,甚至哭声。雷暴笑了,他知道火候到了。他再次大喊一声:“放!连续攻击,掩护步军攻城!”

军士们早已准备就绪,这一次,是完全不同的箭矢。上一次上面绑的的劝降书,这一次的箭矢要粗大得多,上面捆绑的是火药,他要把红叶城打成一片火海。弦声不断,箭在空中,一万手持重盾的巴州兵一声大喊,往城墙逼近。他们并没有快速奔跑,而是组成密集方阵,用重盾把方阵的四周何顶部完全遮住。如此,就算城楼上的守军不计生死,冒着强弩用弓箭攻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再则,重盾太重,人提着也跑不快。就算跑得快,二百步到了城墙下,也是体力消耗殆尽。

雷暴望着前行的各个方阵,笑了,他知道胜利已经是瓮中之鳖。红叶城的守军,何曾见过这种火器攻击。他们必定以为,唐军一定是老办法,用云梯,钩索,来爬上城墙。今天,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川中雷家的独门秘技。只要方阵抵达城下,用火药炸开城门,步军涌入,守住城门口,然后四大都督府的铁骑鱼贯而入,红叶城就再无回天之力。

 

络流苏站在城楼,看着一个个唐军方阵慢慢逼近,满天而来的箭雨不断地射在城墙,城楼,和城内。他的三千近卫军都躲在城垛之后,一动不动。唐军越来越近,一百五十步,一百步,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络流苏大喊一声:“点火!”

络流苏久居关外,不知道川中雷家。但是有一个人,却和雷家有极深的渊缘,他就是陈无际。雷家掌门雷威甚至把两把珍藏的九霄环佩中的一把送给了他。当雷暴和他的三万巴州逐州军出现在幽州城的时候,自然瞒不过大通桥铁匠铺的柳叶刀黛二娘,幽州城里的香水池虽然没了,但大通桥的铁匠铺仍在。

黛二娘知道了,花婧芊自然知道了。花婧芊知道了,络红叶自然知道了,陈无际自然也就知道了。雷家火器的威力,陈无际是见过的。虽然他不知道薛仁贵到底会用在何处,但他岂能不防范于未然。于是,他早早让人用掏空的柱子,里面注满火油,两头用油布塞住不至泄露,然后密密麻麻地埋在城外一百步之内,再用竹筒内装引线引入城内。

络流苏一声令下,顷刻间城外一百步之内燃起了熊熊大火。惨叫声骤起,唐军四散逃窜。络流苏大喝一声,“放箭!“。三千近卫军从城垛后闪出身来,猎杀者大火中唐军。

雷暴一见火起,大喊一声,“不好!“ 他急令鸣金收兵。其实,不用他鸣金,他的部下早已是一个个的火球,撒开了腿往后跑。幸亏红叶城建在山谷中,城墙的正面不是太宽,队形施展不开,巴州军是几以列纵队的形式攻击。如此,进入城外一百步范围的只有一半的人马。

火光从地下冒出来的一霎那,没有进入的军士立即后撤。那些从大火中跑出来的军士,一出火圈,随即滚到在地。这些跟随雷暴的巴州军士,都是玩火的高手,也是灭火的高手。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披着一件厚重的披风。当着火的士兵滚到在地的时候,其他的人一拥而上,脱下身上的披风将他们团团裹住,扑灭身上之火。

饶是如此,依然有许多人没有跑出来,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山谷。红叶城外,火光冲天,伴随着阵阵焦臭,红叶城内,也同样火光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那是唐军的火箭爆炸和所点燃的民宅。仅仅半个时辰前,宁静的红叶城沐浴在朝霞之下,犹如世外桃源,如今,已是人间炼狱。

雷暴心中一阵绞痛,最会玩火攻的雷家,竟然败在了火攻之下。他策马上前,沿着火线来回奔驰,希望能看到更多的人跑出来。可是,除了最开始跑出来的那一批人,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他大概清点了一下,五千人进去,跑回来两千,那三千人就这么葬身火海了。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收在了薛仁贵的眼中,他知道,这一定是陈无际的谋划。义弟啊,义弟,一个照面,还未动手,就折损我三千人马,够狠!

这一幕,把呼延镇东和五位万夫长看得目瞪口呆。呼延镇东心中暗道,幸好总管大人带来了一万巴州军,让他们打头阵,否则这些惨死的就都得是自己的部下。

“他奶奶的,这绝对是陈无际干的!“ 呼延镇东大声嚷嚷道,”等城破之时,老子要杀他个干干净净!“

“传令,收兵!今晚就在城外扎营。“ 薛仁贵轻声道。

呼延镇东大感诧异,“什么?大人!咱跟他干到底!“

薛仁贵侧过头来,眼神无比凌厉,“等城外的火势熄了,派人去城楼喊话,说我薛仁贵请求陈无际让我军前来收敛尸首,今日休兵,明日再战!“

呼延镇东一愣,“遵命!“ 停了一下,他轻声问道,”大人,他会答应吗?再说,他不一定在城内。“

“无论他在不在,把我的名字报上去,敌军主将都会答应的。我们需要重整士气,他们需要扑灭城内的大火。我薛仁贵说了今日休兵,他们也可以安心去救火了。“

“明白了!“

 

络流苏果然没有拒绝。

一具具烧焦的尸体被拉了回来,放在城东一排排挖好的坑里。薛仁贵亲自上前,手捧黄土,轻轻地洒落下去,再端起一杯酒,祭天,祭地,洒在黄土上,然后单膝跪地,行军礼。身后,哗的一声,数万将士齐齐跪下。

良久,他站起身来,大声道,“明日,我军必踏平红叶城,为死去的将士们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数万人齐呼,声若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