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我和投坦的故事。

文学城
wenxuecity
投资理财
最新回复:2017年9月17日 17点50分 PT
守月
楼主 (文学城)
大凡喜听故事之人,少不得爱看东方仙侠,西部牛仔,除暴安良,扬善抑坏。至于仙侠斗牛仔,非得到文学城才有得看。 十年前,听说有座“文学城”,以为乃文人聚集之所,看看手里捏着俩窝头,没敢进门就餐,几乎失之交臂。 前几年,手上的几块碎银子捏得不耐烦,一扬手便投了出去,出手后寻不着踪向,找到google一问,直直被GG拐进了投坦。 投坛在文学城中一隅,农夫躬耕,只谈掏粪,不讲文学。 这一眼看了足足三年!越看人掏粪,越觉自己笨。   为何?掏粪不是大学问,状元榜眼个个掏得眼白红,眼仁橙!顶着硕士博士帽的说个事说个不事,吃瓜群众哪敢不洗耳! 我是吃瓜群众中的坏分子,闲书看多了,书上人名满脑子乱飞,顺路就分配给投坦的将士们。分完后才发现投坦为新版仙侠记。 仙侠哪能不打架? 进错了门的路人甲,通常三两招就得满地找甲。 当然,无邪不见仙正。邪道也有高人,有人邪得正乎,有人邪得邪乎。 最令我钦佩的邪乎,当属欧阳锋,仅使毒能使得童叟无欺,光明磊落这一点,就令人拍案,多年如一日,任你山崩海啸,我自玉树临风,自然令人称绝。 欧阳锋遭遇梁山好汉,为投坦特别一趣,据说十年磨牙,刀枪棍棒全用上,牙牙犀利。
斗完欧阳锋,转头再练功。论坛论坛,不论不成坦。 把人辩明白了,或自己辩清醒了,自然皆大欢喜。把人辩痛了自己辩烦了,宋江对晁盖,管你是哪个门里的好汉。 这一点从我十岁上就没看明白,遂弃水浒,改看仙侠牛仔,爱恨情仇,一只眼便能看明白。 新版仙侠里,仙侠牛仔同台。 可惜,剑说剑道,枪说枪法,剑仙跟牛仔,行个侠,却行出个冤家。 去年有段日子里,华山武当争雄,坛子里除了太极,争得热闹非凡。 我张着嘴听得稀里糊涂,五个指头算五票,六个指头算六票?掰着指头数一数,好像自己吃了亏。胖子坐飞机该买两张票?我去秤盘上磅了磅,又觉得有道理。 在我看来,“声东击西”与“南辕北辙”有本质的区别,前者是一伙的,后者才不是。仙侠和牛仔,明明一个德行,偏要拧着脑袋你说东来我说西。 那日剑舞子弹飞,枪林剑雨中,你来我往说“总统”。
我因听不懂总统说话,大致上也从未弄明白何为“总统”,当然,那个会说中文的胡佛总统例外。 据说胡佛总统政绩名列倒数前茅,可偏生他是我心中的真英雄,这点令我惭愧不已。据说我生来脑子不好使,辨别是非能力差,老师说杀敌的叫英雄,我偏生以为放下武器的,才叫英雄。胡佛把有限的粮食送给战场上的敌人吃,并无脑地说:我不管他是何人,只知人不吃饭会饿死。 我想跟胡佛总统握个手,可我不想握他那只“总统”之手。上帝英明,为人设计了两只手,我便有幸握了握胡佛那只“人性之手”。 那次握手之后, 我发现世间许多人的手,我都能握。 扯回话题,潜水两三年,坛子里的大侠小仙路人甲,都成了我的熟人,夏日的某一天,见坛子里凉快,我便真潜了进来。 长住荒郊野外,见着个能说一句“你好”的高鼻子,已倍感亲切,别说熟人朋友了。我笑咪咪跟这位问候,那个说好,没说上几句,被人当了采花大盗,麻袋一蒙头,赏了几棒。 话说当年,在他人宿舍见过《厚黑学》真颜,封面红得发黑,比教课书还厚,我生性懒惰,最怕看厚书,便自编自版了《厚白学》,算作学过了这门法学。我的书都薄,总共两行字:你白我厚,你厚我白。写好后交到市里,拿了个书法比赛三等奖。 能得奖,自然表示写得好。 奖金用完后,厚与白跟我便脱离了关系。 漂漂荡荡,多年不喜网。一落网,挨了几棒子,才想起来,得有神功护体,方能自保。 我扯下头上的麻袋,赞了声质量还不错,谢了句敲锣打鼓真客气。谢赞完毕,该干嘛干嘛,哪儿凉快,继续往哪儿蹭。 蹭上些日子后,一会被人抛上空中宫阙,一会被人打入十八地狱,我自个照照镜子,也以为是头猿。 原本以为,腰上有把质量尚可的小匕首,跟小宝剑形似,算得上仙剑派,见着大侠,佛尘一扫,几个白眼间,生生被扎了七八十个眼儿。 记得刚进投坦时,一位长老语重心长地说,赚钱不难,说话不易,一个不小心,帮人把自个儿帮到风箱里。 我当时还寻思,扁鹊下刀,任谁也不会被当他是屠夫吧。 台下三年,看得淋漓痛快,台上数旬,行得胆颤心惊。
后语:
用心看人,能看到人心中的大世界,用眼看人,人就是一个鼻子两个眼。
往事如尘,雨过风吹去。握手吧。

祝大家周末愉快!
I
IEbird
这下好了TT又添一位会TF的武侠风才女。文学文史外行看守月思维天马行空知书法了得。谢守月降临带来一缕清风。
y
youzifive
展下书法如何?
守月
此文中,书法是我讲笑话呢!

我现在连字都不会写了,更别说把字写得好看了。
你别看我写得方方正正德,这些字全是电脑写出来的。
y
youzifive
剑侠show 一下舞剑玉照也可!
守月
我附和!请剑侠们showshow,我看了你们三年,知人知心不知面。
b
beachlver
哈,原来已潜伏那么久,一鸣惊人呢

守月
不好意思,偷窥了。知道现在有多少人依然在“偷窥”么?他们也是投坦的兄弟姐妹。
W
WhiteRadium
好酒!
成为会员
哇!佩服美眉的思维文采!
s
sweetptt
看不懂,不点赞
守月
听你这么说,我真伤心了。
燕子飞回来_88
你该去当作家。写IP剧去。
守月
好,我一定写得通俗易懂。
A
AMYMINT
一直都叫“潜水”吧,叫“偷窥”不好
s
sweetptt
想想,还是点赞了
守月
认错!
贝加儿湖畔
发散性思维,也看不懂啊。这是不是以前那个叫“赛什么欧”的?
有道者
投坛的人多实在而少风月,潜水飘过的在这加个赞。
小油菜
赞!文笔很独特
守月
对不起。此文确实写得很跳跃,我的思维方式也确实一向跳跃。对不能看明白的朋友,我深表歉意,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有一点我能肯定,我不是那位女士。假如她有与我相似的文笔和思考,我倒是很乐意与她做笔友。
此文立意很简单,希望那些有些误会的朋友们,能重新牵手。他们相互之间能明白就好。
我在此文里,什么都不代表,仅仅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待那些问题。
s
sweetptt
她被我赶走了。
小鸡他爸
文采不错, 有点武侠功底!
G
Goldwang
侠女!才女!
贝加儿湖畔
谢谢解释!

虽然跳跃,看得出语言的文学色彩,挺有趣的。

温哥华笨媳妇
一千个赞!!!

俺是你的铁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