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饿鬼趣

卢岩
楼主 (文学城)

几天之后的一天早上,到处都有很厚的霜。我看见工地南边遂川十里早市上人山人海的,非常热闹,就又过去逛早市儿了,却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时,我看见到处都有小偷在偷东西。在一辆卖海鲜货车的一面拥挤着一群贼。前面的小偷假装买鲜虾,在那里用身体挡着后面的。后面的小偷儿们站着排,像是排队似的,实际上一袋儿,一袋儿的向外边传递着鲜虾。别的地方的小偷们,也是三五成群地配合着。他们的面目表情和手脚的动作迥然不同,使用的招法各异。谁都看不见我,好像我这个观众是一个透明的幽灵;我四处看,处处感觉惊讶,感觉像似到了世界末日。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目光呆滞,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就不看了;低头快步走向我常去吃饭的地方。

卖筋饼豆腐脑的老板和伙计都是以前熟悉的人,可是当时在我眼里,他们对我像是对待陌生人。我问:“今天你们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友好呢!” 那个老板冷漠地回答:“怎么了!你不是常来这儿吗!” 我注意到:在这里所有的人都对我表现出麻木情绪,对我不感兴趣,不欢迎我;不像往日,都有说有笑的。

吃完饭,我绕路回到了住的地方,工地办公室。这里的气氛仍然和以前一样,很多人在吃海鲜:生吃螃蟹,活吃虾。我就试着吃了一只活虾:像是水似的,什么味道也没尝出来。大伙儿高兴地议论着。以后咱们就有海鲜吃了。不知道怎么的!那几个搞海鲜批发的都喜欢上咱这个小市场了。这个小市场的商贩比以前增多了几倍。

八点钟后,我们工程科的小马忽然来到了工地,告诉我这天放红线。小马对我说:“你是这工地的土建技术员。我是水暖技术员。这是你的工作。我是来帮你的。”

注6.8-1,红线是建筑物轮廓所依据的基准线,是由测量局给出的。

测量局的车来了,人员却不下车。我和小马过去敲门。很长时间后,车里的人才打开车门,却说:一,有几个点,设计和实际不相符,最多的差一米;二,我们工地没有红线就开始施工了,他们得像上级汇报,然后再做决定。他们让我和小马商量商量。

我跟着小马到一边,他说:“这是老城区,测量地图都更新多少次了,所以数据总差,不是什么大毛病。”

我回答:“咱提前施工与他们也没有关系!”

小马说:“对!这是人家朝咱们要下车钱”。

我听了感觉新奇:“啥!下车钱!咱这是结婚迎接新娘子下车呢!还要给下车钱!那得给多少钱?”

小马说:“我不知道,看他们这个架势,我看四千元差不多。”

我说:“四千块钱!没人告诉我,我做不了主。等咱科长和经理来,让他们处理吧。”

小马说:“等他们来,你别傻了!这事儿,咱们不办完了,他们就不会来。咱俩把事办完了,他们立刻就到。事儿咱办;活儿咱干;错误咱犯;功劳是人家的。钱!你给不给?”

他们都整我,要看我丢脸。我和小马吵起来了。这时,测量局的人打开了车窗、车门透气,听我们说话,看热闹。

我大声说,:“咱这地基坑不是市长儿子和公安局长儿子挖的吗!他们要是把咱提前施工的事儿报上去了。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市长肯定就不高兴了。”

小马说:“这有啥用?”

我回答:“还有啥用!他们不敢上报!”

小马说:“你说话儿小点声儿!他们的车门开着,能听见咱说话。”

我大声嚷道:“你以为我说给你听呐!市政府和公安局里没人听他们说话!”

小马问:“你想怎么办?”

我回答:“这不是整我呢吗!谁这么缺德?打架能解决问题!咱们不怕出事,他们怕!他们要整事,找错地方了!”

小马说:“如果咱跟他们打起来,他们局长得赶紧把事儿压下来。没等市长知道呢,他就把咱工地上的事儿全部解决了。但是,这不是也给咱局长找麻烦么!咱局长今天晚上就得去找市长道歉。”

我回答:“没事儿,咱局长哪有机会去见市长,巴结人家!他上礼拜还骂咱们科呢:就窝里斗能耐!见着外面的人,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今天,咱俩就放个响屁给咱局长听听。” 我说着,就开始到处看,找棒子,假装要去砸他们的车窗玻璃。

小马急了,说:“站住!别动!他们让我帮你,就是让你跟着我学。出事了都是我的错,谁还能责怪你一个刚毕业几个月的学生。你站这儿,别动。我去跟老马(马鸿光,工地生产经理)商量商量。”

(强取豪夺)

过了一会儿,小马高兴地拉我来到测量局的人旁边,让我听着看着别说话。他对老曹说:“想要什么礼物,得赶快买;这个早市该散了,要不就先买几斤海鲜?”

老曹说:“在这个地方买海鲜,得有明白人才行。若不然,买五斤,他们能给四斤半就不错了。回去后,还得挑,最后能吃着两斤就算是好的。浪费几块钱是一回事;这惹气浪费时间,咱可犯不着。”

小马说:“我就是想让你见识见识。你自己去买,我找个人跟着你。你买五斤,它们给你十斤,而且,价钱公平,海鲜质量还保正好。”

老曹就说:“这可是新鲜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听说过。你瞢我!咱们可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小马说:“我不敢瞢你!就是想让你开开眼界,见识见识!”

老曹说:“我还真没见识过这个!如果我去买五斤,他们能给我七斤好的。今天,我们这些人就什么别的也不要了;咱这活儿,保准两个小时之内干完。你输了怎么办?”

小马说:“我输了!咱干完活后就去凯莱大酒店。你们几个随便吃,随便玩儿。”

老曹说:“我还真就不信邪!一言为定!” 他下车就往市场里走,走了几步,站住了,说:“别说我出鬼!买哪家的,谁告诉我?”

小马说:“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要买,人家要是不卖给你,你就不能买。你得听那些卖东西的;他们告诉你买谁的,你就买谁的。” 又对我说:“小卢!跟上,跟着去!”

我一边走一边大声叨咕:“这就是你的招儿啊!买五斤给十斤,那不是出鬼了吗!这些人去凯莱大酒店,四千块钱能够吗!”

小马跑过来对我小声说:“我告诉你了,别说话!你跟着去就行。快!跟紧点儿!”

老曹和我很快就把东西买回来了。称量的结果是七斤半,称量的人还问:“你们打得是什么赌?是多好?还是少好?”

老曹走过来对我和小马说:“今天,我可是被你们俩给整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瞪了我一眼之后,对小马说:“是不是你事先安排好了?”

小马说:“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卢岩是这儿的老大!可有面子了!”

老曹又瞪了我一眼,说:“他是老大!我还是皇上呢!我可真不明白你们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敢整我,就不怕以后有麻烦!”

(好心人)

这时,走过来一个小孩儿要和我说话。我们俩就往旁边走了几步,对他说:“你就说吧!没事儿!”

那个小孩儿就对我慢声慢语地,大声说:“小卢,你碰上麻烦了!需要帮忙不?”

我反应了一会儿,说:“没有麻烦!我在上班,干活呢!”

小孩儿问:“你是在上班?干活呢?你就是这样干活的呀! 怎么像似在打架!”

我说:“啊!我上班就是唠唠嗑!这是在商量事!研究怎么放线。”

小孩儿说:“往天,光是你看我们干活了。你来了两个来月了,我们就没看见过你干活儿。今天,我们都不干活,一起来看你是怎么干活儿的。啊!你干活就是像这样,就只是唠唠嗑。你的工作可真好!”

我很着急,就说:“你愿意看,就看着吧。我得回去了。”

小孩儿说:“那,我就站在这儿,看着!”

我向回走,注意到那个小孩儿就愣愣地站在路的中间,就回去说:“你不能站在路中间,站这儿不安全,你得向后站。”

小孩儿说:“那,我和我们的人站在一起。”

我这才注意到,路对面看热闹的人群,可能有一百多人,就问:“这都是你们的人?”

小孩儿说:“是啊!我就站在这看着。”

(畜生趣)

我回来时,老曹对小马说:“这回,我可信了!我看出来了:这帮人都是真心的!”

注6.8-2,老曹和小马都能看懂贼群的表情。我(常人)看不懂,就像看不见似的,就以为他们是围观的群众。

我说:“什么真心假心的!小马他就这样!见着谁就跟谁说我是这儿的老大。”

老曹对小马说:“哎呀!他是真不知道哇!” 又问小马:“你是怎么知道他是老大的?”

小马说:“他们开会时,我听着的!”

老曹瞪大了眼睛:“他们开会,你也在场?”

小马说:“开始时在,后来,让他们给赶出来了(如前文6.4节所述)。”

老曹说:“现在,我搞清楚了。你这玩笑可是开的过了头了。那帮人不会认为我是来抢地盘儿的吧!你看,我可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是不是应该把虾给人家送回去?”

小马说:“我看,还是赶紧把你们的车开到工地里去,别让人给弄坏了。”

他们去保护测量局的汽车了。我们公司的经理朱国俊来了,问马鸿光经理:“今天的事怎么这么顺?我还以为没有四万块钱办不成呢!”

工地的人告诉了他刚刚发生的事,人们还在笑。朱经理在马路上走了一圈军人的正步,转回来后大怒:“你们还笑!” 对马经理说:“你赶紧给他换个地方住!” 说完,他离开了。

人们在议论,“没事,卢岩家是农村的,不懂这个。” 有人说,“那他二大爷也许明白呢!人家找咱房产局来理论,这咱可说个啥!”

我和小马跟着测量局的老曹测量红线的基准点,做记录。

老曹问我,我告诉他,我是东北大学辽宁分院刚毕业的,才来和平房产局四个月。他又问我:“他们是什么人?”

我回答:“他们当中,聪明的,邪见严重的属于饿鬼趣(或称饿鬼道),愚鲁成性的属于畜生趣(或称畜生道)。”

老曹哎呀一声,说:“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可真了不得!我50来岁才明白这个,就觉得自己觉悟很高了。你说得对,但是你的社会经验不够,理解得不深。这帮人不在光天化日下做事,他们做事正常人看不见,所以现在的人叫他们黑社会,古代叫饿鬼道。” 他问小马:“这帮人知道这工地今天放红线,所以他们来看他们的新老大来了,是不是?”

小马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说着,他走到一边去了。

老曹对我说:“谁说他和他们是一伙儿的来的!他还不爱听了。他们那种人和咱们不一样。现在看,你是真不懂。那帮人的老大,就像过去的土皇帝一样,金口玉牙,说了就算数。这我从那帮人的眼神看出来了,他们看你,就像看神一样。用不了两三年,他们就跟着你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就像电影电视里演的似的。他们就是那样的人,我和小马都不是那样的人。我和小马就是和你的关系再好,我们也不干那种事儿。”

过了一会儿,小马回来了,说:“凯莱饭店负责订餐的人都等着急了,问咱们这活儿什么时候能干完?”

老曹大笑:“又给我个惊喜!大约还需要两个小时。” 对小马说:“都说你们和平房产局局长有头脑,能算计,今天我才见识着。他们让小卢在这儿负责工程。不说别的,就这工程,单是礼物钱,至少给你们房产局节省下来三十万。”

小马说:“这事儿和我们局里可没关系,我们局长没这头脑。”

老曹说:“还没关系!小卢不懂这个!他咋就到这儿几个月就把这事儿整成这样?三年四年小卢也当不上老大呀!这老大,得起早趟黑、累死累活,拼命几十年才能被选上呢!肯定是你们局里有人给那帮人出主意,教唆它们干的。你不这样想,是你没这头脑,不是你们局长没这头脑。”

我问:“什么礼物,能省那么多钱?”

老曹说:“工程开工了,你们局就该买很多礼物了,你负责往外送。那帮人该说话了:我们老大不喜欢给别人礼物!我看你用哪只手接!用左手接,我们就打折你的左手,右手接就打折他的右手。他们这种人有三件事分得特别清楚,就是老大,左手和右手。他们对这三样东西绝对不马虎。”

我听了好笑,说:“这可坏了,没人敢来我们这工地了。”

老曹说:“谁敢不来!不来,那帮人该说话了:我们老大打电话叫你,你不来;你还想让我们老大去你那儿请你去啊!他们就呼呼地,去一帮人,到那儿把他们的玻璃砸碎。”

我说:“还无法无天了呢!那公安局不管?”

老曹说:“公安局有话说:我们说说、教育、教育就行了呗!就砸你几块玻璃,你想让我们咋处理?把他们都抓起来,饭钱你出啊!小卢,那帮人办事,那分寸拿捏得才精准呢!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

我说:“这么打架,这工地不就得停工了?”

老曹说:“谁敢不来!你的电话一打过去,他们马上就来了。这活儿保证干得又快又好!不来,他们就去砸它们的玻璃;不来,还去砸。那帮人认上点儿什么事,一年,两年不忘;三更半夜喝点儿酒,生气了,就去砸玻璃了。公安局还真不管,有说的:那帮人就不干什么大坏事,为啥就偏偏看不上你呢!肯定你是没干啥好事!他们是缺心眼儿,你也缺心眼儿啊!”

放完红线,他们就去凯莱饭店吃饭去了。小马说:“经理吩咐了,卢岩不能去。他去了,费用经理不给我报销。”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6.8、饿鬼趣 无忧三问 6.6、结界 6.5、雷霆之杖 6.4、贼窝的会议
n
nearby
早安赞!小孩儿是谁呢?有点神奇
卢岩
寻香回安!那孩子是来围观的贼群派来的和我交流的使者。贼们不想让别人看出我是贼老大。
卢岩
我的看法

本《书》的故事线索就是《桃花劫》的故事线索;笔者称之为《经》、困龙锁、打神鞭。本书中笔者用这个故事线索去读其它的传说故事。

本书在10.15节《神的三位一体》建立了个理论模型。书中,笔者我到处用这个模型中的理论和人物。

尘凡无忧
这节有点长,写得很详细,看了个懵懵懂懂。。。。
尘凡无忧
东北黑社会据说是挺猖獗。。。这节是需要有经历的人才能写出来,让我感觉我好像没在中国生活过似的。。。
卢岩
本回忆录是按事件(案例)为单位来写的。所选择的事件都是对我的人生有影响的。以桃花劫的研究为主题。读者有需要,会回来读。
卢岩
应当说刘团长有眼光,和平房产局是个培养人才的好地方。不是说和平房产局在全国排名才100多么!那来自中国公安部的统计数字。
卢岩
平静的湖面练不出精悍的水手!
尘凡无忧
这是金句。:)
卢岩
谢谢!
尘凡无忧
这件事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的确冲击会挺大的。。。
n
nearby
+1
浮云驰
这段写了很多市井气息,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