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逼联合国恢复对伊制裁遭多国反对

钢格板
楼主 (北美微论坛)
当地时间19日,美国单方面宣布于次日“恢复”所有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制裁措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威胁称,如果联合国成员国未能履行其执行制裁的义务,美国准备利用国内权力机构让那些国家“承担后果”。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20日回应称,制裁只会在蓬佩奥的“假想世界”中实施,他指责美国“无事生非”,并呼吁其履行承诺。不仅如此,美方此举也遭到包括其欧洲盟友在内的多国反对,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9日表示,对于美方的声明联合国将不会采取任何行动。伊朗总统鲁哈尼20日表示,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策略只会给美国带来“极限孤立”。

“希望美不要代表安理会发言”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9日报道,蓬佩奥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称,美国已经恢复对伊朗制裁,“期望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充分履行其执行这些措施的义务”。除恢复武器禁运外,制裁内容还包括禁止伊朗从事浓缩铀再加工活动、禁止伊朗试验和发展弹道导弹。此外,对向伊朗转让与核和导弹相关技术的国家也将实施制裁。

“霸凌者得到一次允许后,只会继续欺压别人,世界其他国家将再一次面临美国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所做的一切。”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相信美国制裁会是阻碍,”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10月18日终止后,伊朗在需要时可以从外国购买武器。“希望我们的美国同事有勇气面对真相,不要代表联合国安理会发言。”俄外长拉夫罗夫18日曾表示,美国用来扼杀伊朗的制裁从未成功,现在也不会奏效。俄外交部20日再次谴责美国的肆意妄为,认为其与伊核协议和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背道而驰,公然无视安理会决议和国际法。

美国“没有资格”恢复制裁

美国媒体报道称,恢复制裁是美国Z*F向德黑兰施压的最新举措,然而打压伊朗的一系列行动已经使美国在很大程度上被世界孤立了。8月1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美国提交的关于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在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除美国和多米尼加投赞成票以外,其余的13个国家不是反对就是弃权。8月20日,蓬佩奥通知联合国安理会,由于伊朗未能履行伊核协议,美国将启动针对伊朗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制裁于9月20日生效。随后,英国、法国和德国三国外长在同一天发表联合声明,表示“美国不再是协议参与国”,对美方此举表示明确反对。此后,9月18日,英、法、德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再次向安理会主席致函表示,美方的通知没有法律效力,不能恢复此前联合国解除的对伊朗制裁。

此前,特朗普Z*F表示,因为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在今年10月18日到期,必须采取措施重新实施制裁以阻止伊朗从其他国家购买武器。蓬佩奥19日在声明中表示,安理会的不作为将为伊朗购买各种常规武器铺平道路,“幸运的是,美国采取了负责任的行动,制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今天制裁的恢复是朝着国际和平与安全迈出的一步”。

然而,很多专家并不同意蓬佩奥的说法。CNN在报道中称,专家认为,美国Z*F此举将进一步使其脱离欧洲盟友英国、法国和德国,并进一步削弱伊核协议的效力。《纽约时报》则表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举动已经使欧洲盟友陷于被动,英、法、德致力于维护协议并在该框架内与伊朗进行谈判,而美国的一意孤行只会导致自己在国际社会上一再遭到否定。奥巴马Z*F时期的美国伊朗问题首席谈判代表温迪·谢尔曼表示,美国“没有资格”来恢复制裁,也不太可能说服欧洲外交官这样做。《纽约时报》还援引欧洲高级官员的话称,美国试图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的做法加剧了美国与欧洲盟国之间已经出现缓和的紧张关系,而这种紧张关系还有可能扩散到其他外交问题上。

诱使伊朗犯错的陷阱?

“蓬佩奥的这一声明纯粹是为了美国大选。”据俄新社20日报道,《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表示,特朗普此举是因为一方面他需要向选民展示其对世界的影响力,另一方面,美国Z*F需要加剧伊朗问题的紧张局势,以便在美国国内煽动“国家处于危险中”的情绪。至于联合国是否会同意蓬佩奥的声明,是否会真正恢复国际制裁,美国对此不感兴趣。虽然在语言上欧洲宣称不同意美国的制裁,但实际上,他们也不会违反美国禁令与伊朗进行经济合作。《纽约时报》称,面对美国不断强化的施压措施,伊朗保持了克制。美国获得的情报显示,在伊朗领导人看来,任何反击只会成为美国或以色列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借口,并帮助特朗普赢得选民关注。所以,美国的一再施压只是诱使伊朗犯错的陷阱,而克制则是阻止特朗普连任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