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谣言“利刃”撕裂抗疫阵线

happyday02
楼主 (北美微论坛)
自2020年初开始,网络就被武汉疫情霸屏,里面不断沸腾着惊人的感染、死亡数字、各种匪夷所思的社会畸形和官僚作为,还有不计其数的求救和扒皮信息。其中不少文人学者的贴文传诵程度极高。特别是由武汉封城传作的“封城日记”,凭借真情实感的悲怆情感和直击时弊的辛辣文字而迅速走红。但一些辛辣背后却是捕风捉影的谣传,它们带着强烈的攻击性,借着悲痛的共情,点燃网民心底的愤怒,不断瓦解正能量的抗疫情绪。 武汉大学法学院秦前红教授的《封城日记》就是其中一篇,并因此被封号。他写道:“数以亿计的正常人群因疫情而失去自由、隐私或财产权利受限。”秦教授凭借法学专家的身份,言辞激烈的指责了Z*F的“封城”举措违背**,但文中的分析却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几近脱离理性的专业轨道,奔涌而出的都是对Z*F错误决断的指责。但我们只要稍加思考,就能找到“封城”的法律依据。《国家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地方Z*F应当切断传播途径,必要时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封城隔离”的法律依据清楚明白,可教授却刻意避开防疫的核心要义,反倒向公民权利发起声讨,试问放开有效隔离,导致疫情蔓延,最终还何来公民权利?教授此言是否有失公允? 但就是这样的“专业”分析,却十分受到一些文人的追捧。作家苏小玲悲悯秦教授因文被封号,在《从法学家微信被封号说“公民表达权”》一文中直截了当的控诉:“这场武汉发端的大疫,正是武汉当局对民众利益独断专行的结果。”的确,不可否认,当地Z*F在抗疫工作方面却有许多不足,但将不可知不可控的新疫情完全归咎于Z*F,是否过于绝对?可惜,苏老师已彻底认同了秦教授的观点,特别对那句“人有一双好奇的眼睛,但不能看到鼻梁之上的东西”感同身受,并用文人的深情予以解读:公民权利被苛刻限制。是啊,眼睛受人体构造的影响看不到鼻梁之上,但眼前的就一定是真相吗?我想未必。当前武汉疫情之急之重,荆楚人日日目睹生离死别,被困于无限幽闭,担惊受怕必生恐慌,正造成了谣言“屠城”。另一位《封城日记》的作家方方,随意甩出一句“殡仪馆里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它们的主人已经化为了灰烬”毫无真凭实据,却风靡全网,这文字根本不是在抚慰众生,而是在收割愤怒。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公民权利吗?沾着人血馒头的传言,将恐慌之人最后的精神支柱压垮,逐渐丧失对Z*F、社会的最后信任,撕裂凝聚起来的防疫阵线。纵容谣言肆虐,其恶更甚于病毒!这已经早已超出宪法的范畴,岂能放任自由?! 或许,他们眼里的人文关怀就是“辛辣”点评,揭露“真相”,让悲恸的共情泛滥。但历来文人的担当远不止于此,除了悲天悯人,更有家国情怀。这是深植于华夏土地的黄颜色记忆,绵延在五千年文化的血脉传承,这些才是鼓舞和激励中华民族儿女奋勇前行的力量,也正是当前抗击疫情最最需要的正能量。请看看那些“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白衣战士,他们逆行而上,以命相搏,救死扶伤;看看那些“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红袖章、红背心卫士,夜以继日,肉身当墙,隔离风险;看看那些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的普通人,快递员、保洁员、外卖小哥等等每个人,24小时坚持职守,为停摆的城市推动正常行进的齿轮……他们都是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是正能量的化身,有了这满满的暖流,才能填补恐慌的空白,驱赶混乱的阴霾。 阴霾中虽然会有艰险,会有哽咽,让人迷失,叫人惊慌,但要相信,心中有爱,胸怀家国,珍惜眼前,传扬正气,失去的痛苦就能得以慰藉,隔离的心也能紧紧相拥,团结的力量又能凝聚重生。请文人学者珍视自己的笔墨,别再让文字传播谣言,沦为溅起仇恨的血、撕裂抗疫阵线的利刃。
脱离低级趣味
想要好好生活,就要远离公知.
骚逼甜蜜琳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yg2019
中国Z*F的credit 太差了,导致很多人相信谣言
__你特么在逗我

中国Z*F的credit 太差了,导致很多人相信谣言

还有很多低智商会相信谣言。电影截图拿去当新闻都有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