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女骗子特别多,叔曾经被骗过一次

w
wumudi
楼主 (未名空间)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现在想想都后怕! 能囫囵完好离开西安已很不容易.

骑车去,透口气!

skl

尼玛那是甜甜姐吧
p
phelan

哥在南京也是这样。 哎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freelikewind

知道是骗子也给了
这就是索男的判断标准之一

【 在 phelan (AAA) 的大作中提到: 】
: 哥在南京也是这样。 哎

n
nayinian

这种情况哥一般会要五十给一百。。。

f
finite

属实,妙龄窈窕少妇,婀娜多姿,陪聊这么长时间,才给50,也不亏了

再说楼主最终也未能证实确实是诈骗,不是实情

【 在 nayinian (那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哥一般会要五十给一百。。。

xinchong

享受了人家的美色 还矫情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ne5234

带娃行骗,一般人都会上当一次,但是只一次。本大爷也是
q
qingtianbao

这类事,你的代价很小。

如果十个人里,九个骗子,一个是真的。 你也积了德了。 就算是骗子,人家也是看你是个好人。真心赞美你。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soric

你为什么不让少妇晚上和你挤一挤,凑活一夜。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现在想想都后怕! 能囫囵完好离开西安已很不容易.
:
: 骑车去,透口气!
b
bluehaha

我在广州时也给两女孩骗了,晚上我走在路上,一对象是大学生的女孩对我说她们要去火车站,没吃饭,要我给她们买些吃的,说是安徽来的,我想吃的花不了多少钱,就在旁边的7-11店准备帮她们各买个面包,没想到她们拿了好多瓜子,饮料什么的,不要面包,我帮她们付了钱后,她们又要钱说是坐车去火车站,我知道被骗了,但火车站也就一两站路,就说你们往前走一会就到了,她们就走了,我过会回头看,她们又在向另一男的要钱。

尼玛的,小小年纪就知道骗,很多都是农村来的。
YouHi1

肾没丢就没什么
a
acrofred

哥这种情况给过5块钱
xinchong

给美女点钱

是好事
f
finite

这个不算骗吧,人就是依靠年轻貌美让你出钱,又没说自己没钱

你自己开心花钱买色而已,算是一桩买卖

【 在 bluehaha (no 昵称)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广州时也给两女孩骗了,晚上我走在路上,一对象是大学生的女孩对我说她们要去
: 火车站,没吃饭,要我给她们买些吃的,说是安徽来的,我想吃的花不了多少钱,就在
: 旁边的7-11店准备帮她们各买个面包,没想到她们拿了好多瓜子,饮料什么的,不要面
: 包,我帮她们付了钱后,她们又要钱说是坐车去火车站,我知道被骗了,但火车站也就
: 一两站路,就说你们往前走一会就到了,她们就走了,我过会回头看,她们又在向另一
: 男的要钱。
: 尼玛的,小小年纪就知道骗,很多都是农村来的。

O
OneFlyingPig

你太蠢了,应该说50怎么够住旅馆啊,你应该带她去旅馆定个房间,然后此省略1500字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keystone0504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次,一个黑人说小孩买奶粉,没钱了,书就把两块钱零钱都给他了,结果黑人不满的问我 ,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我日,书反问他,why the fuk do i care about it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YouHi1

金牛的美国梦实现了一半。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次,一个黑人说小孩买奶粉,没钱了,书就把两块钱零钱都给他了,
: 结果黑人不满的问我 ,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我日,书反问他,
why
: the fuk do i care about it

g
ghnc

国内骗子就是特多,道德败坏非常厉害

Notalandlord

还以为被骗了几亿

精虫
ZhouYongKang

麻痹的,你能活到今天真是傻人有傻福。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次,一个黑人说小孩买奶粉,没钱了,书就把两块钱零钱都给他了,
: 结果黑人不满的问我 ,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我日,书反问他,
why
: the fuk do i care about it

b
bluesky1998

大学毕业刚到上海被骗过一次。是两个中年大叔,说包被偷了,要钱打电话。还热情的要了地址说会寄钱还我。结果就是这辈子没再主动做过啥好人好事,像捐款啥的。
Yonggexing

靠,西安有10%的女骗子,浙江就能有50%.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swjtuer

这种事哪里都有吧,没必要只说西安

不过西安最乱的就是火车站那里
kyk2020

说得好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次,一个黑人说小孩买奶粉,没钱了,书就把两块钱零钱都给他了,
: 结果黑人不满的问我 ,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我日,书反问他,
why
: the fuk do i care about it
: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
yugong

我没有被骗,大学时第一次在一个经常经过的立交桥下就见过一个外地口音的大妈抱着娃,四处找人要钱,说是什么钱包火车票丢了要钱回家,我一听就就觉得是骗子,我说没钱,头也没回就接着走了。过了一个月又遇到她,她迎面走过来还没开口,我就先说上个月就看你就在这里说钱包丢了。然后她自己先笑了 然后抱着娃走开了。

不过后来很多豹子号都说家里父母有病,欠了钱啥的,我就多接济她们几次。哈哈哈

【在 ne5234(长亭短亭)的大作中提到:】
:带娃行骗,一般人都会上当一次,但是只一次。本大爷也是

w
water77

豹子号长得漂亮说什么都是对的
还要多给些小费

【 在 yugong (愚公挖坑)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没有被骗,大学时第一次在一个经常经过的立交桥下就见过一个外地口音的大妈抱着
: 娃,四处找人要钱,说是什么钱包火车票丢了要钱回家,我一听就就觉得是骗子,我说
: 没钱,头也没回就接着走了。过了一个月又遇到她,她迎面走过来还没开口,我就先说
: 上个月就看你就在这里说钱包丢了。然后她自己先笑了 然后抱着娃走开了。
: 不过后来很多豹子号都说家里父母有病,欠了钱啥的,我就多接济她们几次。哈哈哈: :带娃行骗,一般人都会上当一次,但是只一次。本大爷也是

c
coolwin


你能发MIT,说明国内又少了一个骗子。

【 在 ghnc (ghnc)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内骗子就是特多,道德败坏非常厉害

ratzinger

哈哈

国内最大的骗子莫过于李洪志了,不过此獠现在美国,和trump,白灯比,不过是个小
骗子

也别说西安了,全国骗子最多的莫过于骗子岛了

【 在 coolwin (coo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能发MIT,说明国内又少了一个骗子。

WPF

在美帝也有,有次一金发靓女开车 过来 车上有个小孩,说是没钱吃饭,

给了10刀,丫说不够, 我翻白眼,乃去
WPF

上海也有,一夫妻携带一小孩,说是没钱吃饭,给十元 乃去,
T
TY0001

书在石家庄也遇到过一样的。不过书当年是穷学生只给了十块。

【 在 wumudi (五亩三分地) 的大作中提到: 】
: 若干年前,本叔路过西安,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便看见一个妙龄窈窕少妇,抱着一
: 个幼童,还牵着不大的女孩,婀娜多姿超本叔(当时还是小哥哥一枚)走来。说去兰州
: 路上行李钱包都丢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钱打电话让她在兰州的老公来接她。叔一听,
: 打电话能花多少钱?就同意就近那个电话厅让她打电话给她付电话费。她的确打了电话
: ,也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打完电话,一共几块钱叔给付了。但她又说她老公赶来西安至
: 少得一天,今天天色已晚需要找地方过夜,两个孩子不能露宿街头,而且还得吃点热乎
: 的,能不能再给几十块。叔看了一看,觉得小孩很可爱也很可怜,就给了二十。妙龄少
: 妇却说二十太少,能不能给50,让我把地址留下,等她老公来了把钱寄过来。这时候电
: 话亭老头使劲给叔使眼色挤眼睛,但叔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就又给了三十。
: 给玩钱,叔就离开了。
: ...................

kankankan

鼓楼天桥下?那时候穷学生一个,单纯得一逼。

【 在 phelan (AAA) 的大作中提到: 】
: 哥在南京也是这样。 哎

J
Justin3

西安女骗子装蒜嘛

p
phelan

忘记了, 特单纯, 大学前的毕业旅行。 干

【 在 kankankan (暴风眼) 的大作中提到: 】
: 鼓楼天桥下?那时候穷学生一个,单纯得一逼。

alexsung

金牛瞎扯鸡巴蛋。泥哥绝对不会这么说话“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一看就知道这是老中英语,吼吼吼!!!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次,一个黑人说小孩买奶粉,没钱了,书就把两块钱零钱都给他了,
: 结果黑人不满的问我 ,do you know how much the formula is?我日,书反问他,
why
: the fuk do i care abou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