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美国叫嚣抗生素被中国垄断,有战略风险.现在不提了

alexsung
楼主 (未名空间)

前两年美国不是叫嚣“抗生素被中国垄断”,有战略风险吗?这两年没提了

新化合物的研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复杂,这两年我也参与了几个,我举一个例子可能更能说明问题。十年前,我就听某华裔高级研发人员讲过,当年他们做了第一个上市的降脂药辛伐他汀是个重磅炸弹,后面陆续又有好几个跟进的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并不是他们没有做,而是他们做了之后觉得没价值,但是后面的辉瑞、阿斯利康从动物实验里面找到了其他卖点,又接连做成了重磅炸弹。实际上,围绕一个已经有成熟药物的靶点,开发一类新药(新化合物)并没有那么复杂。

至于本文提到的问题,跟这个不是一个概念。我再举个例子,我曾经供职的某个企业是三线建设时期作为重点项目,国家不惜重金建设的中型国企,曾经是国内排行第七(懂的应该都知道了,不提名字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们生产的某种抗生素早期曾经也是作为人用,但由于耳毒性、肾毒性较大,已不再用作人用的注射剂,目前主要用于养殖业。但是,这个抗生素在软膏中需要极少量的添加,主要目的是作为防腐剂,防止开封后的细菌滋生。这个品种就只有三家生产,都是三线的老兄弟,大家过得都不容易。我可以给你讲讲,这个入行门槛有多高,你觉得不形成垄断可能吗?

首先,你没有三十年发酵类抗生素生产经验请别来,因为没有菌种的代代选育,长期浸润你别来,你的收率能有我们的10%算你牛。第二,没有十亿资金你别来,没有当年国
家不惜血本从民主德国引进第一代3D设计的空气压缩机,没有不惜血本投下的全套不锈钢发酵罐、配套的提取设备,其他相关设备,整个厂区就是一座山头,没有这么大,你就别来了。第三,没有工人的无私付出,没有当年从兄弟单位的无偿支持,没有全国科研院所的支持你别来。第四,污染不起你别来,我们这是重污染行业,抗生素废水无法按照常规的活性污泥氧化降解处理,排放出去就是重大事故。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没做好赔钱的准备你别来,这东西做出来只卖几百块一kB(十亿单位,可以近似成kg),一年全国市场就几百kB,投了这么多,每年亏几千万绝对让你哭。我不信有哪个资本家跟自己的钱过不去,会来我们这个行业找死。

但是,能不做了吗?美国人今天也觉出味来了,前两年不是他们也在叫嚣“抗生素被中国垄断”的战略风险,这两年没提了,不是因为美国人解决了,而是他们想清楚这个道理了,这东西无解,说还不如不说。但,我们这东西就是低端,就是落后,说不定哪天就消失了。有时候我想,消失了也就消失了吧,反正我也没在那干了,留下的也都离退休不远了。

我们号称绿色厂区,是因为杂草长得特别茂盛。有大量后工业化遗迹,几十年前爆炸了的车间,现在还保持着爆炸完的遗貌。废弃的库房角落里,就有当年一个价值百万(价值不完全确定,毕竟我也是听师傅说的)的设备在等待拆封。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会成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会成为一个公有制的坚定支持者的原因。好像扯远了。不说了。有空再聊吧。

既然被抓出来,我就再煽煽情,算是给现在还在的老哥们吹吹牛,现在厂子还在生产,这些年华北制药的有一个厂不干了,另一个产品好像成全球独家了,靠着这玩意,似乎还能苟下去,除非政府哪天真的来拆迁了。

我也给大家科普一下吧,发酵行业需要的三样东西。1、粮食:发酵行业实质上是用粮
食喂养工程菌由它们来做药的过程。而且,工程菌还挑剔,必须要有碳源,通常是各种糖类、淀粉、葡萄糖(感谢合作企业的不杀之恩,老拖他们的款,还各种承兑、有一次糖断顿了,我还骗人家说我们做实验,骗来了一车液糖)、各种植物油(大豆油、花生油)各种都来一点;氮源豆粕、花生粕都来一点。2、能源:我们这个是好氧发酵,需
要不断地鼓入干燥和净化后的空气,而且不能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多台空气压缩机地缘故。而且,微生物滋生本身是一个放热过程,而微生物只有在适合的温度才能正常繁殖,所以,冷了需要加热,热了需要制冷。3、污染:不讳言,我们是真正的高污
染行业,尤其是排放到环境中的微量抗生素,对环境是个极其不友好的东西,会使环境中的各种微生物产生耐药性,而我们也实际上并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来解决它(不是不能解决,而是完全解决一定是天价,真正的天价)。

粮食的话,北美和欧洲都还有富余但环保不允许,热带地区需要长时间制冷,成本也低不了,制造过程需要大量用水又不能湿度过高。所以全世界适合发展大规模生物工程制药的地方,其实只有中国。实话说,四川根本就不适合发展大规模生物工程制药,四川的气候温暖湿润,绝大多数时候是需要制冷,空气过于湿润必须干燥才能用。四川也不再是当年的粮食净流出,而变成了粮食净流入,四川地区的能源价格也不便宜。这也就是同行们都在新疆、内蒙、甘肃这些地方去了的原因。

那些年跟我老婆说,我们这个厂从商业的角度看毫无价值,因为四川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发展发酵原料药的地方,但是我们在这里并不是没有价值的,我们在这里,就不存在美国人一发炸弹就让中国人没有药可用。今天国家确实不需要了,但别看我们那些车间破旧,保不准哪天国家需要了,这里一样可以让中国人至少有链霉素、庆大霉素可以用。有一次,年终聚餐有个老工人喝醉了跟我说,希望如果哪天厂子真的拆了,能在修的住宅小区(幸运又不幸的是,我们离高铁站很近、土地有开发价值)里面立块碑,让大家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三线企业存在过。
QuantSoldier

原创吗?不错。

盹盹盹

alexsung

不是。转载。
我不是生物千老,吼吼吼!!!

【 在 QuantSoldier (量子战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创吗?不错。
: 盹盹盹

J
Junky81

神经病。被迫害妄想狂

【 在 alexsung (Keep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年美国不是叫嚣“抗生素被中国垄断”,有战略风险吗?这两年没提了
: 新化合物的研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复杂,这两年我也参与了几个,我举一个例子
: 可能更能说明问题。十年前,我就听某华裔高级研发人员讲过,当年他们做了第一个上
: 市的降脂药辛伐他汀是个重磅炸弹,后面陆续又有好几个跟进的
westvv

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简单点,美国是做不了还是不值得做?美国如果做不了(太高端)的东西越来越多,美国就该去当老二或小三,中国就该做老大,没啥好说的。如果是太低端污染大,美国法律不容许,就到第三国如东南亚,墨西哥做,产业链去中国化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正像中国产业链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一样。如今中西关系恶化,而且中国也要高端化,人工成本也越来越高,这些低端的再找地方也是很正常啦,而且也不是第一次!

【 在 alexsung (Keep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年美国不是叫嚣“抗生素被中国垄断”,有战略风险吗?这两年没提了
: 新化合物的研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复杂,这两年我也参与了几个,我举一个例子
: 可能更能说明问题。十年前,我就听某华裔高级研发人员讲过,当年他们做了第一个上
: 市的降脂药辛伐他汀是个重磅炸弹,后面陆续又有好几个跟进的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
: 汀,并不是他们没有做,而是他们做了之后觉得没价值,但是后面的辉瑞、阿斯利康从
: 动物实验里面找到了其他卖点,又接连做成了重磅炸弹。实际上,围绕一个已经有成熟
: 药物的靶点,开发一类新药(新化合物)并没有那么复杂。
: 至于本文提到的问题,跟这个不是一个概念。我再举个例子,我曾经供职的某个企业是
: 三线建设时期作为重点项目,国家不惜重金建设的中型国企,曾经是国内排行第七(懂
: 的应该都知道了,不提名字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们生产的某种抗生素早期曾经也
: ...................

w
wwwhu

没大钱赚,美国自己都停产好多东西,比如前几年闹的epi-pen涨价。
r
readma

凭什么法律不允许有污染的在美国生产却可以去祸害别的国家?

【 在 westvv(WT) 的大作中提到: 】

: 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简单点,美国是做不了还是不值得做?美国如果做不了(太

: 高端)的东西越来越多,美国就该去当老二或小三,中国就该做老大,没啥好说的。如

: 果是太低端污染大,美国法律不容许,就到第三国如东南亚,墨西哥做,产业链去中国

: 化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正像中国产业链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一样。如今中西关系恶化,而

: 且中国也要高端化,人工成本也越来越高,这些低端的再找地方也是很正常啦,而且也

: 不是第一次!

r
readma

凭什么法律不允许有污染的在美国生产却可以去祸害别的国家?

【 在 westvv(WT) 的大作中提到: 】

: 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简单点,美国是做不了还是不值得做?美国如果做不了(太

: 高端)的东西越来越多,美国就该去当老二或小三,中国就该做老大,没啥好说的。如

: 果是太低端污染大,美国法律不容许,就到第三国如东南亚,墨西哥做,产业链去中国

: 化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正像中国产业链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一样。如今中西关系恶化,而

: 且中国也要高端化,人工成本也越来越高,这些低端的再找地方也是很正常啦,而且也

: 不是第一次!

g
goodby

是中国不惜污染自己,低价倾销,弄的别人做都赔钱。

E
EGCG

这个短期无解。

合成新一代抗生素需要6apa,7aca。

6apa来自青霉素裂解。

青霉素土共垄断。

不管是青霉素生产还是6apa,7aca合成都需要很强的化工生产能力,对环境污染也大。三哥很多靠中国原料。
E
EGCG

上面说的应该是西南合成药x厂,在重庆下面的县里。国家抗生素研究所也在四川,都
是三线建设搬过去的

alexsung

读都没读,就说低端。能大批量生产抗生素的国家屈指可数。现在,米弟都不敢说口罩消毒水低端了。

【 在 westvv (WT) 的大作中提到: 】
: 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简单点,美国是做不了还是不值得做?美国如果做不了(太
: 高端)的东西越来越多,美国就该去当老二或小三,中国就该做老大,没啥好说的。如
: 果是太低端污染大,美国法律不容许,就到第三国如东南亚,墨西哥做,产业链去中国
: 化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正像中国产业链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一样。如今中西关系恶化,而
: 且中国也要高端化,人工成本也越来越高,这些低端的再找地方也是很正常啦,而且也
: 不是第一次!

E
EGCG

只有中国,没有第二。

美国连生理盐水都难自给自足。

前几年波多黎各飓风,结果美帝医院n年短缺生理盐水。

【 在 alexsung (Keep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的大作中提到: 】
: 读都没读,就说低端。能大批量生产抗生素的国家屈指可数。现在,米弟都不敢说口罩
: 消毒水低端了。

E
EGCG

没有前三十年打下的工业基础和三线建设让国家发展相对均衡,后三十年搞个屁改开,只能给台巴子港灿生产裤子袜子。
w
wwwhu

那个西南制药厂不是在重庆大学脚下吗?搬走了?几十米高的烟囱,烟囱口还比重大的地平面低个十米。
【 在 EGCG ()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面说的应该是西南合成药x厂,在重庆下面的县里。国家抗生素研究所也在四川,都
: 是三线建设搬过去的

alexsung

米弟卖的维生素C,原料基本都是从中国进口的。
【 在 EGCG ()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有中国,没有第二。
: 美国连生理盐水都难自给自足。
: 前几年波多黎各飓风,结果美帝医院n年短缺生理盐水。

l
lue96500

这个需要涨价。
M
Manta

我帝这么重要东西被垄断,怎么掐死华为中兴一点也不含糊?不担心报复?我鳖太宽厚
了还是太愚蠢?

DHL1000

不涨价算不算卖国?
hhcare

你鳖愚蠢至极
。。。。。

【 在 Manta(heh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帝这么重要东西被垄断,怎么掐死华为中兴一点也不含糊?不担心报复?我鳖
太宽厚

: 了还是太愚蠢?

M
Manta

傻人有傻福, 好人有好报。:)

【 在 hhcare(龙龙)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鳖愚蠢至极

: 。。。。。

: 太宽厚

E
EGCG

因为还有很多比华为中兴更重要的命门还掐在美帝手里。
如果土共撕破脸,美帝有更大的报复。比如intel的芯片,比如石油粮食,比如外汇结
算,
金毛是傻逼,为了个人利益,在美帝还没做好布局的情况下,提前出兵,虽然占了一时的便宜,但是又不能终结土共,反而给了土共一定的准备时间。也让土共内部统一了思想。要不包叔哪那么容易连任,还有现在汉族亲美派在国内已经是过街老鼠了。美帝只好靠新疆西藏台湾香港这些外围了。改开四十年投下的和平演变资本基本损失殆尽。
【 在 Manta (heh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帝这么重要东西被垄断,怎么掐死华为中兴一点也不含糊?不担心报复?我鳖太宽厚
: 了还是太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