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台湾政策绝非口误

ABCNBC
楼主 (未名空间)



在拜登总统10月21日发表了历史性的声明,重申美国致力于保卫台湾免受中共军事打击之后,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说:“总统并没有宣布我们的政策有任何改变,也没有决定改变我们的政策。我们的政策没有变化。”

正如莎士比亚所说的那样,我觉得,你否认了太多的事实。

拜登越来越公开地打算用武力保卫台湾,正在推动美国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变化之一。这是拜登政策的改变,如果不是白宫的政策的话。普萨基和其他人像抓住稻草一样,试图用技术性语言来淡化总统言论的重要性。

一位总统公开表示有意保卫台湾,这是外交政策的重大变化。一项政策不仅仅是在行政命令发布和法律投票之后才制定的,政策在总统公开承诺中是活生生的,包括那些事先没有准备的承诺,而且也没有证据表明拜登这种说法在事前没有准备,也许拜登是在等待机会。

普萨基还解释了拜登的声明,指出“我们遵循《台湾关系法》”。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该法案是美国法律,当然总统必须遵循。但总统在如何履行这项1979年通过的法案方面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特别是考虑到总统的权力比国会越来越大的趋势。

现任美国总统表示,除非国会反对,他打算保卫台湾,这本身就是美国决心的体现和加强。

一位白宫发言人说,“我们将继续支持台湾的自卫,我们将继续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现状。”重要的是,他拒绝透露总统的言论是否是口误,从而留下了一丝模棱两可的空间。

政府中没有人反驳拜登的说法。但媒体的头条新闻却大肆宣传说白宫官员“收回”了总统的话。这非常合民主党人的口味,因为他们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国内政策上,而共和党人也认为这只是拜登弱点的另一个例子。

但媒体是错的。政府团队并没有收回总统的言论。

《台湾关系法》并不要求美国在军事上保卫台湾,但也不禁止华盛顿这样做。分析人士称这是一项“战略模糊”政策。但该法案更倾向于对台湾进行军事防御,特别是如果北京放弃和平协商,而进行军事入侵。

该法案为台湾和美国提供了军事防御台湾的途径,并事先指出,“美国的政策是……认为任何以和平手段以外的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未来的努力,都是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也是美国的严重关切。”

在拜登发表最新声明后,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表示,
美国肯定“一个中国”的政策,但反对中共强行占领台湾。一位美国国防部长说美国反对中共入侵台湾,这加强了总统保卫台湾的承诺。奥斯汀在这里没有违背总统宣称的保卫台湾的承诺,而是支持了这一承诺。

“一个中国”的政策也不与拜登的说法矛盾。这一政策从根本上说是承认“一个中国”,而不是与北京所持的“一个中国”的观点完全一致。与北京而不是台北保持正式外交关系取决于前者不使用武力吞并台湾。北京对台湾所进行的持续的军事威胁违反了美国与中国达成的协议,从而给了华盛顿宣布“一个中国”政策无效的权利。

奥斯汀还表示:“我们将继续帮助台湾拥有自卫所需的各种能力。我不会在台湾问题上做任何假设。”在这里,他重申美国有权根据《台湾关系法》继续向台湾出售国防装备,同时保持模棱两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斯内德‧普莱斯(Ned Price)也发表了类似的模棱两可的声明。但美国国务院也试图强调美国对台湾的承诺。国务院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从他(拜登)对台湾的所有评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我们对台湾的支持是坚如磐石的,我们致力于台海的和平与稳定。”

尽管在10月21日声明之后,拜登及其政府团队没有任何相反的言论,但《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声称,“大多数分析家认为拜登说错了话。”

在中国外交政策界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台湾问题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称拜登的
声明是“失言”。她说,华盛顿保卫台湾的承诺“显然不是真的”。

在为她最初的声明辩护的背景下,她后来在推特上补充说,“拜登关于保卫台湾的声明是很有意义的。”

葛来仪对“失言”的看法是错误的。如果忽视拜登最近关于此事的两项声明,以及美国可能对台湾做出的任何未公开宣布的承诺,那么她对于缺乏承诺的看法则只有一半正确。

台湾外交部显然认为,美国确实承诺保卫台湾。在拜登10月21日发表声明后,台湾外交部感谢他“重申了美国对台湾的长期承诺”。

台湾的总统发言人表示,拜登政府“明确而一贯地支持台湾”。“坚如磐石的支持”不就意味着,在中共入侵时美国不会放弃台湾吗?

台湾外交部所指的“承诺”是什么?10月21日,拜登向北京公开了美国保卫台湾的警告,美国是否也对台湾做出过同样的,但是未曾公开宣布的承诺?两个承诺都有战略意义,因为把台湾让给北京将削弱美国和盟国在亚洲的国家安全态势,从而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

2001年,前总统乔治‧布什(小布什)也表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台湾
,随后又强调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这是拜登政府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尽管拜登本人没有跟进一份肯定“一个中国”政策的个人声明。因此,从小布什到拜登,美国对华政策变得更加强硬。

也许台湾外交部是对的,我们确实有保卫台湾的长期承诺。两位美国总统都做出过公开承诺,而且后来两人都没有自相矛盾的言论。

一些分析家显然误解了拜登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他正在向北京提供相对完整的信息,以确保北京不会犯致命的错误,不会错误假设美国不会对中共的入侵做出军事反应。拜登在CNN上是这样说的。

共和党人倾向于不信任拜登。但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在赢得2016年大
选后,也接受了台湾总统蔡英文的贺电,从而将表盘转向了台湾的方向。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曾两次称台湾为“国家”。

证据表明,拜登、布林肯、川普和小布什在支持台湾主权方面,以及拜登和小布什在与美国军队的军事防御方面,并没有口误或失态。美国政府已经加强了这种支持,以抵消北京日益增长的力量和侵略性。美国领导人知道,美国人民应该愿意为捍卫台湾自由而做出牺牲,他们在对华公共外交政策中反映了这些观点。

然而,外交政策分析师则更为谨慎。据路透社报导,葛来仪与拜登的看法不同。“有些人在暗示是故意发出不明确的信号,但在我看来,这是没有意义的。混乱的政策会削弱威慑力。”葛来仪说。

据葛来仪说,拜登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拒绝“战略清晰”的政策主张。

华盛顿的很多分析都危险地接近我所说的混乱和渐进的绥靖政策,尤其是战略模糊的政策。他们持续一贯地淡化中共的威胁,并且矮化美国在军事上保卫自己和台湾的能力,从而令台湾和其它领土处在中共的导弹和两栖攻击舰的威胁之下。那些从未警告过中共日益上升的威胁的人突然说,现在对此采取任何行动都为时已晚。

也有推卸责任的成分,以试图迫使台湾照顾好自己的防御。但台湾是一个小国,它已经把GDP的2%以上用于国防,这是北约的标准。单靠它自己是无法战胜中共入侵的。是的
,美国应该坚持要求台湾和北约其它国家将其国防开支提高到美国的3.7%的水平。对于应对来自中共,俄罗斯、朝鲜、伊朗和全球恐怖主义的日益严重的威胁,这个开支水平是必要的。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需要与台湾谈判,而且谈判必须达成结果。如果事态严重,当台湾输了,美国也就输了。仅仅因为台湾正好站在前线,就强迫台湾承担防御中共的费用是不公平的。那些站在自由前线的人是英雄,将在战争期间付出最大的代价。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支持,而不是更少。

如果不大幅增加美国和盟国的反击力,北京最终将通过禁运或海上封锁迫使台湾投降,而不费一枪一弹。这是北京最希望的,许多华盛顿的分析人士也都赞成。

对与中共开战越来越高的恐惧,和那些鉴于中共拥有核武器,所以我们不应该为台湾问题冒险的说法,都表明美国甚至没有遵守《台湾关系法》中自己的法律。该法案规定,“这是美国的政策……维持美国抵抗任何可能危及台湾人民安全或社会或经济制度的武力或其它形式的胁迫的能力。”

美国政府应该立即纠正这种不遵循自己法律的做法。拜登的红线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因此不应被视为错误。拜登已经发表了两项重要声明,表明美国正在保卫台湾。白宫也没有明确收回拜登的话或发表与之抵触的言论。

拜登的“政策”没有变化,战略模糊性依然存在,我们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理解,《台湾关系法》与拜登红线之间并不矛盾,尽管被媒体描绘成那样。

拜登不太可能在这个问题上犯如此明显的错误,因为他通晓美国的台湾政策,他曾投票支持《台湾关系法》,曾以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前往台湾,并在2001年5
月2日撰写了一份意见,批评小布什总统开始打算“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台湾,然后又
发表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的声明。

拜登写道:“美国曾经采取‘战略模糊’的政策——根据这项政策,我们保留使用武力保卫台湾的权利,但对我们可能或可能不会干预台海战争保持沉默——现在我们似乎又有了模棱两可的战略模糊政策。这不是一个进步。”

在这里,拜登似乎在批评小布什既公开承诺保卫台湾,又返回到“一个中国”的政策。但这二者实际上并不矛盾。

拜登还说:“美国在帮助台湾维持其充满活力的民主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利益。今天,我仍然像22年前投票赞成《台湾关系法》时一样致力于维护台湾的自治权,该法案要求美国向台湾提供此类国防物品和国防服务……以使台湾保持足够的自卫能力。我仍然坚持台湾的未来必须只以和平方式决定的原则,这符合台湾人民的意愿。”

在批评小布什最初被认为非战略性的语言时,拜登的态度最为明确。

“作为一个外交问题,保留使用武力的权利,和有义务保卫台湾之间有着巨大的区别。总统不应该受台湾影响,更不应该受中共影响,自动把我们拉进台湾海峡两岸的战争。”

但这正是拜登现在似乎在做的,而且是正确的。形势已经改变,中共现在更强大,更咄咄逼人,它对全球民主自由的威胁越来越大,我们的台湾战略需要跟上形势。

拜登公开承诺保卫台湾不是一个错误,而是鉴于中共日益强大的力量和侵略性,以及台湾作为世界上唯一的华人民主国家的地位,这是一个必要的纠正措施。拜登明确宣称要保卫台湾,迫使自己领导美国作战。因此,他提高了美国威慑的可信度。

我们必须保卫台湾,就好像我们在捍卫自己的民主一样。台湾不能单独做到这一点。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仍然能够抵抗中共军力,保卫台湾和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家。因此,我们有责任找到成功的方法。否则,我们的民主盟友将在我们周围崩溃,直到我们的民主也成为过去。